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390章 生生世世债
    等我再次看向那树根后面的时候,那个人影又突然消失不见了,我以为自己看错了,伸出手轻轻的擦了擦眼睛,眼睛再次传来了一阵刺痛无比的感觉。

    我赶紧将手收了回来,不敢再擦了。

    “啊!!”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趴在地上的我,艰难无比的抬起头朝着前面看了过去,只见此刻柳青浅已经死死的抓住了许诺,就朝着那玄黑色的棺材前面走了过去了。

    “师姐!”我大声的喊叫了一声,许诺被一股淡淡的黑气给锁住了身体,正被柳青浅拉着朝着前面玄黑色的棺材走去。

    就在柳青浅提起师姐手中的苗刀,就要朝着许诺手臂割去的时候,我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拿起了一把小刀,顶住了自己的脖子,冲着柳青浅大声的喊道“柳青浅,你要是敢杀我师姐的话,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柳青浅听到我的话后,愣了一下,转头满脸冷笑的朝着我看了过来,说道“你自己不是说了吗?你只是叶城,不是杨民杨也不是白逸阳,怀柔也不是你的女儿,现在又拿死来逼我了?你死,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对,我的死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只是为我师姐而死,因为我师姐活不了的话,那我也不会活下去的!”

    柳青浅静静的看着我,见到柳青浅不说话后,我下定了决心,握住小刀的手猛地一用力,就朝着脖子抹去。

    柳青浅面色一变,手轻轻的一挥,我手中的小刀就掉落在了地上。我抬起头怔怔的朝着柳青浅望了过去,见柳青浅并没有想要放过许诺的意思后,我再次弯腰想要捡起地上的小刀。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感到我的耳边一阵疾风一闪而过,柳青浅瞬间飞到了我的面前,还没等我捡起小刀,她的一只手掐住了我的脖子,刷的一下,狠狠的就掐着我朝着墙壁撞了过去。

    “轰”的一声,我只感觉背上传来了一阵剧痛,“哇”我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吐在柳青浅的魂魄上。

    柳青浅冲着我大声的喊道“你个废物,废物!就知道以死威胁,你说你有什么用!一点本事都没有,你不是想要救你师姐吗!你拿出你的本事来,用你真正的本事救你的师姐,而不是以死相逼!”

    听到柳青浅骂我废物,我的心就像万箭穿心一样疼痛,我伸出手,擦了擦嘴角边上的血水,苦笑了一声,说道“我……不忍心对你,对师姐,对怀柔任何一个人下手,所以我只有选择死!”

    “不忍心对我下手?”柳青浅听到我的这句话后,突然“哈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你竟然说你不忍心对我下手,三百年了,前两世你怎么不说不忍心这样的话?到了这一世,变成了一个废物,现在来说不忍心对我动手了,我问你,你对我动手你打的过我吗!”

    我没有说话,从脖子处传来的阵阵疼痛也让我说不出话来。

    “废物!废物!你就是一个废物!”柳青浅紧紧的掐住我的脖子,冲着我大声的喊道“叶城,你知道前两世我为什么会疯狂的爱上你吗?虽然你那么对我,虽然你一心想要变强,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甚至利用我背叛我!但是我爱的就是你这一点,我爱的是你的骨气,是你不服输的精神!”

    我紧紧的咬着牙齿,暗暗运力抵抗着柳青浅手中传来的强大的力道,只听柳青浅冲着我大声的喊道“叶城,你知道吗,我宁愿你这一世在背叛我,在亲手把我给封印甚至亲手把我打的魂飞魄散,我都不愿意看到你这么的没有骨气,这么的没用,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能够不要自己的性命。”

    “呵呵……”我苦笑了一声,抬起头朝着师姐许诺看了过去,许诺正静静的望着我,她的脸上越来越迷茫了,在她的身上还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气,她身上的黑气时而波动的快,时而波动的慢,但是许诺的目光并没有在自己身体上的黑气上,而是紧紧的盯着我,若有所思。

    她,是想起了什么吗?

    柳青浅紧紧的咬着嘴巴,我看到她的魂体也波动的十分的厉害,“废物,我柳青浅是一个念旧情的人,我在给你一次机会,你不要在用自己的性命威胁我了,好吗?”柳青浅虽然口上说我是废物,但是她说到最后,几乎是在用恳求的语气,在求我。

    “你杀了我吧……”我放弃了所有的抵抗,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呵呵呵,哈哈哈!”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我的耳边响起了刺耳的笑声,柳青浅掐住我脖子的手松了开来,我顺势就摔倒在了地上。

    我看到柳青浅哈哈哈大笑着,她的笑声越大,我的心就越痛苦。柳青浅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好,竟然你不愿意看到你师姐死的话,那我不愿意看到我的女儿死去……”

    “你……你要干嘛?”我看着柳青浅,她的笑声让我心里发慌,她似乎要做什么疯狂的事情了。

    “竟然我救不了我的女儿的话,那我就和我的女儿一起消失在这六道之中吧,叶城,这一世过后,我,还有我的女儿绝不会在和你有任何的瓜葛!”说完,我听到耳边响起了一阵飓风,柳青浅朝着那玄黑色的棺材冲了过去,那保护着玄黑色棺材的两颗老树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缓缓的合拢了起来,将那口玄黑色的棺材给保护住了。

    空中那巨大的黑气疯狂的冲击着那老槐树,树根剧烈的晃动了起来。整个石室也在剧烈的晃动着,我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她想要干什么?

    看到柳青浅疯狂的搅动着那老树根,我心中满是疑惑。柳青浅一边搅动着那老槐树根一边冲着那树根里面的棺材大声的喊道“女儿,娘亲没用,娘亲不忍心看到那个废物在我面前死去,娘亲只能委屈你和娘亲一起走了!”

    听到柳青浅的这句话,我这才恍然大悟了起来,她想要和怀柔一起魂飞魄散,消散在这六道之中。

    柳青浅的黑气越来越大,那两颗槐树虽然在强大,却还是经受不住柳青浅的魂力。槐树树根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合拢的槐树根缓缓的打了开来,我看到那玄黑色的棺材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在那玄黑色棺材的身后,有一个半透明的小女孩正静静的看着外面,她的脸上满是惊恐之色,在小女孩的怀抱之中还抱着一只黑猫,此刻黑猫也焦躁不安的看着外面。

    那是魂体,是怀柔纯净的魂体!

    要是怀柔真的有一天醒来了的话,亲眼目睹这一幕的这个小女孩,会多恨她?

    我不知道。

    恐怕这就是我生生世世偿还不了的债了。

    远看柳青浅就要做傻事,我动用炼魂阵法,魂魄腾空而起。挡在了槐树的面前,冲着柳青浅大声的喊道“柳青浅,你疯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柳青浅冲着我大声的喊道“不要你管,你不让我救我的女儿,我就让我女儿和我一起走,与其让人生生世世遭受痛苦,不如让她彻底的和我毁灭子啊了这六道之中实在。”说完,柳青浅强大的魂魄再一次朝着我冲了过来,她应该没有看到那玄黑色棺材边上,怀柔那惊恐的魂魄,不然她也不至于做出这种傻事情。

    此刻的柳青浅已经完全的陷入了疯狂之中,她的魂力直接将我的魂魄掀飞了出去,然后再一次朝着那槐树树根冲了过去。

    “哎……”远看柳青浅的魂魄要把维持着怀柔生命力的老树根给撕碎的时候,一声轻轻的叹息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