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282章 茅山之谜
    听到红疤男的话后,白夜额头上的眼睛就合拢了起来,消失在了她的额头上。白夜看着那红疤男说道“说吧,现在告诉我还有机会!”

    在三个玄界高手的注视下,红疤男转头环视了这三个人一眼,然后看向了李天真人。李天真人紧紧的盯着红疤男,说道“你别妄想逃走,能在我们三个手中逃走的人,恐怕现在还没出世呢!”

    红疤男的嘴角抹起了一丝笑容,目光紧紧的盯着李天真人的右边肩膀,像是在思索着什么事情一样。

    “快说!别想要拖延时间!”白夜说道。

    红疤男看着李天真人,说道“郁桐的秘密就是……”说到这里,红疤男面前的三把天师之剑一起对准了李天的右肩膀,大声的呵斥了一声,三把剑竟然是合三为一,木剑之中隐隐能够听到龙吟之声,天师之剑如一条蛟龙一般,就朝着李天真人的右边肩膀冲了过去。

    “不好!!”李天真人连忙伸出一只手护住了自己右边的肩膀,另一只手抓起了一张符咒,就朝着红疤男刺来的天师之剑迎了上去。

    “天眼洞口!驱除邪魅!”在红疤男朝着李天真人冲去的时候,白夜的第三只眼就打了开来,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从她的第三只眼睛之中就弥漫了出来,一道红光轰的一声,在红疤男手中的天师之剑刺中李天真人的同时,那道血光也打在了红疤男的背上!

    “啊!!”两道剧烈的惨叫声就响了起来,红疤男直接从空中跌落了下来,掉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而李天真人的肩膀上插着天师之剑,脸色苍白,鲜血淋漓了起来。

    “李真人,你没事吧?”白夜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开口问道。

    李天大声的喘息着,十分的狼狈,他却是咬了咬牙,将肩膀上的那把木剑拔了下来。木剑一拔下来,顿时鲜血就染红了李天的肩膀。

    李天快速的拍住了自己肩膀处的几处穴道,说道“没事!”

    白夜见李天说没事之后,低头朝着地上那红疤男的尸体看了过去,冷冷的说道“这红疤男真是太卑鄙了,老太太我倒是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人!”说完,白夜婆婆蹲了下来,伸出手将那红疤男给翻转了过来。

    我也紧紧的盯着红疤男,这红疤男从李家村就一直开始陷害我,再到厉鬼墓中那血疤派的李伟,还有最近的珊瑚……但是让我感到又有一点意外的是,明明这红疤男好几次都能够杀了我,但是他却都把我给放走了,难道说真的只是因为我能够缝合尸王的尸体吗?

    白夜已经开始伸出手去揭开把红疤男的黑袍了,就在白夜揭开黑袍的那一刻,我看到有一道黑气从红疤男的身体之中窜了出来,快速的就朝着前面冲了出去。

    “不好!他的魂魄跑了!”王阳和李天同时大声的喊叫一声,就朝着那个黑影逃窜的方向追了出去,白夜婆婆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尸体,那道黑影跑出去之后,这尸体以人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凹瘪了下去,在月光下,那竟然是一道惨白的人皮,那人皮竟然是从头到脚被扒下来的,完整无比。人皮罩在那黑袍之中,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

    那张人皮我并不认识是谁,十分的陌生,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的人,被恶鬼杀了,连自己的皮都被恶鬼给扒了下来。

    白夜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看了看地上的人皮,又抬头朝着空中的鬼门关看了过去。接着我便听到白夜口中念念有词,那鬼门关在白夜的咒语之中,缓缓的关上了。

    柳清雪转头朝那人皮看了过去,当她看到那人皮的时候,不由的“啊”的一声,就发出了惊呼声,估计是被吓到了。

    也就是柳清雪的这声惊呼声很快便吸引来了白夜的目光。白夜“咦”了一声,就转头朝着这边看了过来,然后厉声说道“什么人?”

    “白婆婆……是我!”我尴尬的从一个小土堆之中探出了脑袋来,转头朝着白夜看了过去,朝白夜挥了挥手,说道。

    白夜看到我之后,明显的怔了一下,就走到了我的面前,说道“叶城?你怎么在这里?”

    我脑袋快速的转了一会后之后,要是实话实说的话,恐怕对珊瑚不利,毕竟珊瑚和陈景皓的关系现在我还理不清,白夜婆婆又是道家高人。要说恰好路过的话,白夜肯定不会信,于是我开口说道“婆婆,你不是让我帮你追查你小孙子的下落吗?我得到这位茅山弟子的指点之后,就一路追查到了这里,没想到婆婆你也在这里!”

    白夜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任何的怀疑之色,而是若有深意的转头朝着陈景皓看了过去,说道“你是茅山的?”

    陈景皓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白夜没有再说话,于是我开口问道“婆婆,那天你从杨家大宅离开后,到哪里去了?”

    白夜沉默了一会儿后,开口道“那天和你分开之后,我本来是想要帮你镇压百鬼闹铺的,后来我看天相,发现茅山派可能有危险,就拜托李家村的一个神婆帮助你镇压百鬼闹铺,然后我就去茅山派了……”

    听完白夜的话后,陈景皓顿时就变得紧张了起来,只听陈景皓开口说道“那婆婆你知道茅山派的事情到底是谁干的吗?”

    白夜说道“茅山派的灭门十分的蹊跷,你师父告诉我说,那天晚上,赶尸派联合降头门还有血疤派的人一起包围了茅山派,施法阻断了茅山派以外界联系的空间,在将茅山派的弟子都杀了……”

    陈景皓听后,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脸色也十分的难看,只听白夜说“不可能,就这三个小门派,怎么能够做到无声无息的将我茅山派给灭掉?这绝对不可能!”

    白夜说“也不能说是灭掉吧,毕竟你的师父还有你的一些师弟和师叔逃了出来,怎么能算是灭门了?”顿了顿,白夜继续说“不过单单是这些小门派是做不到将茅山派给灭门的,李天真人说了,他怀疑药香铺也有牵涉在里面!”

    “不可能!!”一听到药香铺三个字,我顿时就喊了出来,说“药香铺怎么可能牵涉在里面?要是药香铺牵涉在里面的话,赶尸派也不会对药香铺动手了!”

    陈景皓转头朝我看了一眼,他的目光之中满是复杂的神色,要知道药香铺和茅山派本来就势不两立,只是我和陈景皓的私下交情比较好而已。但是要是真正到了药香铺和茅山派有冲突的话,凭陈景皓的性格,应该是会帮茅山派的吧。

    白夜看到我这么激动,淡淡的一笑,说道“叶城,李天真人也只是猜测而已,药香铺没有牵涉进来的话,道教五大门派,其他的两个门派肯定也有牵涉进来的!不然,单单这些小门派是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就把茅山派给做掉的!”

    道家五大门派,茅山派,全真派,净明派,赶尸派,药香派。难道说是净明派或者是全真派真的也参与了进去?

    我摇了摇头,不敢想象,我又想起了在三清神殿里面看到的那首诗,“茅山掌门,玩弄妇女,人间道尊,不得好死!”

    我吧这句话告诉给了白夜,白夜听后,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说道“叶城……这事情不能乱说,茅山派最近的尊阶高手就只有白逸阳一个了,白尊人怎么可能会作出玩弄妇女的事情!”

    “可是那诗是谁写的?谁对茅山派有这么大的仇恨呢?”我不解的开口问道。

    “除了她,不会有别人了!”白夜的脸上十分的复杂,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