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私人地球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决战(下)
    大多数牛头人还没有上墙就被顶了下去,但还是有十几个动作快的,最后上了城墙。

    站在墙上的牛头人可就没那么好顶下去了,通常一个牛头人会有十几个猎手队的士兵招呼,但即使十几人一起用力也不是牛头人的对手。

    他们用身体紧贴着盾牌,死死地挤着牛头人,但还是止不住后退。边上的射手这时候也顾不得压制墙下的敌人了,使劲地把箭往牛头人身上招呼。不过牛头人真不愧为天生的战士,他们力大无穷,皮糙肉厚,若是绷紧肌肉,就算全力用石矛直刺,也只能刺进去半个矛尖,更不用说弓箭了,很多都只能算是挂在上面而已。

    这样的牛头人,也许用更精良、更先进的武器能够伤害到它,但在这时代就真的是肉体坦克了。这些牛头人平时也很少携带武器,战斗时经常直接拔起一棵树来就当棒子使。不过这时候攻上城墙的十几个牛头人都只能空着双手,但即使手无寸铁,又被巴族猎手队用盾牌死死阻挡,这些牛头人还是冒着箭雨努力向巴族的大门方向冲去。

    他们直接抡起双拳,即使猎手队用盾牌挡着,往往也被打地骨痛欲裂,如果被直接抡在身上,更是会被打得飞出去。墙下的九溪射手,这时候也努力试图掩护上墙的牛头人,他们顾不得瞄准,就是尽可能快的向上射出自己的箭去,哪怕是射到牛头人也没关系,弓箭对牛头人的杀伤很弱。墙上的士兵不时被射倒,一时间被牛头人和九溪射手夹攻的猎手队们也再难保持最大的阻力了。

    巴族的大门位置现在是有着一个小小的瓮城的,这来自于郑军的后世经验,最开始只是用木质的栅栏的简易围成,不过开战之后持续好几天都是僵持,这瓮城也借着这时间逐渐加强,现在已经是高度厚度都和城墙相似的了。这样的瓮城可以让从大门攻击的对手吃个大亏,不过如果从两侧的墙上攻击,反而比较容易。

    洛这时候就守在这瓮城的位置,最近的一个牛头人就在离他不过十几米的地方爬上了墙。

    瓮城这里是守备力量最足的地方,这牛头人一上来就被几十个个猎手队用盾牌顶着拿石矛猛戳,虽然每一下都伤得不重,不过积累起来,还是让他越来越虚弱。这牛头人不住挥动双拳,接连打倒击飞了十几个盾牌手,但最后身上插满了箭矢,被捅得到处都是血洞的他,最后力量越来越弱,反被前面的盾牌手推翻在地。

    那牛头人身后不远有个箭台,上面两个射手每人对着他射了起码二十箭,最后射地都要怀疑自己拿的是不是玩具了。随着这牛头人倒地,这俩士兵不由得松口气,再怎么皮糙肉厚,还是能干掉的。不过他们实在高兴地太早,这口气还没完全松完,他俩就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这个箭台是木制的,有四个支架,直接搭在墙上,底下空出一个2米的空隙来让人通过,一共也不过4米高。这时候整个箭台从中间一下爆开,两个射手和着半边箭台就向墙下掉下去,直接掉进护城河,只冒了几个泡,就再也没见什么动静了。

    另一个牛头人从箭台炸开的残骸中冲了出来,竟是他把整个箭台直接撞成了两半,撞垮箭台也只让他速度稍减。他这时候双手各拿两个大木棒,仔细看还能看出这是箭台的四个支架中的两个。

    这个牛头人手上有了武器,更是杀伤力惊人,他借着冲击力,一边横冲直撞,一边挥舞的木棒,接连打飞了几十个巴族士兵,几乎清光了一小段城墙。不过猎手队的盾牌手们前仆后继,后面的紧紧顶着前面的,一个顶一个,最后还是把这个牛头人顶在了瓮城边上。

    没了冲击力,光靠力气,牛头人也许可以压制十几个士兵,但几十人一起上,反而是他吃不消了。但是这时候别的牛头人也逐渐从两侧攻了过来,不过瓮城上的巴族士兵们虽然被压得逐渐后退,但是借着猎手队盾牌手的支撑,前排被扫飞,后排又顶上,靠血肉来消耗对方的力气和冲击,最后还是稳住了阵脚。

    这十几围上来的牛头人被死死顶在瓮城边无法上前,身后别处的巴族士兵也逐渐支援上来,前后夹击之下,即使再怎么皮糙肉厚也是有着极限的,他们死站不退,最后几乎全被杀死,只有两个从墙上跳下去,游过护城河退了回去。

    随着牛头人的进攻失败,九溪的军队也逐渐后退,巴族人总算又顶过了一波。

    虽然打退了九溪的进攻,但洛却一点也没有高兴的情绪出现,这一战巴族就死伤了两百多接近三百人,再加上被九溪族掩护射击伤到的,几乎就减员了四百人,而且受伤的人大多较重,即使能恢复,也需要较长时间,总体战力一下就损失了一层多。最后清点杀死了牛头人15个,射死射伤九溪族一百多人。这样一算,哪怕之后保持现在的交换比例,等巴族人全都战死,也不过把牛头人拼光,九溪族还会剩下好几大千呢。这样一算,洛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就社会生产力而言,这场围城战几乎已经是世界上的最顶级战事了,但若以后世标准,也不过是两个村长打架的水平。战场就这么点大点,两边都能监控整个战场,互相的损失大体上都能估出个大概。汗和黎巨这时候也大概清点出了双方的损失,汗倒是挺满意,他暗自盘算着,这样打下去,等巴族全拼光,九溪族的损失也不会太大,毕竟被箭射伤的,一部分还能恢复呢。

    不过这也就是想想,黎巨再怎么报恩,也不可能帮着他把自己的部落战士都拼光啊。汗的确没想错,黎巨这时候真是非常心痛。其实以黎巨部落的传统来说,战死也没什么可怕的,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力战而死反而是一种光荣。但黎巨之前是没有做好损失这么多战士的心理准备的,他本以为只要能有十几个族人登上对方的城墙,就能轻易拿下大门,只要把大门打开,大家一拥而上,战斗立马就可以结束了。

    可是没想到巴族的斗志如此之强,硬是靠血肉把牛头人给顶了回来,而被两面夹击,挤在中间的牛头人竟是被完全硬生生磨死。

    现在黎巨也舍不得再来一次了。他和汗商量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换个双方都觉得能接受的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