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563章 被困
    年羹尧此刻深受重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将手伸到了他带着的那块黑纱上面,看着我将他脸上的那块黑布给撕下来。

    撕开黑布之后,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张极其恐怖的脸,只见年羹尧脸色发黄,皱巴巴的就像是严重脱水了的那种一样,更恐怖的是在年羹尧的脸上有着两道长长的伤疤,从额头一直到下颚,伤疤已经完全的腐烂,看起来十分的恶心。

    “年将军,今天我郁桐就送你离开这个世界吧!”说完,郁桐朝着年羹尧伸出了手臂,在郁桐的手臂上还缠绕着那条毒蛇,毒蛇不断的朝着年羹尧吐着舌头。就在郁桐带着毒蛇的手臂快要劈在年羹尧的脖颈上的时候。

    只听年羹尧大喊了一声,全身上下突然间就冒出了一股巨大的黑气,像是有无数的怨魂在那黑气之中翻滚着一般,不断的变化着恐怖的人头。

    郁桐脸色大惊,想要躲避,这个时候已经晚了。年羹尧一掌就朝着郁桐的肩膀拍了过去,郁桐“啊”的发出了一声惊呼声,直接就被拍飞了出去,接着我看到那些黑气迅速的朝着八爷笼罩了过去。

    八爷想要挣扎,但是很快就在黑气中不见了踪影。年羹尧转头朝着我看了过来,冷冷的说道“叶城,你等着吧,前世今生的恩仇,我年羹尧会一并都还给你!”说完,年羹尧就迅速的朝着门外冲去。

    “想跑,没门!”只听陈景皓喊叫了一声,就挡在了年羹尧的面前,年羹尧冷哼了一声,一掌就朝陈景皓的胸口拍了过来。

    陈景皓举起木剑在胸口画了一个青色的太极图,太极图在空中缓缓的转动着,可是年羹尧的手掌一拍到那太极图中间的时候,太极图就瞬间变成了粉光,消失在了我们的面前。接着,年羹尧的手掌就狠狠的拍到了陈景皓的胸口,陈景皓惨叫了一声,撞倒在了墙壁上。

    年羹尧还要朝着陈景皓冲去的时候,我大喊了一声“耗子”,就朝着陈景皓跑了过去,年羹尧也趁机改变了方向,直接就飞出了石门外面。

    “追上他!”林一大声的喊叫了一声,就跟着许诺一起追出了外面。我冲到陈景皓的身前,将陈景皓给扶了起来,仔细的帮陈景皓把着脉搏,还好刚刚太极图帮他挡了一下年羹尧的攻击,不然凭借着年羹尧的本事,陈景皓恐怕要被年羹尧一掌拍死不可。

    “师父,你没事吧?”一声清脆的声音在石室中响了起来,我转头看去,只见怀柔将一旁的郁桐给扶了起来。

    郁桐除了看起来有些狼狈之外,倒是没看出来有多大的事情。

    “轰隆隆……”这个时候,突然从石室外面传来了阵阵巨响声,听到那声音后,郁桐眉头紧紧的皱了皱,伸出手拉着怀柔就朝着墓室外面跑去,并冲着我大声的喊道“石门要关上了,快跑。”

    “石门?”我想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我们进到外面墓室的时候,最开始有两个巨大的石门,是被郁桐用金簪子带钥匙打开的。

    那石门十分的厚重,若是关上了的话,恐怕没有人能够再打的开他,要是被关在了这石门中的话,恐怕就得死在这里面了。

    想到这里,我抱起陈景皓,跟在郁桐的背后就快速的朝着前面跑去。

    等我们冲到外面这间摆满棺椁的墓室的时候,那石门已经关上了二分之一了,我加快了步伐,追上了郁桐,和郁桐并排来到了门前。

    但是这门已经剩下很小很小,只能一个人出去了。郁桐伸出手猛地朝着我拉了一把,她一借力,就瞬间冲出了门外,而我还被他往后推了一段距离。

    这个时候我正好看到林一和许诺朝着这边走来,他们的脸上满是疑惑之色,像是在找着什么,我猜他们估计是跟丢了年羹尧,所以又回过头来找了。

    我抱起陈景皓,猛地就朝外面一扔,并且大声的开口喊道“师姐,快接住耗子!”

    陈景皓正好就从石门门缝中飞了出去,而也正是这个时候我听到一声惊呼响起,一只黑手朝着郁桐的背后猛地用力拍了一下,郁桐顺着石门就进到了密室里面。

    “阿玛,师父!”门外的怀柔朝着我们最后大喊着,接着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声响起,世间变得安静了下来,外面的一点声音都听不清楚了。

    由于太过突然,郁桐猛地拍打着已经关上了的石门,我看到一条银色的项链就从郁桐的身上掉了下来。

    我的目光也就此锁定在了那条银色的项链上,只见项链闪闪发光,那银色项链吊着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一条桐鱼。

    桐鱼项链?

    我伸出手捡起了这条项链,上下打量着,这条项链我看的十分的眼熟,似乎好像在哪里见过。

    桐鱼项链,不是只有桐鱼族的纱笼和辰峰才有吗?这项链怎么会出现在郁桐的身上,难道说纱笼她遇到了危险,被郁桐给……给杀了?

    “喂……”我看着拍打着石门的郁桐,轻轻的喊叫了一声。郁桐听到我的话后,缓缓的转头朝着我看了过来,只见她的眼神中写满了冷峻之色,他的语气也是极其的冰冷的说道“你干嘛?”

    我被郁桐这个气势一下,下意识的就后退了一步,举起了手中这银色的项链,开口问道“这项链的主人哪里去了?”

    郁桐并没有立即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等了很长的时间,才冷冷的说道“她已经被我杀了。”

    “你!”听到郁桐的这句话,我心中一紧,伸出手就要朝着郁桐的脑袋上拍去。郁桐死死的看着我,一动不动,竟然没有任何要还手的意思。

    看到郁桐这个样子,我这一掌终究是没有拍下去,郁桐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异色,说道“你为什么不动手?”

    我耸了耸肩,说道“我不打女人!”说完,我便走到了石门前面,尝试着将这石门给推开。

    “不要浪费体力了,外面那是断生石,一旦关闭,谁都出不去。”郁桐冷冷的说道。

    我懒得理会郁桐,从口袋之中掏出了几张天师符咒,就朝着石门上面扔了过去,但是平时这威力无比的天师符咒,对付起这石头来没有半点的效果。

    郁桐又是冷笑了两声,说道“呵呵,你这人真有意思,竟然用符咒往墙上砸,难道你觉得符咒能对墙有用吗?”

    我回头白了郁桐一眼,说“你不要在这里说风凉话好不好,要是出不去的话,我们两个一起出不去……”

    郁桐没有理会我,转身穿过那重重的棺椁,就朝着后面的那间墓室中走了过去。

    我猛地用里用各种东西砸这石墙,却是没有任何的效果,无论我怎么大声的呼喊,外面都没有任何的回音,可见这石门实在是十分的厚,隔音效果极其的好。

    我就这样折腾着,挂着墙壁上的火把从火光茂密到渐渐的熄灭,我都没有放弃。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火把“呼”的一声就熄灭了,墓室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我顿时就停了下来,因为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正静静的站在我的身后。那东西我熟悉无比,但是他绝对不是郁桐,因为他……没有呼吸,而且郁桐也不可能会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

    我从口袋之中摸出了一个随手带在身上的白色蜡烛,点燃后缓缓的转身朝着身后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