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秦记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独妇左娘
    本来燕休还以为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物,没想到一开口竟然是如此甜美的女子之音,一想到自己光滑白皙的身体被一个不知道长什么样的女子活活看了半天,顿时脸一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别误会啊美女,我刚才真的是掉河里了,然后在这里晾衣服的!”燕休害怕对方报警说自己耍流氓,赶紧再解释一遍。

    诶,不对啊!是她偷看我,不是我偷看她啊!燕休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本来就没什么错,是她在竹林深处悄悄的看了自己半天,这可以算是偷窥了吧?

    “我说美女,我自己好好地在这里晾衣服,你在那里藏着偷看我半天是什么意思?”燕休想明白这一点,顿时理直气壮了很多,“我跟你说啊,你赶紧走,不然我报警抓你,告你性骚扰啊!”

    对方不仅没有离开,反而从竹林里走了出来。

    果然是一个美娇娘,头发在头顶挽了一个花,皮肤到说不上多白,但良好的身形和精致的脸蛋掩盖了这一弱点,从长相来看,似乎年纪不大,穿着一身麻布衣服,手里还端着一个木盆,盆里似乎装的是衣服。

    燕休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一个美女,而且看见自己赤身,不仅没有离开,反而是往自己走了,心里紧张得不得了:“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别过来啊,不然我真的报警了!”说着还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手机。

    那女子这才停下脚步,紧锁眉头看着燕休。

    “哼,怕了吧?你赶紧走,我就不报警了!”燕休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是什么人?”那女子开口问道,但竟然不是燕休熟悉的语言,也不是普通话,倒像是课文里学习的文言文。

    (ps:因为自己对文言文研究也并不多,不敢瞎用,只好用白话文代替。)

    “诶,你能不能正常说话?装什么文学家呢?”

    “你在说什么,独妇不明白。”那女子继续用一脸迷惑的表情问道。

    (ps:查阅资料,秦朝时已经有了寡妇的叫法,但只有无夫女子,且60岁之后才能被称为寡妇,所以只能用能查到的距离秦朝最近的“独妇”这一称呼。)

    燕休也是一脸迷茫,这女的怎么回事?长得还挺好看,怎么说话像个傻子?不会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于是燕休摸过身边晾着的衣服,转过身去赶紧穿上了,比刚才已经干了不少。

    等燕休穿好衣服回头,才发现那女子已经走到了自己身后,吓得往后一跳:“你怎么走路没声音啊!想吓死人吗?”

    不过那女子似乎依然听不懂燕休的话,怔怔的看着燕休。

    燕休没了办法,只好陪着那女子玩,也学着用文言文说话:“你是何人?”

    这一下那女子听懂了,莞尔一笑:“独妇名唤左娘,是左岭里人。”

    “你来这里干什么?”

    “来洗衣服啊!为什么你的衣服好生奇怪?”听左娘这么说,燕休才注意到左娘身上的衣服和自己不一样。左娘身上的麻布衣服不像是平时自己能见到的衣服,倒是和自己玩的游戏里的人物衣服类似。

    燕休围着左娘转了一圈,摸着下巴:“你这衣服才奇怪呢!”

    “你这人也好生奇怪,光着身子在这里做什么?”

    燕休猛地想起来刚才这个左娘把自己里里外外看了个遍,一瞬间脸就红到了耳根子边。左娘见到燕休的这般窘样,竟然欢笑起来。

    “你别笑了,不然我报警说你性骚扰!”燕休面红耳赤,大声嚷嚷。

    “什么是报警?什么事性骚扰?”左娘停住笑,继续问道。

    “你是不是古时候的人啊,连报警和性骚扰都不知道?我给你说,别在这里装疯卖傻!”燕休有些生气了,威胁左娘。

    左娘不再理他,自己往河边走去,然后不顾燕休还在身后,将裙摆往上翻折到腰间,扎进腰带里,露出两条大腿,甚至是大腿根部的薄薄一层纱布,臀部曲线在燕休面前展露无遗。

    燕休没想到能看到如此风景,下面的小帐篷陡然立起。燕休赶紧捂住裆部转过身去:“你这个女的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不讲文明呢?”虽然嘴上这么说,燕休还是忍不住时不时回头看上一眼,但是内心巨大的道德压力又迫使他不得不把头转回来。

    “什么文明?”左娘蹲进水里,将盆里的衣服取出来放在岸边,然后拿起一件放在水里摆动起来。

    “真是,我怀疑你这里有问题!”燕休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我问你,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肤施县城外凤凰山之地,竹林那边便是左岭里。”左娘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回答燕休的问题。

    这让燕休很迷惑,自己的家乡从来没有过什么肤施县,也没有什么凤凰山,这到底是哪儿啊?是这个左娘在乱说话吗?

    “左娘是吧?”燕休走到左娘身边问道,“你怎么这幅打扮?”

    燕休的本意是想问问为什么左娘穿的衣服是古代的样式,但左娘似乎理解错了:“独夫的良人三年前病死,所以独妇现在必须身着麻衣,发髻盘头,不过还有几日便可改嫁了。”

    这更让燕休觉得奇怪了,良人这个称呼他是知道的,毕竟自己也算是一个熟知历史的人,这个称呼是秦汉时女子用于称自己丈夫,这么一说,独妇也是秦汉时寡妇的一种自称,而这左娘身上的衣服,也都是秦朝样式。

    “秦朝?”燕休恍然大悟,肤施县城不就是秦朝时北边边郡上郡的治所?自己怎么可能从南边的重庆被水冲到这儿呢?就算是冲过来了吧,这肤施城不也已经没了吗?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

    燕休心里一惊,继续问道:“美女,现在是什么时候?”

    左娘被逗笑了,从水里直起身子来:“现在是午时啊!”

    “我不是问时辰,而是问年份!”

    “这我可不清楚了,不过听里舍的老人说过,如今是秦皇帝做主,咱们也不用那么担心胡人来袭扰了。”说完,左娘继续蹲进水里洗衣服。

    秦皇帝做主?难道自己真的穿越到了秦朝?可是目前到底是哪个秦皇帝啊?是秦始皇吗?被称为皇帝的话,这时候秦国已经统一了吧?

    怪不得自己手机也没信号,如果真是穿越了,这个时代哪有什么信号塔呀!

    “公子,我看你长得如此高大,又白净得很,不是本地人吧?莫非你是胡人?”左娘问道。

    “我不是!我也不知道怎么给你说,不管了,我一定要想办法回去!”燕休心里还担心着自己的父母和倩倩,如果自己不见了,他们肯定会非常着急。

    燕休正准备转身往竹林里走,现在一点头绪都没有,自己应该先去找个明白人问问才行。但还没走出一步,就听见竹林里马蹄声阵阵,似乎是有大队人马在林间奔驰。

    “小心!”左娘大喊一声,立刻从水里走上岸来,拉住燕休便往地上倒去,把燕休整个给压在了身下,燕休的脸正好被埋在左娘的胸前,两团柔软的物件整个将燕休的脸包围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温柔搞得燕休不知所措,竟然连推开左娘这个动作都没做,左娘则语气里带着惊慌:“躺着别动!过来的是秦朝的官兵,被他们看见是要被抓起来的!”

    听见左娘这么说,燕休也只好先暂时“委屈”的待在左娘的双峰之下。果不其然,不出半分钟,马蹄声便由远及近,从燕休的头顶呼啸而过,不时有人的催促和马鞭的破空之声。

    等到马蹄声渐渐远去,左娘才从燕休身上爬了起来,燕休则还陶醉在左娘的温柔之中,似乎神游到了天外。这也怪不得他,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和杨倩茜的交往过程中答应了她,没结婚前绝不偷尝禁果,而因为对杨倩茜的无比爱意,燕休也从来没想过用其他的方法来破了自己的处男之身,因此左娘这一下着实把燕休撩得不轻。

    “起来吧,他们走远了。”左娘仔细看了看竹林里的道路,这才叫燕休起来。

    燕休赶紧站了起来,不过却满脸通红,不敢正视左娘。

    这倒让左娘有些觉得好笑,于是说到:“公子是在为刚才我压着你而不好意思吗?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嫁为人妇,而且也已成为独妇,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燕休本就不是担心左娘的问题,只是自己觉得十分害羞而已,不过也没办法多做解释,就站在那里不说话了。

    左娘也不再管燕休,又走回水里洗自己的衣服去了,只有竹林间不时传来鸟鸣之声,才能打破这里的宁静。

    燕休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再看看左娘,问道:“怎么官兵看见我们会抓了我们呢?”

    “前几日有亭长下来传令,说皇帝要来肤施巡游,让我们所有人都回避,不然全都给抓起来。”左娘看了一眼燕休,“再说了,你看你身着异服,打扮长相也不像是本地人,倘若被官兵看见,定会将你当胡人给抓去砍头。”

    这下子燕休算是彻底明白了,自己真的是像狗血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穿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