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冲突骤起
    燕休刚收好手机,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然后是左娘温柔的声音:“怪人,给你送吃的来了。”

    燕休打开门,看见左娘手里端的东西,只能暗自叫苦,这穷人家果然清贫,一碗小米熬成的稀粥和一个不知道什么材料做成的饼,看来就是今晚的晚餐了。

    “对了怪人,我还不知道你的名讳呢!”左娘问道。

    “哦,也对,我也没想起来这个事,我叫燕休。”

    “那你吃完就早点休息,明天我就带着你去里魁大人那里。”说完,左娘从背后拿出一件衣服,递给燕休,“燕公子你把衣服换了吧,不然明天肯定会被里魁大人误会的!”

    燕休接过衣服和饭食,向左娘道了谢,便走回了柴房里。

    换了衣服吃过晚饭,燕休沉沉睡去,不料半夜却再次梦见穿越前的最后一天,这让他倍感头疼。

    这梦的袭扰和白天在竹林里受的凉,让燕休一下子病了过去。

    左娘本以为只是这一晚,燕休便可以去里魁那里去安排,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过来一看,却发现燕休依然病得不轻,急忙叫来大夫,又拿来些被褥给燕休铺上,而见里魁的事也只好先放下。

    悉心照料之下,燕休慢慢好了起来,只不过那个梦依然整夜的徘徊在燕休的脑子里。

    今夜又一次被这个梦所惊醒,燕休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不过这梦一连好几天都做得一梦一样,而且是真实发生过的,是不是有什么深意啊?只是燕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只能作罢。

    这几天左娘对燕休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这让燕休非常感动,自己和左娘从未谋面,只是萍水相逢,左娘却能对燕休如此照顾。虽然自己是被左娘给看光了,但总没有女生对男生负责这个说法吧?

    正思考间,屋外金鸡报晓,天色渐渐亮了起来,燕休一愣,没想到自己竟然生生坐了一夜而毫无反应,看来这“时差”恐怕是还没倒过来,开机看看时间差不多是五点半,又关机放了起来,没多少电了,得省着点用啊。

    燕休又等了一会儿,果然外面准时传来了脚步声,接下来是柴房门被打开的声音,因为燕休生病的缘故,这几日门都没锁上。

    “燕公子醒了?怎么今日这么早?”左娘有些诧异地问道。

    “感觉身子好了不少,所以醒的也早了些。”燕休笑着回答,“左娘,这几天真是幸苦你了,本来我们萍水相逢,你却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才好。”

    左娘还是第一次听见一个男人对女人如此客气,而且还要报答自己,觉得受宠若惊,立刻摆手说道:“燕公子哪里话,你是在我这里病倒,我当然要把你给照顾好了,我也不要你什么报答。”

    “左娘你真是一个好人,人长的也漂亮!”燕休站了起来,“可惜你没生在我们那个时候,不然你肯定能嫁个好人家!”

    左娘听见燕休这么夸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本来娇小的身躯,更加显得惹人怜爱。燕休甚至有了上去抱住她的冲动,可是最终理智战胜了感性,他并没有那样做。

    “燕公子,那今日可要和我一起去见里魁?”

    “嗯,不过我还有个事要和你说。”

    “不知燕公子要和我说什么?”

    “就是这个燕公子!”燕休摇着手,“老是燕公子燕公子的叫让我非常不习惯。”

    “可是不这么叫我该怎么叫你呢?”左娘问道。

    燕休摸着下巴沉思起来,直接被人叫名字的话确实不太好听,古人不都有表字嘛,我也可以给自己像一个!自己平日里最喜欢的英雄人物就是赵云赵子龙,不如就叫燕子龙?

    思想既定,燕休便说道:“这样,你就叫我的字吧,反正你我年岁差不多,而且叫字也显得亲切,怎么样?”

    “嗯,一切都依燕公子吧!”左娘点点头。

    “那好,以后我就姓燕名休字子龙,你就叫我子龙就好!”燕休笑着说道。

    “好,子龙。”左娘一叫出这表字,顿觉心里一阵畅快,和燕休的距离无形中拉近了似的。

    “那我们早上吃什么呢?”燕休肚子饿的咕咕叫,于是问道。

    “独妇家中清贫,也只有那些东西,这几日为了给你治病,已经花了不少银两了。”左娘摇摇头。

    “实在是对不住左娘,只是我现在身无分文,也没办法还你,但我保证,日后有了钱我一定加倍奉上!”燕休有些不好意思,但确实也没有其他办法。

    “未来之事谁能预料呢,咱们还是先去吃东西,然后去见里魁吧!”

    吃过早饭,燕休跟着左娘往里魁家走去,路上倒是有些人指指点点,交头接耳,恐怕是在议论自己和左娘这个寡妇的事情吧!

    “子龙,前面就是里魁的家了。”左娘指了指前面的一处房子。

    燕休点点头,回答一声嗯。这里魁果然是当官的架势,即使是在这清贫之地,他家的房子也要比周围的高出一截,门口甚至还有一座石狮镇卫。

    两人刚走到里魁家门口,一群人就从门里鱼贯而出,燕休仔细一看,正是当日在里舍门口处调戏左娘的牛恒等人。

    牛恒看见左娘过来,先是一愣,接着就是一阵讥笑。

    侯三先说话了:“左家娘子,怎么好几日不见你出门啊?莫非和这个小白脸在家里行鱼水之欢吗?”

    说罢,一群人便大笑起来。

    “侯三你说的什么话!”左娘面无表情,轻声说道,“独妇家良人早逝,我怎可委身他人!只是这几日燕公子身患小疾,在柴房调养而已。”

    “我说左娘,你和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在一起有何好处,不如在我胯下承欢,我也保你在这一片的吃穿,岂不美哉?”牛恒顾视左右,轻蔑的说道。

    周围众人也是鼓掌叫好,相为映衬。

    “牛恒你让开,我今日是带这位公子去见里魁的,不要耽误了时间。”左娘说完,像之前一样,依然是想从侧面绕开牛恒。

    牛恒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开,只是一个闪身,便把左娘拦住,周围的几人也应声而上,将左娘围在中间。

    “左娘,你不要不识抬举,牛大哥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不然你一个独妇,谁会要你?”侯三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

    “是啊,美娘子!”牛恒一脸淫笑,伸手来抱左娘。

    燕休待在外面,手已经攥成了拳头,心里还在做着斗争,眼看左娘被他们欺负,自己肯定是忍不了的,可是对方这么多人,打也打不过,该如何是好!

    要说起来,燕休也不算是一个怕事之人,只是从小就被父母管得严,不让在外打架斗殴,而且一旦自己在外面和人发生冲突动手了,不论输赢,回家都少不了一顿打。所以后来就算是燕休忍不住手,和别人打了,回家也绝口不提。

    高中毕业那天,因为一个女人燕休和几个混混起了冲突,当时对方也是人多势众,燕休也和对方打了起来,反正打不过,只能是保证自己不亏,于是拉着对方最瘦弱的那一个打,其余的不管。

    左娘被牛恒一把捞在怀里,拼命挣扎,围住的几人也是哈哈大笑,燕休再也忍不住了,往前走了几步,一脚揣在一人身上,大声喝道:“住手!”

    不仅是牛恒等人,连左娘也被吓到了,顿时愣在那里。很快牛恒等人反应过来,大声叫嚷:“竖子何人,竟敢踢我兄弟!”

    “牛大哥,杀了他!”旁边有人起哄。

    左娘见事不妙,赶紧站到两方中间,赔起礼来:“牛恒,他刚来这里不懂事,你们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他吧!”

    “放了他?没门!”侯三叫了起来。

    “这里可是里魁家门口,不能乱来!”左娘还在说话,然后转过头看了一眼燕休,“子龙,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你赶紧陪个不是!”

    这一点燕休倒是没想到,在新时代流氓打架基本都不会往出人命那个程度去,而在这秦朝,虽然严刑峻法,杀人偿命,但毕竟战国之风仍在,杀人怕也不是什么罕见之事。

    但事已至此,燕休也是骑虎难下,既然事情已经做了,就算是赔不是对方也不一定会放过自己,而且燕休也不愿意丢这个脸,于是一把拉过站在中间的左娘,怒声说道:“怕什么,我倒要看看这些少年有何本事!”

    左娘被燕休拉到身后,又听见燕休如此说话,一时间竟然春心荡漾,就算是自己的良人,当初也没有如此维护过自己,更不用说他死后这些年自己是怎么在这些人的围追堵截之下活过来的。在左娘眼里的燕休,似乎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只是自己已非完整之人,只怕燕休会嫌弃自己。

    牛恒看见燕休竟然敢如此凶恶,当时就怒火冲天,大声叫骂道:“竖子安敢如此!我今日必杀之而后快!”

    “杀了他!杀了他!”旁边的人也叫喊起来,尤其是侯三,叫喊得最卖力气,却一步步的往后退。

    燕休头脑急转,看样子对方是打算单挑,而不是一窝蜂的上来,这样一来自己虽然也不一定能打过牛恒,但至少不会落入被群殴的境地。

    牛恒把手凌空拍了两下,脚步一沉,冲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