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252章 三大药堂
    我本来想要问仙鹤道人一些关于茅山派的事情的,但是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师姐来,于是我转头看向洪刚,担心的问道“老头子,我师姐许诺在不在这里?”

    洪刚听到我的问话后,说“你说许诺那小丫头啊,她白天的时候确实是在这里,也不知道她在研究什么东西,下午的时候她问我药香铺中有没有‘天泽阿胶’她要制蛊,天泽阿胶是‘红济堂”的秘密配方,我们药香铺自然没有,所以我让她去红济堂拿……”

    同仁堂,红济堂,药香铺,是中国最有名的三大药铺,各有各的特色,三大药铺作为中药领域的领军人物,表面上关系十分的好,其实暗地里竞争不断。所以说,同行之间都是死仇,这句话简直就是真理。

    “什么时候去的?”我开口问道。

    洪刚一脸不解的看着我,说“中午去的啊,怎么了,看你这么紧张的样子?”

    我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晚上快十二点了,中午去的话,怎么的也要回来了,可是吴言说许诺没有去西三旗,她也没在药香铺,加上纸条上的预言,我的心中隐隐的开始有些不安了起来,师姐肯定出事了。

    果真,不等我把话说完,仙鹤道人开口说话道“最近红济堂十分的奇怪,上次我去红济堂的时候,看到红济堂上空笼罩了淡淡的黑雾,像是煞气,所以我就没进去……”

    “你们赶尸派和红济堂从来都没有过什么交集,你们跑红济堂干嘛去?”洪刚看向仙鹤道人,开口问道。

    仙鹤道人脸上一脸的犹豫。

    看到仙鹤道人这个样子,我顿时就警惕了起来,我紧紧的看着仙鹤道人“说,你去红济堂干什么?不然的话,小心我念‘乌头咒语’让你毒发身亡!”

    仙鹤道人听到我提起乌头,脸上就闪过了一丝害怕之色,然后说“大哥,千万不要,千万不要!我说,我说!“

    “快说!”我冷冷的看着仙鹤,说道。

    仙鹤道人这才开口说道“我说了,大哥你千万不要生气啊……”说到这里,仙鹤道人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说道“上个星期,我去红济堂,想要去借红济堂的‘海龙蛤蚧汤’的配方看一看,但是看到红济堂上空笼罩的那团黑气之后,我就没有敢在进去了!”

    “你一个道士,要海龙蛤蚧汤的配方干什么?”我一脸疑惑的看着仙鹤道人,海龙蛤蚧汤是红济堂的镇堂之宝,著名的壮阳中药,一碗海龙蛤蚧汤能够让男人强硬三百年。

    仙鹤道人听到我的话,脸顿时就憋的通红,不再说话。

    不过洪刚的脸上却是一脸怒意的说“海龙蛤蚧汤乃是红济堂的不传配方,你说去借海龙蛤蚧汤的配方,其实就是想去抢海龙蛤蚧汤的配方是吧?”

    仙鹤道人脸上满是尴尬之色,没有再说话。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看来师姐遇到麻烦了,仙鹤小弟,你和我一起去红济堂……”

    “等等,仙鹤道人不能和你一起去!”洪刚拦住了我,说道“好不容易抓到一个赶尸派的内应,我们不能这么快的就把他暴露出来,我陪你一起去吧!”

    我点了点头,赶尸派好像知道很多事情,要不是我急的救师姐的话,我一定要先把茅山派的事情给问清楚。

    我转头看向仙鹤道人,说道“仙鹤小弟,你在药香铺守着,在把药香铺这些兄弟的尸体给我埋葬了……”

    仙鹤道人快速点头道“大哥,你就去吧,这里交给我了!”

    “对了!”在我们走的时候,洪刚回头看向仙鹤道人,说“你可别起什么歪主意,乌头是我药香铺最著名的毒药之一,你现在身体之中的血液到处都流满了乌头花,只要叶城咒语一念,或者叶城一死,毒花就会像一根根尖刺一样,从你的血管内长出来,让你全身长满毒花而亡!”

    仙鹤道人听后,脸色一阵苍白,说“洪先生,你就放心吧,莫说叶城大哥给我下了乌头了,知道他是溥仁老前辈的师叔,我都不敢在动他了!”

    洪刚冷冷的“哼”了一声,说“知道就好!”说完,洪刚就从药香铺之中背起了一个郎中用的木箱子,跟着我一起出了药香铺。

    我看向洪刚,开口说道“老头子,溥仁到底是什么人物,仙鹤道人这么害怕他?”

    洪刚一边走一边说道“溥仁是茅山三杰之中的白逸仙唯一的徒弟,在玄界是泰斗级的人物了,但是因为他老人家从来不插手玄界的事情,所以在玄界无论是正派还是邪派都对他十分的尊重。而且溥仁又是满清皇室,‘溥’字辈唯一在世之人,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我看着洪刚,不解的开口问道。

    洪刚说“溥仪没有儿子,要是现在清朝还在的话,那么清朝下一个正统皇帝很有可能就是溥仁了,当然,现在清朝已经不复存在了,很多假设都不能成立,但是现在确实还有很多满清留下来的组织十分的希望溥仁能够出面,去他们那当地下皇帝,妄想‘光复’清朝!”

    我心中满是疑惑,说“溥仁真的有这么厉害吗?我怎么感觉不出来!”

    “溥仁的真正实力很难说,不知道为什么,他有时候很强有时候很弱!总之,你对他尊重一些就是了!”

    我听完之后,心中一阵无语,原来溥仁这老头子这么的厉害,怪不得他教我一个“生死符咒”,就能够轻轻松松的将仙鹤道人给制服呢。

    “到了!”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到了老北京胡同出的一处老宅,这老宅十分的大气。大红门上嵌着金黄色的铜钉,古色古香的门当也是十分的大气。在大门的上面,挂着一个匾额,书写着“红济堂”三个大字。

    此刻已是深夜,北京的深秋凉意透骨。老胡同处也已经是没有人行走了,此刻我在发现,红济堂在的这条胡同和药香胡同竟然是想通的,不过这边的胡同里面住户明显的多了起来,在这条胡同里面已经有了现代化的路灯,只是路灯照在深黄的梧桐树叶上,倒是显的更加的诡异了。

    “小心点,这宅子十分的不正常!”就在这个时候,我的心口响起了白逸阳的声音。

    “这宅子好像不正常!”就在我刚刚想要问白逸阳宅子哪里不正常的时候,洪刚开口说话了。

    我紧紧的盯着红济堂的大门,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奇怪的地方,难道又是什么障眼法?想到这里,我从口袋之中掏出了一些在药香胡同拿来的艾香,就用火柴给划着了,接着,我便闻到空气中回荡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大约五六分钟过去之后,空气之中艾香的味道越来越浓。我紧紧的盯着大门口,夜色之中,红色的灯笼轻轻的晃动着,红色的大门没有任何的变化。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只听“吱呀”一声,红色的大门被拉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小哥。小哥估计是闻到了空气中艾香的味道,才出来的。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小哥警惕的看着我手中的艾香,说“想要放火吗?”

    我怔了怔,然后说道“兄弟,别误会,我熏虫子,熏虫子!”

    听到我说熏虫子,那小哥的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只听小哥说“熏虫子到一边熏去,别在这里瞎弄,不然的话,小心我报警了!”说完,小哥就把门给关上了。

    我转头看向洪刚,说“老头子,哪里奇怪了!”

    洪刚没理会我,只见他从背来的药香箱之中,掏出了三根弯弯曲曲的木头,木头有些焦着,木头刚刚掏出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一股‘焦着的香味’十分的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