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570章 熟人相见
    因为摸到药水的原因,我的手中也有些粘稠,不过这种特质的药水对人体本身并没有多大的危害。只有遇到金子才会产生腐蚀效果,而且腐蚀效果不是很强。

    金簪子被水滴了十几天,才到现在开始脱色,若不是机缘巧合,恐怕没有人会守在这里等十几天吧?

    我紧紧的盯着开始掉色的金簪子,在那掉色的金簪子里面开始有字出现。这些字都写的很小,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虽然金簪子很小,但是可以看出来这金簪子上肯定记载着很多的内容。

    是乐家先祖留下来的吗?乐家先祖想要告诉我们什么东西?

    接着,我开始目不转睛的盯着这支金簪子,金簪子掉色越来越严重,那些字也越来越清晰了起来。等到那些金漆完全掉落的时候,那写满小字的金簪子就呈现在了我的面前,一同呈现在我面前的,还有历史上的那桩迷案的答案。

    我拿起金簪子仔细的看着,从金簪子上我知道,当年雍正让乐家秘密制作八大尸王,有些王爷虽然死的比雍正晚,但是等到他们一死,清朝皇室就将那些王爷的尸体送了过来。经过乐家的中药处理后,八大尸体就被运到了各个地方。但是乐家祖先因为念及十四阿哥对自己的恩情,便偷偷的请来茅山派掌门云灵子,将十四阿哥的灵魂给超度了,十四阿哥的身体也被乐家偷梁换柱给换掉了。

    “这,这,这……”看到金簪子上面的这些字,我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传说中八大尸王聚集才能够召唤出雍正。可是十四阿哥转世投胎后,可以说就没有了八大尸王了啊。

    也就是说,无论郁桐他们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召唤出八大尸王,将雍正复活才是。

    我将金簪子给放进了怀中,走到了密道的尽头。在密道尽头的上面有着一块像是井盖一样的铁圈,边上还搭着楼梯应该就是从这里出去的了。

    我推开铁盖的时候,一下还没有推动。接着,我在铁盖上面贴了一张符咒,猛地用力一推,就将铁盖给推了开来,一阵水就从铁盖上面涌了进来,差点就把我冲了出去。

    我稳住了心神后,就从这个洞口中游了出去,将盖子给重新的给盖好了。

    看来乐家的祖先早就知道乐家的人的命运,所以才在莲花池下面建了一个墓室,让尊级牛黄丸将乐家所有人的尸体都放进了棺材里面,也算是让自己的晚辈不至于死无葬身之地吧。

    看着水底下的铁盖,我的心情无比的复杂,再没有任何的留恋,就从水底下浮了出来。

    再次从莲花池上面浮上来的时候,一阵刺眼的阳光就洒在了我的身上,照的我睁不开眼睛来。我缓了良久,才缓缓的打开眼睛。

    池水中的莲花依旧灿烂无比,但是这一次这些莲花并没有对我发动攻击,它们似乎好像还有些怕我一样,见到我从水底浮了起来后,纷纷的朝着两边躲去。我就这样轻轻松松的从莲花池中爬了出来。

    我记得我跳进莲花池的时候,这些莲花组成了一个太极图案的,今天看来,莲花又重新的开满了这个池塘了。

    今天的永乐大宅很安静很安静,安静的都能够听到莲花池中晃动的水波声。香味依旧弥漫在这座古老的大宅上面。

    我掏出一张红色的符咒,在空中轻轻的煽动了一下,符咒瞬间就在我的手中燃烧了起来。无数的白色水雾开始从我的身上蒸发,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我身上的衣服就变干了。

    我在莲花池边上四下张望了一下,并没有看到有人在这附近。这个宅子很安静很安静,不过我突然想起来,早在我们进到莲花池里面的时候,乐家所有的人除了乐萍儿和乐青之外都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极其的不是滋味,我来到乐家之前乐家还是热热闹闹的一个大家族。我来后两个月的时间,乐家所有的人就已经死了……

    我离开了莲花池,第一个目的地就是朝着我们住的四合院走去,要是师姐他们还在永乐大宅的话,肯定会在那里等我们。

    我前脚刚刚走开莲花池,后脚再我身后我看不到的地方,那些莲花缓缓的开始变红了起来,由浅红到深红再到最后莲花花瓣开始有鲜血滴落而下,那是真正的鲜血,因为此刻清澈的莲花池都已经被染红了。

    一趟血池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莲花还在不断的滴血,莲花池的上空在这个时候也开始聚集了一阵阵的阴气,似乎有亡灵在莲花池的上空中舞动着一样。

    后来我才明白,尊级牛黄丸是用来镇压这一片莲花池的,尊级牛黄丸被我从莲花池中带走之后,被我带来的则是一场灾难……

    “师姐……师姐,你们在吗?”我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走进了四合院之中,大声的喊叫着。

    没有任何的回应,四合院和我们离开的时候一样,唯一的不同就是这里变得冷清了很多,灰尘也比之前多了很多很多。不单单是四合院,整个永乐大宅都布上了一层灰尘,可能是因为这里已经没有人打扫了的原因吧。

    我从符咒之中掏出了几个木蝴蝶,放在手心轻轻的念了几句咒语,木蝴蝶缓缓的在空中飞了几秒的时间不到,就掉落在了地上。其他我尝试着寻人的办法也是一样,不过自觉告诉我,师姐他们现在应该没有事情。

    因为我对历史上的年羹尧十分的清楚,他是一个极其有脑子的人,要是他抓了我师姐的话肯定不会对我的师姐直接下手,而是会用师姐他们来要挟我,毕竟年羹尧也知道我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

    于是我在四合院之中找了一些正常点的食物,毕竟在墓室中的时候吃的那些东西都极其的没有营养。接着心比天还要大的我就坐在座位上吃起食物来了。

    外面刚刚还阳光明媚的天空,就在我吃东西的时候,突然就变得阴暗了起来。一阵阴风就从外面吹了进来,我眉头就皱了起来,放下了手中的食物,因为这个时候我听到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

    这脚步声不是一个两个人,而是很多人!

    乐家的人不是都死光了的吗,怎么突然就多出了这么多的人?听那些人的脚步声,他们正是朝着我在的这个四合院方向走了过来。

    我赶紧将东西收拾好后,躲在了一个柜台的后面。

    “前辈,你确定溥仪说的地址就是这个地方吗?这永乐大宅怎么一个鬼影都没看到,哪里会有活人?”一句我熟悉无比的声音就在外面响了起来。

    “洪刚?”说话的那人,正是我的那个坑比师父洪刚。

    洪刚这家伙不知道本领怎么样,反正老是喜欢玩失踪,这一次他又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搞什么鬼。

    “不会有错的,大哥留下来的地图就是这里……”一声苍老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也是一个熟人,他便是清朝皇室后裔,末代皇帝同父异母的弟弟,爱新觉罗溥仁。

    “可是这永乐大宅里面一个活人都没有?难道说我们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了吗?”洪刚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还没感觉到我先祖的气息,他……应该还没有复活……”说着,在我紧紧的注视下,洪刚和溥仁两个人一前一后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只见已近九十高龄的溥仁手中托着一个罗盘,那罗盘上的指针缓慢的在房间中转动着,接着,几句指向了我躲藏的位置,也是神了,指针一指到我的位置后就停了下来。

    但是让我奇怪的是,溥仁在这个时候竟然收起了手中的罗盘,转身朝着身后的洪刚看了过去,说道“这里还真没有活人,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洪刚“嗯”了一声,就走出了房间。等到这些人走后,我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只是就在这个时候,我感到脖颈一阵冰凉,像是有什么人在冲着我的脖颈呼吸一样。

    我转头朝着身后看了过去,只见一只青面獠牙比我高大好几倍的厉鬼这个时候正咧嘴冲着我笑着。

    “啊!”我下意识的就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生死符咒”,猛地就朝那厉鬼的身上贴了过去。厉鬼的鲜血瞬间就被吸干,变成了一张恐怖的人皮,瘫软在了地上。

    “臭小子,就知道是你。”溥仁从门外面走了出来,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朝溥仁挥了挥手,说“师侄,好久不见啊,上次去你家找你发现你失踪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我话刚刚说完,洪刚就朝着我的脑袋上轻轻的拍了一下,说道“小孩子家,怎么说话的呢,溥仁是三朝前辈,你注意些礼貌!”

    我捂着被打疼的脑袋,一脸委屈的朝着溥仁看了过去,说“我本来就是他的师叔啊……”

    洪刚举起手还欲要教训我,就在这个时候溥仁轻轻的一笑,开口说道“叶城他说的没错,他是白逸阳转世,而我的师父是白逸阳的师弟白逸仙,我理应叫叶城为一句师叔才对。”

    洪刚听到溥仁的这句话,傻傻的就愣在了原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溥仁,脸上表情极其的精彩。

    我不再和溥仁开玩笑,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看着溥仁开口说道“前辈,不和你开玩笑了,我毕竟是叶城不是白逸阳,以后前辈就叫我叶城就好……刚刚冒犯了前辈,希望前辈你不要生气。”

    溥仁哈哈一笑,说“叶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来了啊,说实话,你这么客气,我反而倒是有些不习惯了呢。”

    洪刚也疑惑的伸出手在我的脑袋上摸了摸,说道“你,你,你是不是有病?”

    我伸出手就将洪刚的手推了开来,狠狠的瞪了洪刚一眼骂道“你才有病呢,没见过当成师父当成你这个样子的,什么都没交给我就这么跑了。”我说这话的时候当然也是笑笑的说的。

    洪刚也不生气,只是开口说道“哪里有什么都不交,不是给了你一本本草纲目吗?”

    我朝洪刚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认真无比的看着两人,说道“前辈,你这些天都到哪里去了,怎么今天也来到了永乐大宅?”

    你到我的问话,溥仁和洪刚对视了一眼,接着只听溥仁说道“因为我是皇族的人,我这些天感觉到了我们皇族的那些尸王都开始聚集在了一个地方了,但是我始终都找不到那个地方的具体方位……”由于说话太快,溥仁咳嗽了几声,又继续开口说道“后来我想起大哥溥仪在医院死前和我说的话,要是我们国家发展的比清朝好的话,就按照这张地图找到永乐大宅,阻止我们的祖先复辟。”

    我顿了一下,溥仪作为清朝的最后一位皇帝,他的一生可以说就是一本中国近代史。溥仪短短的一生经历了清朝,伪满洲,民国,新中国,甚至于新中国那段混乱的时期。他对这个国家的感情绝对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深厚……

    我不知道溥仪的心理,但我猜当祖先复辟的任务落在他的身上的时候,我知道就算是他心中不想去完成这个任务,也不会把这一切的秘密告诉给别人听的。事实上溥仪知道一切事情,但是他也没有告诉任何的人,我相信溥仪的心中一定是挣扎的,所以他才选择在死前让溥仁去做出这个决定,因为他知道溥仁会做他心中想做的那个决定……

    “你们都有地图了,怎么都还来的这么的晚?”我不解的开口问道。

    溥仁说“来的时候,我正好遇到了茅山派仅剩下的那三十几个弟子,我揭穿了李天的真实面目,把那些弟子都带过来了……”

    洪刚也说道“我把药香铺的弟子也都叫了过来,而且去找了一些人,所以才耽误了一些时间。”

    我走出了门外,朝外面看去,只见四合院外面站了密密麻麻的几百名道家弟子……

    “快看,罗盘,罗盘失去控制了!”溥仁这个时候突然紧张的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