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664章 药香铺的掌门
    躲在药柜中的我静静的望着坐在柜台前面的年轻叶城,大气都不敢喘。要知道,要知道,二十年后的我,其实容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要是年轻叶城看见我的话,恐怕要吓一大跳吧?

    我回到二十年前的药香铺主要还是来寻找柳清浅最后一道魂魄的,这药香铺是曾经杨民杨为柳清浅建造的,要是说怀柔没有从这里带走柳清浅魂魄的话,那么柳清浅最后一道魂魄很有可能就在这药香铺之中。

    当然,这一切都只不过是我的推测而已,柳清浅的魂魄有没有在这里,这一切都还只是一个未知数。

    就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药香铺的温度突然骤然降低了下来,躲在药柜中的我悄悄的打开了一条缝隙朝外面张望了过去。从我这个位置隐约可以看到有什么东西在外面飘荡着。坐在柜台前的年轻叶城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抬起头朝着门外望了过去。

    只见从药香铺的门外,走进来了十三个人,这十三个人全身都湿漉漉的,一下子就将原本还算宽敞的药香铺挤的满满当当的。

    张家村的那十三个鬼!

    看到这里,我顿时就紧张了起来,紧紧的盯着这十三个人,细心的数了起来。没错,二十年前我来到药香铺的第二天晚上,进到药香铺确实是十三个人。

    我一个个仔细的看着出现在药香铺的这十三个人,其中站在最中间的那个人全身都笼罩在湿漉漉的衣服中,他整个脸几乎都被帽子给遮挡住了。只是我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人的表情和其他的十二个鬼不同,它紧紧的盯着年轻的叶城看着,嘴角缓缓的勾勒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是张坤!”看到隐藏在帽子中的这个人诡异的笑了之后,我顿时就反应了过来。张坤是我大学时的室友,也是第一个想要害我的鬼。估计他这个时候冲着年轻的叶城笑,就已经想到要害我,拉一个替死鬼了。

    只是那时的我完全没有注意到混杂在鬼群中的张坤,估计那时的我被这突然出现的十三个湿漉漉的人给惊呆到了,而且那年的我压根也没有想到这十三个人会是鬼。

    我记得我知道药香铺是做死人生意的时候,还是许诺来到药香铺,将一切告诉我,我才知道的。

    接着这十三个鬼开始问年轻的叶城买药,这些画面我还记得。他们一个个买完伤寒的中药之后,转身就排着队一个个走出了药香铺。

    他们走出药香铺的时候,我看的更加的仔细,一个个目送着他们离开。这一次,我能够确定的是,从药香铺走出去的确实是十三个人,而之前红痣男孩告诉我只走出了十二个鬼,确实是他算错了。

    这十三个鬼离开之后,二十年前的我打了一个哈欠,开口说道“这家药铺子还真是奇怪,晚上都有这么多人来抓药,不会是鬼屋吧……”说到这里的时候,那个年轻的我赶紧摇了摇头,“呸呸呸,这世界上哪里来的鬼,叶城啊叶城你不要自己吓自己了,人家老板只是觉得晚上开药铺子更加赚钱而已。”

    看着这个还天真纯洁的我,我苦笑的摇了摇头,心中想道“小子,你的苦头还多着呢。”

    快到了凌晨三点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从柜台前响了起来“叔叔,我要买五钱金银花……”

    听到那道熟悉的声音后,我悄悄推开了一些门缝,只见一个眼角有痣的小男孩出现在了柜台前,手中拿着一百块钱。

    年轻的叶城接过钱后,将金银花和零钱给了小男孩后,小男孩就躲在药香铺一个昏暗的角落开始数起钱来。

    年轻的叶城轻轻的一笑,说道“小弟弟,放心吧,我数过了,不会少的,要是少了的话,你回头找我!”

    小男孩将钱收了起来,说“叔叔,来的时候我看到有十二个人从你店里出去,他们也是来买药的吗?”

    听到小男孩的这句话的时候,躲在柜子中的我真特么想现在就冲出去将这个小男孩掐死。要知道就是这小男孩数数错误,弄的我头都大了,到处寻找着第十三个人啊。只是我当然不能现在就冲出去,我只是轻轻的苦笑了一声。

    “小弟弟,你在看什么呢?”年轻的叶城疑惑的开口问道。

    接着,小男孩伸出手朝着躲在柜子里面正在苦笑的我指了过来,开口说道“叔叔,你身后有一个叔叔正对着你笑呢。”

    听到那小男孩的话后,我吓了一大跳,赶紧将药柜的门给关上了。躲在柜子中的我被这红痣小男孩弄的哭笑不得,原来所有的问题都出在这里啊。在古堡的时候,红痣男孩并没有骗我,他看到的那个背后的人,正是回到二十年前的我。

    年轻的我并没有第一时间打开药柜的门查看,而是回到房间休息了一阵子之后,才蓦然惊醒,开始拿着菜刀在药香铺一个个地方找。只是此刻我已经走出了药香铺外了。

    走在药香铺外面的我,并没有着急的将鱼人找来,因为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药香铺里面肯定是藏着一个鬼的……

    记得那时候,我每次睡觉起来的时候都能够看到房门的后面有一滩水,那鬼就躲在房门后。今天晚上并不适合我去房门将那个鬼给找出来,回到二十年前的我清楚的知道那时候的我因为被林颖甩了的原因,心里一直十分的难受,晚上睡不好觉,只要外面一有风吹草动的话我就能够从睡梦中醒来。

    我要是进到自己房间的话,势必会将自己给惊醒,到时候历史的进程改变了的话,我可能就回不到二十年后了。

    已是凌晨四点,药香铺刚刚停止营业后,我就偷偷的从药香铺外面跑了出来。笼罩在药香铺外面的雾气已经渐渐的开始消散,一些要做生意的人们也都开始骑着三轮车朝着集贸市场赶去。

    很奇怪,在这二十年流逝的时光之中,我并没有感觉到周围的环境有多少的变化。如果有一天你像我一样突然回到二十年前的时候,你就会猛然发现你生活的世界已经潜移默化中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就像是二十年前你居住在一座老街,一开始砍掉了你门前的一棵树你不觉得有多少的变化。等到了你已经习惯了没有那颗树的时候,又拆了边上的一座公园,你也不会觉得有多少的变化。你习惯了周边没有公园的时候,在你家门前的操场上盖起了一栋教学楼,你也觉得这很正常啊。

    可是让你突然回到二十年前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树,公园,空地还有那些童年的东西全都不见了,那些东西都只能留在记忆之中了。

    好不容易回到二十年前一次,我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开始游历在绍城大大小小的街道中。出租车上的师父朝我递来了一支烟,说道“兄弟,你到底要去哪里啊?你已经让我在绍城所有的街道走了一遍了。”

    我轻轻的一笑,说道“师父,你就走吧,反正是打表,就当是拉一好几趟客人?”

    司机苦笑了一声,说“也是,只是我有些好奇,你在绍城绕这么多路,到底有什么事情吗?”

    我当然不能说我只是想多看看这二十年前的城市一眼,所以我并没有回答司机的这个问题。而是伸出手指向了外面的一个街道,说‘师傅,将来市中心会迁来这块街道,这里会成为绍城最繁华的区域,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提前在这里买好几块地,盖几栋房子。”

    司机师傅苦笑了一声,说“我说老兄啊,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这块鸟不拉屎的地方,偏僻的很,地便宜的跟不要钱似的都没有老板来买……”

    “也是哈,我只是随便说说你也可以碰碰运气,师傅,带我去绍城中医学院吧,我要去找一个人。”我说道。

    “好叻!”司机师傅应了一声之后,就带着我朝着中医学院开去了,还别说,这一路上,绍城的变化还真大,很快我们就来到了绍城中医学院。

    付完钱之后,我直接就朝着鞠教授所在的宿舍走去了。这年,我刚刚毕业没有多久,鞠教授应该还没有离开。

    走到教师宿舍门口的时候我,我果真看到房间中有灯光,在房间之中似乎有什么人在收拾着东西。

    我慢慢的走到了门前,伸出手轻轻的敲了敲门后,“吱呀”一声,门就打开了。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穿着中山服的老人家,老人家有些偏瘦,却给人有一种稳重和蔼的感觉。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鞠教授。

    “你来了啊!”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我后,鞠教授似乎早就意料到我会到来一样,只是十分平淡的说道“进来吧。”

    “老师……”看着二十多年没有见过的老师,不知为何我的心中有些酸酸的,我哽咽的喊了一声老师。

    鞠教授和蔼的笑着说“孩子,我等你已经等了很久了,进来说吧。”

    我走进了鞠教授的宿舍,这间房子不算太小,毕竟是教授住的地方。南北通透,风水也是中医学院最好的一块地方,哪怕是房间偏了一点或者是大了一点都不行。

    只见在房间里面摆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早已沏好了两杯茶水,我疑惑的看着鞠教授,开口问道“老师,房间里面还有别的人吗?”

    鞠教授轻轻的一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别人,这茶是为你准备的。”

    “为我准备的?”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鞠教授让我坐了下来。

    接着只听鞠教授开口说道“叶城,这些年,你受苦了……”

    “老师,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失传了多年的七脉针法?”再次见到鞠教授后,我终于问出了我心中的疑惑。

    鞠教授轻轻的一笑,开口说道“七脉针法可没有失传,每一代药香铺的掌门都知道七脉针法。”

    “老师……你,你是药香铺的掌门人?许诺师姐和林一大师哥的师父?”我听到鞠教授的这句话后,无比的惊讶。

    鞠教授点了点头,说“嗯,林一和许诺都是我收养的孤儿,一直在我的身边在苗疆长大,后来我告诉他们我闭关修行了,其实我偷偷的跑来邵城找你来了。”

    凭鞠教授一身的本领,想要在中医学院弄一个教授的职称根本就不是问题,只是鞠教授特意从苗疆跑来找我又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