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春宵一刻
    竹林里传来的马蹄声把正在洗手的燕休吓得不轻,赶紧扑倒在草丛里,紧张的盯着竹林中的那条道路。

    幸运的是,那个骑手似乎形色匆忙,根本没有将精力放到旁边,一根马鞭拍得飞快,骑着的马吃痛,埋头狂奔,只一瞬间那个骑手便消失在燕休的眼里。

    虽然没有出什么乱子,但燕休心里还是非常担心万一再有人过来该怎么办,于是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面对躺在地上的佘果的尸体,燕休有些茫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本来想直接离开,但又觉得不放心,思索一下,便决定把他的尸体扔到河里,让他自己漂走。

    将尸体推进河里之后,燕休又将地上的匕首藏在身上,然后趁着天还没亮,往左岭里摸去。

    很快燕休就赶到了左娘的家门口,正准备敲门之时,却停住了手。

    自己本来就是被抓进大牢的人,现在又杀了佘果,而且看样子如果卢生知道自己没死,肯定还会继续派人追杀自己,我还能去找左娘吗?这种情况下去找她反而是害了她吧?

    在门外徘徊许久,燕休的内心一直矛盾着,拿不定主意。

    这时,左娘的家门却突然开了,左娘端着木盆从屋里走了出来,抬头一看却发现燕休站在门外,一下子愣在那里,手中的木盆也掉在地上。

    “左娘。”燕休见左娘已经看到了自己,便也不再心里有所犹豫,赶紧把左娘推回屋里,然后左右看了看,把门给关上。

    “子龙你回来了?是不是你们的办法有用了?”左娘一脸的惊喜,抱住燕休的手高兴得快要跳起来。

    这一下刚好抓住了燕休手臂上的伤口,疼得燕休身子一侧,嘴里也发出滋滋的声音。

    左娘察觉到了不对劲儿,赶紧把手收回来,猛的看见右手上全是血,顿时大惊失色:“子龙,你这是怎么了?”

    “说来话长,等我慢慢给你讲。”燕休扶住惊慌失措的左娘,“你这里有什么可以止血的东西吗?”

    “有!”左娘赶紧带着燕休走到里屋,从柜子里拿出一个药瓶,“平日里我也会帮别人缝补衣物,有时候会伤到手,因此准备了这个药。”

    燕休把自己的衣服褪去,这种时候也不再避讳左娘也在旁边,然后看了看自己的伤口说道:“还好伤口不深,你去帮我烧点热水,我清洗一下伤口。”

    左娘点点头,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

    燕休从衣服里取出匕首,先用水把刀上的血洗干净,再拿到油灯上烤了烤。这个时代没有什么消毒剂,左娘家里也不像有酒的样子,只能这么先将就着了,随后燕休拿着匕首把伤口周围已经凝固的血痂给刮掉。

    燕休也不太懂怎么处理伤口,眼下也没办法出去找医工,于是便等在那里,想来左娘既然有受伤的经历,也应该多少会一点处理伤口的办法。

    不多时,左娘端着热水回到了屋里,心疼的说道:“子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呢!”

    “倒也不是很严重,你来帮我清洗伤口上药吧,我自己不好弄。”燕休勉强笑笑,说道。

    左娘一秒也不敢耽搁,拿手帕在水里挤了挤,便开始给燕休处理伤口。

    趁着这个当口,燕休把自己和卢生的计划,以及卢生怎么暗害自己,自己又如何杀了佘果逃出生天等事,一一详细的告诉了左娘。

    左娘替燕休将伤口包扎好,便两眼滴泪,啜泣起来:“子龙,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一定要带你回来,就不会有这些事了。”

    燕休伸手拭去左娘的眼泪,他本来就是一个见不得女人哭的人,安慰着说道:“左娘,要不是你带我回来,我还不知道我在这里应该怎么办呢,我应该感谢你才是!”

    “可是如今你却身陷险境。”

    燕休摇摇头:“这个时代本身就是一个险境,况且从你刚才开门的那一刻开始,咱们的命运已经牢牢的拴在一起,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你。”

    看着左娘脸上绽开的笑意,燕休也觉得心里一暖。

    如今已不知道能不能回去,自己和杨倩茜恐怕也没有机会再见面,至于自己的父母,也只能说一句孩儿不孝了。自从到了这个世界,左娘是燕休唯一一个朋友,甚至可以说是亲人,自己现在所要面对的一切都是因为左娘才发生的,其他的人没有一个值得信任!

    “其实和左娘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也觉得能稍微安稳一些。”燕休轻轻抚摸着左娘的头发,发自内心的感到开心。

    “子龙……”左娘羞涩的低下头,不敢直视燕休火辣的眼神。

    自己从小就没感受到过这么温柔的对待,尤其是来自男人的温柔,当初她的夫君对她也从来没有如此用心过。

    当然这对燕休来说十分平常,毕竟新时代的女性已经能够在社会中获得和男人一样的地位。

    此刻的燕休心里也有了异样的感觉,自己也算是血气方刚的男儿,只是因为和杨倩茜不用明言的约定,一直都在压抑自己的感情。

    但现在已经处于一个不一样的时代,而且眼前的女人即使才和自己认识不久,却已经互相有了极大的依赖感,燕休心里已经有了趁势而为的意思。

    左娘也能从燕休的眼里读到他的热情,只是女性应有的保守让她不能主动找燕休交换内心,只能用自己的手握住燕休的手,希望燕休能感受到自己的意思。

    燕休在和佘果的纠缠中紧绷的脑弦已经完全放松下来,内心的则慢慢上升,积蓄二十多年的精华将在这一刻爆发!

    燕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悸动,一把将左娘拉进怀里,紧接着就把嘴扣在了左娘柔软的嘴唇上。左娘也不再矜持,热烈的回应着燕休的进攻。

    两人躺在床上,互相感受着对方的温热,经验更为丰富的左娘引领者燕休前进,而姿势更加先进的燕休则不断的更新着左娘对男女之事的认知。

    燕休翻过身来,将左娘压到身下,并且让左娘翻过身来,左娘从来不知道男人会对女人如此温柔,更不知道如此姿势,温顺的趴在了燕休身下。

    燕休抚摸着左娘,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ps:写这一段要感谢我的良友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