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蚀骨药香 > 第006章 铺外危险
    许诺一脸笑容的看着我,说“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你都看到了,要不是有药灵换做你的人形,替你死了的话,你刚刚就被那个小男孩给吃了……”

    听到她的话,我呆了好长的时间,看着许诺,问道“刚刚那个小男孩到底是人是鬼?”

    许诺白了我一眼,然后说“当然是鬼了!不仅是鬼,而且是怨气极重,穷凶恶极的恶鬼……就连我师叔都制服不了这种眉脚带痣的恶鬼……你竟然能够骗他吃下断魂草,彻底的消灭他,本事还真是不小!”

    被她这么一夸,我有些飘飘然了起来,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刚想要嘚瑟几句。许诺说“不过这种恶鬼崽背后有更厉害的恶鬼父母,你杀了恶鬼崽的话,势必会招来恶鬼父母的报仇……”

    听完许诺的话,我无比的惊怕,就这几个小鬼就把我弄的云里雾里的,这要是恶鬼父母来找我报仇的话。那我还能活的下去吗?可是我又觉得无比的无辜,明明那个药抽屉中放的是金银花,到底是谁给我换成了断肠草?

    于是我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许诺,许诺听后,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后来许诺告诉我说,药香铺的药柜,不到凌晨十二点谁都不可能打开药柜的。要是有人换药的话,必须是十二点到四点这个时间段。而往往这个时间段,我是在药柜前的……

    不对!!

    我突然想了起来,就在今天我的手机时间被人改动了,我开门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了。

    再联想起昨天十三个人进药铺买药,只出去了十二个人,也就是说。这一切的事情,都很有可能是那个留在我药铺的人……不,是鬼干的!

    我把这一切都告诉给了许诺,许诺听后,思考了一会儿,便站起身来,在药铺中四处寻找着。

    突然许诺的目光停了下来,紧紧的看着我房间门后。接着我看见她的眉毛皱了起来,一步一步来到了门前,轻轻的伸手将我房间木门推了开来。

    我朝许诺看的那个位置看了过去,在门后面的地上,有一滩湿水。

    看到这一滩湿水,我再一次觉得无比的惊恐,门后有一滩湿水。说明有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鬼躲在我房间的门后,躲了整整一天,而我却没有丝毫的察觉!!!

    想着我和鬼在一个房间共过了一夜,我就不寒而栗。

    许诺看我这个样子,脸上满是笑容,说“看来我师弟命真硬啊,和水鬼相处了一个晚上,都没有事情……”

    “你师弟?”我一下没反应过来,不解的看着许诺。

    许诺眉头皱了皱,一双灵动的眼神闪过了几分怒意,说“就是你啊!你装什么装!”

    我没有心思和许诺说那么多,心中满满的都是水鬼和今天发生的这些奇怪的事情的疑问,我走到许诺的身边,开口问道“许诺小……哎呦去!”我话还没说到一半,面前的这位苗族姑娘,就朝着我脑袋上敲了一下,说“叫我师姐!”

    “好好好,许诺师姐,到底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啊?我为什么会被鬼盯上?躲在药铺中没走的那个鬼会不会就是张坤啊?”我看着许诺,问道。

    许诺摇了摇头,说“药香铺中藏有百味灵草,灵气十分的重,只有心地善良对人无恶意的鬼才进的来,当然也有例外,怨气极重本领极强的鬼也能够抵抗住深厚的灵力进到药铺……你说的那个张坤,明显实力不够 ,他是进不了药香铺的……”

    怪不得张坤要骗我出药铺,原来他在白天害不了我,而晚上他又进不了药铺,所以千万百计的让我出药铺……可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在大学的时候,我对张坤就像是对亲兄弟一样,每次他遇到事情,都是我替他出头,我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害我!

    “师弟,你是不是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会被恶鬼盯上?”许诺无比怀疑的看着我,问道。

    我这二十二年来,连杀个鸡都不敢看,怎么可能有胆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矢口否认,同时再一次否认我是她的师弟。

    许诺又让我仔细想想,或者是我家里人有没有谁做过对不起老天爷的事情,在我的记忆中,我祖孙三代都十分的善良,爷爷和爸爸都是无比憨厚的农民,根本就不可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事情来,于是我就把原话告诉给了许诺。

    “那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害你啊”许诺问道。

    “我他妈的哪里知道啊!!”我直接就骂了出来。

    我仔细回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在进到药铺之前,我根本就没遇到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一切都是两天前我进到药铺后改变的,所以说,说什么我都不能继续在这个药铺待下去了。于是我便开始收拾东西,说“就算是死,这活儿我也不干了,让你那个什么师叔自己回来看药铺吧!”

    “你不干?呵呵,那你就等死吧,相信没有我药铺的保护,不出一天,你就会变成一具尸体……”许诺双手环抱在胸前,身上挂着的银色小锁随着他的动作,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见我不信,她继续说道“刚刚在药铺外面,你看到那个被小男孩掐死吃掉一半的那个你没?”

    我怔怔的看着许诺。她接着说道“师叔将这间药铺交给了你,你就是这间药铺的主人,是这间药铺中所有药材的主人……‘药香铺’的这些药材可和普通的药材不同,这些药材大多数都有着几百年的历史,有着自己的灵性,刚刚药铺中的那个你,就是一颗三百年的人参幻化而成的……要不是那颗人参替你当了替死鬼的话,你现在恐怕已经进了那个恶鬼的肚子中了!”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许诺,这一切实在是匪夷所思,要不是我亲眼见的话,打死我也不相信许诺说的这些话是真的。

    “不管怎么说,那恶鬼崽子也是因为你卖错了药草才玩完的,他的父母一定会找到你的头上。再加上那个故意陷害你的恶鬼……你觉得你离开了药铺,还有几成的把握活下去?”穿着苗裙的许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

    我看着许诺的这个样子,心中有一些生气,好像我被鬼整死了她没有一点关系一样,她竟然还笑的出来。后来我想了想,好像我死了是和她没有一点关系。因为在大学当过学生会主席的原因,我的性格从来都是那种不服输不认怂的。许诺越是这样认为我怕死,我越是倔强的说“我是被你那个骗子师叔骗来的,他没有把药铺的真实情况都告诉我,所以我和他签的合同不具备任何的法律效应,我想走就走!”

    “那你走啊,又没有人拦你!”清爽短发的许诺走到我的床前,顺势躺了下去。

    走就走,谁怕谁!

    我不知道是在和许诺赌气还是什么原因,明知道许诺应该没有骗我,我离开了药铺会更危险,这一刻我就是想离开。就在我走出两步的时候,短信铃声再次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又是那条陌生的匿名短信,短信上写着四个字“铺外危险”

    我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我赶紧回拨了这个电话号码。可是电话那边依旧传来对方不在服务区的声音。

    我疑惑无比的放下了手机,短短三秒钟的时间,电话那边怎么可能就不在服务区了呢?难道电话那边的人还能瞬间移动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