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262章 痴情白薇儿
    那女鬼已经腐烂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和许诺,从她的眼睛之中那白蛆缓缓的蠕动着,掉落在了地上,十分的恶心,简直就是要逼死密集恐怖症的节奏。

    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我们,也不说话,在那白色的蛆虫快速的躁动下,她的身体竟然渐渐的变得虚幻了起来。

    “哼,想要自杀吗!没有那么容易!”许诺说完,口中念着几句苗族巫语。随着许诺口中的苗族巫语响起,从假山之中爬出了十几个血色春蚕,春蚕爬到了那鬼蛊的身上,缠绕住了鬼蛊的身体,接着从那春蚕口中吐出了一条条血丝缠绕住了那女鬼的身体,将她包裹成了一个血茧。

    血茧慢慢的形成,从那茧里面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鬼叫声,十分的刺耳。

    许诺不断的念着口诀,那血茧开始缓缓的转动了起来,接着从那血茧之中,一个蛾子钻了出来,那蛾子的头上竟然有一张脸,和那女鬼的脸一模一样。

    蛾子出来后想要飞走,许诺伸出手抓住了那蛾子,冲着那蛾子念了几句咒语,飞蛾轻轻的煽动了一下翅膀,似乎像是在和许诺说着些什么,许诺听完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然后转头朝我看了过来,说“这鬼蛊说,在我们两个人的身上,有一样东西,让白薇儿十分的忌惮,但是她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们的身上有东西让白薇儿感到忌惮?”我听完许诺的话后,伸出手在自己的身上摸了摸,说“我就会几张符咒而已,有什么东西好让她忌惮的!”

    “难道是我的金蚕蛊?”许诺从口袋之中将那装有金蚕蛊的血色竹筒拿了出来,金蚕蛊是苗疆最难炼的一种蛊之一,白薇儿自然也知道金蚕蛊的可怕之处。

    “你们两个怎么跑这里来了!我到处找你们两个呢!”就在这个时候,吴言的声音在我们的身后响了起来。

    我转头看去,只见吴言身上背着他的那把青铜剑,朝着我们两个走了过来,吴言的眉头紧紧的皱着,脸色有些苍白,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怎么了?”我看向吴言,开口问道。

    “红济堂已经开始死人了……”吴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天边最后一抹血色残阳再也坚持不住,没入了黑暗之中。

    吴言说“白薇儿已经来了……但是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许诺说“她不就是想杀人吗,我们不用去找她,把所有乐家的人都叫到大堂来,我们在大堂中等着,我就不信她不出来!”

    接着,在许诺的建议下,吴言把乐家的人都召集到了乐家开会用的“会议厅”之中,会议厅在单独的一个大楼内,在一楼,外面是古色古香的清朝的木质建筑,但是里面却是装修过的,无比现代化的会议厅,乐家加上保安和保姆,大概有三十多人。

    三十多人只为乐老爷子和乐雨服务,再加上一些修剪花园维护大宅的,也算是豪华了。

    在会议厅,小乐雨正躺在中间的床上,一脸沧桑的乐天坐在乐雨的身边,他的两鬓已经长起了白发。眼睛呆滞无神的看着面前的乐雨,说道“我们乐家是得罪了什么人,怎么会遭此大罪啊!”

    我走到乐雨的身边,伸出手替乐雨把了把脉,乐雨的脉搏十分的微弱,此刻只靠着白逸阳的一丝魂力,压制着那些虫卵不再孵化,维持着他的三魂七魄,就算是我现在医术再高明,也不可能把乐雨救醒了。

    会议大厅之中,乐家这三十多个人也没有一个人说话,一个个脸色苍白,都被这今天发生的事情吓的不轻。

    我转头望着门外,此刻吴言一个人背着青铜剑,正静静的坐在台阶上,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事情。

    我走到吴言的身边,说道“吴叔,你不是说七年前,杀害苗疆你那些师兄弟的人不是白薇儿而是那道黑影吗,你就没有去调查那道黑影吗?”

    吴言说“事实上,这七年我都在追查那道黑影是什么人,但是没有任何的下落!”

    说话间,漆黑的夜空刮起了大风来,外面的古树被大风吹的呼呼作响,“轰”的一声,一棵大树拦腰折断倒在了我的面前,红济堂中阴气阵阵,不时间传来鬼哭狼嚎之声。

    大风吹的窗户都开始振动了起来,我的衣服被吹的猎猎作响,站都站不稳了。

    “要来了!”吴言从台阶上站了起来,抽出了自己身上背着的那把青铜长剑,警惕的开口说道。

    我从口袋之中掏出了十张“镇宅符咒”,就贴在了四处的墙壁上,有好几张符咒一贴到墙壁上,瞬间就变黑了,可见红济堂的阴气之重。

    但是明显我的镇宅符咒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符咒一贴在会议室四处的墙壁的时候,里面的风明显的就变得小了下来。

    “呼……”似乎我贴的符咒激怒了外面什么东西,风瞬间就变大了起来,站在一处窗户边上的我差点没站稳,还好许诺一把扶住了我才不至于让我摔倒在地。许诺看着我,说“小师弟,你保护乐老爷子和乐雨,我和吴叔在外面看着!!”

    说完,许诺提前拿出了一个竹筒,打开竹筒之后,无数个萤火蛊就从竹筒之中飞了出来,在会议厅中点点飞舞着。

    乐家的这些人都好奇的看着这些萤火蛊,虽然在日光灯下,这些萤火蛊暂时没有什么作用,但是我知道不一会儿就会起到作用了。

    外面的风声越来越大了,黑夜之中,红济堂上空似乎回荡着无数的黑影,因为外面太过黑暗看不清楚,也不知道是飘荡着一些什么东西,我只感觉他们都朝着这边飘了过来。

    只是从那些黑影的身上,我没有看到任何的鬼气的存在,许诺和吴言对视了一眼,似乎是看到了什么。

    “哈哈哈哈!!”外面回荡着凄厉的笑声,像是一个被情所伤的人对苍天的嘲笑,又像是一个对情痴恋的女子,心中有无数的无奈,只能悲伤的大笑。

    “乐无言,念千年,思不见,独悲怜!”  整个红济堂回荡着这首诗,凄厉的风声中,外面的那些黑影越来越多,不知道那是些什么东西。

    “是她吗?”许诺转头看向吴言,开口问道。

    不等吴言说完,外面响起了尖锐的声音“吴言啊吴言,你到底是姓吴,还是姓乐呢,这七年,我想你想的好惨啊!”

    接着,我看到外面一个穿着黑色苗裙的女人,披着长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那女人的脸上留着一道长长的疤痕。疤痕从女人的又上额直接划到了左嘴角,甚至两边嘴唇都被划破过,要不是这道恐怖的疤痕的话,女人还算是挺俊俏的。但是有了这道疤痕后,就显得十分的恐怖了。

    女子身上的服饰和我在新叶镇见到的那个女人十分的相像,但是我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她们不是一个人,不过我能够肯定的是,她们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联系。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就变得紧张了起来,紧紧的盯着她。

    外面的风声还在凄厉的响着,黑影也在狂乱的飞舞着,到现在我还不知道那些黑影到底是什么东西。

    “白薇儿……你…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看到白薇儿脸上那道深深的疤痕后,吴言愣住了,脸上满是心疼之色的开口问道。

    “吴君……你还认识我吗?我变成这个样子,你还喜欢我吗?”白薇儿看到吴言后,脸上先是怔了一下,然后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