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装神弄鬼
    “卢先生,听说陛下回来了。”这两日,狱卒对卢生的态度是越来越好,就盼着他能为自己的前途卜上一卦,只是卢生总找得了各种理由拖延。

    “嗯,日前上仙已经告诉我了。”卢生气定神闲地回答,“不过看你二人如此诚实,我今日便为你等问问上仙。”

    两名狱卒大喜过望,立刻拜倒在地:“多谢卢先生,多谢卢先生!”

    燕休待在后面看热闹,顺便学习卢生这信手拈来的唬人能力。

    依然是上次那一套,卢生把动作做完之后直接笑了起来,两名狱卒见卢生如此高兴,料想自己的前途有望,也跟着笑起来。

    “你二人乃是富贵之人啊!”卢生开口便道,“不日你等狱卒生涯便告结束,可再上一层楼矣!”

    “真的?”两名狱卒高兴得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是不断的给卢生添酒加菜。

    吃过饭后,两名狱卒便出去了,走前还不忘使劲儿感谢卢生的占卜。

    “诶,卢先生,既然秦始皇回来了,我们是不是应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燕休扒着牢门问道。

    “不着急,现在还不到时机,等时间稍微再晚点。”卢生依然摸着胡子,淡定地说着。

    燕休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点点头:“好吧。”

    时间分秒而过,燕休的心里也是越来越紧张,他侧过头看了一眼卢生,原本气定神闲的卢生此刻也不断的摩擦着手掌,看来也是紧张非常。也对,这一次赌赢了就飞黄腾达,赌输了,也许就是人头落地,卢生不得不更加谨慎,在做好万全准备之前,绝对不能轻易出击。

    也不知过了多久,燕休已经有些昏昏欲睡,坐在那里不住地点头,卢生不断的叫着燕休的名字,燕休才清醒过来。

    “燕公子,这关键时刻,你怎么能睡着呢!”

    “那不是你让等着的嘛!”燕休揉了揉眼睛,回答道,“怎么,要开始了?”

    “对,我赶紧收拾一下,你看我手势就行动!”卢生说完便退到后面,开始整理起自己的头发和衣服来。

    燕休看着卢生把自己盘好的头发给弄得凌乱,然后又把袖子扯下来一边,再把衣服弄得半披半散,躺在地上闭了眼睛就开始打滚,等把自己身上都弄满了杂草,卢生才对着燕休做了手势。

    燕休顿时来了精神,赶紧走到牢房门边大喊大叫起来:“卢先生,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快来人啊!卢先生出事啦!”

    卢生点点头,看到有人跑了过来,才开始继续在地上翻滚,并且嘴里嘟囔着什么。

    “安静点,瞎闹什么呢!”狱卒冲着燕休吼道。

    “哎呀大狱,你快过来看看!”燕休慌张的挥舞着手臂,大声叫喊,“卢先生出事了!”

    “什么?”狱卒赶紧跑到卢生的牢房,看见卢生在地上翻来滚去的挣扎着。狱卒不敢怠慢,赶紧把牢门打开,冲进去就抓住卢生,“卢先生,您怎么了?”

    卢生却并不回答,只是不再翻滚,但仍然闭着眼睛,嘴里嘟囔着一些听不懂的话。

    “我刚才看他突然就发疯了,说什么不要上我的身之类的话,是不是因为给你们算卦,被上仙给惩罚了?”燕休惊慌的说道。

    “那这可如何是好啊?”狱卒看卢生不再挣扎,稍微放了些心,但是听见燕休这么一说,又觉得事情恐怕非常严重,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正在这时,卢生却突然睁开眼睛,然后翻身坐了起来。

    “卢先生,您没事吧?”狱卒连忙问道。

    卢生眯着眼看了狱卒半天,才说话:“你在叫我吗?”

    “是啊,卢先生,您怎么了?”

    “原来此人姓卢。”卢生点点头,“你又是何人?”

    “我是这里的狱卒佘果啊,您不记得啦?”狱卒感到有些不对劲。

    “汝等凡人,我如何记得!”卢生怒喝道,“凡人,赶紧去把你们皇帝叫来,我有话要说!”

    “这……”佘果犯了难,虽然眼前的景象让他脑子有些短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秦始皇的威严还是足以吓住他,让他不敢轻易答应。

    “这什么这?某乃盘古大仙是也!”卢生猛地站起身来,把狱卒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汝等凡人胆敢犯我天威?”

    佘果赶紧扑到在地,捣药似的磕起头来:“小人不敢!小人不敢!还望上仙勿怒!”

    “那还不赶紧去?”

    “是是是!”佘果一边说着,一边连滚带爬地出了牢房。

    等佘果走远,卢生才放下刚才的身段,朝燕休使眼色:“燕公子,大事可成矣!”

    “卢先生,高,实在是高!”燕休鼓着掌,现在他是打心眼里佩服这个卢生,吓唬人都不带打草稿的,怪不得古人会被这种人蒙蔽,在心智还不开化封建思想还十分严重的时代,换谁也会被唬住啊!

    “好了,现在只需要安静的等皇帝来就行了。”卢生又坐回地上,“一会儿皇帝来了,燕公子只需要这样说……”

    ……

    佘果连滚带爬的出了打牢,奔着郡守府就去了。

    此时的郡守府和平时不一样,本就戒备森严的府邸,今天更是有如大军压境,这里离郡守府还有三条街的距离,便已经空无一人。当然,说空无一人并不准确,因为路上沿途站立着一排的秦军士兵。个个身着黑甲衣,手执长戟,目光肃杀,神情坚定,但却鸦雀无声,和空无一人没什么两样。

    除了纹丝不动的士卒外,还有一队一队的士兵穿行其间,步伐整齐沉稳,铿锵有力。

    “站住!”佘果被士兵给拦在了街口的关卡处,拦人的士兵身材魁梧,手按腰间铁剑,作势欲拔,已经有一部分剑刃拔出剑鞘,在阳光下闪耀着渗人的光芒。

    (ps:冶铁技术在战国时已经出现,并趋于成熟,但秦国因为国内铁矿少,因而较其余六国水平较低。统一之后,秦朝的铸铁技术也大幅度提高,军队中的兵器也开始逐步替换成铁制兵器。)

    “这位仁兄,我有急事要通报宪郡守,劳烦通融一下。”佘果着急的说道。

    “不行,目前陛下正在郡守府里和郡守商量国家大事,旁人不得擅入!”那士兵堵在当场,不放佘果过去。

    “这位大哥,我真的是有急事!”佘果继续求道。

    “什么事都不行!”士兵威吓道,“皇帝天威岂是尔等轻易敢冒犯?”

    “不敢不敢,可是我真的是有要紧的事要禀告陛下啊!”

    “你一个小小狱卒能有什么事要禀告陛下?”士兵不屑的说道。

    “您不知道,我那牢里住了一位有通仙之能的高人,以前是为陛下寻仙求药的方士,如今他被大仙上身,要我来禀告陛下,那个大仙要见陛下!”佘果将在牢里看见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那个士兵。

    “既然有通仙之能,又怎么会被陛下打入大牢呢?定是什么欺世盗名之辈!你回去告诉他,叫他死了这条心!”士兵依然不相信佘果的话。

    “哎呀,大仙上身百年难遇,万万不可耽误陛下见上仙的机会啊!”

    佘果还是没有放弃劝说那个士兵,但那个士兵也有些烦了,直接把剑拔了出来,大声喝道:“赶紧离开,不然我就取了你项上人头!”

    “诶别别!”佘果赶紧后退,不再和那士兵纠缠。

    正在佘果为难之时,他却瞟见了郡丞魏布从那边走了过来,看样子是要去见皇帝,赶忙冲了过去,将郡丞拦下:“魏郡丞!魏郡丞!小人有事禀告!”

    魏布是认得佘果的,于是停下了脚步问道:“何事啊?”

    “魏郡丞,您这可是要去见皇帝陛下?”

    “正是,刚才宪郡守派人通知我,我这才匆匆赶来,你若没什么事,可不要误了我的行程!”

    “回郡丞话,小人是有大事啊!”佘果连忙鞠躬说道。

    “既然是大事,快快讲来!”魏布平时为人忠厚,因此能听得进佘果的话,

    佘果便再次将牢里发生的事情全部讲了一遍,并且希望魏布能带他去面见陛下。

    魏布微微颔首:“你说的这个事实在有些离谱,不过这卢生我是知道的,此前还在陛下面前受宠时我与他曾有过一面之缘。这样,我去面见陛下,尽呈此事,你去牢里将卢生带来,在这里等我消息。”

    “可是……”佘果欲言又止。

    “可是什么?有什么为难之处?”魏布问道,“难道你要让皇帝陛下亲自去牢里见他?”

    “可是现在他上仙上身,我这去的话只怕是请不动啊!”佘果一口气把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

    “无妨,你好好和上仙商量,再者说了,我觉得这不过是卢生在装神弄鬼而已,你就告诉他,想见陛下,必须跟着你来!”魏布的语气不容置疑,佘果没办法,只好答一声“诺”便又往回走去。

    魏布则继续往郡守府走去,守住关卡的士兵看来是认识魏布,稍微检查一下有没有带武器,便放了他过去。

    (ps:今日家中有事,只能先更一章,望大家见谅。下一章千古一帝秦始皇就要出场了,大家期待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