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167章 逼婚
    “大胆杨民杨,还不跪下接旨!!”为首的将军骑在马上意气风发的看着站在自己马前的杨民杨,说道。

    杨民杨看着面前这位高高在上的将军,他穿着一身清军的盔甲,威风凛凛,在他的身后全都是威风凛凛的镶黄旗盔甲士兵,这一只清军绝对是清宫之中装备最精良的。只是在面对这样一只装备精良的清军,杨民杨的脸上却是无比的平静。

    “杨民杨!!还不跪下!!”战马上的将军大声的呵斥着,气势十足,他身后的士兵和士兵下的马匹都吓得后退了几步。

    杨民杨脸上满是不屑之色的说道“年将军,我是人尊,四爷是人皇!按我们玄界的等级划分来说,皇帝见了我还得给我行礼才是吧!”

    “大胆!!这是人界不是你们的玄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还不下跪接旨!!”年羹尧脸上满是怒意,大声的呵斥道。

    杨民杨冷冷的“哼”了一声,没有理会面前的年羹尧,转过身背对着拿着圣旨的年羹尧和一百清兵。

    背着木剑的他,长发飘飘的他,静静的朝前走去。

    “放肆!!”年羹尧大喊了一声,一鞭抽在马屁股上,一百多人瞬间骑马包围住了大街上的杨民杨,这些人的手中都多出了一把重弓,一百多把弓箭对准了中间的杨民杨。

    微风轻轻的吹过,杨民杨的衣袂轻轻的飘动着,他修长的五指动了动,便伸出手去朝着身后的木剑握去。

    “住手!!”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女子的厉呵声响了去来,在杨民杨的注视下,只见在前方,一个穿着粉色绣花丝绸的女孩从前面走了过来。在女孩的身后跟着一个穿着黑色苗服,蒙着面纱,带着双角银帽的苗族女人。

    “年羹尧,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如此的对待驸马爷!!你不要命了吗!!”女孩冲着年羹尧大声的喊着,“你们还不把武器放下!!”

    这些士兵根本就不搭理女孩的话,而是一起转头看向了前面的年羹尧,等着他下命令。

    “婉柔格格,杨民杨冒犯皇上,末将是在为皇上讨回面子!”年羹尧说道。

    婉柔冷哼了一声,说“早在父皇登基之时就说过了,杨民杨不用对父皇行君臣之礼,你逼迫人尊下跪,我看是年将军你想要受礼吧?”

    年羹尧看到婉柔如此口齿伶俐,顿时就不说话了,整个脸都拉了下来。然后“哼”了一声,宣读圣旨道“奉雍正皇帝圣旨……朕闻国术士杨民杨与婉柔格格真心相爱,现赐婚于杨民杨和婉柔格格……钦此!”

    “谢父皇!”婉柔格格脸上满是欣喜之色,走到了杨民杨的身边,拉了拉杨民杨的衣服,说“民杨,快接旨啊!”

    杨民杨只是淡淡的看了婉柔一眼,然后轻轻的推开了婉柔的手,背对着圣旨,慢慢的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婉柔愣了一下,怔怔的望着杨民杨的背影。就在杨民杨往前走了两步的时候,一个黑衣女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到这个黑衣蒙面女子之后,杨民杨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说“你有什么事情吗?”

    黑衣苗女语气极其的冷淡,似乎不带任何的感情,只是淡淡的说道“人间皇帝乃天帝之子,在位就是替天行道,你虽然贵为人尊,但是也在天道的管辖之中,请你尊重天子,也是对你自己的尊重!”

    “要是我不呢?”杨民杨说道,

    “你不的话……你的父亲母亲我就保不了他们的安全了!”说完,蒙面女人冲杨民杨冷冷的一笑,然后从杨民杨的身边走了过去。

    墓室之中,柳清雪听到这里,停了下来,抬头看着杨民杨的残魂说“所以你是因为父母被雍正给胁迫了,才答应和婉柔的那场婚事的吗?”

    杨民杨又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说“不错!”

    “那柳清浅呢?你就没有去找过柳清浅吗?”柳清雪问道。

    杨民杨说“我去了,当我去到扬州的时候,酒楼已经变成了一家客栈,客栈的老板曾宪告诉我,柳清浅已经走了……客栈老板说清浅她已经知道我和她在一起是为了度情劫,所以决定不再和我在一起了!”

    柳清浅怎么会知道杨民杨和她在一起的真正目的?这些肯定不是柳清浅说的,肯定是婉柔格格当初去客栈的时候让曾宪说给杨民杨听的。

    我满是疑惑的看着杨民杨,开口问道“你身为人尊,就不能从雍正的手中把你的父母救出来吗?为什么还会受到别人的胁迫?”

    杨民杨转头朝我看了过来,说“不是每个传奇都是无敌的,你知道那苗女是谁吗?那苗女是人间阴司,最擅长的就是用邪术和蛊毒,再加上雍正皇帝,他们两个联合起来,除非是天师,否则的话,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阴司?阴司到底有多么的厉害?”我问道。

    杨民杨说“和我差不多!”

    “呼!”听到杨民杨这话之后,我长长吸了一口气,怪不得当年的雍正敢对杨民杨为所欲为了,原来他的身边不只有杨民杨这么一个高手在帮忙。再加上雍正登基之后,手中掌握了万千兵马,联合起来,确实是可以不把杨民杨放在眼中。

    “所以为了救出自己的父母,你就答应了雍正的赐婚吗?”柳清雪一边埋头做着笔记,一边问道。

    杨民杨沉默了下来,良久后他抬头望着墓室之中,空中飞舞的点点萤火蛊,柔和的光芒在黑暗之中跳动着。

    看着跳动的烛光,身背木剑的杨民杨转过头来,看着面前脸上还有些稚嫩的婉柔格格,说道“格格……你和在下真的不合适,你进到我杨家,只会受尽委屈!还不如找一个好贝勒……”

    “不要说这些了……民杨,那天晚上在王府之中,婉柔听到了你的那番话,那时候你明明可以杀我的,但是你没有杀,说明在你的心中还是在婉柔的是不是?”

    “我只是不想杀一个小孩而已!!”杨民杨淡淡的说道。

    “不!不是的,那你告诉我说我父皇有危险,让我早点离开王府呢,也是不想杀一个小孩吗?那天我问你你会不会保护我一辈子,你没有说,但是就算是你不想保护婉柔一辈子,婉柔也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婉柔说道。

    杨民杨的脸上满是复杂的神色,说“婉柔格格,今天我来是和你告别的,明天的婚礼现场我不会出现,到时候丢了你们皇家的面子,可别怪我杨民杨没有提前通知!”

    “你父母你不想救了吗!”婉柔格格这个时候站了起来,“郁桐姐姐可是苗疆最出名的阴司,阴司的蛊毒就算你是人尊也是解决不了的……”

    “你们给我父母下了蛊毒??”杨民杨听到后,攥紧了拳头,指着婉柔。

    婉柔说“民杨,你不要生气,郁桐姐姐知道你可以从天牢之中救出伯父伯母,所以迫不得已之下才给伯父伯母下的蛊毒的!我们一旦成婚之后,我一定让郁桐姐姐帮伯父伯母解毒!”

    杨民杨没有说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胸口上下起伏着,良久后说“你觉得成亲之后,我就会喜欢上你吗?没有爱情的婚姻,你要来干什么?”

    婉柔说“我爱你就行了!而且,婉柔也一定有办法让你爱上我的!”见杨民杨不在说话,婉柔继续说道“民杨,明日大婚,父皇会亲自驾临,希望你能够顾全大局,不然我父皇发起怒来,我也劝不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