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480章 找到尸体
    我静静的看着纱笼身边站着的怀柔,这个小姑娘不知道为什么,对纱笼竟是这般的亲近。难道说怀柔之前曾经认识纱笼不曾?

    带着这种疑惑,在身后无数坟墓的注视下,我推开了面前这栋木屋。

    吱呀一声,无数的灰尘就从空中洒落而下。

    昏暗之中,这是一间一室一居的小屋,在房间之中摆放着一些简单的家具,但也已经布满了时光的痕迹,木桌子上面全是蜘蛛网。

    这间房间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吧?我走到木桌边上,环视着这间简易的木房。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来过的痕迹,在木屋的最里面有一间房间,同样布满了蜘蛛网,木门也是关闭着的。

    我一步一步走到了里面的房间前面。

    这间房间前面的灯光很昏暗,很昏暗,木门的后面像是有双眼睛在盯着我一样,那已死的老人家,会不会就在这间房间的里面?

    “吱呀……”

    安静的木屋之中,响起一声关门的声音,我吓了一大跳赶紧转身朝着身后看了过去。只见我进来的那扇门不知道是因为风太大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自己关上了。木屋之中顿时就陷入了一片黯淡之中。

    有时候黑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像我现在处在的环境一样,昏昏沉沉的,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

    我等了一会儿,见木屋里面没有什么动静之后,便再次伸出手推开了面前的这扇木门。木屋的房间里面凌乱不堪,贴满了各种各样的符文。

    我的目光移到了房间最角落的一张木床上面,让我没想到的是,此刻,在房间的木床上,赫然躺着一个穿着黑色寿衣黑色寿裤的老人家。老人家头上带着一顶黑色的矮脚帽,看起来十分的阴森恐怖。

    我从口袋之中掏出了一张驱邪符,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这老人家的面前,仔细的打量着这个老人家。只见老人家嘴唇苍白无比,嘴巴微微的张开着,他那露在衣服外面的手臂上也布满了淤青,这个老人家不是别人,正是木根。

    根据我多年的学医经验,人死之后,肚子之中的五脏六腑首先开始腐烂,尸体的下颌会被腐烂的气体微微冲开,所以尸体会有张嘴的现象。加上尸体身体之中的血液失去活性后,他的身体上便会出现淤青。看到这些现象全都在木根的身上出现了,木根假死的可能性不大。

    为了确保万一,我探出手替木根把了一下脉,木根的手无比的冰凉,已经没有了脉搏。

    我从口袋之中掏出了一些绿色的药草,这种药草叫做“僵尸草”,是一种测试尸体有无尸变的重要药草。

    我将药草点燃后,空中回荡着淡淡的腐烂味,这是僵尸草的味道。在我的注视下,床上的尸体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竟然不是尸变,可是尸体明明是自己走到这里来的啊,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不是尸变又不是假死,尸体怎么能够走到这片墓地来呢?

    难道是闹鬼了?我见过闹鬼,但是这种查明不了任何原因的闹鬼,这还是我第一次碰到。

    我们中医讲究对症下药,可是这次闹鬼闹的莫名其妙,让我有些无从下手了起来。

    我想的是,竟然木根的尸体已经找到了的话,干脆就先让村民按照习俗把木根的尸体再次给埋了。这一次我就站在边上看,尸体埋到地里面去了的话,看他还怎么出来?

    想到这里,我走到了房门前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又就是吱呀一声,房间的门再一次关上了。我伸出手拼命的拉房门,那房门像是被人从外面死死的拉住了一样,我根本就拉不开。

    糟了!

    我下意识的就转过头朝着身后的木根看了过去,木根依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但是和之前有些不同的是,这一次木根的嘴角好像翘起了一丝阴冷的笑意,看的我全身发毛。

    可是,我并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阴气。没有阴气,就代表不可能有鬼,可能是我的心里作用,木根本来就是笑着的吧?

    这个时候,我发现在房间最里面的一张课桌上摆放着一碗米饭,那米饭还吃了三两口的样子。看到这里,我顿时就百思不得其解来,这米饭是谁吃的?

    我走到米饭前,伸出手摸了摸米饭,米饭早已经冰冷了。在米饭的中间还有着一点红纸,是供品。

    “这米饭是谁吃的咧?”一声疑惑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

    我下意识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刚刚回答完,我的背后就冒起刷刷的凉意,转头朝着身后看了过去。

    在我的身后,那死去的木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木根很瘦很瘦,他的那双眼睛凹陷了下去,眼珠子就像是瞪出来了一样,笑着看着我。

    我连忙后退了几步,瞪着木根说道“你…你是人是鬼?”这个老头子十分的奇怪,七分似鬼三分似人,在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邪气也没有任何的生气。

    越是这种人,越是让人觉得恐怖。

    “你好啊,叶城!”木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阴笑的看着我,开口说道。

    我声音颤抖的说道“是…是,你怎么知道我是叶城?”

    我昨天晚上才到断桥村,木根竟然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这让我微微的有些惊讶,不过村中的人都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木根想打探我的名字也不奇怪。

    “你今年二十二岁,大学毕业两年后竟到了绍城的一个药香铺,开始做人鬼生意是吗?”木根脸上依旧是阴冷之色,开口问道。

    听完木根的这番话,我全身上下冒出了一阵寒气,这些都是我没有和断桥村人说的事情,木根竟然全都知道了。

    “你还知道什么?”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木根不是一般的人,他或许生前也是一个抓鬼师,在他死后他可以借助某种秘法将身上的邪气给驱除掉。

    木根阴冷冷的往前走出了两步,端起了我面前的那碗冰冷的米饭,开始吃了起来。我发现,木根在吃那米饭的时候,根本就不能下咽。那些米饭就塞在他的口中,还不断的在往外面掉,看起来十分的恶心。

    “我还知道,你有一个奶奶,她现在中了睡蛊,正在家中沉睡中,而且你那个奶奶最疼爱你是不是?”木根吃了两口饭后,又全都吐了出来,因为他根本就咽不下去,他自己也发现了。

    听到木根提起我奶奶,我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木根接下来的话让我又担忧又兴奋。

    “叶城,我在这里等你很久很久了,为的就是帮你解开你奶奶的睡蛊。”木根说道。

    我疑惑无比的看着木根,说“你等了我很久?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你又为什么要帮我?”

    “这都是你奶奶的安排,你奶奶是我的老恩人了,二十多年前你奶奶从密云水库来到断桥村,救过我一命,我要感谢你奶奶,你奶奶说让我在这里等二十年,到时候也帮帮她解睡蛊!”

    我奶奶二十年前就知道自己会中蛊毒了?

    这些都是我奶奶安排的?

    奶奶二十年前确实到过北京,到过密云水库,而且她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抵抗住了两个皇级高手,奶奶能够提前安排好这一切也不是没有可能。

    “要怎么解?”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口问道。

    木根说“人沉睡和灵魂有关,你奶奶中的睡蛊也是一种魂蛊,魂蛊还需魂魄来解,你只需要把一丝魂力封印在这张符咒之中,我就能制作出解蛊的解药来!”木根说着,从口袋之中替出了一张黄色的符咒。

    房间的地上本就布满了各种各样的符咒,木根从口袋之中掏出一张符咒来我也没有觉得有多么的惊讶。

    我伸出手接过了那张黄色的符咒,只见在黄色的符咒上面雕画着各种各样的图案,符咒蕴含着一股吸力,让我不由的警惕了起来。

    “你不用害怕,符咒的吸力只是用来封印一小部分魂力的,你只需按照我的口诀做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