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踏上旅途
    等燕休和左娘从美梦中醒来,已经正午了。

    燕休颇有些心满意足,压抑了这么久的在左娘身上得到了充分的释放,连近些日子来的疲倦和恐惧都一扫而光。

    左娘也很开心,一来是三年无人滋润在今天的到了解放,二来自己从未体验过如此美好的房事。

    “夫君,从今以后,奴家便是你的人了。”左娘一脸娇羞。

    燕休怀抱着左娘,手不老实的在左娘身上游走,嘴里答应道:“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那夫君接下来有何打算?这里恐怕是不能待了吧?”

    燕休点点头,左娘说的话不无道理,如果卢生没有得到自己被干掉的消息,肯定会继续派人来追杀;官府的人发现自己和佘果不见了也肯定会全力追捕,而这里的人都知道自己和左娘关系密切,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找到这里来。

    但是走的话,又能去哪儿呢?过不了几年天下就会大乱,刘邦和项羽也要展开楚汉之争,老百姓更是民不聊生,如果想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去蜀中倒是个不错的选择,但自己带着后世的记忆来到这个世界,就甘心平淡一生吗?

    不行!自己有这么大的优势不利用简直暴殄天物,既然未来刘邦是大汉皇帝,不如就去找刘邦,说不定还能混个开国功臣当当!

    可是刘邦建国以后对功臣并不好啊……真是伤脑筋,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往南方去吧!

    “左娘,恐怕以后你就要跟着我居无定所了。”

    “只要能跟着夫君,去哪里都一样!”左娘坚定的目光感染着燕休的心情。

    “好,那我们晚上就动身,去南方!”

    “那何不现在就走呢?”左娘有些不解。

    “傻瓜,现在大白天的,出去就被人看见了。”燕休笑着说道,“现在时间还早,咱们还能好好玩玩!”

    说完,燕休就爬到了左娘的身上,再次把玩起左娘优美的臀部来。

    “你真坏!”左娘娇嗔道。

    “年轻人嘛!精力旺盛!”燕休嘿嘿两声,两人便再次相拥共赴巫山。

    ……

    卢生在屋里等到天明,一直没等到佘果回来。他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还是佘果得手之后就跑路了,总之一刻不知道燕休死了的消息,就一刻也不得安宁,天一亮,他便往大牢而去。

    卢生看见打牢毫无混乱的迹象,不像是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问狱卒:“昨日可有见到佘果和犯人燕休?”

    “见到了,佘果说郡丞大人要见那个犯人,于是把他带走了。”

    “哦?那还没有回来吗?”

    “至今未归。”

    卢生点点头,转身离去。

    这佘果并没有按照自己的说法去行事,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燕休一日不除,我在秦始皇面前的位置就不会稳固。卢生想了一路,决定先派人搜寻佘果和燕休的下落,等弄清楚燕休到底死没死,再作计较。

    ……

    燕休和左娘收拾好了细软坐在屋里,只等天黑便出发。

    “左娘,这一路可能充满了危险,你可害怕?”燕休对于前面的道路也没有丝毫把握,决定先给左娘提个醒。

    “不怕,只要能跟着夫君,奴家什么也不怕!”左娘握着燕休的手,语气里全是爱慕和坚定。

    燕休点点头,把手握得更紧了。

    这时,门外却突然响起了叫门声,一边重重的拍打着房门,一边大声喊着左娘的名字。

    “听声音像是侯三?”左娘侧耳一听,对燕休说道。

    “恐怕是来者不善,现在也弄不清外面到底是多少人。”燕休沉思道,“这屋可有后门?”

    “有!”左娘和燕休站起身,往后门走去。

    “左娘你等等,我先开门看看。”燕休把左娘拦在身后,轻轻打开门,左右看得真切了,才把左娘拉了出来。

    屋外借着月光稍微能看出去十几米远,燕休谨慎的往前走着,两人都蹑手蹑脚,生怕发出什么声音来。只听得身后传来的敲门声渐渐消失,燕休和左娘才松了一口气,稍微休息一下。

    “咱们接下来的日子尽量避开集镇城郭,只怕官府会通缉我。”燕休轻轻喘着气,说道。

    “嗯。”左娘也轻声回应,两人便再次踏上了行程。

    两人一直走到天亮,才在路边找到一个破房子,燕休看左娘赶了一夜的路,早已有些虚弱,便决定在这里休息半天。

    “夫君,你可觉得肚饿?”左娘关切的询问燕休。

    燕休摇摇头:“昨夜饱食之后才赶的路,一夜紧张劳累,现在却不曾觉得有饿的感觉。你呢?”

    “有些渴了。”左娘回答道。

    燕休从背上取下水袋,打开之后递给左娘:“可是苦了左娘你了。”

    “不苦,和夫君一起怎么会苦呢?”左娘喝了一口水,笑着说道。

    “我去把门挡上,赶了一路也困乏得很,先在这里睡一会儿吧!”说着,燕休从一旁捡了根粗壮的木头,拿去顶住门。看着这破烂的门,燕休只能摇摇头,这门倒是不挡也罢,挡上就当是要个安心吧。

    燕休走回左娘坐着的地方,把她抱进怀里,两人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直到中午,两人才再次醒来,继续往前走。

    正值夏末,路两边的田野里长满了农作物,也有不少农民穿行期间,做着秋天丰收前的最后准备。

    “今年倒是一个好年成啊!”左娘感叹着。

    “年成是好,就是不知道这些百姓还能安稳几年啊!”燕休接着左娘的话,也感叹一句。

    “夫君何出此言呢?”

    燕休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当然知道再有几年会发生什么事情,但也不能给左娘说明白,只好打哈哈说道:“战乱刚停,人心还不稳定,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呢?”

    “夫君说的很有道理,我们此前为赵国人,有不少老人并不服秦国的管理,经常会有些冲突发生呢。”左娘笑着说道,“不过夫君,我总觉得咱们是走错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