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454章 历史重演
    推开植被之后,出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一辆公交车,公交车已经锈迹斑斑了起来,像是已经在这里停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一样。

    我走到车头的部位,伸出手扒开了一些植被,在同样布满岁月沧桑痕迹的公交车车头上面,赫然写着狮330的字样,因为时间过的太久了,车牌都已经锈迹斑斑了起来,将近二十多年前的330又重新的出现了,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过330会重新的出现在这里。

    “阿玛,这车里面有着很强大的生气和死气,这两股气正在对冲着!”怀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生气和死气在车内对冲着,说明生死草就在这330车中了。只是这辆车是谁放进来的?生死草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车中呢?

    陈景皓进到车中已经有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却没有看到陈景皓从车中出来,难道他还没找到生死草在哪里吗?

    想到这里,我快步的也走进了车门之中,公交车里面一排排灰暗的座位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看着这一排排灰色的座位,奇怪的是,车子里面并没有任何的植被。在车子里面的场景还保持着二十年前的样子,在售票员位置的边上,一些碎落的玻璃随意的散落在了一边,有几个座位上还沾着一丝丝鲜血,鲜血还没有干涸,像是刚刚有人滴落上去的一样。看到这里,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车子里面竟然还是二十年前的场景,看着一排排静默无言的座位,我总是觉得有人会突然从座位上站出来。

    “阿玛,我害怕!”怀柔抱紧了我的脖子,开口说道。

    “不怕,阿玛会保护你的。”我抱紧了怀柔,仔细的看着车里面,奇怪,明明我看到陈景皓进到车中来了的,怎么现在陈景皓又消失不见了呢?

    难道是陈景皓故意躲着我?

    想到这里,我从前面一个个位置朝着后面找去,可是我走遍了整个公交车,都没有找到陈景皓在哪里。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看错了,陈景皓没有上来?”记得在厉鬼墓中的时候,许诺师姐先进到了一个金丝楠木房间之中,我在进去,许诺师姐也消失不见了。难道这一次,又和上次在金丝楠木房间一样,是一个折叠的空间?

    看似我和陈景皓进到了一个公交车之中,其实又是两个不同的空间?想到这里,我第一个想法是赶紧下车!

    于是我“登登登”的跑到了车门口,正准备下车的时候,“吱呀”一声沧桑无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公交车的车门“吱呀”一声就关上了。

    公交车门关上的时候,我脑袋上带着的头灯也熄灭了起来,世间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公交车窗外不时有刷刷的冷风吹进来,时间仿佛逆流了一样。

    公交车里面很安静,安静到我能够听到背后的“呼吸”声。在我的背后有呼吸声?想到这里,我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转头朝着身后看了过去,只见在我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多出了一个穿着制服的人,她正冷冷的看着我。

    我下意识的就从口袋之中抓出了一把断魂草,一只手抱着怀柔一只手就将断肠草朝那人的口中塞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公交车中的灯光亮了起来,一个穿着制服的售票员正满脸疑惑的看着我和怀柔。

    “先生,车子马上要启动了,请你们坐好!”售票员礼貌无比的开口说道。

    “车子,启动?这是什么和什么啊?这车子在墓室之中怎么启动啊?”我开口说道。

    “神经病!”售票员轻轻的骂了一声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车子也在这个时候开动了。

    我看着手中抱着的怀柔,怀柔此刻也是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见到我看了过来之后,,只见怀柔摇了摇头,说道“阿玛,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幻觉。

    我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狠狠的在自己的手臂上拧了一下,哎哟!剧烈的疼痛从我的手臂上传了过来,怀柔好奇的看着我,说“阿玛,你干嘛呢?”

    不是幻觉,竟然是真实的,我们又进到了一个时空之中了。

    于是我抱着怀柔,在附近的一个位置安静的坐了下来,看着窗外的风景,窗外赫然是一条布满路灯的街道,街道两边没有看到任何一个行人和任何一辆汽车。

    太奇怪了,太奇怪了。

    我一直不能从墓室之中回过神来,现在的我只有两个方法要么下车要么一直在车上坐下去,车子在郊区缓慢的开着,靠站之后我看到有一个老太太上车了。

    “奶奶?”当我看到这个老太太的时候,我无比的惊讶同时有些哽咽了起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远在家乡的奶奶。

    只是奶奶和之前有些不同,现在我的奶奶看起来似乎年轻了很多。奶奶不是在家中沉睡着的吗?怎么会出现在了这330公交上了呢?似乎这一切只有一种解释,我们真的回到了二十年前。

    我静静的看着二十年前的奶奶,心中无比的复杂,奶奶从小到大都十分的疼爱我,在她昏迷的时候,她都没有见到我一面,没想到今天在这里我能够见到奶奶。

    奶奶上了车之后,四下环视着,当她的目光朝着我看了过来的时候。我无比的紧张了起来,奶奶会不会认出二十年后的我呢?

    只是我奶奶看了我一眼之后,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她转身就坐到了一个空位置上。

    奶奶没有认出我来,其实我的心中还是有些小失望的,我又看了看奶奶的样子,发现奶奶头上的白发很少很少,在联想起关于330的种种版本,种种传言,我已经能够确信,和当年上到曾经的列车上一样,我又上到了当年的330上面。

    当年在330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似乎一切都要在我的面前揭晓了。

    “阿玛,那奶奶脚上的鞋子真好看!”怀柔开口说道。

    听到怀柔的话后,我低头朝着奶奶穿着的那双鞋子看了过去,当我看到那双鞋子的时候,我心跳快速的跳动了起来,那双鞋子赫然是红色的绣花鞋。

    看到红色绣花鞋,我心顿时成了一团乱麻,奶奶难道就是那个一直跟在我背后的红色绣花鞋的主人?

    车子在开动的过程之中,又上了一对年轻的夫妇不过这对年轻的夫妇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没坐过一站又重新的下了车。

    公交车开始开进了一片荒野,车子马达的声音十分的响,在荒野前面,我看到有三个人正朝着车子招手。

    “就是这三个人了!”我记得网络上流传的各个版本,330公家车的消失都和这三个人有着很大的关系。

    “奇怪,平时这车站都一个人都没有的,怎么今天一下来了这么多的人?”司机师傅小声的抱怨了一声,将车停好之后,那三个人就走上了公交车。

    我紧紧的盯着这三个人,中间的那个人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是被边上的两个人给架上来的,他的脚尖也一直在车厢之中摩擦着。

    三个人上车买完票之后,径直就坐到了最后一排,这三个人都有意的遮挡着自己的面部,我看不清这三个人到底都是一些什么人,但是我能够感觉的到,这三个人肯定都是玄界的人,而且中间那人已经死了!

    公交车司机还和售票员有说有笑的聊着天,即便是车中回荡着人的声音,我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冰冷无比的寒意。

    “小子,你怎么能偷我东西呢?”就在这个时候,我奶奶走到了我的身边来,冲着我破口大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