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507章 涉密女尸
    听到那喊叫声后,我们五个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紧张。

    “躲起来!”说完,我四下看了一眼,想要找地方躲起来,却发现这里除了一张木床之外,就只剩下了一个木柜和和一张书桌了。想要躲起来,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你们两个床底下,我和师姐还有怀柔去柜子里面。”我说完后,就迅速的朝着柜子里面跑去了。

    躲好之后,我把柜子的门给关了上来,柜子之中顿时就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怎么这么大的柜子,两个人还都这么的挤啊。”许诺师姐低声的开口说道。

    “不要说话,小心被外面的人发现了那就不好了。”我紧张的说道,接着,柜子外面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那脚步声有时轻有时重,十分的奇怪。

    接着,脚步声就在柜子前面停了下来,周围静悄悄的,安静无比。

    我心紧张的“噗通噗通”的跳动着,那人不会打开柜子看我们在不在吧?我心中想到。

    “老爷,你在吗?”粗厚的声音再一次在柜子外面响了起来,这一次,我听的十分的清楚。那声音我十分的熟悉,不是别人,正是乐家的大太太。

    大太太见这里没有回应后,就没有再说话,但是我却听到了他的双手搭在柜子上的声音。沉闷无比,听到那声音后,远看就要拉开柜子了。

    这下麻烦了,要是被大太太发现我们几个擅自进到乐家大宅之中来的话,解释起来就十分的麻烦了。说不定,大太太就要因为这件事情,逼着我和她同盟了。

    “吱呀!”一声沉闷的声音响了起来,柜子被拉开了一条缝隙,一道阳光就泄了进来。就在我已经死心了,准备走出去的时候,又是一声熟悉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嫂子,你在干嘛呢?我爹爹呢?”这声音不是别人的声音,正是乐家三少爷,乐心。

    “砰!”一声闷声响了起来,王金凤又将柜子门给关上了,笑着说道“三弟你也来看老爷来了,不巧,老爷他没有在这里呢!”

    “哦,没在啊?没事,我是来找大嫂你的,大嫂有没有时间,我想和大嫂商量一些事情!”乐心说道。

    “找我有事情?好啊!”王金凤明显的有些惊讶。

    “走,我们出去说,免得老爷子回来看到后又说我们神神秘秘的!”乐心说道。

    一会儿之后,房间之中就再一次安静了下来。我伸出手朝着师姐拉了过去,拉到了师姐的衣服说道“师姐,我们出去了!”

    “走,我们出去!”师姐的声音却是从另外一边传了过来。

    黑暗之中,听到师姐的声音从另外一边传了过来,我的心顿时就凉了下来。我左边的这个人竟然不是师姐,那她是谁?

    因为柜子之中突然多出了一个人,所以我不敢轻举妄动。我伸出手在那人的身上上下的摸着,发现这个人比我矮一点,此刻正站在我的边上,她却是一声不发。

    难道是……是尸体?

    “我说你们两个藏在柜子里面干什么呢,人都走了,快点出……”说着,同尘就伸出手拉开了柜子门,接着只听同尘惊恐的喊叫了一声“鬼啊!”

    阳光照了进来,我眼睛稍稍的有些刺痛,等我反应过来后。我朝着我手中摸着的这个人看了过去,只见在我的左边站着一个瞪着大大眼睛的女人,女人脸色苍白,身上已经有多处腐烂了。

    看到这里,我赶紧将手给收了回来,胃中一阵恶心。

    我刚刚竟然伸出手在这具腐烂的尸体上摸了半天,想到这里,我就伸出手在陈景皓的衣服上擦了两下,陈景皓反应过来后,连忙退后。

    “这柜子里面怎么会藏着一具尸体,我就说之前怎么那么挤了!”许诺看着背靠在柜子里面的这具尸体,脸上满是疑惑之色的说道。

    我的注意力也开始回到了这具尸体的身上,仔细的打量着这尸体。这尸体身上穿着的衣服是用丝绸做成的旗袍,身上也挂着一些金银首饰,从她的这身打扮来看,这个女人应该是一个太太。

    “好多金银首饰啊,真想要偷点走。”同尘眼睛发光的看着这尸体上的东西,说道。

    许诺听到同尘的话后,嘲笑了一声,说道“你这胖子真是没有出息,连死人的东西你都想要啊?”

    胖子耸了耸肩,不再说话。

    “这女人是谁呢?为什么都腐烂了,却没有散发出一点异味来?”陈景皓开口说道。

    “是啊,奇怪,这女人身份看起来也不低,就这样死在了这里乐家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的吗?”许诺从同尘那里收回了目光,又重新的看到了你干尸上面。

    我将尸体给扶了出来,怀柔静静的盯着尸体,脸上满是疑惑,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东西。尸体腐烂的其实已经有些严重了,但是却是没有任何的臭味,反而从尸体上面散发着一阵淡淡的药香味,这更加让人觉得恶心。

    “要不要告诉乐家的人,这里有一具尸体。”陈景皓开口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不可以,要是告诉给了乐家的人的话,这不就摆明了我们有到乐家来过吗?先把尸体运回我们住的四合院,看看乐家的反应再说!”

    说完,我们几个就偷偷摸摸的将尸体运回了住处,路上凭借着怀柔出色的观察能力,我们避开了很多麻烦,回到屋子之中,我们没有被乐家任何人发现。

    在自己住的地方后,我便有时间仔细的观察着这具尸体。这个女人虽然已经腐烂了,但是从她的身材还是看的出,女人还是有几分姿色的,特别是这女尸一头乌黑长发,更是让很多活人看了都觉得惭愧。

    接着一整天的时间,我们几个便在打听乐家有没有在什么时候失踪过一位太太,这些乐家的家丁和婢女都说乐家就两位太太,不知道还有第三位太太这回事情。而起两位太太都是原配,也就说说,不存在乐家有太太被休了的事情!“

    到了黑夜,乐家的人叫我们去吃饭,我便把这陌生女人的尸体藏在了柜子之中。

    这一次吃饭,乐家的人都对的我十分的客气了起来,特别是王金凤和韩月,都有意无意的在三位少爷面前说着我的好话。

    “二嫂,听说你今天派人端了一些茶水给叶先生喝,平时三弟我都喝不到二嫂泡的茶,二嫂怎么突然想到要给叶先生泡茶了呢?”乐心开口说到爱。

    韩月脸色微微的变了变,然后冷冷的说道“叶先生为了给小妹看病,身体也累坏了,难道给叶先生泡茶不应该吗?”

    “二嫂说哪里话,当然是应该的事情了,只是不知道叶先生觉得我二姐的茶怎么样?”乐心朝我看了过来。

    二太太也满脸紧张的看着我,我只是淡淡的一笑,心中想到,这个乐心竟然想要强行拉我蹚乐家的浑水,我才没有那么傻呢,于是我淡淡的说道“好喝,怕是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泡出二太太那么好喝的茶水了!”

    “茶水之中没有毒吗?”乐心终极海水没沉得住气。

    “三弟!你说什么呢?”乐蒿顿时就愤怒了,冲着乐心大声的骂道“我家婆娘怎么会给叶先生的茶里面下毒呢?”

    乐心自知失言,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二太太顿时就朝我投来了感激的目光。

    不过我也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表露出太多的表情,乐青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说道“我最近总是惴惴不安,觉得乐家要有大事情发生了……”

    乐蒿听到乐青的这句话后,脸色微微的变了变,说道“原来大哥也有这种感觉吗?二弟我这种感觉也越来越严重了。”

    乐青和乐蒿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人齐齐转头朝着我看了过来。

    我这个时候正被桌子上的一块鸡腿给吸引住了,目光紧紧的盯在鸡腿的上面。见两人同时转头朝我看了过来,我吓了一大跳赶忙咽了咽口水,说道“你们两个这样看着我干嘛,我只是想要吃个鸡腿。”

    “难道祖宗留下来的话都是真的,我们真的不能和姓叶的人来往?”乐青的这话显然是有些在下逐客令的意思了。

    不过我倒是没有多少的担心,这里只有我会七脉针法,他们要是敢让我走的话。那么乐萍儿的命也没救了。

    乐蒿摇了摇头,说“不会的,我看叶先生是一个好人,怎么会给我们叶家带来灾难呢,就算是真的带来了灾难,祖宗不是还留下了保命……”

    乐青狠狠的瞪了乐蒿一眼,乐蒿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巴,没有把后面的话继续说下去了。只是我话听到一半,心里硌得慌。

    “各位少爷,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乐家就只有两个太太吗?在这之前,有没有谁离婚过?”许诺开口问道。

    “怎么突然问这个?我们乐家家法严格,没有人离过婚。”乐青开口说道。我观察着这些人的表情,这些人的表情都十分的疑惑,从他们的眼睛之中也没有看出有任何隐瞒真相的意图。

    这就奇怪了,难道那具女尸还能是从天而降的不曾?

    “美女妹妹,怎么突然问这个?”乐心静静的看着许诺,开口问道。

    许诺只是淡淡的看了乐心一眼,然后说道“我以为大户人家都有大房二房的,没想到你们乐家竟然没有,所以我就好奇,随便问问而已了。”

    “原来是这样啊,要是许小姐对大宅历史有兴趣的话,晚上可以来我房间,乐某一定耐心的教……”

    “啪!”乐心话还说完,一个油腻腻的猪蹄子就砸在了他的脸上,怀柔连忙道歉的说道‘哎呀,叔叔,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只是不想让胖子吃我同类而已,不是想要故意砸你的!”说完,怀柔伸出手又去抢胖子拿起的另外一个猪蹄子。

    乐心伸出手擦了擦脸上的猪油,强颜欢笑的说道“没事……许小姐我们继续刚刚的话…啪!”乐心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又是“啪”的一声,怀柔和同尘抢着的猪蹄子又再一次的砸在了乐心的脸上。

    “哎呀哎呀,胖子你看看你,又砸到人家乐叔叔了!叔叔,你没事吧……这回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怀柔睁着天尊无比的大眼睛,看着乐心说道。

    乐心的脸已经憋成了铁青色,他憋了半天,最后只是吐出了两个字“没事!”

    看到怀柔和乐心这个样子,我想笑又不敢笑出来,差点就憋出了内伤。

    “好了,好了,三弟,你不要再说话了。”乐青看到自己三弟这么受欺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摆了摆手让乐心不要再说话。

    接着乐青转头看向我,说“叶先生,女孩子还是要矜持点听话点好,你最好还是好好管管你家女儿才好!”

    我说“我的女儿就不用乐少爷你操心了,我不喜欢压制孩子的灵性,也不会小肚鸡肠的和一个孩子生气。”

    乐青听到我的这句话后,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不过这不关我的事情。

    乐蒿说“叶先生,快点吃饭吧,今天还要给我小妹施针呢,时辰错过了的花啊,就不怎么好了。”

    我“嗯!”了一声,连续给乐萍儿用三天针之后,乐萍儿的病就能好转了。

    第二天用七脉针法比第一天还要简单轻松的多,很快,第二天的治疗也结束了。乐萍儿的气血也已经好多了,很常人比起来,也就是稍稍苍白了一些而已。

    今天早早的我们便回到了房间,在路过莲花塘的时候,我发现莲花塘的水竟然没有之前那么臭了,夜风吹过的时候,甚至还夹带着一丝淡淡的香味。

    回到四合院,正当我准备休息的时候,胖子震惊的喊叫声就响了起来,只听胖子喊道“出事了,出事了,你们快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