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通仙之能
    燕休没想到竟然在大牢里遇上了对后世影响深远的卢生,而且卢生的表现和历史上的记载可以说是千差万别,尤其是“亡q者,胡也”这句预言,竟然还是自己告诉他的。

    不过这也让燕休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因为按照历史记载,正是卢生告诉了秦始皇这句预言,才有了后来的北击匈奴和修筑长城,以及因此受到重用的卢生会因为骂了秦始皇,从而让秦始皇干出了坑儒的事情。

    如果没有攻打匈奴和修长城,也许秦朝的百姓不会这么苦;如果没有坑儒,也许不会有秦政暴虐的说法流传;而如果没有这些,也许秦朝的命运会有一些不一样。这一切的一切,都源自于卢生的预言。

    但从自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句预言却是自己为卢生提出来的,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所熟知的历史正是由自己创造的?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的穿越是一个历史必然,在那段风云激荡的历史开端,正是源自于自己的穿越?

    顺着这个思路想的话,在历史中应该会有燕休这个名字才对,可是并没有,那是不是自己在风云际会之前就已经不在了?是自己完成了告诉卢生这个预言的任务就穿越回去,还是生命在这里就逝去了?

    燕休越想越难以理解,决定还是先帮助卢生获得秦始皇的信任,出了这个大牢再说。

    “卢先生,你需要我怎么配合你?”燕休问牢房那头的卢生。

    “其实也很简单,再有两天,皇帝陛下就会回到肤施,到时候我们合力演一出戏,因为我是方士,始皇帝一定会觉得惊奇然后来见我,到时候我便以预言呈之,则万事可定!”

    “具体需要怎么操作呢?”

    “这两天开始我们就要弄些玄虚出来,你先把你的所有信息告诉我,然后等狱卒来送饭之时,你假装请我为你看相,我便假托仙人旨意为你占卦,狱卒一定会被吸引,到时候也好利用他。”卢生摸着自己的胡子,侃侃而谈。

    燕休竖起了大拇指:“卢先生,实在是高,你这水平,都能赶上本山大叔了!”

    “什么本山大叔?”卢生问道。

    “哦,没什么,卢先生此计甚妙,一定能把我们俩都救出大牢去!”燕休夸赞道。

    “区区小计,不足道哉!”卢生虽然嘴上说着这样的话,但从他表情来看却很是受用。

    ……

    “起来了,吃饭了!”狱卒提着一个木桶,另一个端着一个木盆,从外面走了进来,不少牢房里都伸出了一只手和一个碗,狱卒在碗里舀上一勺稀粥,另一个从木盆里拿出一个粟饼放在那伸出来的手里,就算是一顿饭了。

    “这牢里伙食竟然这么差?”燕休远远看着自己要吃的东西,一脸的嫌弃。

    “快别抱怨了,做好准备!”卢生在一旁提醒道,燕休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狱卒俩很快就来到了燕休和卢生的牢房门口,喊道:“吃饭了。”

    “恩。”卢生走到门边,伸手接过狱卒递上来的凡是。

    趁这个机会,燕休赶紧跑到门边,冲着卢生使劲儿挥手:“卢先生!卢先生!”

    “安静点,喊什么呢!”狱卒走过去踢了牢房一脚。

    “二位大狱,您们还不知道吧?这位卢先生可是替陛下出海寻仙的高人啊!”燕休兴高采烈的说着,“他可真的是有通仙之能的!”

    “我倒是听说这位卢先生以前是替陛下做事的,不过后来因为办事不力,所以被下了大狱。”其中一个狱卒说道。

    “诶,那不是办事不力,只不过是上仙不满陛下的作为,所以不愿意见陛下,陛下则因而迁怒于我。”卢生在一旁轻轻说道。

    “你真的有通仙之能?”另一个狱卒问道。

    “信或不信,皆在你等!”卢生背过身去,不再说话。

    燕休赶紧安慰道:“卢先生您别生气,他们两个是有眼不识泰山!但是我识啊,您能不能帮我算上一卦啊?”

    “你说谁呢?”狱卒听燕休说他们有眼不识泰山,气的又踢了一脚牢门。

    卢生这才又转回身来,摸着胡子说道:“好,这位后生颇有礼节,既然你如此恳求,我便为你卜上一卦!”

    “好好好,真是三生有幸啊!”燕休高兴的说道。

    卢生坐在地上,双手举起,双眼微阖,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双手突然收回,在胸口处一合,发出“啪”的一声响,把两个狱卒和燕休都吓了一跳。

    燕休更是心里好笑,没想到这卢生装模作样起来还挺有一套,自己要不是社会主义新青年,说不定真能被唬住。

    少时,卢生长出一口气,睁开眼睛站了起来:“方才我已经和上仙神交,上仙已将你的所有告诉与我。”

    “还望先生明示!”

    “你名唤燕休,表字子龙,巴蜀人士,上有父母,中无兄弟,年方廿二,对否?”

    燕休做出一副大吃一惊的样子:“先生真乃神人也!先生所说,没有一个错的!”

    卢生点点头,继续说道:“你因与人结仇,误杀之,因而被下了这大狱,对否?”

    燕休止不住的点头:“是的是的,可是我是冤枉的啊,是那人先要杀我,我才还手的!”

    “恩,上仙也已经告诉了我这件事,所以他让我转告与你,不必担心目前的状况,过不了多久困顿自会解之!”卢生说完,便闭了嘴不再说话。

    “先生可否说的明白一些?”燕休追问。

    “天机不可泄露!”说完,卢生便退到了牢房最里面,坐了下来。

    两个狱卒面面相觑,赶紧问燕休:“他刚才说的,可都是对的?”

    “对对对,没有丝毫差错!”燕休非常肯定的说道。

    “世间竟然真的会有如此奇人?”

    “卢先生,刚才我等冒犯了您,还望您不要怪罪!”其中一个狱卒冲着卢生点头哈腰,笑着说道。

    “不知者无罪。”卢生回答。

    “那可否请卢先生也为我等占上一卦?”

    卢生睁开双眼,怒视狱卒:“你等把我当成何人?市井算卦之徒?”

    “不敢不敢,只是我们两身为狱卒也有些年岁了,却不见升迁,所以想问问前途之事。”另一个狱卒赶紧回答。

    “唉,也罢,上仙本意就是救人于水火,既然你二人如此困顿,我也不忍心不帮助你们,只是今日已经为燕公子占卦,不便再占,否则会有损寿命,再过几日,等我休息休息,再为你二人占卦,可否?”卢生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询问道。

    “当然当然,一切都依卢先生之言!卢先生稍待,我们马上给你送上酒菜!”说完,两人便快步离去。

    “诶诶,我的饭呢!”燕休急得大喊,无奈那两人已经走远,况且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听见了燕休的叫喊,也不太可能回来送饭。

    等两人已见不到踪影,卢生才再次走到燕休对面:“燕公子,今日之计可谓完美,接下来我们就只需要等待始皇帝陛下回来就行了!”

    “不,一点都不完美,我的饭可没有了!”燕休嘟着嘴巴说道。

    “诶,一会儿他们不是会给我送上酒菜嘛,到时候我分些与你!”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燕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走到一边坐下休息了。

    ……

    待在牢里的燕休不仅要忍受难闻的气味和冰凉的温度,更可怕的是无聊,对于他这样一个喜欢闹腾的人,无聊时最可怕的事情,又不敢把手机拿出来玩,真的是闷得燕休都快得抑郁症了。

    “燕休,有人来看你了!”狱卒把牢门一踢,喊道。

    居然还会有人来看自己,燕休赶紧走到门边,原来是左娘。

    “子龙,你受苦了!”左娘一看燕休的样子,便忍不住哭了起来。

    “左娘,你别哭了,我又没出什么事。对了,你怎么能进来的?”

    “我花了些钱,托狱卒带我进来的,不过待不了多久,我给你带了些吃的!”说罢,左娘便从提篮里拿出了些吃的来,甚至还有鸡肉,“我只能弄到这些东西了,子龙,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

    “左娘你说的哪里话,要不是你救了我,恐怕我早已经伤风而死了。再说了,是我看不过牛恒他们,才失手杀了他,怎么能怪你呢!”燕休一边接过左娘递上的饭菜,一边安慰左娘,“左娘你这一来可就好了,你是不知道,这牢里的伙食实在太差,我都饿得不行了!”

    看到燕休狼吞虎咽的样子,左娘由衷的笑了起来:“子龙,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就出来的,等你出来之后我便嫁给你!”

    “咳咳咳……”这句话把燕休吓得不轻,差点就被噎住了。

    “你慢点吃。”左娘说着,又给燕休递了一碗水。

    燕休喝了一口水,缓过劲来:“左娘,你刚才说什么,要嫁给我?这不太好吧?”

    “在遇见你之前,我从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但是自从认识了你,我觉得这才是我想要的夫君!”左娘羞涩的说道。

    燕休不敢看左娘的样子,只能是把心思放到吃上面,不再说话。

    “好了,时间到了,该走了!”狱卒从一旁走过来,催促道。

    左娘赶紧收拾东西,对燕休说道:“子龙,你等着,我一定会救你的!”

    “不用了,左娘,我已经有办法出去了,你在家里要小心,别再被侯三他们给缠上!”燕休有些担心的说道。

    左娘心里一暖,微微点头,跟着狱卒走了出去。

    (ps:因为我还在上班,所以每天两章真的已经是极限了,希望大家能理解,也希望大家能支持我的作品,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