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224章 室友陈亮
    看到我恨的咬牙切齿的样子,许诺的脸上满是不解之色,说道“师弟,你这是怎么了?师叔对你做什么了吗,你就这么恨他?”

    我握紧了拳头,说“没,没有,到了北京我一定要好好的感谢感谢这个师父!”说感谢这个两个词的时候,我特意的又加重了几分语气。

    要知道我完全就是被这家伙骗到药香铺去的,说是我的师父,其实这家伙一点东西都没有交给我。

    “叶城…你看你右手边!”听到师姐的话,我转身朝着右手边看了过去,只见在我的右手边一个穿着红色西装的男人正静静的看着我,男人的眼中满是阴冷之色,见到我朝着他看了过来之后,男人的嘴角翘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伸出了他的手。

    我看到那男人的手苍白无比,在那苍白无比的手心上面赫然写着一个“死”字。

    看到那个“死”字之后,我心就膈应了一下,转头看向许诺,说“师姐,你在这里看着东西,我过去看看!”

    接着,我站起身来,就朝着那男人走去。那男人看到我走了过来之后,转身就朝着人群中走去了。

    我刚刚想要追过去的时候,正好有一趟航班已经开始在登机了,人群便开始朝我涌来,等我好不容易挤进去的时候,那红色西装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我焦虑无比的又回到了师姐的身边,师姐抬头看向我,说“师弟,你认识那人吗?”

    我摇了摇头,说“不认识!”

    我看了看手表,已经快要到九点了,但是窗外面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的飞机却还没到。飞机晚点了?

    我看着周边坐着的人,周边坐找的这些人一个个脸上也都满是焦急之色,已经快到九点了,广播之中这个时候也响起了飞机晚点的广播,晚点的原因是说因为天气原因,但是外面的天气却十分的好,这个原因多少让我觉得有些敷衍。

    就在我疑惑无比的时候,我又感觉到有人在看我,我转头看去,果真又看到那个穿着红色西装的男人又折了回来,他又在冲着我笑。

    我再次站起身来,这一次我紧紧的盯着那个人。那个人朝我笑了笑,就朝着前面走了去。

    我再一次站起身来,加快脚步,朝着前面走去。我突然发现这一次,我加快脚步的时候,他也加快脚步,我放缓脚步的时候,他也放缓了脚步。

    他有意要带我去哪里吗?见他忽快忽慢后,我就开始起了怀疑,脚步再一次放慢了一点。而前面走着的那个人,脚步却是突然加快了起来。

    “妈的,到底想要干什么!!”看到这里,我加快脚步追了过去,在转过一个拐角,我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赶紧连忙道歉。

    “我说你小子走路怎么…叶城!!”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惊讶无比的声音响了起来,听到那声音之后,我惊愕的抬起头朝着面前的这个人看了过去,“陈亮?”

    出现在我面前,这个穿着牛仔衫,打着发蜡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在大学唯一剩下来的室友,陈亮。

    说起陈亮,我和他也是十分的有缘,我和陈亮在高中的时候就是同学,后来一起考上了大学,在后来我们就做了室友。

    陈亮是一个胖子,一般长的胖的人都不会帅,但是陈亮却是一个列外。陈亮是属于那种长的胖,人又长的比较帅的那种,而且陈亮的家里也十分的有钱。

    “叶城,好久不见啊!!你现在在做什么事情呢?”打着发蜡的陈亮热情的握着我的手,搂住了我的肩膀,说“你这家伙,毕业后也不知道干嘛去了,想联系你都联系不上!”

    我愣了一下,说“你联系我不上?上次你不就和我联系了吗?”

    陈亮满是疑惑的看着我,说“叶城,你可别瞎说话啊,我上次有和你联系过吗?”

    我说“你不记得了?你不仅和我联系了,我给我介绍了一份工作,就在绍城西街的药香铺!”

    “绍城西街的药香铺?”听到我的话,陈亮的脸色就拉了下来,说“那可是出了名的闹鬼的铺子,我怎么会在那里介绍工作给你!”

    我越听越是疑惑,从口袋之中掏出了一个手机,翻找了一下当时的电话记录却是发现怎么找都找不到。

    “我说你小子,不会是碰到鬼了吧?”陈亮看着我,说道。

    事情已经过去很几个月了,对于当时电话之中的那个声音我也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是我能够肯定的是肯定是陈亮让我去的药香铺,难道真的是有人假扮陈亮?

    我摇了摇头,不再去想那些事情,而是看着陈亮,说道“陈亮,你怎么会在机场,你要去哪里吗?”

    陈亮脸上笑着说道“我说你小子也是和我们有缘,在高中的时候我不是我们班上的班长吗,现在大家都大学毕业了,高中的那份情谊咱们还是不能丢的吧,这不我组织着高中同学一起出去玩吗,打你小子电话又联系不上,正好在这里碰到你了!”说着,陈亮就伸出手拉着我朝着前面走去。

    在另一个候机的地方,我看到我高中的二十几个同学,他们之中有些是我好几年没见过的,但是大概的轮廓我都记得的清楚,这些家伙都是在高中的时候家里很有钱的。

    看到我走了过来之后,这二十多个人都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又各自聊着自己的天,让我觉得十分的尴尬。

    因为我家里穷的原因,我和这些富家子弟自然也是玩不到一块,在高中的时候这些人就不和我怎么玩,现在恐怕都不记得我是谁了吧。

    陈亮看到他们这个样子之后,也是尴尬的笑了笑,说“各位同学们,叶城来了!”

    “叶城?”听到陈亮的话,一个女生抬起头朝我看了一眼后,然后转头看向陈亮,说道“我们班上有叶城这个人吗?”

    “有啊,怎么没有了,就是做最后一排那个下课完之后经常去外面捡水瓶子去卖的!”

    “哦!”听到这个同学的话后,其他的同学冷淡的回应了一声,又开始聊起天来。这就是这些高中同学的回应。经历过这么多事情的我,对于这些东西早已经免疫了。

    “对了,陈亮,你们去北京,是几点的航班呢?”我问道。

    陈亮说“我们是十一点的,你是几点的?”

    我说“我是九点的航班……”

    听到我的话,陈亮的脸色就变了变,说“你……买的是那班九点的?”

    “是啊!怎么了?”我说道。

    陈亮拉了拉我,就走到了一旁没人的地方,说“叶城,记得我和你说过,我爸爸是公安局的吗?”

    我点了点头,说“记得!”

    陈亮说“我和你说,你不要告诉别人!”说到这里,陈亮又上下环视了一眼,然后看着我,“我原本也是想订九点的这趟航班的,毕竟九点的这趟我航班还要早,后来我爸爸告诉我说九点的这趟航班要押解一个很重要的犯人……”

    民用航班押解犯人本就十分的常见,很多重要的经济犯都是由便装警察事先带上飞机,在最后等乘客都走了之后,押解出来的。机场并不会提前通知乘客哪辆航班上有在执行任务,这也是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陈亮继续说道“叶城,那你可要小心了,据说那犯人的身份也不一般,好像是和鬼有关,要不是情况紧急,也不会冒险用民航押解!”

    “你开玩笑吧,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鬼!”我笑着摆了摆手,其实我是为了试探一下陈亮。

    陈亮又上下看了一眼之后,从口袋之中拿出了一张照片,说“叶城,你看这张照片,这就是那犯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