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正文 第085章 飞行的人头
    我将那三百块钱塞入了王师傅的出租车中,王师傅一只手抓着方向盘,一只手拿着香烟,看也没有看我递来的钱一眼。

    我愣了一下,心中又觉得好像有哪里过意不去,你想啊,人家开出租车在这里从晚上十一点到现在凌晨三点,等了你四个小时,你却不坐人家的车。

    “要不,在给你三百块钱??”我又从口袋中掏出了三百块钱,这样加起来的话,总共有六百多块钱了。就算是他去别的地方跑四个小时的话,也赚不到六百块钱吧?

    那出租车里面的王师父还是坐在驾驶室上,一动不动,看也没看我递来的六百块钱。

    再多的钱我也没有了,之前来的时候,我就给了他一些定金,加起来我也算是够意思了吧。

    见王师傅不伸手接钱,我就把手中的六百块钱扔进了他的车窗之中,那六百块钱在出租车里面随风飞舞着,缓慢的就落在了王师傅的腿上,和车座位上面。他依旧是无动于衷。

    看王师傅这般的鬼怪,我更是不能坐他的车了,李家村的孽缘已经解开了,药香铺那边反正都已经迟到了,现在过去也不知道有没有效果。于是我朝王师傅摆了摆手,说“你不走吗,你不走,那我先走了!!”

    说完,我转身就想要朝李家村走去。但是就在我刚刚转身的时候,在空中之中,我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血腥味充斥在整个村子之中,就像是上次我在杨家大宅闻到的血腥味一样。

    我回头的时候,就看到后面有一个像是球一样的影子,在一棵大槐树下面来回晃动着。

    等我想要抬头的时候,我的心中却想起了白逸阳焦急无比的声音,只听白逸阳喊道“别抬头!快上车!”

    听到白逸阳让我不要抬头,我虽然心中万分的好奇还是给强行压了下去。

    “上车,这出租车我觉得有很大的问题啊!”我看着一片漆黑的出租车,不知道王师傅是因为省钱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车里面的灯也不打开。

    “别废话了!!千万不要回头,快点上车!!”这是我头一次听到白逸阳这么焦急的声音,身为道尊的他,应该在上一世已经习惯了大风大浪才是,现在竟然变得如此的焦急,那个影子肯定不是一般的人才是。

    想到这里,我在也没有任何的犹豫,打开了王师傅的车门,一屁股坐了进去。冲着王师傅大声的喊道“快开车,去西街药香铺!!”

    听完我的话后,王师傅没有半句废话,将手中的烟头给扔了出去之后迅速的启动了汽车,一脚踩在了油门上,车子就迅速的飞了出去。

    坐在车上的我,还是忍不住的回头朝着身后看了一眼,这不看还好,一看我差点就吓的魂飞魄散了!!

    只见在车的后面,一个满脸是血的长发人头,在半空中,正迅速的朝着我车边飞来。

    “卧槽,王师傅,开快点,再快点!!”虽然王师傅的车速已经开的很快了,将近有一百二十多迈,在这种乡间小路上,一碰到坑坑洼洼的地方,车子就直接飞了起来。好几次都险些翻车!

    可是即便是这样,那满是鲜血的人头,还是追了上来,和我们的车子并驾齐驱。不时间还转头朝车窗里面的我看了过来。

    这个人头十分的恶心,留着长头发,在他的脖颈下面,是一条长长的肠子,血糊糊的缠绕着很多东西,我甚至都能够看到他下面的胃。

    “这是什么鬼东西啊!!为什么要追着我不放啊!!”我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恶心的东西,紧张无比的大声的喊骂着。

    车窗外面的那颗人头,转头朝我看了过来,他的嘴角朝我咧开了一道阴冷冷的笑容。他的肠子离地没有几步的距离,还在滴着令人恶心的鲜血和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恶臭连连。

    因为实在是受不了那种难闻无比的味道,我赶紧就将车窗户给按了上去。这个时候那空中飞着的人头正好也追上了我们的车子,他张开了血盘大嘴,不断的朝着车窗撞击着,发出“咚咚”的声音,在车窗上面留下了一道道恶心的印记。

    “王师父,快点啊,你在快点啊!!”看着不断朝着车窗撞击的人头,我心中十分的紧张,不断的催促着王师父把车开快点。

    只是后来我才发现,王师父的油门已经踩到了底部,车子已经是以最快的速度在飞驰着他。

    不知道是这出租车的玻璃太劣质了,还是因为外面那个人头太坚硬了,在那人头撞了十几下之后,玻璃上面就已经是布满了裂痕,随时都有可能碎裂开来。

    “用‘自经死绳’!”心中响起了白逸阳的声音,我赶紧将背后背着的包袱给取了下来,将那雕龙画凤,上面还满是鲜血的布绳拿了出来,心中默问道“要怎么用!!”

    你划破手指头,滴三滴鲜血在这绳子上面,等那脑袋撞破了窗户要飞进来的时候,你就将这不绳给扔出去。

    我“哦”了一声,手中抓着布绳子的一端,滴了三滴鲜血在绳子上面后,死死的盯着外面的那个人头。

    终于在那人头撞了车窗玻璃第十下的时候,整个车窗玻璃就被那人头给撞的四分五裂,玻璃渣渣就散落在了地上,

    那脖子底下还吊着肠胃的人头,就张开了血盘大口朝着我咬了过来。

    “麻痹,滚远点啊!!”我大声的喊了一声,手中的布绳子就朝着那人头给扔了出去。就在我手中布绳扔出去的时候,那人头看到绳子后,好像十分的惊恐一般,迅速的就朝着外面飞了出去。

    只是飞到一半的时候,那人头在空中戛然而止,那肠胃竟然被我手中的这条绳子给缠绕住了

    被绳子缠绕住肠胃之后,这人头脸上显露出了无比惊恐的表情,拼命的挣扎着。我手中拉着布绳的一端,好几次差点就被他挣扎了开来。

    “拉紧了,别松手,要是让他跑了的话,你就有危险了!!”白逸阳提醒道。

    我什么也没有说,只能照着白逸阳说的话去办,手中就好像是牵着一条恶狗一般,但是我知道,那不是恶狗,是人头。

    被绳子缠绕住了之后,那车窗外面的人头速度也降了下来,都已经不能再跟上我们车子的速度了。于是开始还和我们并驾齐驱的这个人头,现在变成了被我用绳子,拽着往外面飞了。

    “小白,这,这要拽到什么时候啊!!”从后视镜看着自己手中拽着的这个人头,我觉得无比的恶心,特别是他的肠子和我手中的布绳缠绕在一起,已经染红了布绳子的一半了。

    “不要松手,拽的他不能再动,死了为止,你在把绳子放出去一点!”白逸阳边说边提醒道“我魂魄出来的时间太长了,已经太虚弱了,记住把人头带回药香铺去!”

    听到白逸阳说的话后,我也没有犹豫丝毫,就将绳子给放了出去,接着我便听到了人头摩擦水泥的声音。

    我探出头到车窗外面看了过去,只见我手中牵着这颗人头,已经掉落在了地上,和外面的水泥摩擦着,那外层的血肉很快就被磨掉了,阴森森的白骨和地板上接触着,甚至还有些火花冒了出来。

    外面的人头已经是一动不动了,应该差不多死了。

    白逸阳再一次沉默了下来,他说他出来的时间不能很长,估计刚刚为了提醒我他才强行出来说话的,现在那家伙估计又回去休息了。

    看到那人头已经一动不动了之后,我便将布绳子给收了回来,把那人头也拉入了车内。

    因为学医的关系,虽然那人头已经十分的恶心了,但是我也已经习惯了。我将人头端在手上,仔细的看着,就在这个时候,那紧闭双眼被磨的不成样子了的人头突然张开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