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千古一帝
    燕休和卢生两人此刻心里都无比忐忑,不知道这一出戏带来的结果会是什么。

    “卢先生,咱们能成功吧?”燕休问道。

    “必须要成功,不然就死定了!”卢生一拍牢门,狠狠的说道。

    “没想到你一个老头力气还挺大。”燕休看见卢生重重的拍在牢门上便打趣道。

    “我才不是什么老头,只不过一直没剃过胡子而已。”卢生白了燕休一眼,“到是你,一脸白净的样子,嘴上一根毛都没有,你是不是犯了什么罪,受了髡刑啊?”

    (ps:髡刑,中国古代一种刑法,指割掉男子的胡子和头发。古人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能随便损毁,因此遭受髡刑是一种耻辱的象征,会被人非议。)

    “我可没有!我只是还没开始长胡子而已!”燕休赶紧回答,总不能给他解释说,自己那个时代可以随便刮胡子了,不再是一种刑罚了吧?

    卢生也不再说话,静静地等待着。

    “卢先生!”佘果一路小跑回到打牢,离卢生他们还有老远,就开始大喊。

    “怎么了,皇帝陛下来了吗?”卢生赶紧站起身来,把脑袋挤在牢门上问道。

    “陛下正在和郡守商量事情,外面全是士兵,拦住不让我进去!”佘果气喘吁吁,“后来我碰到了魏郡丞,他答应帮我去禀告陛下,让我来带您过去!”

    “刚才上仙已经从我身上走了,实在是遗憾啊,陛下再次错失和上仙见面的良机啊!”卢生做出一副遗憾的样子,更让佘果心里少了一些怀疑。

    “那您现在跟我过去?”

    “好,走!”卢生说罢,便示意佘果打开牢门。

    燕休见秦始皇不来这打牢,反而是把卢生放出去,不免有些急躁起来:“卢先生,卢先生,我呢?我怎么办?我也跟着一起去吧!”

    “你是个什么东西,还想面见陛下?”佘果恶狠狠的骂道。

    “诶,众生都是陛下的子民!”卢生拦住发火的佘果,“不要分什么贵贱!不过燕公子,这陛下确实不是什么人都能见的,你在此好生等候,不久便会洗的冤屈,逃出生天。”

    “卢先生,我可是非常相信你的,你别让我失望啊!”燕休知道自己能不能出去全看这次卢生面见秦始皇的结果,因此提醒卢生不要忘了他们之间的约定。

    “你大可放心!”卢生说完,便和佘果一起往大牢外走去。

    燕休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还得再大牢里再待上一段时间了。

    ……

    卢生跟着佘果一路走到了刚才被拦住的关卡,那个士兵依然一脸严肃,并不放他们过去。

    “罢了罢了,既然魏郡丞说了让我们在这里等,那就等等看吧!”卢生淡定的说道,虽然他也不确定魏郡丞是不是能帮他把秦始皇叫出来,但是只要能出了大牢,待在这里就有机会见到秦始皇,就有机会翻身,东山再起。

    佘果也只好无奈的摇摇头,和卢生一起等在那里。

    天色渐晚,不论是卢生还是燕休,心里的焦急情绪都越来越重,这秦始皇的消息也太慢了,到底要不要见卢生完全没有一点动静。

    卢生的心里不免怀疑,这次赌博是不是已经失败了。

    当落日的最后一缕余晖落到山下之时,郡首府方向的士兵们有了异动,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而在卢生他们面前的士兵们也不自觉的挺起了胸膛,更加显得威风凛凛。

    卢生朝接到那边望去,只见一辆大马车缓缓驶了过来,而牵引马车的,是六匹雪白色的骏马,头上还套着殷红的流苏。

    马车的装饰也金碧辉煌,负责赶马车的人身着黑色盛装,手中一根马鞭在空中一打,发出“啪”的一声巨响。

    来了!卢生心里一沉,看来秦始皇是准备接见自己了。

    很快,秦始皇乘坐的马车便来到了卢生的面前,六匹骏马整齐划一的停住步伐。由于车架高大,卢生只能抬着头望着马车的车门,而一旁的佘果早已战战兢兢的趴在地上,丝毫不敢动作。

    不多时,只听见“吱呀”一声,马车的门稍微打开一点点,从里面传出来好似女子音线的声音:“皇帝有令,方士卢生上车回话!”

    卢生知道这是秦始皇的内侍赵高的声音,于是先匍匐拜倒在地,恭恭敬敬答了一声“敬诺”,才敢站起身来,往车架走去。

    卢生进了马车,才发现马车内竟然和外面完全不一样,如果说外面是帝王之相,那么这里面就只能说是普通的地方了。

    赵高坐在靠近车门和车窗的位置,方便他为皇帝传达命令。车里堆着两堆竹简,想来应该是各地呈上来的,秦始皇穿着黑色龙袍,坐在马车稍微靠里的位置,面前是一张条案,上面放着一卷打开的竹简,而秦始皇正拿着毛笔在上面写着什么,再往里便是秦始皇的龙床,用百年沉香木雕刻而成,这也让整个马车里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卢生跪在正前方,五体投地,大声呼喊道:“方士卢生,叩见皇帝!”

    秦始皇都没有抬头,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把面前的竹简放到一旁,赵高赶紧又递上一份。

    卢生没听见秦始皇说让他起来,他也不敢妄动,倒是赵高,把竹简递给秦始皇之后便说道:“卢先生起来吧。”

    卢生再次呼喊道:“谢陛下!”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但依然跪在地上。

    “坐吧!”秦始皇这才看了卢生一眼,轻轻说道,卢生这才把心放到肚子里,坐到了赵高的对面。

    秦始皇又不说话了,只是埋着头继续批阅竹简,卢生和赵高也不敢说话,就这么沉默的陪伴着。好一会儿,秦始皇才看完眼前的这一份竹简,轻轻勾勒几下,便把竹简扔到地上,说道:“这个李斯,又在说他儿子要外出带兵的事情,也不怕朕砍了他的脑袋!”

    “皇帝息怒,李丞相也是为国着想,毕竟目前大军开往南越之地,潼关一带确实没有比李由更懂兵法的了。”赵高在一旁宽慰。

    “朕当然知道,只是他这么用人唯亲,到是一点也不怕被人非议。”秦始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轻轻说道。

    “这也是任人不避亲嘛,李丞相的度量还是大的。”

    “行了行了,别再为他说好话了,这件事朕再考虑一下。”秦始皇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卢生,摆手制止赵高继续递上来的竹简,说道:“一会儿再看吧,朕先和卢先生好好说说话。”

    “诺!”赵高把竹简放回竹简堆里,便坐在一旁不再说话。

    “卢生,朕听说你被上仙附了身,可有此事?”秦始皇语气并不激烈,但却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种迫人的威严,压得卢生有些胸闷。

    “正是!”卢生点头说道,“不过上仙夺我身躯之后不久便离开了,因此未能与陛下相见。”

    “那真是非常遗憾啊!”秦始皇微微笑道,“不过这事可不能是假的,不能是你编造的谎言。”

    秦始皇的一字一句都不怒自威,如果不是卢生早已做好了心里准备,恐怕会直接把事情的原委全都给一股脑说出来,于是他定了定神,回答道:“岂敢欺瞒陛下!”

    “那你说说,上仙可有什么话语?”

    “有,不过……”卢生侧脸看了一下赵高。

    秦始皇当然明白卢生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不觉得赵高在这里有什么不合适,又或者有什么不能听的,于是往自己的龙床上斜靠着,摆了摆手:“赵高乃朕内侍,不用避之,但说无妨。”

    赵高笑了笑,他为能在秦始皇心中占据一定的分量而感到开心。

    卢生只好点头回答:“诺,谨遵圣命!上仙附我身后,本欲亲自与陛下攀谈,于是派人告知陛下,无奈那巡哨军士为了陛下的安全,不放通报之人进去,上仙苦等之后,因仙宫中有急事,便把想给陛下说的事给臣详细说了,特令臣来报之陛下!”

    “上仙所言何也?”秦始皇问道。

    “上仙所言乃一句话:亡q者,胡也!”卢生说完,轻轻的低下头,等待着秦始皇的反应,毕竟秦始皇说过要千秋万世,自己一上来就提秦要灭亡,万一秦始皇发怒,砍了自己也不是不可能。

    秦始皇果然心有不悦,从床上坐了起来,怒声骂道:“卢生你胆敢诅咒我大秦!你给朕好好说说,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朕现在就车裂了你!”

    卢生惶恐地拜到在地:“臣不敢隐瞒,此乃上仙所说也!”

    “那朕问你,何为胡?”

    “北方胡人也,尤以匈奴为甚!”

    “胡人?”秦始皇听见卢生这么说,才冷静下来,“果真是北方胡人?”

    “千真万确,上仙所言,臣断不敢乱言!”卢生依然趴在地上回答道。

    “你先起来,朕再问你,既然上仙愿意与朕交谈,为何又迟迟不见他们前来呢?”

    “回避下,此皆群臣之罪也!”

    “何故?”

    “上仙皆灵气之士,只见灵气之人。”卢生悄悄望了一眼秦始皇,继续说道:“陛下乃天之子,上仙本欲见之,奈何群臣常伴陛下左右,扰了那灵气,上仙因而不来。”

    秦始皇眉头一皱,盯着卢生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