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803章 纱笼
    “怀柔?”看到怀柔睁开眼睛之后,我轻轻的开口喊了一声。

    怀柔缓缓的转头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迷茫的眼神开始慢慢的变得清晰了起来。

    沉默了良久之后,怀柔轻轻的开口喊了一声“阿……阿玛……”

    听到怀柔的这句话之后,我心一酸,眼泪就哗啦啦的就流了下来,一把抱住了怀柔喊道“柔儿,你,你没事吧。”

    “阿玛,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怀柔说“阿玛,你不要哭,怀柔这不是没事吗?”

    我说“我不哭,我不哭,怀柔你没事就好了。”

    “来,阿玛,我帮你擦眼泪。”怀柔脸上满是担心之色的看着我,开口说道。

    我静静的看着怀柔,只见在怀柔的眼睛之中也含着泪水,那个善良天真的怀柔又回来了。看到怀柔这个样子之后,我的心中无比的开心。

    怀柔伸出手轻轻的帮我擦拭着眼角的泪水,一切都无比的正常。

    “阿玛……”怀柔轻轻的叫了我一声,我愣了一下,静静的看着怀柔,开口问道“怎么了?”

    “我送你去死好不好?”怀柔平静无比的开口说道。

    我愣了一下,呆呆的望着怀柔,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从怀柔的身上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力量,怀柔贴在我眼角的双手上爆发出了一阵巨大的红光,我只感觉双眼一痛,无数的鲜血就从双眼之中流了出来,眼睛顿时就变得一片漆黑了起来。

    在怀柔再一次想要对我发起攻击的时候,我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陈景皓和奶奶的身后,凭借着对气息的感觉冲着前面的怀柔说道“你,你是谁,你不是怀柔。”

    怀柔冷冷的说道“呵呵呵,叶城,我怎么不是怀柔,血色怀柔难道就不是你的女儿吗?”

    血色怀柔?怎么,怎么可能,你不是已经被我炼化成为魂丹了的吗。

    “呵呵,叶城,你真狠,竟然活生生的把自己的女儿炼化成魂丹,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的帮助,要不是你帮助的话,我也突破不了鬼仙的境界。”血色怀柔说道。

    我听完血色怀柔的这番话之后,心顿时就沉了下来,原来在刚刚的灵魂之火之中,血色怀柔趁着这个机会突破到了鬼仙的境界,这样看来的话,怀柔的善魂恐怕已经彻底的魂飞魄散了。

    “怀柔,他是你的阿玛,你不能伤害他。”陈景皓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才不是,我的爹爹才不会活生生的把我炼化掉了。”说完,一道巨大的能量从我的前面飞了过来,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只感觉喉咙一痛,被一只冰冷冷的手死死的抓住,那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了起来。我的胡须也越来越艰难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此刻在我的心中竟然没有任何的后悔和挣扎,这过去的二十年间中,我曾经被无数的人掐住脖子,可是这是第一次被自己的女儿掐住脖子。

    死在自己女儿的手上,也挺好的吧,我这样想到。

    “住手。”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了起来,这个声音我听过,但是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听过。

    直到奶奶激动的声音响了起来,“小城,你,你来了。”

    “奶奶……”那熟悉的声音也无比激动的喊了一声。

    是六岁前的叶城来了。

    “小柔,你想要干什么。”小城看着血色怀柔,不解的说道。

    “小城哥哥,这个人想要炼化我,我要杀了他。”怀柔冰冷无比的说道。

    小城开口说道“小柔,他杀你也是为了救你,就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怎么就不能理解呢?”

    “我不理解!”血色怀柔大声的咆哮道“这世的怀柔是他的女儿,三世之前的我也是她的女儿,为什么要牺牲我去救她,你说,为什么。”

    血色怀柔的这句话之中充满着委屈和不甘,掐住我脖子手的力道也加大了一些。

    小城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小柔,你来这里的时候我不是就已经告诉过你了吗,无论叶城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你都不能伤害你的父亲,你不记得了吗?”

    “他不是我的父亲。”血色怀柔无比绝望的咆哮了一声,掐住我脖子的手力道又加大了几分,就在我脖子快要被掐断的那一刻,她突然松开了我的脖子。

    我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就在我疑惑无比的时候,我只感觉胸口一痛,一阵巨大的力量打在了我的胸口上,我直直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了冰凉的地板上面。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陈景皓将我从地上扶了起来,担心无比的问道“橙子,你,你没事吧?”

    我苦笑了一声,说道“没没事……”

    “你,你眼睛没事吗?”陈景皓伸出手擦了擦我眼角那两道红痕,开口问道。

    在血色怀柔攻击我眼睛的时候,我身体之中本能的爆发出了一阵巨大的力量,挡住了那绝大部分的力量。我伸出手在眼睛之中抹了一下,在我的眼睛里面蕴含着两股邪气,那是血色怀柔重创之后留下来的。

    “有些问题,怕是要瞎了。”我说道。

    听到我的这句话,我明显的能够感觉到陈景皓的身体怔了一下,良久之后才听到陈景皓开口说道“怎么会,你,你会好起来的。”

    我没有在意这些事情,而是开口问道“怀柔还在里面吗,带我去见他。”

    陈景皓摇头说道“没有,她已经走了。”

    “走了?”听到陈景皓的这句话,我心顿时变得空空荡荡了起来,是啊,无论是血色怀柔还是善良怀柔她都是怀柔的魂魄,都是我的女儿。只是今天这件事情之后,我恐怕是再也见不到怀柔了吧。

    “有一件事情,小城让我告诉你。”陈景皓说道。

    “什么事?”我问道。

    陈景皓说“小城说让我放心,怀柔的善魂并没魂飞魄散,他会帮我将怀柔的善魂渐渐的稳定下来,等善魂恢复过来之后,就会让血魂从怀柔的身体之中出来的。“

    听到陈景皓的这句话,我心情无比的复杂,说“只要让血色怀柔把柔儿的魂魄给我就可以了,我会想办法让怀柔借尸还魂的。”

    “不用,血色怀柔在你的帮助下已经修炼到了鬼仙的境界,身体对于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她已经是仙了。”就在这个时候,前面传来了奶奶的声音。

    我不再说话,心中满满的都是对血色怀柔的愧疚,原来许逊和杨民杨一样不靠谱,那些他们处理不了的事情,全都交到了我的身上。

    我苦笑了一声,说道“耗子,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想把这些事情都留给下一世来解决,这一世我实在是太累太累了。”

    耗子听到我的话之后,连忙开口说道“橙子,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都已经走到最后一步了,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放弃。”

    我淡淡的一笑,没有在说话。

    “你以为许逊和杨民杨都像你一样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吗?”一声淡淡的声音从我身后的竹林之中响了起来,听到那声音之后我没有多少的意外,嘴角勾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说道“你回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那道声音有些意外。

    “你是我亲自安葬的,你有没有死,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笑的说道。

    当日那在万寿宫中的那具无脸女尸确实是郁桐,但是在我查看的时候,我发现那具尸体怪怪的,过了三四天竟然还有淡淡的温度,并且在尸体里面还蕴藏着一阵淡淡的魂力,像是死了又像是没死透。

    于是在我离开万寿宫前往鄱阳湖的时候,就亲自帮她找了一块灵力充沛的风水宝地,帮助那身体之中的魂魄迅速的恢复过来。

    “郁,郁桐,你不是死了吗。”陈景皓惊讶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说“你怎么又出现了?”

    “郁桐确实是死了……”

    陈景皓又是一愣,说“那,那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纱笼。”纱笼淡淡的一笑,虽然此刻我看不到纱笼的样子,但是能够想象到纱笼穿着紫色长裙,带着桐鱼银饰的样子。

    陈景皓就彻底的糊涂了,说“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纱笼没有理会陈景皓,而是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我的眼睛,然后心疼的说道“叶城,你,你怎么还是这么不小心。”

    我苦笑了一声,说“那是我的女儿,我怎么小心。”

    纱笼说道“来,到房间中来,还好我出来的及时,不然你这眼睛就保不住了。”

    “橙子的眼睛难道有救了吗?“陈景皓惊喜的说道。

    “废话。”纱笼说了一声之后,伸出手拉住了的手,就朝着房间中走去,让我躺在床上之后,我感觉到纱笼用一块温热的药布蒙住了我的眼睛,一阵淡淡的草药香从纱笼的手上传来,抹在了我眼睛上面的那块纱布上。

    “纱笼,说说你没有说完的故事吧。”我一边让纱笼帮我按摩着眼睛,一边开口说道。

    一阵沉默之后,纱笼的声音那温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从哪里讲起呢?”

    陈景皓连忙说道“先讲讲你为什么要假死。”

    “确切的说郁桐是真的死了……”纱笼轻声的说道“你们已经知道了,我原来是天上一个微小的神仙,却不想因为我引起了天庭的那场大难,后来天帝收我为八仙女,让我下凡监督许逊,就算是不能让许逊成仙也要让他没生没世都经受折磨。”

    “许逊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害他?”陈景皓说。

    纱笼开口说“不要急,这个以后会告诉你,先说说我为什么要死的事情吧,天帝让我下界之后,在我的灵魂之中留下了一道印记,要是我一有异心想要帮助许逊的转世的话,我就会魂飞魄散,所以在万寿宫我决定帮助叶城之后不想魂飞魄散,就必须得将这道印记解除。”停顿了一会儿之后,纱笼接着又开口说道“解除印记唯一的办法就是削除所有关于郁桐的记忆,但是那些记忆已经深深的映入了我的魂魄之中,只有一道微不足道的离魄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你只留下了那一道离魄在身体之中是吗?”陈景皓问道。

    纱笼说“不错,要不是叶城把我安葬在风水宝地的话,你们也就真的见不到我了。”

    “橙子,你早就知道了吗?”陈景皓惊讶的问道。

    我准备摇头的时候却被纱笼伸出手按住了脑袋,说“你眼睛上有药,不要乱动。”我愣了一下,然后说“不,我不知道,那时候只是怀疑我的心中也不知道那身体之中的是不是魂魄,是听了关于许逊的故事之后,才确定了纱笼一定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