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里舍少年
    完了完了,自己真的穿越了……

    燕休脑子里一直回响着这句话,呆呆的坐在河边。

    这可咋办啊?怎么回去啊?爸妈找不到我不得急死?突然就失踪了,报警也找不到我,可咋办啊?倩倩又怎么办?不行,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冷静,想想电视里那些穿越的人都是怎么回去的,然后挨个试,说不定就能回去了!

    寻秦记项少龙是怎么回去的?哦,对了,他有时光机器,排除;神话易小川呢,完了,他没回去,他吃了长生不老药活了两千年;穿越时光的爱恋,里面有个游梦仙枕是不是?我得看看我身上有没有这种东西!

    想着燕休就开始翻自己的东西,发现除了手机别无他物,于是他开始端详这部手机,难道玄妙之处正在这手机上?不行啊,啥反应也没有啊!

    那就再想想有什么穿越过来的方式,那我就试着用这个方式穿越回去!比如被雷劈被车撞死被子弹打死淹死跳楼……奶奶的,怎么都和死字离不开啊!不行,万一这种方法行不通怎么办?那自己就真的死了!

    ……

    就在燕休脑子里有如万马奔腾,思绪万千的时候,左娘已经将衣服都洗好了,从水里走上岸来,稍微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拧一拧,便把扎在腰间的放了下去。

    “你要跟我走吗?”左娘看了看坐在岸边面无表情的燕休,然后问道。

    燕休被左娘从思维的海洋里把精神拉了回来,怔怔的看着左娘:“你说什么?”

    “我说你要不要跟我走,虽然你整个人都很奇怪,但我觉得你不像是坏人。”左娘笑着说道。

    燕休心里一合计,既然穿越已成事实,而目前又没有可行的穿越回去的方法,自己在这个秦朝总得生存下去,还是先跟着这个左娘走比较稳妥,一是因为女流之辈自己也不怕,二来这个左娘确实长得挺漂亮的。

    一想到这里,刚才的一幕又出现在燕休的脑袋里,忍不住再次红了脸,稍微瞟了一眼左娘,点点头。

    “那你跟我走吧!”左娘说完,就往前走去。燕休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杂草,跟了上去。

    两人在一路上也有交流,原来这左娘虽然已在三年前就嫁为人妇,实际上也才二十一岁,燕休不得不感叹古时候人们为了增加人口,女人很早就要嫁人,这和新时代的女性待遇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从左娘的嘴里,燕休也大概知道了目前是个什么时代,这里地处秦国北部,和匈奴月氏东胡接壤,不过在秦朝人眼里这三个国家也没什么区别,都是胡人。不久前匈奴南下侵袭了这一带,让秦始皇大为恼火,亲自到这里巡游,但大秦军队还没有来。

    所以从时间上来看,应该是秦始皇32年,即公元前215年。

    燕休在脑海里努力回忆着这一段时期的历史,秦始皇在上郡见到了燕地方士卢生,而卢生则提出了“也”这样的预言,随后秦始皇才派蒙恬带兵三十万北击匈奴。那也就是说,过不了多久,秦朝和匈奴的战争就要开始了,自己应该怎么办呢?

    正思索间,左娘和燕休依然走出了竹林,眼前霎时间一片开阔,正前方一座巍峨的高山,山脚下有一座竹篱笆围成的小村,正是左娘的家之所在——左岭里。

    (ps:里是秦朝时的一个人口聚集单位,每十里设一亭,刘邦就是泗水亭亭长。里就相当于如今有围墙的小区,还有专门的小区保安守门,称为里魁,刘邦手下的谋士郦食其就是当地的里魁。)

    里舍周围的土地里,有不少耕种的农民,这是一种燕休非常熟悉的场景,虽然自从上初中开始燕休就一直住在城市里,但小时候跟着母亲上地里干农活的场景却是他最开心的日子,那时候没有什么勾心斗角,没有什么你追我赶,大家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虽然清贫,却也乐得自在。

    燕休摇摇头,把这些回忆都给摇散,当下可不是怀旧的时候,这都穿越了,该考虑的是怎么活下去才对啊!难道真的要学这些人一样做个农民?要是什么大唐盛世倒是可以这么试试,说不定还能成为一代富商,也能安享一生,这可是秦朝末年,没几年就要天下大乱楚汉争雄了,做一个老百姓哪有什么活路。

    但是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参军打仗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啊……

    燕休跟着左娘走到了里舍门口,却被门口的几个莽汉给拦了下来。

    “哟,这不是左家那独妇小娘子嘛,洗衣服回来啦?”一个身材精瘦的男子第一个站了出来说话,眼光在左娘的身上飘来飘去。

    “怎么说左娘呢?”在他身后另一个壮实许多的人说道,“侯三我给你讲,给我放尊重点!”

    虽然这话说的是冠冕堂皇义正言辞,可是这人依然是一副流氓地痞的样子,语气里更是充满了轻佻的意味。

    “是是是,牛大哥说得对!”侯三赶紧唯唯诺诺的退到那个什么牛大哥的身后。

    “左娘,洗衣服累了吧?要不我牛恒把您给背回去?”牛恒搓着手,笑得整张脸挤到一处,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

    左娘倒是不惊慌,看样子是被这群人给欺负惯了,轻轻一笑:“这可不敢劳烦牛大哥,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我可不想给牛大哥添麻烦。”

    左娘说完,就想从牛恒身旁绕过去,但牛恒身子一侧,便把路给拦住了。

    这时候那群人也发现了一直站在后面没有动作的燕休,于是侯三又用他尖锐的声音叫了起来:“诶你们看,这后面怎么还有个白面小子?”

    牛恒偏过头,盯着燕休:“喂,你是谁?”

    燕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倒是左娘先说话了:“他啊可能是失忆了,我刚才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遇上他,还差点被官兵给抓走了,是我把他给救了。”

    “我说左娘啊,你可是个独妇,你可不能随便带男人回家啊!”

    “是啊,左娘,你嫁给我们牛大哥多好!”侯三在一旁煽风点火。

    “我是看他可怜,先带他回来吃顿饱饭,然后再把他送到里魁那里去,里魁大人自有见地。”左娘说完,再次向旁边绕过去。

    牛恒还想拦住去路,却被一个声音给打断了。

    “牛恒,里魁大人找你!”说话的是一个陪着剑的人,看样子是个小官吏。

    牛恒正欲发火,回头一看说话的人,顿时没了脾气,点头说道:“诺呢,我马上就过去!”然后招了招手,准备带着几个人离开。

    “左娘,我明天再去找你啊!”走之前,牛恒还不忘拍了一下左娘的翘臀。

    左娘等他们几人离去,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回头对燕休说道:“走吧!”

    燕休也松了一口气,跟了上去。

    其实刚才燕休的心里是有些担心的,按理说刚才那种局面,燕休作为一个男人应该上去保护左娘,但一来他不了解个中情况,而且左娘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反应,二来自己势单力薄,对方人多势众,也打不过人家。

    现在这事情结束了,燕休心里倒有些过意不去了,感觉自己不像个男人似的。

    “左娘,刚才那些人都是干什么的,竟然敢光天化日之下调戏于你?”当然燕休心里也早已猜了个不离十,毕竟哪个时代都有一些胡作非为的地痞流氓。

    “这些人啊,都是乡中的少年,整天无所事事,专门干些为非作歹的事,官府也有管教,尤其是现在律法又重,他们已经比以前好了许多了。”

    “就这种人还能称为少年啊?”燕休有些不解,少年这个词怎么也不可能和地痞流氓搭上关系吧?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好像在哪部书里看见过,萧何曹参等人劝当地的县令郡守的时候都是说“乡中少年欲杀县令而叛之”,而夸别人的时候都是用“子弟”一词,比如项羽的“八千江东子弟”,看来这古时候“少年”一词应该就指的是这种人吧!

    “别管他们了,他们也不敢太乱来的,只要我自己小心行事就好了。”左娘停在一扇柴门前,转身对燕休说道:“天色已晚,你今天就住这里吧,毕竟我是独妇,不好带你进屋。”

    “那我饿了怎么办?”燕休问道。

    “等我回屋把衣服挂了,便给你送些饭食来。”

    “多谢左娘照顾!”燕休说完,自己便推开柴门,走了进去。

    既然已经穿越过来了,还是先解决眼下的事情吧,虽然这柴房破旧,也算是有了个可以睡觉的地方。

    待在柴房里的燕休百无聊赖,只好拿着手机玩,但是看着慢慢减少的电量,心里竟然有了惊慌的感觉。现在这个手机是他唯一还熟悉的现代物件,这要是一旦没了电,自己可是一点寄托都没了。

    燕休摇摇头,赶紧关机收了起来,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ps: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爱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