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710章 三年未死
    黑苗族的这些弟子听到郁桐的喊话之后,都纷纷的停了下来,转头朝着郁桐看了过去。只见郁桐从口袋之中又掏出了一个竹筒,从竹筒里面一直黑色的蝴蝶飞了出来,飞向了门口那打下来的光墙上面,在我们的注视下那蝴蝶瞬间就化成了一阵黑烟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呼!”看到这一幕,我长长吸了一口气,这蝴蝶竟然直接灰飞烟灭了,可见这阵光墙的厉害。

    “不好,是天师阵法!”就在这个时候,陈景皓像是发现了什么,脸色大变,开口喊道。我转头朝着陈景皓看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以家言为首的这些净明道弟子全都双手握在胸前,开始念念有词了起来。

    随着这些道士的咒语响起,我感觉周边有风声响起,接着一道道长短不一的光剑出现在了高明殿。

    刹那间,在我们的周围既然出现了无数长短不一的天师之剑,在我们的头顶一个和高明殿一样宽大的太极图在天空缓缓的旋转着,维持着这些空中这些天师之剑的运行。

    外面的家言冷冽的望着我们,说道;“叶城,郁桐,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乖乖的束手就擒,我们净明道便可以网开一片,饶你们一命。”

    “师父,不行,先把他们打伤了,再处置他们比较安全。”一个净明道弟子怕我们耍诈,在家言的面前开口说道。

    家言思考了片刻后,点了点头,说道“好!”

    “呵呵,不就是天师**吗,以为有什么了不起吗?”郁桐口中虽然这么说,但是脸色却是比先前要沉重的多。

    “天师之剑,万剑齐发!”家言大吼了一声,他身后的那几百个净明道弟子也跟着大声的喊着,气势十分的强大。

    顿时间,我们头顶的太极图就迅速的转动了起来,高明殿内的气浪像是受到波及一样,空中的那几百道光剑纷纷转动了起来,掉过头来对准了我们这些人。

    郁桐转过头朝着自己带来的几个苗疆女弟子看了过去,说道“把她祭出来。”

    这些苗疆女弟子听到了郁桐的话后,一个个脸色白了白,十分的难看。

    他们要干嘛?

    我十分惊讶的发现了这些苗疆女弟子自己都有些害怕的表情,不过郁桐没有给他们那么多考虑的时间,大声的喊了一声“还犹豫什么,快布阵法!”说完,郁桐转头看向怀柔和陈景皓喊道“你们帮我抵挡一下这些光剑,叶城你到我的身边来。”说着,郁桐一把就将我拽到了他的面前。

    陈景皓和怀柔还有二十个苗疆女弟子挡在我们的外围,而郁桐则和其他十二个苗疆弟围成了一个圈。

    我不解的望着这些人,只见郁桐拿出一个布满血咒的黑色竹筒,在那黑色竹筒的上面还有一层若隐若无的黑气在飘动着,邪气蒸腾。

    当我看清楚郁桐从里面拿出的东西的时候,不由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那是一具小孩的尸体。小孩尸体穿着一件血红色的衣服,表情十分的痛苦,但是嘴角却是勾勒出了一丝笑容,对,笑容和痛苦一起都表现在了这个小孩的脸上,可见这小孩的表情多么的恐怖。

    “上香!”郁桐大声的喊了一声,从口袋中抽出了一支香,就插在了小孩的边上。其他十二个苗疆女弟子纷纷和郁桐一样的动作,将这十三支香插在了小孩的身边。

    以此同时,高明殿中光剑飞舞,无数天师之剑朝着我们这边打了过来。我担忧的转头朝陈景皓看了过去,陈景皓双手握着桃木剑,一层金光就从桃木剑中散发了出来,成一个半球形状,将我们给笼罩了进去。

    而那二十个苗疆弟子则在金光外面,挡住了那些气势看起来比较强大的天师光剑,一时间我们几个也没有多大的危险。

    接着郁桐开始念起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苗族巫术,那红衣男孩尸体上开始散发出了一阵强大的邪气,站在郁桐身边的我只感到身体散发出了一阵冰冷的寒意。

    “啊!”一声惨叫声响了起来,我转头朝那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苗疆女弟子不小心被一个光剑打中,直接就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很快,我见识了净明道这天师阵法的厉害,外围的那些苗疆弟子纷纷倒在了地上,不过看她们还有呼吸,我知道家言也算是良心未泯没有对这些无辜的人下杀手。

    这些苗疆女弟子倒下之后,陈景皓和怀柔支撑的光罩就完全的暴露在了家言的面前,高明殿中那几百把天师光剑对准了陈景皓。

    家言一声令下,几百把天师光剑从各个方向,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光芒朝着我们打了过来。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陈景皓和怀柔的身体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外面的金光也猛地震了一下,远看这金光就要涣散,在这紧要关头陈景皓和怀柔竟是稳住了金光。

    空中的天师光剑涣散开来之后,并没有完全的消失,在家言他们的咒语下,空中又出现了那些涣散的天师光剑。

    接下来又是一阵光剑朝着我们打了过来,这一次陈景皓没有之前的那么轻松,脸色变得一阵苍白,空中的光圈也黯淡了很多。

    只是很快,第三轮天师光剑又再一次聚集了,陈景皓转头朝郁桐看了过来,喊道“郁桐,你好了没有,我快坚持不住了。”

    我也转头朝郁桐看了过去,这个时候只见郁桐割喝她那十二个弟子同时割破了手指头,滴在了地上那具男孩的尸体杀。

    男孩那紧闭的双眼在这个时候猛地的睁了开来,眼眸中透露着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凶光,接着只听男孩尸体“吼叫”了一声,全身冒出蒸腾黑气的它竟然是朝着郁桐冲了过来,想要对郁桐出手。

    郁桐像是早有意料一般,一把收起地上的那十三支香,猛地丢向了家言的方向。

    男孩尸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就朝着家言冲了出去,在冲出门口那道光幕的时候,光幕瞬间就在空中崩塌消散了开来。

    家言望见冲来的男尸吼,脸色大变吼道“不好,红衣鬼尸,大家列阵!”

    “红衣鬼尸是什么?”我转头看向陈景皓,问道。

    陈景皓紧紧的望着那尸体,脸色也十分的难看,说“红衣鬼尸是僵尸和鬼魂的结合体,一些黑苗族的人会用最痛苦的方法用蛊虫弄死一个小孩,接着再将它的魂魄囚禁在尸体内,形成一个强大的武器。”

    家言身后的十七个净明道弟子冲了出来,成一个太极图形围住了红衣鬼尸,红衣鬼尸也没有那么讲究,直接伸出手抓住了一个净明道弟子一口就咬了下去。那净明道弟子还来不及挣扎,就倒在了地上,一动没动没了呼吸。

    我震惊的转头朝着郁桐看了过去,说道“郁桐,净明道弟子并不坏,不要伤他们的性命啊!”

    郁桐却只是冷冷的说道“这些弟子早就病入膏肓,我现在杀他们是救他们。”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有些生气,那可是一条条人命啊,虽然家言再怎么对我们,但是我还是能够看的出来,家言是有手下留情去,暂时没有想要伤我们性命的。

    “我说的是实话而已。”说完,郁桐不再看我,而是转头静静的望着那红衣鬼尸。

    剩下的那十六个净明道弟子纷纷从衣服中掏出锁链,锁住了那红衣鬼尸,但是他们并没有维持多久的乐观,鬼男孩发出了阵阵嚎叫,一阵巨大的黑烟就从鬼尸的身上散发了出来,但凡是接触到那些黑烟的净明道弟子皮肤都迅速的腐烂了起来,痛苦的哀嚎着。

    看到这一幕,家言脸色剧变,喊道“退下,都退下!”

    我多次开口让郁桐收回鬼尸,郁桐只是淡淡的说“他们都要杀我们了,你还向着他们干嘛,这些弟子早晚要死的,我只不过是提前解脱他们而已。”

    就在我们说话间,我看到一些净明道的弟子将家言围在了中间,家言双目紧闭盘腿而坐,好像在施展着什么法事一般。

    这一幕,我既熟悉又陌生,猛然间我想起了二十年前在故宫的时候,我也用过这种阵法。

    净明天师法!

    净明天师法霸道之处在于可以让一个普通的人在一瞬间获得天师的实力,当然这个人得意志力十分强大才行,不然的话承受不住这样的法力的话,这个人自己很快就会魂飞魄散。虽然这法术很强悍,但是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没有人会用这净明天师法。

    因为一旦开始施展了这**的话,承受这股力量的人必须在三年之内突破天师的境界,不然的话他的生命就会走到尽头,三年后必死无疑。

    但是有一个例外,那个例外就是我自己,二十年前在故宫的那个夜晚,为了救柳清浅,我让吴言和同尘将天师**加在了我的身上,而二十年后我却还好好的活着。同尘死了,吴言不知道是忘记了我用过净明天师**的事情,还是不愿意提,只有我自己心中还清楚的记得那年的事情,至于我现在为什么还活着,也只有我自己知道其中的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