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228章 汇合
    师姐将那驾驶员从驾驶位置上捆了下来后,飞机顿时就失去了了的驾驶,这个时候,师姐冲着我的大声的喊道“师弟,快把那副驾驶叫醒!”

    我没有任何的犹豫,冲到那副驾驶的身边,从符咒之中拿出了一种叫“苦心”的中药,这种中药整体成黑色,是一种比黄连还要苦的中药材。

    我扒开了副驾驶的嘴巴,就把一小点苦心,仍进了他的嘴巴中,他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只听副驾驶开口问道“我嘴巴中怎么这么苦!”

    “别说这个了,赶紧去操控飞机!!”我冲着这副驾驶说道。副驾驶听到后,这才发现飞机正在迅速的下降着。

    接着,副驾驶在我的搀扶下艰难的爬了起来,冲到驾驶位置上,经过了一系列的操作之后,终于把飞机给拉了起来,我从机舱朝着窗外看去,窗外那一栋栋摩天大楼已经是清楚无比的出现在我们的下方,摩天大楼顶层的人都十分惊讶的看着我们。

    “呼!”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转头朝师姐看了过去,此刻师姐手中的蛊铃紧紧的捆住了那机长,那机长拼命的挣扎着。

    我举起了手中的枣木剑,就要朝着那机长的胸口刺去,许诺师姐大声的喊打“师弟,不行,这机长只是被厉鬼上了身而已!你这样会连机长一起杀死的!”

    “那怎么办?”对于茅山派的符咒我了解的并不是太多,所以我也不知道怎么用符咒让鬼从人的身上分开。

    师姐说“你来捆住他!”

    我听后,走到了许诺的身后,将机长的双手捆在了身后,然后许诺从口袋之中掏出了一个竹筒来,一个五彩斑斓的蜘蛛就从那竹筒之中爬了出来,钻进了机长的嘴巴之中。

    我看到机长拼命的挣扎着,接着一道红色的影子就从机长的身上飞了出来,想要逃跑。

    “想跑!没门!”许诺冷哼了一声,手中的另一个一个竹筒就朝着空中扔了出去,接着那些血色三头蛊虫就飞了出来,围绕着门口那个红影身上飞舞着。

    “咯咯咯!”一阵阴冷的笑容在驾驶舱上响了起来,出现在我面前的,是那个穿着红色西装的男人,那男人身上的西装像是血一样红,看起来十分的恐怖。

    “你是谁!!怎么上的飞机!”我看着这个男人,说道。

    男人依旧“咯咯咯”的笑着,说“不是你把我带上飞机的吗?你问我是怎么上的飞机?”

    “我?”我无比的疑惑。

    “我的魂魄就藏在那张照片之中,本来我是进不来飞机的!!”红衣男人说道。

    “你上飞机想要干什么?”我问道。

    红衣男人眼镜之中满是阴冷的看着我,说“当然是害人了!”

    许诺转头朝我看了过来,说“师弟,别和他废话了,我们上!”说完,许诺口中念念有词,空中那些血蛊就朝着那红衣男飞了过去,红衣男人挥了挥手,身上泛起了阵阵血雾,就朝着那些血蛊笼罩了过去,血蛊竟是开始自己厮打了起来,接着一个个掉落了下来。

    我举起手中的枣木剑,就朝着那红衣鬼劈了过去,只是他闪躲的十分的看,一下就闪躲到了师姐许诺的身后,伸出手一把就掐住了许诺的脖子。

    “师姐!!”看到这一幕,我大声的喊了一声,许诺被掐住了脖子,没有任何的害怕。她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冷笑,接着我便看到从师姐的袖子之中,有一只毒蛊爬了出来,那毒蛊有着蜈蚣的身体,蛇的脑袋,还有着一双阴冷的婴儿眼。

    金蚕蛊!

    金蚕蛊爬上了红衣鬼的手臂,红衣鬼脸上满是疑惑之色的看着手臂上的金蚕蛊,然后在我的注视下,金蚕蛊一口就咬了下去!

    “啊!!!”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从那红衣鬼的口中散发了出来,接着,红衣鬼的全身都爬满了各种毒虫和小蛊,这些小东西拼命的撕咬着他,红衣男松开了掐住许诺的脖子,竟是直接跪在了地上,身体颤颤发抖的求饶着。

    不过许诺却是没有理会这红衣鬼的求饶,在我静静的注视下,红衣鬼被这一堆恶心的虫子给蚕食着,最后他的灵魂被金蚕蛊吃的一干二净,一张照片从空中缓缓的飘落了下来。

    在照片落地前,我伸出手接住了照片,当我看到照片里面的景色之后,不由的哑然失色。

    照片之中的这个红衣男人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了一张空白的照片。师姐将那金蚕蛊装进竹筒之中后,走到了我的身边,看着我手中的照片,师姐这才恍然大悟的说道“原来这鬼是躲在这照片之中!”

    “师弟……这照片是谁给你的?”许诺开口问道。

    我说“就是我大学时候的那个室友,陈亮!”

    “看来你大学的这个叫陈亮的室友,不是一般的人!他把照片给你,就是想要害我们,你以后得堤防着点他了!”许诺说道。

    我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我看了一下机长的情况,见他只是昏迷并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就和师姐一起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机舱中的这些乘客一个个脸色都极其的难看。有些人因为受不了惊吓,到现在还在哭着。我心中想道,这下估计民航公司有的道歉和赔偿了,不过同时我也有些愧疚,毕竟照片是被我带上飞机的,要不是我的话,他们也不会有这么恐怖的经历。

    不过我对这红色西装男的身份还是十分的好奇,我找到了那两个便衣,那两个便衣见识了我和师姐许诺的本领后已经对我十分的崇拜了。

    便衣告诉我们,这个红衣男人是和一个境外邪派集团有关,后面的事情可能是涉及的比较机密,两个便衣就没有在和我说了。

    三个小时的航班,飞机飞了整整五个小时,才到北京。下飞机之后,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有一种捡回了一条命的感觉。

    出了首都机场,已经是晚上快一点多钟了。不过在这座现代化的城市,却丝毫感觉不到有深夜的感觉,首都机场外面到处都是灯光,宽敞的马路上,车流不息,人来人往。

    “师弟……我们现在去哪里?”穿着白衬衫的我和穿着苗裙的师姐并排站在机场外面。夜风吹过,带着无尽的凉意,我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叶城,这里,这里!”这个时候,一声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笔挺西装,打着发蜡的男人正朝我挥着手。

    “哇,哪里来的帅哥?”看到那个人之后,许诺脸上微微的闪过了一丝惊讶之色。

    我“噗”的一声,说“那人是陈景皓……”

    “当我没说!”听到我的话后,许诺翻了一个白眼,脸上十分的无奈,说道。

    接着在一个拐角,一个同样穿着西装长相极其相吴秀波的男人手中捧着几个热乎乎的玉米,走到了陈景皓的身边。

    “吴叔也来了!”半个月没有见,这一次再次见面,我的心中十分的兴奋。

    我和许诺走到了陈景皓的身边,说“耗子,怎么样,北京好玩不好玩,来北京半个月,你这小子竟然还学会打起发蜡来了啊!”

    “这个小姑娘是?”吴言看着我身边的许诺,疑惑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看向许诺,刚刚想要说话,许诺一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说“我是叶城的师姐,你叫我美女师姐就行了!”

    “噗!”在吃玉米的吴言听到许诺的这句话,直接就喷了出来,然后我看到我师姐的整个脸都绿了下来,许诺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竹筒,说“你什么意思?我有那么的丑吗?”

    “不!不是!”吴言连忙摆了摆手,说“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师姐叫许诺!”我赶紧抢先开口说道,吴言听到后,笑着说道“许诺,名字真好听!走吧,我已经给你们找好了住的地方,我开车带你们过去……”

    “你还有车?”我惊讶的看着吴言,说道。

    吴言得意的说道“那是当然,走!”说着,吴言带着我们走到了一辆黑色高端大气的宝马边上……

    看到这里,我更是无比的惊讶,说道“吴叔,看不出来,你原来这么的有钱啊!”

    吴言说“那是,那是!”说完,吴言走到宝马车门前,当我以为他要打开车门的时候,吴言敲了敲车窗,说道“哥们,能不能把你的车开过去点,你挡到我的车了!”接着那宝马车就打火开到一边去了。

    一辆破旧的不能在破旧的桑塔纳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车子外表修修补补的痕迹都十分的清晰。

    我说“吴叔……这是你的车?”

    吴叔说“是啊,花了一万块钱从二手车市场淘来的呢……”

    我翻了一个白眼,说“吴叔,你这车牌都比你的车要贵吧!”

    吴叔说“你别看着车破,性能还是很好的!”接着我们四个人就上了车,吴言足足打了五分钟的火,才把车启动。

    我们住的地方在北京以北,五环外的郊区,一个叫西三旗的地方。车上,我看向陈景皓,开口问道“耗子,这半个月的时间,你茅山派的那些师弟们有下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