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身陷危机
    卢生见秦始皇不说话,顿时吓得汗如雨下,不敢有丝毫动作。

    良久,秦始皇才动了动自己的手指,然后缓缓说道:“卢卿所言,甚合朕意。”

    秦始皇这句话让卢生松了一大口气,这下可以基本确定自己是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了!

    秦始皇换了一个姿势,继续说道:“朕常愿上仙驾临,授我长生不老之法,岂料天不遂人愿,屡求而不可得也,近日卢卿一言点醒梦中人,日后朕当潜心修炼,更聚集灵气,以期上仙。”

    “陛下英明,不过还有一点需要注意。”卢生身子前探说道:“群臣乃污浊之人,陛下定当少见,不如在咸阳修建甬道,通往各处隐蔽之所,则陛下行于甬道之中,而群臣不知陛下所在何处,污浊之气亦不可知也!假以时日,上仙必定愿与陛下相见!”

    “善!”秦始皇说完,竟少见的笑了起来。

    赵高也拜了一拜说道:“恭贺陛下,喜获与上仙交流之法!不过……”

    卢生本来听得正享受,但突然听见不过二字,当下心里不悦。

    “不过什么?”秦始皇也止住笑,问道。

    “奴臣斗胆一句,如果群臣不知陛下在何处,如何将国家大事报知陛下呢?”赵高说道。

    秦始皇点点头:“赵高所言亦不无道理,尔等可有解决之法?”

    卢生眉头紧皱,没有说话,倒是赵高先说了起来:“回陛下,既然群臣是污浊之人,不能与陛下相近,那陛下大可不必亲自见,不如交由奴臣替陛下接见,然后将群臣的奏疏与意见上表于陛下面前,如此一来既不误国家大事,亦不误陛下修炼之路也。”

    卢生心里一阵好笑,赵高这么说不就是想把持朝政嘛,群臣都把事情交到你手里,那你岂不是成了皇帝?

    其实这倒是卢生误会赵高了,这个时候的赵高还没有那种野心,况且秦始皇的威严和能力也足以震慑这些想法,赵高目前还是很对秦始皇忠心的。

    秦始皇思考一会儿,说道:“赵高啊赵高,亏你能想出这样的办法,可以,就按照你说的去办。”

    赵高笑着扑倒在地:“敬诺!”

    “不过,如果你敢做些什么其他的事,朕可不会轻饶了你!”

    “奴臣明白。”赵高不假思索的回答。

    当然,赵高这么做不可能完全没有私心,作为一个阉人,能做到他这个地位也算是最高的,但阉人毕竟是阉人,总得不到那些大臣的尊重,如果自己能成为群臣和皇帝连接的中间点,就没人再敢轻看他了。

    再者说,赵高既不相信什么上仙之事,也不信秦始皇能长生不老,自己必须现在就把未来的命运抓在手里,有朝一日秦始皇驾崩,自己必须要能在新皇帝手下拿到很高的地位!

    秦始皇再把头转回来,看着卢生:“卢卿,既然上仙已经说了亡q者胡,可有说解决之法?”

    卢生皱眉说道:“上仙并未言明,只说大秦强盛,当早图之。”

    “早图之?”秦始皇也皱起了眉头,但旋即便舒展开来,“朕已明白上仙所言何意,赵高,取竹简来!”

    “诺!”赵高转身从一旁的木柜里取出一封竹简,这封竹简和其他不同,用的是极艳丽丝线做穿连,竹简也做了特殊处理,整体漆黑,原来是秦始皇下诏书特制的竹简。

    “赵高,你令人给卢卿找一间大房,好生伺候,不可怠慢了卢先生!”秦始皇拿起刻刀,对赵高说道。

    “诺!奴臣告退!”说完,赵高便带着卢生下了马车。

    “卢先生能和上仙联系,实乃国之奇才啊!”

    “赵府令过奖了,大家都是为陛下分忧而已。”卢生回答道。

    (ps:赵高在秦始皇时期任职中车府令,专门掌管皇帝等人的车驾。)

    “卢先生不必自谦,后来之事,还要精诚合作啊!”

    赵高对着卢生做了一揖,卢生当即明白赵高的意思,于是也回礼道:“愿与赵府令亲近。”

    赵高笑了起来,吩咐旁人将卢生带去休息,转身回到了马车上。

    “赵高,把这份竹简和虎符派人送往咸阳蒙恬将军处。”秦始皇见赵高回来,便说道。

    “陛下可是想让蒙恬将军带兵攻击匈奴?可是如果让蒙将军手握重兵,只怕是对朝政不利啊!”赵高一听说送虎符,当即心理乱了套。

    这蒙氏兄弟和赵高素来不和,此前赵高犯了法,蒙毅准备依法砍了他的脑袋,是被秦始皇救下,此后赵高屡次在秦始皇面前中伤蒙氏兄弟,但秦始皇不为所动。如果让蒙恬带大军在外,自己的日子恐怕更不好过了。

    “赵高!”秦始皇突然脸色一变,双眼凶恶的盯着赵高。

    赵高连忙跪倒在地。

    “朕和你说了多少次,让你勿议国政,勿谈大臣,你是不是以为朕不敢杀你?”

    “奴臣不敢!”赵高趴在地上惊恐地回答。

    “起来吧,不要让朕再警告你一次!”秦始皇把竹简递给赵高,“去吧,耽误了日程朕拿你是问!”

    “诺!”赵高赶紧拿了竹简和虎符下车,派人昼夜不停向咸阳送去。

    ……

    卢生和狱卒佘果走后,燕休就躺在牢房的杂草床上睡觉,不知过了多久才醒来。

    燕休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仔细观察卢生的牢房,却并不见卢生回来的样子。

    因为大牢里看不见外面的样子,只觉得应该是深夜了,还是没有要放燕休出去的迹象,他便有些急了,如果卢生成功取得了秦始皇的信任,那现在自己就应该被放出去才对;如果卢生的谎言被秦始皇识破,按照他的性格,肯定会把自己给供出来,那现在自己也应该被拉出去腰斩弃市了,可是这半天来毫无动静,是个什么道理呢?

    燕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地在牢房里走来走去,不时的还望望牢房的走道,希望能看见卢生带着人回来放他出去。

    约莫是到了下半夜,燕休有些熬不住了,靠在牢房的墙上昏昏欲睡。

    这时,牢房的门却突然打开了,佘果从外面走了进来。

    燕休一个激灵,赶紧问道:“大狱,是不是卢先生让你来放我出去啊?”

    佘果反身将牢门扣上,嘴角扬起,说道:“燕休是吧?”

    “对,是我!你赶紧放我出去吧!”燕休从地上爬起来,就准备往外走。

    佘果将他拦下:“诶,不着急,燕公子。”

    “怎么不着急?”燕休大为不解,“我已经受够了这里,我现在就想出去!”

    “唉,恐怕这大牢,燕公子是出不去了!”佘果突然脸色一变,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

    燕休赶紧后退两步,震惊的问道:“你什么意思?我与你素无冤仇,这是何故?”

    “燕公子,冤有头,债有主,待你下到九泉之下,要找人算账的话,就去找卢先生吧!”

    “什么?”燕休更是吃惊,“你说是卢先生安排你来杀我的?”

    “正是!”佘果脸上显出一丝兴奋。

    “为什么!”燕休大喊道。

    佘果不想再和燕休纠缠,大喊一声:“到底下问阎王爷去吧!”然后匕首一挥,朝燕休冲了过去。

    燕休赶紧一个躲闪,堪堪躲过佘果这一招,然后大喘了一口气:“大狱且慢动手!”

    “你还有什么话要讲!”

    “你在牢里杀人,不怕被人说滥用职权,然后被治罪吗?”燕休试图用秦朝的律法来博取一些机会。

    “哼,我只会说你是暗藏刀刃,妄图越狱,被我斩杀,不仅无罪,反而是大功一件啊!”佘果大笑起来,再次把刀一举。

    “你还真是狠毒,不过这个说法恐怕是卢生教你的吧?”燕休一眼就看出来佘果不是能想出这样计策的人,肯定是卢生在背后指导。

    佘果眼见自己的做法竟然被燕休看了出来,也就不再隐瞒:“是又怎样,反正你今日是活不成了!废话少说,受死吧!”

    燕休把手抬起来,示意佘果等一下。

    “你还要说什么!”佘果不耐烦了,吐了一口唾沫,“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

    燕休脑子飞快的旋转着,他还是第一次觉得死亡离自己这么近,以前打架的时候可从来没有动过刀子,哪怕是因为踢球打群架,最严重的一次不过是拿了几根木棍互敲而已,而这一次,那把散发着死亡气息的尖刀,正明晃晃的对着自己的眼睛。

    自己可不甘心就这么死在这儿,人不知鬼不觉的,既然都穿越了,还是得干点什么大事才行,自己必须逃出去!从目前的情况看,自己是凶多吉少,即使侥幸能干掉佘果,也逃不出这座大牢,必须得想办法先和他一起走出大牢,才有机会逃走。

    “大狱勇猛,我却无力,既然今日大狱誓要杀我,恐怕我也是必死无疑,不过在这里杀我,按照大狱刚才的说法,必然有人不会相信。不如我们两到外面去,你再杀我,那时我人在牢外,不更像是我逃狱而你在追杀我么?”

    佘果感觉非常奇怪,眼前这个人居然帮自己想办法杀他,怎么想也不可能啊,其中必然有诈!佘果把脸一沉:“尔等轨迹,岂能瞒我!”

    说罢,再次举刀扑向燕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