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498章 阴曹地府
    我倒是没想到纱笼会突然说这么一句话,听到纱笼的话,辰峰身体僵硬了一下,怔怔发呆的看着纱笼,说“妹妹,我怎么会陌生呢?我是你的哥哥啊!”

    纱笼走到了我的身边,淡淡的看着前面的那个男人,说“我都不记得了,现在的你在我的脑海之中很陌生很陌生,我对你的记忆也只是你和我说的那些故事而已,我不知道真假,辰峰,等我自己找回了那些记忆,我在来找你!”

    “好吧,妹妹,哥哥等你回来。”辰峰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转头朝着我看了过来,说道“叶城,我要在这里照顾小白,我的妹妹就交给你照顾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纱笼的。”

    辰峰也没有什么好交代的了,于是,我们几个依次坐在了水晶宝座上,传送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我,怀柔,许诺,纱笼,陈景皓,同尘还有乐萍儿七个人从古堡之中走了出来。在我们前面的场景正和我那天看到的一样,清晨的阳光下,漫山遍野的药花,在花海的那一端,一座断桥正静静的注视着我们。

    “哇,好漂亮啊!”看到前面漫山遍野的花儿,小小的怀柔就往前跑了过去,我拦也拦住,索性就让她疯去了。

    回头望着身后的这座古堡,我无比的不解,说道“我们现在在的这个时空和之前的时空是一样的吗?时间有没有变化?”

    纱笼摇了摇头,说道“时间没有变化,事实上空间也不存在着任何的变化,事实上我们熄灭蜡烛和点燃蜡烛只不过是通过机关打开了一道道暗门,造成了变化时空的错节而已,永乐村本就在这个地方!”

    “阿玛,送你花儿啊!”就在这个时候,怀柔跑了过来,手上捧着一束束药花,在她的头发上还插了几朵,十分的可爱。

    许诺伸出手接过了怀柔手中的花,趁我不注意,就将花儿插在了我的头发上。接着许诺便笑的说道“哎呦喂,这哪里来的大姑娘,这么漂亮啊?嫁给你姐姐我好不好?”

    看到这一幕,同尘他们就笑弯了腰,我取下花儿就要朝许诺的头上带去,师姐才不上当,转身就朝着前面跑去,我一边喊叫着一边追了上去。

    同尘他们笑了笑,从背后快步的跟了上来。

    师姐的脚步很快,我竟是一时间追不上,追了一会儿后,远远的我就看到师姐停了下来,站在原处怔怔发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怎么了,师姐?”我紧紧的看着许诺,不解的开口问道。

    “断桥到了!”许诺停了下来,指着前面的那座石桥,开口说道。

    悬崖沟壑,只见在几千米的高空上,一座拱桥横跨在我们的面前,拱桥从中间断开,下面是万丈悬崖,除非是从中间飞过去,不然没有人能够轻易的跨过去。

    在断桥村的那一边是一个建筑凌乱的村子,毫无风水可言。我们这边上鲜花满地,阳光明媚。而在断桥的那一边,则被阵阵的乌云笼罩着,给人一种阴深深的感觉。

    “这要怎么过去?”看到从这中间断开的断桥,从身后走过来的同尘他们无比的惊讶,开口问道。

    “断桥,断绝世俗纷扰,只有心灵纯净的人才能够走过去!”就在这个时候,纱笼往前走出了一步,说“这是一座断桥也是一座心桥……想要过断桥的话,必须心无杂念,不然就会掉入万丈深渊!”

    “这个世界上谁能够做到心无杂念?我不相信乐家的能够做到心无杂念。”我看着面前的断桥,说道。

    我刚刚说完话,断桥旁鸦雀无声,竟然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的。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我愣了一下,转头朝着前面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小小的声音正走在了断桥上面,直接从断桥中间走了过去,走到了断桥的另外一边。

    “阿玛,快来,这桥可以过的!”在对岸,怀柔朝着我招手说道。

    看到怀柔这么轻松的走了过去,我也上了断桥,在走到沟壑的时候,我脚底一滑就差点摔了下去,还好许诺伸出手及时的拉住了我,将我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冲着我骂道“小师弟,你干嘛,你不要命了?”

    “为什么我走不过去?”我反应过来后,看向师姐,极其不解的说道。

    “你心中杂念太多,自然是走不过去的!”纱笼一边说着,一边在我的注视下,缓缓的走过了断桥,来到了桥的另外一边。

    我看到这一幕,怔怔的睁大了眼睛,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接着,许诺师姐也开始尝试着走过断桥,但是也失败了。原来在许诺师姐的心中也是有杂念的啊?

    从中午到旁晚,我们都在想办法过到对岸去,但是各种方法都用尽了,依旧是一筹莫展。当血红色的夕阳洒在我们的身上的时候,我发现乐萍儿的肚子又开始大了起来。

    不好了,在天黑之前必须得过去,不然的话,一切都来不及了。

    “纱笼,你能不能过来,先把乐萍儿带过去?”我冲着对岸的纱笼喊道,纱笼听到之后就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纱笼听到后,就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小心!”就在纱笼走到断桥处的时候,一脚踏空,差点摔了下去,纱笼连忙伸出手抓住了断桥的一端,一块巨大的石头就滚落了下去,很久很久才传来山谷的回音。怀柔连忙就跑了过去,将纱笼给拉了起来。

    纱笼惊魂未定,朝着我这边大声的喊道“不行,我们过不过去!”

    许诺久久的思索着,良久后她转头看向了乐萍儿,说道“师弟,乐萍儿是乐家的人,他应该有办法过去的!“许诺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就在乐萍儿的身上搜了起来。

    “这是……药方?”很快,师姐从乐萍儿的身上搜出了一包用药方包着的东西。打开药方只见药方之中包着一个个药丸,我接过药方仔细的看着,“辟情丸,驱除万千杂念,还人一日安宁!”

    “就是这个了!”我激动无比的说道,事实上,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能够真正的做到驱除一切杂念,但是借助药物还是能够短暂的完成这个心愿的。

    我服下辟情丸后,瞬间感觉心中像被抽空了什么一样,空荡荡的。我望着前面的断桥,夕阳下,面前的那断桥赫然变成了一座完整的拱桥。

    “走!”我回头看向师姐她们,他们的脸上也无比的惊讶,显然看到的场景应该是和我一样的。在通过断桥的时候,我还是小心翼翼的,不过这回却是顺利的通过了。

    一道村子里面,周围的色调都黯淡了下来,周边给人一种阴冷冷的感觉,天空整个就要完全黯淡了下来。

    “进村子!”我没有思考的犹豫,说完后,一行人就朝着前面的村子走了去。快要到村子口的时候,远远的我们便看到在村子口有两颗巨大的松树,黯淡的夕阳下,那枯树正静静的注视着我们,像是在无声的述说着什么一样。

    在枯树的边上,立着一块石头,上面写着“永乐村”三个字,这三个字很红很红,就像是人用鲜血写上去的一样,而且与其说我面前是一块石头不如说他更像是一块墓碑。在我们的村子之中有一个习俗,人安葬了之后一般都会在墓前种上两颗松树的,松树的布置正和现在这两颗树一个样子……

    “快看,在这石头上有一行字……”同尘胖子指向石头,开口说道。

    陈景皓将石头上面的字读了出来,“死者长乐,生者永哀!”

    “长乐村,不会是一座**吧?”看到这两行字后,同尘胖子无比惊恐的开口说道。**我不是没有进过,但是长乐村看起来明显的要危险的多。

    “就算是**,我们也要进去,走吧,别等天黑!”其实不用胖子说,看到“生者长乐,死者何扰这两行字的时候,其实我心中差不多就有数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陈景皓从符咒之中将一个罗盘掏了出来,说道“还是小心点好,我看看这个村子到底有没有鬼!”

    说完,陈景皓口中念了几声咒语,罗盘上那长长的指针就开始转动了起来,指向了西边一个方位,说明这个村子确实有鬼。

    陈景皓又往前走出了一步,指针又开始摆动着,指向了另外一个方位。

    “走吧,不用看了,这个村子全都是鬼!”许诺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断桥,说“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我们身后的这座桥就是传说中的奈何桥了。”

    同尘胖子听到许诺的这句话后,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无比赶紧否认道““不可能,奈何桥边上不是有彼岸花的吗?怎么没……”说这话的身后,胖子的脸色我突然变的难看了起来。

    温柔的夕阳下,对岸那漫山遍野的药花还在风中轻轻的摇摆着,像是在和我们挥手告别一般,十分的诡异。

    “叶城,怎么办,我们回不去了!”同尘转头朝我看了过来,开口说道。

    “阴曹地府不是只有死人才能够进的吗?我们竟然活着进来了,就说明我们一定能活着出去的。”我说道“况且乐家的人也在这里,怕什么,我们走吧!”

    说完,我就率先朝着村子里面走去,跨过了永乐村的石碑。

    往前大概走了有小半个时辰,前面的房屋开始多了起来,街道也开始清晰了起来。前面的街道都是一些清朝的建筑,没有任何现代的东西,两边来来往往的人群都是推着车子,拉着牛马的那种。

    以往这个时候,别的村子都开始冷清了下来的,而永乐村村子里面这个时候却四处可以看到有人行走,卖菜。

    说这是一个村子,更不如说这是一个小镇,因为这个村子实在是太大了,阴沉沉的天空下,我看到街道边上开始有人叫卖着各种东西,吆喝声此起彼伏。

    “来看看咯,看看喽,新鲜的鱼咯!”一声熟悉无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还会在听到那个声音。我身体微微的怔了怔,转头朝着那个卖鱼的人看了过去,只见那人穿着厚厚的衣服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虽然是冬天,但是他裹的却十分的夸张。

    “张叔!”我惊讶的就叫了出来,张叔是我们新叶镇的人,是一个渔夫,住的离的我家比近。我记得在我读大一的时候,就听家里人说张叔再一次出海打渔的时候,碰上了暴风雨,张叔连人带船都被打翻在了水中,因为正好学校那天放假我还参加了张叔的葬礼,亲眼看到他被装进棺材之中埋葬的。

    张叔听到我的话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盯了我很久,才说道“你……你是小城?”

    我点了点头,说道“张叔是我!”

    张叔听到我的话后,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扼腕叹息之色,说道“哎,英年早逝啊,英年早逝啊,小城,你怎么年纪轻轻就死了?”

    “我没死啊!”我说道。

    我刚刚说完这话的时候,顿时感觉到无数双眼睛就朝着我扫了过来,那些买菜的卖菜的都盯着我们。

    张叔脸色就拉了下来,冲着我大声的骂道“臭小子,死了就死了,,还想骗你叔,那天我看到你被车撞死的……”

    我已经明白了张叔的意思,赶紧说道“呵呵呵,张叔和你开玩笑的了,你还当真了!”

    “卖猪头了,便宜卖了哦!”隔壁商铺的人开始叫卖了起来,整个街道又重新变回了原来的次序。

    张叔放下手中的东西后,一把拉住了我,就朝着前面走去,许诺他们跟了过来。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后,张叔紧紧的看着我,说“小城,怎么回事,你怎么到这个地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