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204章 找到买家了
    就当我要冲过去救这两个小孩的时候,陈景皓伸出手一把拉住了我,下一秒,我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接着我听到两个小孩的惨叫声响了起来。这两个小孩在我的面前活生生的被砸的脑浆开裂,鲜血从他们的身上流了出来。

    我无比的震惊,陈景皓拽着我就朝着外面跑去,我们两个前脚刚刚跑出来,房屋后脚就坍塌了下来,一声巨大的声音响起,接着扬起了无尽的灰尘。

    在废墟之中,那两个小孩的脚还在我的面前,我心中无比的难受。转头瞪向陈景皓,说“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让我救他们?”

    陈景皓说“你别这么圣母心了好不好,刚刚你要是去救他们,被砸死的就是你,你难道想要学那些大英雄一样,用自己的生命去换那两个小孩的生命吗!”

    听完陈景皓的话后,我没有再说话,看着埋在废墟之中的那两个小孩,一些苍蝇还在废墟之中飞着。

    “呵呵!”就在我怔怔发呆的时候,我听到我的身后响起了一声阴冷无比的笑声。我转头朝着身后看去,只见在我背后的树林之中,有一个穿着红衣,踏着红色高跟鞋的男人正躲在一颗大树后面。

    男人见我看过来之后,他赶紧将头缩了回去,然后转身朝着前面跑去。

    “别跑!!!”看到那个红衣高跟男的背影后,我快速的追了上去,却发现他虽然踩着高跟鞋,跑的速度却是十分的快,我根本就追不上他。

    追出两步后,那高跟男就没有了踪影,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陈景皓走到了我的身边,静静的望着那红色高跟男跑远的方向,他静默无言,良久之后,只听陈景皓开口说“房屋的倒塌还有姚雨的鬼魂都是那个红衣高跟男在背后操作的,他就是害我们的人!”

    我紧紧的攥住了拳头,回头看着我身后的这片废墟,就在我伤心无比的时候,我看到有三个人走了出来。

    姚雨手中牵着两个小孩,从那片废墟之中走了出来。两个小孩静静的望着我,冲着我笑,但是他们现在的笑容不再是诡异的笑容而是小孩本该有的天真的笑容。

    “叶城……谢谢你刚刚救我的小孩,但是小孩他已经没有了爹娘,就算你救出来,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任何的意思了,不如和我一起走了算了!”姚雨语气之中满是解脱。

    我心情无比的复杂,没有说话。

    姚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说“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刚刚不顾自己的性命救我的小孩的,为了答谢你刚刚救我的小孩,我再给你一个重要的消息!”

    我静静的看着姚雨,等着姚雨的话。

    姚雨将手中牵着的两个小孩抱在了怀中,看着我,说“那个帮助你的人,就是藏在药香铺里的那个人!你要找的那第十三人!”

    “他是谁?”我知道根本就不存在那第十三人,那个人一直藏在药香铺。

    姚雨没有再说话,怀中抱着两个小孩的他,身体渐渐的再空中变得虚幻了起来,就在他们三个快要在我面前消失的时候,姚雨说“只有眉脚有痣的小男孩才能够看到那个人!”

    “眉脚有痣的小男孩?白夜婆婆的那个孙子?”听到这里后,我无比的震撼,果真和我推测的一样,只有白夜婆婆的孙子看的到那个人。

    一切谜团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有人害我,有人帮我,害我的人是我身边的人,帮我的人是和我最亲近的人,可是柳清雪又告诉我越是和我亲近的人我越应该堤防,这又是为什么?

    我隐隐的发现,我这么弱,是有道理的!我自己对我自己了解的还是太少,我第三世的故事,应该就是从新叶镇开始的。

    姚雨三父子都转世投胎去了之后,陈景皓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然后说“叶城,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回新叶镇去调查蛇头的事情吧!?”

    “去哪里调查?怎么调查?现在线索全部都断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陈景皓思考了片刻之后,说“先从买尸源的下手,之前姚雨不是说过了吗,三年前,从他手中买走苏歆尸体的,是新叶镇的大户人家,有名的名门望族!”

    我和陈景皓回到新叶镇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三年前,新叶镇家里有年轻人死的,只有信用社的叶主任家里了。

    我和陈景皓来到了叶主任家,因为小时候阿牛是我很好朋友的原因,来到叶主任家后,叶主任脸上满是惊喜之色的说道“叶城,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我和叶主任含蓄了几句后,便进到了正题,我开口问道“叶叔,三年前,阿牛的媳妇,你是从哪里买来的啊?”

    听到我的话后,叶主任的脸色就拉了下来,脸上极其的难看,不过叶主任还是开口说道“是花钱从山东买来的!”

    山东,在娇娇姐家里遇到的那个女鬼就是山东来的,我又问道“叶叔,你就给阿牛买了一个尸体是吗?”

    叶主任愣了一下,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说“不买一具还买两具吗?要不是阿牛他妈,我连这一具的钱都舍不得掏!”

    听完叶叔的话,我和陈景皓对视了一眼。也就是说,买苏歆尸体来的不是叶主任家,着新叶镇应该还另有其人。

    接着只听叶主任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说“我家阿牛也是命苦啊,你说那么潜的水,怎么就能够掩死一个一米八的人呢?而且阿牛在掉入水里十分钟的时间都没到,就被人给救了起来!”

    当年关于阿牛的死,我知道的不是很多,听完叶主任的话,我没有说话。见叶主任一直在说阿牛死的好冤枉之后,我心里有些毛毛的,就站起身来告辞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和陈景皓在新叶镇上瞎逛着,太阳已经缓缓的从天空落了下来,而我和陈景皓却一直是没有任何的头绪。

    坐在古镇的河边,望着古镇边上的拱桥,我开始有些迷茫了。我已经打听过了,三年前,新叶镇死的年轻人只有阿牛一个,而叶主任也只为阿牛买了一个“媳妇”,那那个叫苏歆的女鬼,又是谁让买的?

    陈景皓静静的看着我,问道“姚雨说买苏歆尸体的是新叶镇的大户人家,又是名门望族,这里有哪几户人家是名门望族?”

    我回头看着背后的土家小镇,一栋栋圆形方形的土楼十分的有特色,在小镇正中间的那栋飞檐翘的五凤楼更是独具一格。

    “难道…难道……难道是我家??”看到那五凤楼之后,我身体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在新叶镇的大户人家有很多,但是要说是名门望族的话,全新叶镇的人都知道,只有我家才是真正的名门望族。

    我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爸爸妈妈深夜跑到坟地边上去的事情,难道我家里就是买苏歆尸体配冥婚的那个名门望族,大户人家?

    “走!!”我伸出手拉起陈景皓之后,就快速的朝着我家里跑去。冲进家门,我看到妈妈正慌乱的将手中的东西放在身后,脸色满是慌乱的看着我,说“橙…橙子……你怎么回来了?”

    我紧紧的看着妈妈放在身后的东西,说“妈妈,你在看什么东西?”

    “没…没什么啊!”看到我走进来,妈妈说道。

    我走到妈妈的身后,妈妈这个时候侧过身体来,身后的东西“哗啦”一声就掉了下来,我低头看去,只见地上是一个相框,相框里面都是一些老照片。

    我蹲了下来,在满地的碎玻璃之中,伸出手捡起了几张照片,玻璃已经割破了我的手,鲜血就从我的手中流了出来。

    我手中的这几张照片都是一张张已经发黄了的小孩的照片,照片上的那个小孩带着手圈,脚圈,正静静的冲着我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