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704章 恐怖的棺材板
    血色影子出现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此刻人满为患的高明殿,因为明天就是送别青云子掌门的最后一天,所以这里聚集满了净明道的弟子。

    而在另外一个地方,净明道二长老家显的灵堂则只是孤零零的守着几个人,也不能怪净明道的弟子,要怪就怪家显走的不是时候,和青云子撞期了。

    看到人影进去的方向之后,陈景皓他们都呆住了,背靠在一颗大树后面的许诺说道“难道吴言又出现了?”

    “我去看看……”怀柔说着就要朝高明殿里面走去,我伸出手拉住了怀柔,说“不要去,现在我们都是害死家显的嫌疑人,现在贸然进去不好。”

    “我有办法……”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我们身后沉默不语的柳清浅突然开说道。

    我转头朝柳清浅看了过去,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柳清浅说“我有办法引开这些人!”说完,不等我说话,柳清浅在空中化作了一团玄黑之气,就朝着高明殿中飘了过去,进到了高明殿之中。

    高明殿里面顿时乱做了一团,只听里面传来了大声的呵斥声“什么人,给我站住!”

    接着,净明道弟子鱼贯而出,而一直追着那团黑气消失在了远处。我紧紧的盯着高明殿中跑出来的这些人,其中并没有吴言的身影,也就是说要是血色人影没有出错的话,吴言还在高明殿里面。

    望着安安静静的高明殿,我和许诺陈景皓他们对视了一眼,正准备进去的时候,我拦住了他们,说“高明殿里面有没有人留守还不清楚,你们在外面接应我,我一个人进去就可以了。”

    “可是万一里面有危险怎么办?”怀柔担心的问道。

    我轻轻一笑,说“你们不是在外面吗?一旦有问题的话,接应一下完全来的及的。”

    “也好,橙子,你小心点!”陈景皓说道。

    我望了前面安安静静的高明殿一眼,夜色之中,高明殿里面的烛光轻轻的晃动着,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踏上了高明殿的台阶。

    跨过大殿的门栏,首先映入面前的还是那块巨大的黑布,在黑布的里面是许逊许天师的神像,我呆呆的望着黑布,总觉得在这黑布的里面有一双眼睛也在静静的盯着我。

    当然,现在我没有那么多思考的时间,我绕过了黑布来到了后堂之后,躺在地上的青云子已经换上了一身仙袍,经过化妆后的他活生生的就像是一个仙人一般。

    对于青云子,我还是十分敬佩的,毕竟他是因我而死。

    我对青云子行了一个礼之后,便开始环视着这间大殿,远处那红色棺材安安静静的躺在两条板凳上面,但是我的更多注意力则是在红色棺材下面的那血色人影上,柳清浅通过巫术召唤出来的吴言魂魄正静静的躺在棺材下面,让我十分的吃惊。

    柳清浅说血色人影可以找到吴言的下落,但是血色人影却在棺材下面,难道说吴言就在棺材里面?

    幽幽晃动的烛光将这血色棺材上面的“寿”字勾勒的十分的恐怖,棺材上的这“寿”字也跟随着烛光晃动着,显得十分的恐怖。我一步一步再一次走到了红色棺材前面,棺材下面的那个血色影子就在这一刻消失不见了。

    看到那血色人影消失,我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讶,因为柳清提醒过我这血色人影并不会存在太长的时间,现在时间应该是到了。

    我在昏暗的烛光下,我再次推开了这副棺材,这一幕似曾相识,就在不久前的昨天我也通过相同的动作推开过这棺材。

    推开棺材的时候,有些吃力,棺材板子有些沉重,不过最终还是推开了一角。我低头通过缝隙朝着棺材里面看了过去,棺材里面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没在?”我得出的答案和昨天一模一样,吴言并不在这棺材里面。就在我正准备合上棺材的时候,我突然想起当年我推开柳清浅棺材板子的时候可没有现在这么沉重。

    带着一股深深的不详感,我猛地掀开了棺材板子,也就在我掀开棺材板子的一瞬间,高明殿中的长明灯瞬间熄灭了,黑暗如洪水一般朝着我笼罩了过来,黑漆漆的大殿里面,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不过有多年的经验积累,我并没有感觉到害怕,而是不慌不忙的将手机给掏了出来,打开手电筒朝地上照了过去。

    四处无人,黑夜静默,在阴森森的棺材板上赫然钉着一个干瘪瘪的人,他的血像是被吸干了一样,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

    我一眼没有认出这个人来,当我看清楚这个人的身上穿着的红色道袍之后,“啊”的一声惊呼就叫了出来。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吴言。

    也许是听到了我的呼声,许诺他们立刻就冲了进来,长明灯也再次被怀柔点亮,只见许诺转头看着我,开口问道“叶城,怎么了?”

    “吴……吴师叔……”我指着棺材板上面钉着的吴言,全身颤抖的说道,这一刻我感到无比的害怕,吴言应该是昨天就死在了这红色的棺材中,在我昨天给青云子解剖的时候,吴言的尸体应该就被钉在这棺材板里面……

    许诺和陈景皓他们看到吴言的尸体之后,也感到无比的惊讶,其中能触动最大的当属怀柔了,怀柔那时候还叫柳清雪的时候就和吴言有过交情,而且怀柔一直是一个善良的人,她眼泪直接就流了出来,冲到了吴言的面前就要去拔那钉在吴言身上的钉子。

    许诺拉住了怀柔,说“不要过去,我们抓紧时间赶紧离开现场。”

    “离开?”怀柔不解的转头朝着许诺看了过去。

    许诺“嗯”了一声,说“不错,要避免昨天那样的冤案再次发生,我们得走的越远越好……要是净明道弟子在冲出来,看到我们和吴言的尸体在一起的话,肯定会认为我们杀了家显一样杀了吴言的。”

    就在许诺说话间,外面再次传来了净明道弟子纷纷扰扰的声音,听到这声音之后,我也从惊恐之中反应过来,拉起许诺他们就朝着宫殿跑去。

    从高明殿到我们住的别苑,一路上我们都没有做任何的停留,冲进来别苑之后,我们四个都大声的喘着气。

    “这……这是怎么回事,吴言师叔他怎么好端端的就死了?”陈景皓一边喘息着一边转头朝我看了过来,开口问道。

    我也带着深深的疑惑和恐惧,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打开那棺材板的时候,就看到了吴言师叔他的尸体了,而且吴言师叔他肯能昨天晚上就死了。”

    “吴言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尊级,按道理来说没有人能够无声无息的这样灭掉一个尊级高手才对……”许诺说道。

    尊级高手的厉害我在二十年前永乐大宅之中就已经见识过了,哪怕当时我是半天师对付起有经验的尊级高手来都十分的吃力,而吴言能够成为净明道的掌门绝对是身经百战,却这样在自己的大本营万寿宫中无声无息的被人给杀了,还被钉在棺材板中,说什么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陈景皓在一边说道“没有什么不对的,要么是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天师出现了,要么就是……熟人作案!”

    呼!

    我听完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陈景皓分析的十分的靠谱。能无声无息的杀死一个尊级高手的人除非是天师,要么就是天师的朋友,只有这两种可能了。

    就在这个时候,由于吴言暴毙一直沉默不语的怀柔突然趴在了地上,我们三个都不解的转头朝着怀柔看了过去。

    几秒钟后,怀柔脸色大变从地上爬了起来,转头朝我看了过来,说道“不好了,净明道的弟子正朝着着我们这边跑来,他们已经知道吴言叔叔的死讯了。”

    现在的情形和昨天的又完全有了不同,没有了吴言的撑腰现在我们要是被抓住的话,绝对是死路一条。

    跑!

    在我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字,于是我拉住怀柔他们就迅速的朝万寿宫外跑去,很不幸的是在逃跑的过程中被净明道的弟子给堵住了。只是说什么,今天我也不能被他们抓住,在小红他们的帮助下,我们终于狼狈不堪的跑出了万寿宫。但是净明道的弟子并没有放弃追我们,在这个小镇我们人生地不熟,再这样逃下去的话,要么就是被这些弟子抓住,要么就是和这些弟子拔刀相向。

    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看到的,我们被追到了一条偏僻的巷子,就在我们都走投无路的时候,巷子中的一扇门打了开来,我一把就被一个人拽了进去。

    接着,怀柔许诺陈景皓他们也都被依依拽进了进来,门“轰”的一声就关上了,将外面那所有的喧嚣声都隔在了里面。

    我抬起头朝将我拽进巷子中的人看了过去,这是一个熟人,不是别人,正是被万寿宫逐出师门的小卿。

    “是你?”陈景皓他们也认出了小卿来,只听陈景皓警惕的问道“你把我们拉进来想要干嘛?”

    小卿说;“几位不要误会,小卿并没有加害之心,小卿只想救你们。”

    “救我们?你可知道外面追我们的是什么人?”听到小卿的这话,我顿时就疑惑了起来,外面追我们的这些人都是净明道的弟子,而小卿对净明道又有深厚的感情,当我认出小卿的第一秒甚至都怀疑小卿是想要抓我们去邀功。

    小卿沉默了下来,良久后,开口问道“叶施主,是不是吴言师叔他……他遇难了?”

    我愣了一下,小卿一直在宫殿外面,而吴言死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情,除非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不然的话他是绝对没有这么快知道吴言的死讯的。

    “是你杀了吴言?”怀柔的心事比我们所有人都要细腻,她毕竟在二十多年收集柳清浅的魂魄中摸爬滚打了这么久。

    听到怀柔的这句问话,我们四个顿时都后退了一步,警惕的望着这个小卿,许诺她甚至已经拔出了腰间的苗刀。

    小卿则是一脸苦笑,说“四位施主误会了,我哪里有那个本事杀害吴师叔……”

    “那你算卦算的?”我问道。

    小卿又是摇了摇头,说“我也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许诺接着问“那是怎么回事?”

    小卿沉默了良久后,说道“是吴师叔让我救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