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方士卢生
    宪郡守和手下侍卫走到大厅里的时候,贺里魁等一群人正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

    “贺方,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不知道最近皇帝陛下在附近巡游吗?”宪郡守刚一落座,就骂了起来。

    “回郡守的话。”贺方作了一揖,回答道,“今日我正在家里休息,却听见外面一阵喧哗,等我出来看时,这牛恒已经倒在地上毙了命了,至于凶手,侯三他们指认是此人所为。”

    宪郡守把堂下的人都扫视了一遍,牛恒的尸体躺在地上,侯三一脸谄媚猥琐的站在贺方身边,几个人还用绳子胡乱绑着一个人,在最外围,还有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

    宪郡守不由得的皱起了眉头:“我说贺方,你是不是觉得我一天到晚很闲?这种事情你交给你们县令处理就是,怎么直接到了我这里?”

    “回郡守话,这牛恒和牛县令还有些亲戚关系,依照律法,是应该回避的。”

    宪郡守摇摇头,说道:“罢了罢了,堂下谁是侯三?”

    侯三听见宪郡守叫自己,赶紧走到前来跪在地上:“布衣侯三参见宪郡守!”

    “行了,把事情缘由好好说一遍!”

    “诺!”侯三磕了一个头,才站起来说话,“此人名叫燕休,是独妇左娘的相好,今日我们在贺里魁家门口碰见他二人欢好,牛恒看不过,便上去说了几句,没想到这燕休竟然恼羞成怒将牛恒打死!”

    “侯三你不要含血喷人!”左娘在一旁怒骂道。

    侯三却并不理她,继续说道:“郡守,左娘的夫君死去不过三年,这小白脸就和左娘勾搭上了,简直是有辱斯文,应当拉去浸猪笼!”

    燕休此刻已经好了许多,也知道堂上坐的是上郡的郡守大人,而那个侯三正在污蔑自己,本来想挣扎出来说话,却被身边的人给拉住,然后在腰上重重的挨了一拳。不过几个人正好挡住燕休的身体,因此宪郡守并没有看见他们的小动作。

    “宪郡守,这侯三是含血喷人,信口雌黄!”左娘也往前走两步,大声说道。

    宪郡守往后靠在椅子上,示意左娘也说说是怎么回事,于是左娘便将自己是怎么认识燕休,又是怎么带他回家,以及燕休和牛恒是怎么发生冲突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你们各执一词,让本郡很难决断啊!”宪郡守再次皱起眉头,“其他人有什么说法?”

    “郡守,我出来的时候牛恒已死,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贺方既不敢得罪牛县令,也不能在郡守面前乱说话,只好把自己放置于事外。

    而其他几个人都是和牛恒侯三交好,平日里一起玩闹,当然全都支持侯三的说法。

    这让郡守宪犯了难,这一时半会儿无法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而且这牛恒平日里也都是无法无天的主,又是牛县令的亲戚,一旦查的话,只怕会惊动了秦始皇,到时候一旦出了问题,恐怕自己就会被曹元给打压下去,这种情况下一定要以稳定为主!

    郡守宪坐直了身子,用手指了指贺方:“你啊,老是在关键时候给我出难题,信不信我这就把你撤了!”

    贺方赶紧跪地叩头:“郡守,我这可都是一心为国啊!”

    “行了,又没说真的要把你撤了!”郡守宪摆摆手,“现在是关键时期,不能出乱子。这样,先把这个谁?燕休是吧?把他关到大牢里去,然后给牛恒家里人发些钱财,等陛下回了咸阳我们再作计较。”

    说完话,郡守宪便起身回了内府,刚才站在身边的侍卫便安排了几个狱卒把燕休押去大牢。

    贺方和侯三等人一起离开了郡守府,只有左娘留了下来。

    “燕公子,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把你救出来,我相信郡守一定是公正的人!”左娘拉着燕休的手说道。

    “无妨,不过是多吃几天牢饭而已,过几天我就能出来了!”燕休嘴上安慰左娘道,其实心里急得不行。自己从来没进过牢房,除了拍身份证照片,自己连警察局都没进过!这下倒好,直接被下了大牢,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出来,从刚才郡守宪的话来看,在秦始皇离开上郡之前自己都是安全的,但是既然牛恒和那个什么牛县令是亲戚,自己就还是得小心。

    “都是我害了你啊!”左娘说到这里,也留下了眼泪。

    “行了,话说完了没有,该走了!”负责押燕休的狱卒催促道,然后推了一把燕休,就往厅外走去。

    “你先回去吧!”燕休回头对左娘说了最后一句话,便被推出了门。

    ……

    牢房里昏暗无比,弥漫着一股臭味,这让爱干净的燕休非常不舒服,不住地在牢房里走来走去,想着出去的办法。

    “我说你能不能别走来走去了?眼睛都要晃花了!”对面的牢房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差点没把燕休吓个半死。

    “谁在说话?”燕休停下脚步,对着对面的黑暗问道。

    “是我!”随着声音,一张脸从黑暗中露了出来,在微弱的阳光下竟颇有些名士之风,“你在那里走来走去干什么?”

    “我?我被人冤枉下狱,心里烦躁,所以走来走去。”燕休回答道。

    “你叫什么名字?”那人又问。

    “我叫燕休,字子龙,你呢?”燕休也反问他。

    “我是卢生,燕地方士。”卢生又把脸缩回暗处。

    卢生?燕休一听这个名字便愣住了,难道他就是那个间接导致秦朝灭亡的卢生?正是因为卢生从海外带回来的预言“亡q者,胡也”,秦始皇才北击匈奴修筑长城,后来卢生又讥讽秦始皇,导致秦始皇坑儒,这才留下了暴君骂名。他怎么会在上郡的大牢里呢?

    燕休赶紧蹲到牢房的门前,冲着卢生的位置问道:“你真的就是卢生?你不是替秦始皇出海去找神仙了吗?怎么被抓到这里了?”

    卢生嗯了一声,回答道:“你等布衣也知道我替陛下出海寻仙?”

    “那是,你这件事都被写进书里了,谁不知道啊!”

    “写进书里了?”卢生的脸再次出现在能看见的地方,“真的?”

    “千真万确,不然我怎么可能知道嘛!”燕休笑着说道。

    卢生嘴角也轻轻上扬,看来自己已经是天下皆知了。

    燕休看卢生只是自己笑却不说完,便继续问道:“诶诶,那你是怎么被抓到这里的?”

    “陛下见我未能寻得仙人回来,一怒之下便把我下了大狱,哼,果然是寡情之人!”卢生一脸的怨念,愤恨说道。

    燕休又是一愣,难道历史记载是错的?卢生这个时候不应该是给秦始皇提出“亡q者,胡也”这句话吗?怎么他会说他没寻到仙人呢?

    “你不是找到了一本书,上面写着‘亡q者,胡也’这句话吗?”

    “什么?”卢生也坐得离燕休近些,继续问话,“什么‘也’?”

    “你不知道这句话啊?”燕休疑惑的问道。

    “从没听说过这句话。”卢生摇摇头。

    燕休叹了一口气,背过身来靠着牢房的栅栏,一边扔着地上的杂草,一边说道:“还以为历史书上写的都是真的呢,原来也有不准确的地方,看来这历史啊,确实是很难弄清楚的。”

    卢生看着燕休的背影,突然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计上心头。

    “燕兄弟,你可想从这牢里出去?”卢生悄声问道。

    燕休又叹了一口气,有气无力地回答:“当然想啊!怎么,卢先生有什么办法吗?”

    “本来是没有的,但是因为你刚才的那句话,现在有了!”卢邪的笑了起来,看的燕休都起了鸡皮疙瘩。

    “什么话?卢先生你说清楚点。”

    “正是‘亡q者,胡也’!只要能把这句话传到陛下耳朵里,我们两就一定能出了这可恨的大牢!”

    “卢先生有什么见解?”一听能够从大牢里出去,燕休就来了精神。

    “山人自有妙计,只需要燕兄弟给我解释一下这句话什么意思就行!”

    听到这里,燕休也猜了个不离十,看来这卢生是想用这句话去诓骗秦始皇,这样一来秦始皇就会以为卢生是得到了神仙的旨意,那么他就可以从大牢里出去,到时候他就可以在秦始皇面前美言几句,把自己也放出去。

    “意思就是说灭亡秦朝的,一定是姓胡的人!”燕休说道,“秦始皇的小儿子不就叫胡亥嘛,未来秦朝灭亡,就是因为胡亥!”

    “嘘!燕兄弟这话可不能乱说!”卢生连忙制止燕休继续说下去,“这一旦被陛下听见,必死无疑啊!”

    燕休赶紧闭上了嘴巴,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和别人随便聊天呢,都忘了自己是在秦朝的大牢里。

    “这样,这北方的匈奴等族都被称为胡,不如说灭亡秦朝的,是这些胡人!”卢生点点头,对自己的主意非常满意。

    “对,其实这句话有这两个意思,刚才我还没说完!”燕休也接着话说道。

    “既然如此,卢某心里已有计较,燕兄弟只需要依计行事,不出三日,我们一定能从这牢里出去!”卢生笑着说道。

    “好好好,只要是能从这里出去,我都听你的!”燕休也跟着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