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第019章 婚礼邀请
    陈景皓毫不客气的将我药铺的整个茶壶都拿了过来,回到了座位上,看向我手中的药铺说“你手上的这个镯子,是大凶之物,带的时间长了的话,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

    “大凶之物?”我伸出手,本想把手镯给取下来,陈景皓伸出手,紧紧的拉住了我,冲我摇了摇头,说“现在不行,要取下来的话,也得明日午时,世间阴气最少的时候取下,你现在取下的话,会带走你的阳气!”

    我吓的连忙将手移了开来。

    陈景皓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眉头缓缓的皱了起来,说“兄弟,看来你印堂发黑,最近过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邪物?”

    我在心中翻了一个白眼,想到,最近遇到的邪物都能够凑齐一套足球队首发加替补阵容了。

    “看来你最近遇到了不少麻烦啊,我这里有两道符纸,要是下次有邪物想害你的话,你就贴在他的身上,包你平安无事!”说着,陈景皓从怀中掏出两道黄色的符纸,上面画着一些我看不懂的图案。

    我接过了陈瑾皓给我的符纸,接着便看到陈瑾皓朝我伸出手掌,说“一张符纸,一万块钱,总共两万块钱!”

    听到陈瑾皓的话后,我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我靠,你有抢啊,一张一万块钱,怎么给符纸前你不说!!!”

    陈景皓也被我的反应吓了一大跳,赶紧说“要不这样,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一张收你五千块,这可真是驱鬼的灵符,不能在便宜了……”

    我从怀中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了两百块钱,说“一张一百块钱,不能再多了!”

    “好好!一百就一百!”陈瑾皓接过了我的钱,放入了灰旧道袍之中,然后说“记住了,你那银镯子摘下来之后,千万不要在带了!”

    我点了点头,陈景皓也没有再说什么,站起身来便朝外走去,我怀疑他来我药铺真正的目的就是来卖他的符纸的。

    等陈景皓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突然转过身来,看向我,问道“兄弟,问你件事!”

    “你说!”我说道。

    陈景皓说“请问一下,张家村怎么走?”

    听到陈景皓问张家村,我心就凉来半截,这家伙果真还是去张家村找自己师弟的,我不想他那么快发现自己的师弟已经死了,于是指向东边,说“你一直往东边走,就能够找到张家村了……”

    东边确实有一个张家村,但是不是张坤在的那个张家村,事后要是这茅山大弟子追究起来的话,我倒也能理直气壮。

    “好,谢谢了!”陈景皓说完谢谢之后,背着布袋和木剑的他转身就出了药铺,没入了月色当中。

    我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过了四点,我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今天终于算是过去了。

    于是我将药堂稍微收拾了一下之后,就朝自己房间走去,当我来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才想起来我的房间已经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师姐许诺给霸占了。

    想起许诺,我突然觉得不对劲,刚刚发生那么多事情,许诺都没有出来救我,确实太不正常了!

    师姐不会出事了吧?

    我着急的推开了房门,当我看到房间里面之后,我眉头就皱了起来。

    房间之中,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在这之前,我那个苗族师姐明明就进了房间的啊,怎么突然人就没了呢?

    难道她老人家出去了?

    也不对啊,从房间通向药铺外面,必须得通过大堂,而我一直在药堂和那恶鬼周旋,许诺出去了,我怎么可能会看不到呢?

    我在房间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他,我不禁担心了起来,许诺她不会出事了吧?不过,我也没看到有人进房间,她又能出什么事呢?就在这个时候,我眼睛朝着床底下看了过去,整个房间都找遍了,就剩下床底下没找过了。

    想到这里,我趴在地上,就朝床底下看了过去……

    然而, 事实上,床底下也是空空如也!

    “你在看什么?”就在我疑惑万分的时候,清脆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我吓了一大跳,转头朝后看去,只见穿着苗裙的许诺,正满脸疑惑的看着我。

    看到许诺之后,我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说“师姐…你…你干嘛去了,我到处找你呢?”

    许诺眉头皱了皱,指着床底下,说“你以为我会躲在床底下?”

    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许诺也不在说什么,从我的身边掠了过去,走到了床前,坐了下来,一声不发。

    我这才发现,许诺一直沉着一个脸,看起来心事重重。

    “师姐…怎么了?”见许诺这个样子,我不解的开口问道。

    许诺抬起头,看着我,说“不关你的事,你不用知道……”

    “你…你有什么心事?”我问道。

    “都说了不关你的事了!!”许诺冲着我大声的喊道,显得极其的不耐烦。

    被许诺这么一吼,我心里多少也有些不舒服,不过我也没有说什么。于是我说“你没事的话,就好了……那我回药堂休息了……”

    其实说这话的时候,我心中还是有些酸酸的。从昨天晚上到今天凌晨,我差点死了好几回,而我发现许诺不见了后,更是十分的担心。但是许诺却对我这种态度,任凭是谁也心里不平衡。

    在走出房间的时候,我还一步三回头的朝许诺看去,希望许诺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只是,许诺一直阴沉着低着头,不说话,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

    哎,叶城啊叶城,你还真是自作多情啊!

    我感叹了一声,回到了药堂,将药铺的门和窗户关好之后,就躺在地铺上睡了起来。

    睡觉的时候,我心中带着很多疑问,之前藏在药铺想要害我的第十三人到底是谁?我怀疑是那个水鬼,但是仔细想的话,肯定也不可能。毕竟那个眉脚长痣的小男孩是他的孩子,他怎么可能把金银花换成断肠草,害自己的儿子呢?

    那不是他,又是谁想要害我呢?难道真和那个老太太说的一样,在我的身上隐藏着一个很大的阴谋,而那些想要害我的人,只是阴谋的第一步?

    还有小男孩,那个绑走小男孩的人又是谁?老太太送我的银镯子真的如那茅山大弟子说的一样,是大凶之物,对我不利吗?可是我怎么看怎么都不觉得老太太像是会害我的人啊,且不说我帮她治好了眼睛,她求我救出他孙子,单凭这点她都不可能害我啊!

    还是说……

    那个叫陈景皓的茅山道士在骗我?

    带着一系列的疑问,我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是被外面的敲门声吵醒的。

    我迷迷糊糊的擦了擦眼睛,从地铺上爬了起来,打了一个哈切,打开了药铺的大门,朝外面看了过去,说“谁啊?这么早敲什么门?”

    “叶城,是我,小李子!”外面响起了一声久违的声音。

    听到那声音会,我擦了擦眼睛,打开了药铺的房门,惊讶的看着外面,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骨瘦如柴看起来却十分精灵的年轻人。

    小李子,是我大学班上的同学,在学校的时候,他的小聪明是出了名的。但也因为这样,他一直在班上不受别人欢迎,那时候因为我是班长外加学生会主席,虽然我也不喜欢这小李子,但是也不能像别人表现的那么明显,所以小李子一直觉得他和我的关系不错。

    “班长,你怎么在这种地方上班啊!”小李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晃动着手中的车钥匙,很明显,他故意想要在我面前显摆。

    小李子走进药铺后,在药铺转了一圈,然后说“啧啧啧,这地方也是够烂的哈……”

    小李子的这番话让我觉得很不舒服,但是我还是克制住了心中的不爽,说“小李,你有什么事情吗?”

    小李子用他的车钥匙又在我面前晃动了一下,车钥匙上是一个“奥迪”的标志,我估算应该也就是一辆差不多二十万不到的车吧。

    然后听小李子说“班长啊,在大学的时候,你又是班长又是学生会主席,那时候多风光啊,现在怎么就混的这个样子了?”

    小李子这人爱显摆爱耍小聪明,在大学的时候,我现在唯一一个还活着的室友曾经就埋怨过我对小李子太客气,陈亮说“小李子这种人就是贱骨头,你越是对他客气,他就越会贱!”

    当时我还不觉得有什么,如今看来,确实如此。于是我不再克制我的感情,我一脸怒意的看着小李子,说“你要是特意来我面前秀优越感的话,还是请你早点回去!”

    小李子一脸笑意的看着我,说“城哥啊,你人怎么这样,兄弟我也是来看望一下老同学吗,老班长吗,看你混的这么惨,哎,所以说啊,人还是低调点的好,在学校高调了那么久,如今摔下来也是蛮惨的吧!”

    “你他妈的有事说事,老子摔的惨不惨关你他妈的什么事情?”我终于仍不住,冲着面前这骨瘦如柴的小李,大声的吼了出来。

    “你看看,你看看,就和你说几句话,你还上脸了!”小李子从怀中摸出一张红色的喜帖,递到我的面前,说“林颖你还记得吧,你谈了四年毕业就崩了的女朋友,今天在路上我碰到她了,她让我帮你带一份喜帖,让你去参加他的婚礼……”

    我接过小李递来的喜帖,心中很不是滋味,也没有打开,我说“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

    “哎,城兄,话说你也别怪林颖,换做是我,也不会嫁给你一个打工仔,而且打工还得睡地铺的打工仔!”小李子笑的说道。

    “你可以走了!”我将喜帖扔到了一旁,冷冷的说道。

    “行行行,自己不好,见不得别人好是吧,叶城,记得明天一定要去哦,那可是你谈了四年的对象啊!”小李子一边转动着手中的车钥匙,一边数落着我。

    我不再理会他,打了一个哈欠,走回了自己的地铺,再一次睡了过去。小李子冷笑了两声,就出了药铺。

    回笼觉不知道谁了多久,我是被许诺焦急的声音叫醒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