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667章 那年苏歆
    看到小林和小木的出现,奶奶紧紧的看着这两个鱼人,说道“现在鱼人都已经快要灭绝了,这两个鱼人恐怕是最后剩下的两只吧。”说到这里,奶奶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我愣了一下转头朝奶奶看了过去,说道“奶奶,好端端的,你叹息什么?”

    奶奶说;“可惜这两个鱼人都是公的,要是没有母鱼人在的话,鱼人族到了他们这一代恐怕就要灭绝了。”

    小林抬起头不屑的看了奶奶,说道“我们鱼人可以穿越时空,就算是这个时代的鱼人灭绝了我们也可以去找另外一个时代的鱼人。”

    奶奶轻笑的摇了摇头,说“你还不知道,不是同一个时代的鱼人是永远不会见面的,哪怕你穿越回到了以前的鱼人村,也碰不到你们的族人。”

    小林和小木听到奶奶的这番话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再说话。

    “孩子,你去吧,去南京找到你要找的那个人,之后就直接回药香铺寻找柳清浅的魂魄吧,我也会陷入一段昏迷之中……你不用担心我,我该醒来的时候就会自己醒来了。”奶奶转头朝我看了过来,开口说道。

    我点了点头,就在两个鱼人准备施法的时候,奶奶伸出手轻轻的一挥,我身上的衣服变成了一套浅蓝色的道袍,胸口上写着“净明”两个字,这件衣服应该是净明道的道袍。而且这件道袍和吴言他们的显然有一些不一样,这道袍像是有一些年头了,有一些地方都已经洗的掉色了,布料更像是古代时候的东西。

    接着小林和小木伸出手拉着我的手臂,我只感觉耳边有一道风声吹过,接着我出现在了一间焕然一新的房子之中。

    “这……这里是四十年前的我家?”看着这些崭新的家具,还有黑白电视机,我无比的惊讶。

    就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前面一个三岁的小孩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睁着大大的眼睛好奇的望着我。

    这个小男孩长的白白胖胖的,十分的可爱,应该就是小时候的那个叶城了吧。

    “叶城,你跑哪里去了,快点回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接着我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走进了房子。

    这女人长的端庄漂亮,从轮廓中隐约能够看到我妈妈的样子。年轻女人进到房间看到我后,脸上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指着我说道“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家!”

    “我……我想问一下,火车站怎么走!”看着年轻时候的妈妈,我开口说道。

    妈妈听到我的问话后,伸出手指向门外,说“出门一直往右走,会有一个公交车站,直接到火车站,你上车就可以了。”

    “谢谢!”穿着一身道袍的我没有在这个地方多待,而是直接朝着门外走了过去,四十年前的新叶镇到处都贴满着各种计划生育的宣传标语,这里的一些房屋还有人我都只依稀记得一点点样子。

    上了火车,又是两天的行程,很快我就来到了南京市的一处小区。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区围满了人,还有几辆救护车呼啸的从我身边掠过,进到了小区里面。

    我只是淡淡的朝那边看了一眼,继续朝奶奶给我的地址往前走去,但是我往前走的过程中就发现我去的地方正是救火车始过的方向。

    在一栋单元楼下,成群结队的围满着人,只听他们都在纷纷议论着什么事情。

    “多好的一个老人家啊,就这样被克死了,说了这个闺女有问题老人家偏偏不听……”一个中年妇女惋惜的说道。

    “哎,这小女孩就是恶魔,克死了多少人,恐怕没有人敢再收养她了。”又是一道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听到那些人的话后,我挤进了人群朝着里面看了过去,只见在地上躺着一具老人家的尸体。因为从高楼坠落而下,老人家的身体都摔软了,在老人家的怀抱中还抱着一个婴儿。

    那婴儿满脸是血也不知道是死是活。看到这里后,我眉头就皱了起来,在婴儿的身边,急救车就停在边上,却是没有一个医生敢靠近那婴儿。

    “这医生怎么不救人啊?”我转头朝着附近的一个人看了过去,不解的开口问道。

    那人鄙夷的看着我,说“救人?你知道这个婴儿的来历吗?她出生的时候就克死了她的妈妈,爸爸也跳楼死了,只要是和她有接触过的人,一个个都没有好结果。”

    “苏歆!”

    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和陈景皓在动车上遇到的那个女鬼,苏歆。苏歆告诉过我,她克死了她的父母还有收养她的奶奶。

    “你看到那个老奶奶没有,那老奶奶是我们小区第一善人,因为抱养了这个小孩,现在不知道怎么的,又从楼上掉了下来死了,现在医生都不敢接近那婴儿了。”又是一个围观的群众开口说道。

    就在说话间,我看到那从救火车下来的医生轻声的交谈了两句后,就重新的上了救护车,接着救护车拉早就警报呼啸的离开了。

    “哎,我们也走吧,还是离这女孩远点,别到时候把我们也害了。”见医护人员都不愿意去接触那小女孩,这些围观的群众更是不敢靠前,纷纷的散了开来。

    只有我,在逆流的人群中朝着那个小女孩走了过去,周边散开的人群看到我朝前走去后纷纷的停了下来,惊讶的看着我。

    我来到了小女孩的边上,小女孩看到走来了的我后,那还沾着鲜血的脸上冲我轻轻的笑了笑。看到小女孩的笑容,我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心都化了,伸出手将小女孩给抱了起来。

    旁边的好心人提醒的开口道“我说老哥,你最好不要去动这小孩,这小孩邪门的很,会给你带来霉运的。”

    “嘘,看到人家身上穿的道袍没有,他应该是道家的人,不会有事的。”

    我冲那个朝我提醒的人轻轻的笑了笑,转身就朝着前面走去,苏歆曾经和我说过,她被一个道教的人抱去了万寿宫,如此看来的话,这个人就是我了。

    寒风轻轻的吹过,南昌小镇两旁的青瓦房上都布满了皑皑白雪,威武庄严的玉隆万寿宫在雪花中静静的屹立着。

    在万寿宫宫门的西侧,有一口古井,古井用大理石围了一个严严实实。

    我抱着小女孩来到万寿宫门口的时候,已是深夜,万寿宫的宫门紧紧的闭着。我伸出手轻轻的在小女孩的脸上摸了摸,说道“小苏歆啊,小苏歆,也不知道在你的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你又能帮到我什么忙,总之祝你好运吧。”

    “咿呀……”我说话的时候,小女孩“咿呀”了一声,一直在冲着我笑。

    我用厚厚的棉布包裹住了女婴,就放到了宫殿门口,伸出手轻轻的敲了敲门后,就转身离开了。

    就在我离开的那一刻,原本还冲着我微笑的小女孩顿时就哭了出来,那清脆的哭声回荡在整个万寿宫,宫门也就在这个时候打开了。

    一个年轻的小道士左右看了一眼之后,最终发现了躺在雪地中的女孩苏歆,他愣了一下,就抱着苏歆进到了万寿宫里面。

    “小林,小木,出来吧……”我轻轻的喊了一声,在我躲藏的一个角落对面,那两个鱼人又跑了出来,小林说道“大叔,您能不能别带我们到处跑了?从绍城到新叶又从新叶到南京,现在又到南昌来了,这一周在火车上的时间就有四五天了!我们躲在火车中晕车都晕死了。”

    “这么快,一周的时间到了?”我愣了一下,拉住鱼人的手,说“不行,我们得回绍城找柳清浅了,鞠老师说了一周后要去药香铺找清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