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逃出生天
    眼见佘果举刀冲过来,燕休赶紧躲闪,在牢房这巴掌大的地方周旋起来。

    佘果毕竟是训练过的人,很快便在争斗中占据了上风,手中的动作更是刀刀朝燕休的死穴砍去。燕休则依靠踢足球练出来的灵活性不断躲闪,但他心里也明白,这样下去自己是必死无疑。

    燕休开始大口喘气,渐渐的觉得有些体力不支,佘果抓住机会改挥刀为斜刺,燕休躲闪不及,手臂上立刻被撕开一道口子,往外渗着鲜血。

    “哼,看你还能躲到几时!”佘果嘴里说道,手上依然直取燕休命门。

    燕休奋力推开扑上来的佘果,大喊一声:“大狱且慢!”

    佘果也有些疲乏,觉得反正燕休已经受伤,不如自己也先休息一下,于是说道:“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有些本事,能和我耗这么久。”

    燕休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你今天是誓不罢休了,不过我死且死矣,却有句话要提醒大狱。”

    “提醒我?”佘果不解问道。

    “对,卢生是想杀我灭口,如今把这个任务交给你,想必等你杀了我之后,卢生也不会放过你!”

    “你胡说!”佘果听燕休如此分析,心里难免起了疑心,但仍然试图把这份疑心给抹杀掉,“来之前卢先生已经告诉我了,只要我杀了你,荣华富贵定少不了我的!”

    “哼,他之前也是这么和我说的,如今怎样?还不是让你来杀我!”燕休见佘果似乎有了些动摇,于是趁热打铁,决定用金钱来诱惑他,“大狱,实不相瞒,家翁乃匈奴富商,不日便是单于生辰之日,家翁特令我来中原寻找宝物以进献单于。数日前我已拿到绝世珍宝,正欲回匈奴之时,不想却与人结祸,乃至杀人被抓。不如这样,你放我出去,我带你去藏宝之地,把宝藏尽数给你,保你一辈子吃喝不愁,只求放我一条生路,你也不必被卢生算计,两全其美之法,岂不美哉?”

    穿越前燕休就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人,而且还是学校话剧社团的台柱子,这一番表演可以说是驾轻就熟。再加上和卢生一起待了几天,耳濡目染之下学到了不少吹牛本领,深刻体会了“牛皮就要往大了吹,越是吓人越好”这样的精神,这一套组合拳下来,硬是把佘果唬得一愣一愣的。

    确实,正如燕休所想,此刻的佘果内心是很矛盾的。燕休的话不无道理,卢生很有可能在事后对自己下毒手,而如果选择相信燕休,又怕被卢生派人追杀。

    佘果站在那里思考了半天,用他那微弱的智慧光芒终于想到了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自己先假意答应燕休的话,等拿到宝藏之后再把燕休杀掉送到卢生面前交差,反正从刚才的打斗来看,燕休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自己杀他应该不成问题。这样一来就算卢生想对自己下手,自己也有了逃到天涯海角,并且无忧无虑过下半辈子的资本!

    计谋已定,佘果便把刀收了起来,对燕休说道:“好,我且相信你,不过你可别给我耍什么花样,否则我立刻杀了你!”

    燕休长舒一口气,连忙点头:“不敢不敢!”

    佘果打开牢门,让燕休先出去,然后说道:“一会儿轻易行事,不可吵醒了其他人!到了门口之后不许说话,全由我来回答!”

    “明白!”燕休点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大牢,守门的侍卫拦住他们,佘果说是郡丞大人要见这名犯人,让其他人不要阻拦。因为守门侍卫也认识佘果,也没有多怀疑就放了他们过去。

    外面已是月明星稀,街头清冷,除了巷子里有狗叫声传来,再无一点动静。

    燕休捂着自己的伤口走在前面,脑袋里思考着脱困的方法。

    首先必须要杀了佘果,不然自己肯定是逃不掉的,反正已经杀过人了,再杀一个也没什么。其次是要想想怎么杀他,现在自己受伤,不能像上次和牛恒打架一样,只能智取!

    这卢生真是心狠手辣,看来他已经得到了秦始皇的信任和恩宠,怕自己什么时候把他是个骗子这件事给抖出来,所以才派人来杀我!好你个卢生,总有一天我要让你死无葬生之地!

    燕休恨卢生恨得牙痒痒,牙齿要在一起发出的声音连佘果都能听见,于是悄声问道:“你干什么?想做什么事吗?”说着,一把匕首就顶在了燕休的后背。

    “没干什么,只是伤口疼痛难忍,因而龇牙咧嘴的叫唤。”燕休随便打了个哈哈。

    “别想耍花样!赶紧走!”佘果在身后催促。

    燕休到这里也没多久,而且到了之后先是卧病在床,然后就被抓进大牢,着周围的地形什么的一概不知,能带佘果去哪儿呢?

    思来想去,也只有他刚穿越过来时那个竹林了,而且那里到处都是竹子,周旋起来也容易躲避,于是燕休带着佘果朝着那个方向走去。

    手臂上的伤口并不太深,也没有伤及动脉,在燕休的按压之下,血液已经凝固结痂,没有再往外流血了,这对燕休来说是件好事。

    “到了没有!”佘果问道。

    燕休指了指前面的竹林:“就在那片竹林里。”

    “我警告你,要是拿不到宝藏,我立刻杀了你!”

    燕休点点头,一头钻进了竹林深处,佘果也跟着走了进去。

    燕休左右环顾,希望找到些可以作武器的东西,奈何看了半天也依然没找到。

    “到底在哪儿!”身后的佘果往前一步,恶狠狠的问道。

    “就在那边埋着,你可以自己去挖!”燕休指着一丛竹林的根部说道,如果佘果真的去挖,他就在后面偷袭。

    “哼,恐怕我去挖的时候早已被你从后面杀死了!”佘果当然知道这一危险,“你去挖,挖出来给我!”

    燕休笑了笑:“都这个时候了,我还骗你干什么,好,我自己去挖!”

    蹲在竹林根部,燕休胡乱的扒拉了几下,计上心来,回头说道:“这东西埋得深,可否借你的刀一用?”

    “不行!”佘果把刀往后收了收,“万一你拿到刀想反抗怎么办?”

    “那还请你给我砍一根竹子,我也好加快速度,这天快亮了,万一被人看见就不好了。”燕休说道。

    佘果抬头看了看天,月亮已经看不见了,于是决定答应燕休:“好,你等着!”说完,佘果在旁边看下来一根竹子,削去两头,递给燕休。

    燕休拿到竹竿,在地上一踩,将竹竿踩破,然后把多余的扔远,只留下最宽阔的那一块,再递给佘果:“把这前面稍微弄点尖锐的,这样平的不好挖啊。”

    “事情真多!”佘果接过竹子,稍微削了两下,他也多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削得太锋利,也怕燕休把这个当作武器。

    燕休接过竹剑来,再次蹲到地上挖了起来。

    “挖到没有?”佘果在后面等得有些不耐烦,又怕是燕休在骗自己,不断的催促。

    “别着急,我埋得深,得挖上一会儿呢!”其实燕休故意拖这么久就是为了让佘果产生一种焦急的心理情绪,才有利于自己的下一步计划,他打算故技重施,用对付牛恒的办法对付佘果。

    燕休估计佘果的心里已经开始毛躁起来,于是抓了一把刚才挖出来的泥土,然后深呼吸几口,想把自己激动的心理状态给平复一下。

    “找到了!”燕休惊喜的大喊一声,立刻引起了佘果的注意,原本待在后面的佘果赶紧上前两步,激动地问道:“在哪里,快给我看看!”

    燕休一个转身,将手里的泥土朝着佘果的眼睛里抹去:“在这里!睁大眼睛好看得真切!”

    佘果一心只想着看燕休手里的宝贝,没有料到他会来这么一招,和牛恒一样毫无防备,那辛辣的泥土毫无阻拦的挤进了佘果的眼睛,疼得他哇哇大叫起来,匕首也扔到一边,用手想把眼里的泥土给弄出来:“啊!我的眼睛!燕休竖子,安敢害我!”

    燕休手中握着竹剑,此刻的情形已经由不得他了,如果他不杀死佘果,等佘果反应过来死的就是自己了!这一刻,死亡的恐惧和杀人的悸动完全掩盖住了燕休心里的理智和畏惧,他大喝一声为自己助威,手中的竹剑便朝着佘果的脖子扎去。

    噗呲……

    竹剑整根没入佘果的脖颈,燕休退到一边捡起地上的匕首,看着佘果站在那里痛苦的哀嚎,双手在空中乱抓,茫然无措。一不做二不休,燕休用手中的匕首再次冲到佘果身边,狠狠的捅了几刀,佘果终于不再叫喊,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随后面朝前倒在了泥土里。

    燕休长吁一口气,也瘫坐在地上。

    事情结束之后燕休紧绷的精神一下子放松下来,整个人突然被一种浓浓的罪恶感覆盖,如果说牛恒的死是无意之举的话,那眼前躺着的佘果就是自己罪恶内心的结果。当然燕休一直在安慰自己,自己是正当防卫,如果不杀了他,死的就是自己,但杀人的恐惧还是让燕休不住地发抖。

    燕休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上喉咙,他赶紧扔了匕首冲到河边,在水里不断揉搓着自己的双手,希望把手上的血液全部洗干净。

    这时,竹林里传来一阵飞马奔驰的马蹄声。

    (ps:没人留言,也不知道大家看得喜不喜欢,还是希望大家能收藏和推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