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斗杀牛恒
    牛恒把身子一挺,便朝着燕休冲了过来。

    所话说狭路相逢勇者胜,尤其是弱势的一方,如果有退路还好,没有退路的时候只有拼死一搏才能有得胜的机会。眼前这种情况,燕休正是弱势的一方,不论是身形还是力量,牛恒都比燕休要强出不少,但燕休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速度和灵巧。

    从小到大踢球的经历和锻炼,让燕休能在极小的范围内做出快速的身形变化,这一招是球场上突破的必备法宝之一,再加上风一般的速度,过人可以说是易如反掌。而牛恒身材高大,并且力量十足,这种人往往追求一击即中,所有的力量和精力都在出手的那一下,极少会留有后手,这也是燕休敢于向牛恒等人叫板的原因之一。

    果然如燕休所料,牛恒的攻势大开大合,一拳直接奔着燕休的面门而来,燕休则看准时机一个侧身闪到一旁。

    牛恒第一下攻击落空,更加怒不可遏,往前冲了几步便停下身来,转身又是一次猛烈的挥拳。这一次燕休没有闪身,而是低头弯腰前进,把牛恒的拳头躲过之后,用肩膀猛地顶向牛恒的胸口。牛恒没想到燕休不退反进,结结实实的吃了燕休一次肩膀冲顶的力量,顿时觉得胸口犹如被重锤击中,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好几步。

    燕休也没想到自己的这一下竟然如此有力,虽然平时自己踢球的时候也有身体对抗,但绝不可能达到这种地步,不然自己早就能踢上职业联赛了!看来这逆境中的人,总是能爆发出一些不可思议的力量!

    牛恒吃痛,站在原地稍微缓了一会儿,眼神从刚才的轻视也变成了如今的怀疑,他不敢再把眼前这个小白脸当做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子来看待,必须得给予他足够的重视。

    燕休看牛恒没有动作,自己也不主动出击,毕竟自己正面的战斗力肯定是不如对方的,自己也没学过什么武术,叫自己主动打,也不知道该怎么打。

    “牛大哥,上啊!你咋还怕他呢!”侯三在一旁叫喊道,似乎对牛恒站在那里有些不满,当然他也是对燕休的实力有些忌惮,连牛恒都打不过他的话,其他人就更不可能打过他了。

    “你给我闭嘴!”牛恒吐了一口唾沫,摆了摆身子,再次挥拳攻了上来。

    这一次牛恒不再选择单刀直入,而是决定把燕休围在自己的攻击范围里,只要不让他逃掉,就一定可以把他打到在地!

    燕休一瞬间就觉得压力陡增,哪怕是牛恒还没有接近到自己的身边,他就能感觉到对方的攻势发生了变化。不过燕休也没打算放弃,这才刚穿越过来,不能就这样把命丢在这里!再说了,这个时代高手如云,要是连牛恒这关都过不去,那不如早点死了好!

    想到这里,燕休把心一横,豁出去了。

    燕休紧紧的盯着牛恒的脚步,而不去关注他的拳头,等到牛恒离自己还有三步远距离的时候,猛地蹲到地上,用脚横扫牛恒的双腿,牛恒也不慌张,既然对方已经下地,那自己就更有应对方法!旋即跳起来,直接往燕休的身上跺去。

    眼见燕休在地上反应不及,左娘急的大叫子龙小心。

    燕休赶紧用尽全身力气一个侧滚,将将躲过这一脚,然后狼狈的爬了起来。牛恒这一下可算是把心放到了肚子里,看来对方不过是灵活一些,力量远远比自己弱去许多,于是把胸口一拍,大声喊道:“哼,不过如此,今天你死定了!”

    话音刚落,牛恒再次猛冲上前,这一次燕休不再躲避,而是猛地一挥手,将刚才在地上抓起来的泥土呼的扔了出去,牛恒完全没料到这一招,眼睛直接撞了上去,瞬间失去了战斗力。燕休抓住机会,赶紧往前跨出一步,拉住牛恒的长发就往自己的膝盖撞去,毕竟是踢前锋的人,燕休用射门的力气把腿踢向牛恒的头,只听见“嘭”的一声,牛恒便往侧面倒下。

    燕休这一脚可是真发力,虽然将牛恒击倒,自己的腿也伤的不轻,疼得他龇牙咧嘴的抱着腿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侯三等人一见牛恒倒下,赶紧冲上前来查看,侯三蹲在牛恒身边,用手翻过牛恒的头,“哇”的一声惊叫起来,人也被吓得坐倒在地。

    “完了,牛大哥死了!”侯三惊慌的说道。

    周围的人也是大惊失色,没想到牛恒这个壮汉竟然被看似瘦弱的燕休一脚踢死,纷纷用不可思议和恐惧交织的眼光看着燕休。

    “什么?”燕休听见侯三的声音也是吃了一惊,“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有这么大力气!”

    说完话,也顾不得自己腿上的疼痛,燕休赶紧一瘸一拐的走到牛恒身边,却见牛恒七窍流血,果然已经一命呜呼了。

    这一下把燕休吓得不轻,自己就这么杀人了?自己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社会主义好青年,就这么杀人了?自己不是故意的啊!完了,会不会被警察抓去枪毙啊?哎呀,真的是急糊涂了,这个年代哪有什么警察!不过好像秦朝法律也是杀人偿命啊!就算不是偿命,也会被发配去修长城修皇陵,但那也和被砍头差不了多少,自己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左娘也赶紧走上前来,把惊慌失措的燕休扶起来:“子龙,你没事吧?”

    “我没事,可是我杀人了,这可怎么办啊?”燕休心里一阵抽搐,顿时觉得头晕目眩,一把推开左娘,跑到一边吐了起来。

    毕竟第一次真正的见到死人,而且还是自己打死的人,这让燕休心里非常难以接受。

    “何人在此喧哗?”这时候,从里魁的屋里走出来一个官差,手按在剑柄上,大声呵斥道。

    侯三见有官差出来,赶紧连滚带爬冲到跟前,头在地上连磕好几个响头,大声叫道:“贺里魁,您要为牛恒做主啊!”

    贺里魁皱着眉头从侯三身边走开,来到牛恒身边,一看牛恒已经毙命,立刻怒目而视,问道:“这是怎么回事,牛恒是何人所杀?”

    侯山站起身来,跑到燕休身边,拉住他的手就往贺里魁身边凑:“贺里魁,正是此人所杀!”

    贺里魁看燕休身形瘦弱,不像是能杀死牛恒的人,于是问道:“此人身形瘦弱,如何能杀得了壮汉牛恒,可有其他人证?”

    “是他,就是他杀的!”周围的人都叫喊起来,“我们亲眼所见!”

    “既然如此,把他绑了!”贺里魁一挥手,一群人蜂拥而上将燕休捆了起来。

    左娘赶紧走到贺里魁身边,哭泣道:“贺里魁,冤枉啊!”

    贺里魁眉头又是一皱:“左娘,你一个妇人家,不在家为你夫君挂白,来这里作甚?”

    “贺里魁,我是替这位公子喊冤啊!”

    “哦,你和他什么关系?”

    “并无关系,只是前些日子在河边洗衣,看他可怜,便把他带回来给里魁定夺,没想到他刚到这里便一病不起,是独妇叫医工将他治好,所以今天才带来见里魁。”

    “那他又为何打死牛恒?”

    “这实乃牛恒咎由自取!”左娘骂道,“这牛恒平日里仗势欺人,屡次想轻薄与我,方才我和燕公子走到这里,他和侯三等人正从里魁屋里出来,便再次用言语和动作侮辱我,燕公子看不下去才出手制止,没想到牛恒却想打杀燕公子,两人缠斗一起,牛恒便被燕公子所杀。”

    “呸,左娘子你夫君丧期未过,便勾搭小白脸,如今又污蔑牛恒,我看就应该把你拉去浸猪笼!”侯三在一旁急得跳脚,大声骂着。

    贺里魁把手一压,示意众人都安静下来,然后清了清嗓子,说道:“既然你们各执一词,那本里魁只好先把这人收押起来,送到肤施县城里请宪郡守定夺!大秦律例禁止私斗,如果查明是私斗,那牛恒也难逃罪责,你等也随我一起去肤施城!”

    (ps:据考证,秦始皇时,上郡郡守名宪,姓不详)

    “诺!”侯三答应一声,歪着头看着左娘,脸上浮起不屑的表情。

    燕休刚才吐了一阵,到现在还昏昏沉沉,任由众人把他捆起来,然后推着往肤施县城方向走去。

    左娘哀叹一声:“燕公子,是我害了你啊!”

    ……

    肤施城内,郡守宪在郡守府里如坐针毡,因为秦始皇最近几天正在上郡边境巡游,并且据秦始皇身边的人传出消息,皇帝陛下对边境的防御安排有些不满,认为匈奴能够屡次袭扰边境全都是宪郡守的治军不力而造成的。

    如果秦始皇真的大发雷霆,自己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尤其是这次出巡秦始皇让郡尉曹元跟着,却没让自己跟着,更是让自己心里多了些担忧。

    “郡守阁下,左岭里的贺里魁来了,说是有案情禀报。”门外走进来一个侍卫,向宪郡守说道。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给我弄些问题出来!不见!”宪郡守本来就心情不好,如今又有人来提问题,让他更是烦闷起来。

    “诺!”

    那人回答一声,就准备离开,却又被叫住:“等等,还是去见他吧,不然等陛下过来了,他别又给我捅娄子!”说完,宪郡守便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往大厅走去。

    (ps:其实秦朝的律法非常严厉,但不一定就是史书上写的暴政,尤其是对于定人死罪的一类罪行,更是比较谨慎,需要逐级查明才能定罪,当然一旦定罪,处罚的力度会非常大。)

    (ps:啊,怎么说呢,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