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630章 崇拜
    “死有什么可怕的?对于我来说,活着才更累……”我不断的朝着手中的桃木剑灌入着我的魂血,同时回头冲着还愣在原处的纱笼大声的喊道“纱笼,快点稳定住阵法,我这就将她封印进去。”

    纱笼反应过来之后,没有说过多的废话,开始重新念起咒语来。随着咒语的进行,空中那些古老的桐族字母也稳定了下来。

    “啊!”怀柔的血色魂魄被我逼到了那虚空边上,彻底的被我激怒了,只听她惨叫了一声,我只感觉全身就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无数的魂魄被血色怀柔抽了出来,双脚也开始发软了起来,嘴唇也渐渐的褪去了血色,如死人一般变得苍白了起来。

    此刻,血色怀柔身体的一半都已经进到了虚空之中,但是还有一半身体在外面。我将身体之中所有的潜力都激发了出来,身体上再次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血色光芒,再次将怀柔朝着虚空之中逼了进去。

    血色怀柔整个身体都进到了虚空中,只是虚空闭合还需要一小段时间。纱笼开始迅速的念着咒语,那撕裂的虚空也开始缓缓的合拢了起来。

    终于在我灵魂快要耗尽的时候,空中恢复了平静。

    “呼!”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望这空空荡荡的天空,转头朝地上的纱笼看了过去。

    纱笼也是满头大汗,虚弱无比,见我看来的时候,她那美丽的脸上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说道“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吼!”一声鬼吼声从虚空里面传了出来,就在我刚刚想要说话的时候,空中再次破开了一道口子,一个满头鲜血的脑袋从那虚空之中探了出来,并且伸出手不断的撕裂着这片虚空。

    可是此刻我已经没有了半分的力气将这脑袋从新的打回去了,我只能勉强的站立在半空之中,注视着那撕开虚空的人。

    “哈哈哈,叶城,一切都结束了,你快没有了修为,等我一出来,我就要彻底的毁了你女儿的魂魄,彻底的杀了你!”血色怀柔得意无比的冲着我说道。

    “竟然进去了的话,还是不要出来了!”一声我熟悉无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我只感觉一阵凉风飞过,一道太极符文就朝着那血色魂魄打了过去,狠狠的打在了血色魂魄的脑袋上,直接就将那好不容易从虚空中探出脑袋的魂魄给重新的砸回了虚空之中。

    我看着身后飞来的人,只见穿着一身洁白长袍的陈景皓手持桃木剑,转头朝着纱笼望了过去,喊道“纱笼,快点把空间彻底的封死,不要再让她出来了。”

    纱笼点了点头,接着开始缓缓的念起了咒语,漆黑的夜空划过了阵阵异样的光芒,这些光芒在血色怀柔消失的那片区域上下穿梭着,就像是在夜空之中缝补一样,很快就将这片虚空给缝补住了。

    弥漫在我们天空之中的乌云渐渐的散开了,漫天的星辰在我们的头顶闪烁着阵阵美丽的光芒。

    空间恢复了平静,时空之中不再起半点波澜。

    站在半空中的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力气,只感觉脚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猛地就从半空之中掉了下去。

    “橙子,叶城!”望见这一幕,陈景皓和纱笼同时大声的喊叫了起来,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

    在我快要掉落在地上的时候,陈景皓一把拽住了我,我这才没有摔个粉身碎骨。

    挣开陈景皓抓住我的手之后,我就朝着师姐走了过去。

    师姐脸色苍白的躺在草原上面,不过呼吸却是十分的平稳。我伸出手替师姐把了把脉,师姐的脉象除了有些虚弱以外一切都正常。

    我这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看来之前怀柔的那道血色魂魄为了能够迅速的占领怀柔的身体,并没有对师姐下狠手。

    “叶城,怎么回事?怎么你突然就从半空之中掉下来了?”纱笼满脸担心的朝着我看了过来,开口问道。

    我苦笑了一声,说道“刚刚在和雍正还有血色魂魄争斗的过程中,我耗尽了魂力,燃烧了魂血,已经用完了所有的修为,现在的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普通的人,当然就不能继续在空中飞行了。”

    听完我的这句话后,陈景皓和纱笼两个人满脸复杂的望着我,陈景皓沉默了良久后,才开口安慰道“橙子,你看开点……虽然你成为了一个普通的人,但是……”

    “挺好的!”我轻轻的一笑,打断了陈景皓的话,说“你不用安慰我,我并不觉得成为一个普通人有什么不好,很多人在生活上追求极致,追求巅峰,但是等到他到了巅峰的时候就会发现他会失去很多很多东西……在想回到原来的时候,已经会变成一种奢望!”说到这里,我转头朝着纱笼看了过去,说“还好老天爷对我不错,让我这种奢望变成了现实。”

    纱笼也愣了良久后,才怔怔的开口说道“你开心就好。”

    “我有一个疑惑!”我看着纱笼,问道“纱笼,你是把怀柔的那道血魄封印到了哪里?她有没有可能再次出来?”

    纱笼看着手中的银色桐鱼,轻轻的一笑,说“已经出来过了。”

    “已经出来过了?什么意思?”我满脸不解的望着纱笼。

    纱笼说“你们当初用柳清雪的鲜血寻找消失的柳清雪,就把我们刚刚封印进的这道血色魂魄给拉出来了。”

    “不对,你这说法很矛盾!”陈景皓打断了纱笼的话,“怨灵是我们过去拉出来的,而血色魂魄是我们现在封印的,也就是说在过去我们还没有封印进血色魂魄又如何能够将血色魂魄放出来呢?你这时间顺序都不对。”

    纱笼静静的望着天空中漫天的繁星,柔声的开口说道“你看那星空,没有人知道那星空的尽头是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在这片星空之中还存不存在生命,宇宙是奥妙的,很多东西不能够用常理来解释。”

    “我和你说怀柔,你和我扯什么宇宙呢?”陈景皓摸了摸脑袋,满脸的不解,说。

    纱笼没有理会陈景皓的话,在夜空之中,坐在了这片枯黄的草原上,双手抱着膝盖,说“我也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联系,竟然宇宙充满着奥秘和未知不能用常理来解释,那我们生活在这个宇宙之中,是不是很多事情也不能用常理来解释呢?”

    我也在纱笼的身边坐了下来,初春的夜晚,惬意的春风吹,卷起了纱笼那带着清香的长发在我的鼻尖轻轻的飞舞着。

    我突然忘记了有多久没有这么安静的坐下来,感受这个大自然,感受这美妙的夜晚了。

    “我还是没有听懂你在说什么,血色魂魄明明是我们现在封印进去的,怎么可能会从过去的时间之中将把她抓出来呢,现在把她封印进去之后,过去又把她拉了出来,可是时间是前进的,到了这个节骨眼我们又要将他封印进去,过去有把她拉了出来,要是真是这样的话,我们不是进到了一片死循环中了吗?”陈景皓也在怀柔的身边坐了下来,看着纱笼说道。

    安静的夜空之中,纱笼伸出手理了理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说道“不会进到死亡循环的,都说时光如水,假若我们就把时光比作一条长河的话,长河之中出现的那些漩涡就可以比作成那些絮乱的时空,虽然每段长河之中都会有很多神秘的漩涡,但是终究改变不了长河流动的大方向,也就是说长河并不会进到一片死循环,时光也是这样一个道理!”

    “听不懂,听不懂,真是太难懂了!”陈景皓双手捂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我转头朝着陈景皓看了过去,轻轻的一笑,说道“听不懂就算了,你只需要记得,这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那天从虚空之中拉出来的人的怨灵就是怀柔的血魂,柳清雪就是怀柔就好了。”

    纱笼的这些话再一次成为了怀柔就是柳清雪有力的证据。

    听完我说的话,陈景皓不再说话,纱笼双手抱着头发,转头朝着我看了过来,轻轻的说道;“这一次算是真正的结束了,叶城,说说你吧,你以后想做什么?;柳清浅和许诺,你选择谁?”纱笼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挂着一丝玩味的笑容,开口问道。

    我也转头朝着纱笼看了过去,和纱笼四目相对,轻轻的一笑,说“我谁也不选,选你怎么样?”

    纱笼本来想要拿我开玩笑的,被我这么一说,她脸上一红,说道“你在这样不正经,小心我打你了!”

    我脸上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说“我没有开玩笑啊,我就选你!”

    “我真打你了啊!”纱笼松开了抱住头发的手,就朝着我的身上打了过来。

    我在半空之中抓住了纱笼打来的手,纱笼满脸认真的望着我,目光之中闪烁着异样的神色,迟疑了良久后,才开口问道“你,你是认真的吗?”

    我久久的望着纱笼,从纱笼的眼睛里面我看出了几分期望之色,最后我还是将脑袋转了过去,淡淡的笑了笑说“现在还没有到那个时候,故事不应该就这样结束,还有一些谜团等待着我们去揭开!”

    纱笼听到我的这句话,那充满期望的眼神之中难掩失落,她苦笑了一声,说道“是啊,故事还没有讲完,怎么就能这样结束了呢。”

    “我去看看许诺和怀柔,你们继续聊!”陈景皓显然看出了我和纱笼对话中的一些不正常。起身站了起来,朝着许诺和怀柔那边走了过去。

    陈景皓离开之后,这片小小的草原上就剩下了我和纱笼两个人,我转头朝纱笼看了过去,开口问道“纱笼,我有很多牵挂,特别是在感情方面,所以我不能够做决定,你知道吗?”

    纱笼轻轻地一笑,说“是啊,如果换做我是你的话,我也很难做决定。”

    我静静的望着纱笼,月色下,她美丽的脸蛋上充满着苦笑。接着我继续说道“纱笼,你听过梁静茹吗?”

    “你说的是那个马来西亚的歌手吗?”纱笼看着我,问。

    我“嗯”了一声,说“我特别喜欢梁静茹的一首歌,歌名叫‘崇拜’。”

    “崇拜?”纱笼满脸疑惑的望着我,说道“你,你怎么突然和我说这个?”

    我不再回答纱笼的这个问题,突然想起了纱笼提起过郁桐,我紧紧的看着纱笼问道“纱笼,你的脑海之中是不是还有郁桐的记忆?或者说,你……就是郁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