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 > 章节目录 第040章
    ,然而反正事已至此,也没有回头的可能,那就能够让他们多痛一会就多痛一会吧。

    虽然在心底里猖狂着大笑,但陆尘却不敢发出声音,就连迂回在林中的时候都很小心翼翼的收敛着气息,能让自己降低到越低越好。

    不过,事情总是没有完美的。

    突然间,一道剑光横冲直撞的切断了十余株大树,粗壮的树干抛飞而起,马上让前方的树林空出一大片开阔的空地。

    陆尘一直低头狂奔向北,从来没有改变成方向,速度也很快,到底是谁比自己还快在前面拦截自己?

    吃惊的同时,剑光到了眼前,那散发着耀眼的青色光芒极为锐利,陆尘凶眼大盛,前冲的身形猛的一顿,脚下连连凌空踩踏,于足底亮起黑润色的光芒,借着反震之力陆尘暴退出百丈之外。

    “陆尘,你想走吗?”

    那人刺了一剑,并未追击,相反停了下来,站在一个树桩上,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陆尘抬头一看,却是越飞扬。

    “原来是你?”陆尘皱了皱眉,根本想不出他有什么本事能够先自己一步到达这里。

    见陆尘惊讶的样子,越飞扬比吃了蜜糖还要开心、兴奋。他早就看不惯陆尘,尤其是衍星罗象阵的时候,恨不得一剑杀了这个实力比他低上不止一个层次的无耻之徒。此后又把自己心爱的师妹的惨死全数加注陆尘的头上,可谓对陆尘恨之入骨。

    所以在混战开始之际,越飞扬根本没有加入战团,反而一直注意着陆尘的举动,说起来,越飞扬也是在耍些小聪明,他已经看出来华天那些人根本不是陆尘的朋友。之所以没有挑明,是因为他想陆尘逃走。

    没错,就是想让陆尘逃走。再由自己捉回来,一定会得到鲁彦的赏识,更能让上穹道人刮目相看,好处可谓极多。更甚至的,他想知道,景家的宝藏里究竟有什么东西?

    什么叫黄雀?这就叫黄雀。

    然而,越飞扬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眼中只有元婴初期的蝼蚁,陆尘,并非寻常的元婴初期。

    看着越飞扬意气风发的样子,陆尘嘴角慢慢勾起残忍的笑容,不慌不忙道:“是你啊,奇怪,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出现在这里的?”陆尘小心的向右侧挪动着步子,他并不是怕越飞扬,时刻准备狮子扑兔。

    区区一个越飞扬,陆尘自然不会放在眼里。只不过他毕竟也是元婴后期高手,想要一击即中,有点难度。陆尘要做的就是雷厉风行的将此人拿下。

    见陆尘小心翼翼的样子,越飞扬以为陆尘怕了自己,笑声更加猖狂、神情更是得意:“哈哈,陆尘,你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我越飞扬手中还有雷云闪吧。”

    越飞扬神情高傲的取出一柄半大不大,貌似飞刀状的中品灵器。这中品灵器乃是鲁彦打造的一件灵器,虽然为中品,但除了可以提升修士三倍以上的速度之外,攻击力并不强。所以才给了越飞扬保命。而越飞扬对蓝渊星的地势远比陆尘要熟悉很多,自然能够轻松的尾随陆尘,并提前一步拦截。

    飞刀状微微弯曲,寒光顺着刀刃闪现出流线线的光彩,一看就知道是好东西。陆尘不由眼馋的嘿嘿一笑,道:“那就多谢你了。”

    “什么?”

    越飞扬正趾高气扬的炫耀自己的灵器,突然间,陆尘的身影消失了。下意识的,一种不详的预感在心头升起。越飞扬大惊失色,赶忙将雷云闪祭出,可他的脚还没有踩到变大的雷云闪上时,忽然一条火龙从右前方某处突然飞出。

    黑色火龙!

    越飞扬敢发誓,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惊人的火龙,明明知道那是炼器修士的丹火所化,但论样子、论气势,以及神兽特有的压迫力一样不缺,甚至比他所知道的凶兽蛟龙还要惊人、不可匹敌。

    而最关键的是,这条火龙的目标不是自己,却是自己脚下的中品灵器雷云闪。

    “嗷……”

    以法力灌注的雷云闪飞行法宝仿佛受到惊吓,骤然失去法宝的光彩,旋即被火龙一口吞下。同一时间,陆尘以眼花缭乱的速度顷刻间掠至越飞扬的面前。

    与陆尘相距只有不足半米的距离,看到那突然变得充满着杀机的黑色瞳子,越飞扬的神识顿时失守,仿佛这一刻,陆尘的身形变成的好比巨人一般高大,以往让他引以为傲的法力根基丝毫发挥不出作用。

    “啪”

    陆尘伸手抓住越飞扬的脖子,一道黑火迅速被种进心房。越飞扬惊呆了。

    “你……”

    阴测测一笑,陆尘拎小鸡似的提着越飞扬,露出两排明皓的牙齿,狰狞道:“没想到吧,你眼里的元婴初期让你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你隐藏了实力?”越飞扬双目瞳孔放大,不可思议道。

    “咦?你还不傻。嘿嘿。小子,道爷早就想一掌拍死你了。现在你没话说了吧。”陆尘说着,眼中杀机迸现,左手抬起便要一掌落下。

    越飞扬吓的肝胆俱裂,下身裤裆处瞬间湿的一塌糊涂。然而陆尘的掌势并没有落在他的头顶。

    下意识的睁开眼,越飞扬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感,不过看到陆尘满是杀机的眼神,顿时心下一冷:“你……你为什么不杀我?”

    陆尘嘿嘿一笑,道:“道爷改变主意了。”

    “真的不杀我?”越飞扬一喜。

    可是陆尘并没有回答他,而是伸手招来一段藤条,将越飞扬来了个五花大绑,顺便将量天尺别在了越飞扬的背后。

    做完一切,陆尘拍了拍越飞扬的脸蛋,诡笑道:“小子,你长的太讨厌了,不过还有点利用价值,嘿嘿。”

    “你要干什么?”显然,越飞扬并不认为陆尘会轻易的放过他,看着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一株大树上,心下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陆尘,陆兄,陆大爷……你放过我吧。你要干什么?别把我扔在这啊。”越飞扬吓的不知如何是好,不停的求饶,连爷爷都喊了出来。

    “谁是你爷爷?”陆尘狠狠瞪了越飞扬,抓了一大把枯叶硬生生的塞在了越飞扬的嘴里。随后十指疾点,封了他的八脉一识。

    越飞扬看着面前的陆尘,眼里满是惊恐,神色更是如同看到了魔头一般瞪大双眼。

    陆尘嘿嘿一笑,拍了拍越飞扬的肩膀,道:“小子,别忘了帮我问候你的师父鲁彦,还有上穹。”

    说完,陆尘不再理会胡乱挣扎的越飞扬,身形一闪窜出数百米高的高峰,心念一动,进入了玉瓦空间。并将玉瓦空间幻化成石子隐藏在离着越飞扬不远的山峰某处。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

    “陆尘呢?”距离陆尘不远的地方,俞昱和鲁彦一左一右全力搜索着陆尘的下落。

    正当这时,上穹道人和华天带着上千修士远远追来,离着很远喝问出声。

    被陆尘戏耍了一通,天水宗、穹天宗两大黄级星宗门颜面大失,此时此刻,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浓重的杀机。上穹道人与华天更是怒发冲冠,一路飞来,横冲直撞,恨不得马上将陆尘擒捉碎尸万段。

    俞昱上前一步,道:“宗主,陆尘不见了。”

    “不见了?”上穹道人绿豆小眼骤然间收缩起来,咆哮道:“一个元婴初期的小子,你们居然让他跑了?我要你还有何用?”

    上穹道人怒吼着,啪的一声便是给了俞昱一记耳光,打的俞昱身形如同柳絮一般远远飞出。

    鲁彦见上穹动了真火,说道:“上穹道友,陆尘此人实力绝非一般的元婴初期修士,依我看他的实力足以比拟任何一个出窍初期高手。”

    “没错。”华天站在一旁,慎重的点了点头道:“我家三公子曾经与此人打过交道,正是被此人所杀。”

    “三公子?你是说涂威?”上穹道人早年仙会上与龙潜星天水宗的涂雄打过交道,虽只有一面之缘,但也记得涂雄有三个儿子。

    “恩,就是涂三公子,三公子实力已达出窍出期,但还是没有逃出此人的魔掌,此人一定身怀不世仙诀,能够以弱胜强。”其实华天的看法是:陆尘利用仙器的强大将涂威杀死,刚刚逃走没准也用了仙器。只不过他绝不可能将这件事说出去。

    与仙器相比,景家宝藏就不算什么了。

    “原来他杀了涂雄的儿子。”上穹道人冷静下来,冷笑道:“好滑头的小子,明明有出窍初期的实力却一直隐而不露,把我们所有人都蒙在鼓里,看来此人不简单啊。哼!老夫此生若是不能手刃此人,定不罢休。”

    “轰”

    上穹道人说着,凭空挥出一团青光,直接将下方某处山体轰成了齑粉。

    上穹身后,无论是穹天宗还是天水宗的修士,一个个无比愤慨,心想被一个元婴初期的小子耍的团团转,的确太丢人了。

    华天闻言,眼珠一转说道:“前辈,我家宗门对此人恨之入骨,若是能找到此人,景家宝藏我天水宗绝不插手。但希望前辈能将陆尘交给晚辈带回龙潜星处治。”

    “嗯?”上穹道人皱了皱眉,一把银白的胡子突然扬起,疑惑道:“你的意思是,你能够找到陆尘?”

    华天自信一笑道:“不瞒前辈,这陆尘身上有我宗量天尺,晚辈可以依靠此尺找到他的形踪。”

    上穹道人想了想道:“好,就依你所说,若是能够找到景家宝藏,陆尘交给你又何妨?”

    “多谢前辈。”华天闻言一喜,他很怕陆尘落在上穹的手里,仙器无从取回,随后赶紧掏出一只玉简,顺便打了几个道诀上去。只见一道青光闪过之后,华天眼前一亮,目光转向西侧。

    “西侧三十里。”

    上穹道人听着,马上大吼一声道:“走!”

    第432章碎星河

    更新时间:2012-1-143:57:11本章字数:3884

    玉瓦空间中,陆尘和金修盘坐在玄光镜前,苦苦的等待着。玄光镜内的影像赫然是通过玉瓦空间观察到的山林下方的空地中央一株大树上绑着的越飞扬。

    “嘎嘎!”金修看了半点,金灿灿的手指头挠了挠脑瓜壳,道:“主人,您说上穹他们会上当吗?”

    陆尘单手拄着下巴,无比阴险的笑道:“放心吧,上穹和华天肯定不会放过我。我们跑了这么远,两个老东西只能凭着量天尺找到我的下落。到时候只要他们敢靠近,够他们喝一壶的。”

    金修嘎嘎一笑,道:“主人,可我们为什么不马上离开呢?”

    “离开?”陆尘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行,让他们吃些苦头倒是次要的,关键是一定要让他们认为我们已经走了才行。不然蓝渊星可是上穹的地方,传送阵恐怕会安排人手。等他们退去了,我们再走。”

    “哦。”金修小脑袋瓜点了又点。

    正当这时,陆尘突然激动起来,道:“来了,来了。”

    玉瓦空间外,上千剑光飞掠而至,当首一人拿着一只闪动着青光的玉简,速度之快令人咋舌,正是华天。

    紧跟着华天身后的是上千修士高手,其中上穹道人、鲁彦一个不缺。

    “在那!”华天看着手中的玉简,见玉简的光芒突然剧烈的闪动起来,心下不由一喜,抬眼朝着前方望去,可一看到被捆在树上的越飞扬时,神情又马上冰冷了下来。

    “嗯?不是陆尘……”

    “飞扬?”站在上穹道人身边的鲁彦,惊呼一声,极快的朝着越飞扬掠去。

    上穹道人等人跟了过去,鲁彦上前松开了绑在越飞扬身上的藤蔓,终于恢复过来的越飞扬呸呸呸的吐了半天才将满嘴的枯叶烂泥吐了个干净,跟着委屈的哭述道:“师父,你可要给徒儿做主啊。”

    离着很近,众人闻到了一股马蚤臭的味道,视线下移着,看到某人的下体湿漉漉的,一个个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鲁彦见到越飞扬被陆尘吓到尿了裤子,顿觉颜面大失,脸色阴晴不定的吼道:“没用的东西,陆尘呢?”

    “走,走了。”越飞扬脸色通红,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裤裆,声音细弱蚊蝇。

    “走了?”上穹道人眉头一皱,寒声道:“他为什么没杀你?”

    以衍星罗象阵的情形来看,陆尘和越飞扬相互之间都恨之入骨,陆尘既然有能力将越飞捆在这里,又锁了八脉,为什么没有杀他?

    众人也是表示疑惑。

    越飞扬苦丧着脸道:“我也不知道,他本来是想杀徒儿来着,可是突然之间又改变了主意。对了。”

    越飞扬哭述着,从后腰抽出陆尘别在他身上的量天尺,说道:“他只把这个东西留在这了。”

    “是量天尺。”华天低喝一声,把量天尺抢了过来,诧异的看着越飞扬。

    上穹道人靠近看了看,思索道:“陆尘此人J诈狡猾,怎么会不杀你,就为了留下这个东西,他一定另有图谋。”

    “难道是为了吸收我们的注意力,另择道线逃走了?”华天猜测道。

    “没那么简单。”

    别看只跟陆尘打了两次交道,可上穹道人却是不相信陆尘会这么简单的人。

    “不好。”

    正当众人各自猜测的时候,突然间一股炽烈的气息从越飞扬的身上散发了出来。上穹道人惊叫一声,一掌拍向越飞扬。

    然而……

    “轰”

    山林旷野中,一道暴虐的劲气砰然炸响开来,越飞扬整个人自内而外的突然爆开,元婴自爆产生的法力余劲,顿时激起粗壮如树的血泉。并激荡的四周的灰尘、泥土凝聚成一朵巨大的蘑菇云。

    漫天的血雨挥洒长空,身在后方的天水宗、穹天宗两派修士如林间的鸟儿一般仓惶逃窜,离着近的元婴修士直接被越飞扬的元婴自爆炸了个粉碎,稍稍远一些的才惊险的逃到了高空,幸免遇难。

    最靠近的越飞扬人除了上穹道人之外,还有鲁彦、华天以及几名出窍中期高手。几人都是强力超强的高手,反应速度自然奇快无比,听到上穹道人惊呼出声时,几人已经意识到不妙,匆忙念起法诀、撑起法力气罡。可饶是如此,上穹道人等人还被越飞扬的自爆炸了个七晕八素、满脸焦黑。实力最低的鲁彦更是狂喷一口鲜血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远远抛飞了出去。

    “哇哈哈!”

    坐在玉瓦空间中的陆尘,一直等着观看这一幕,刚刚念头一动,早早种在越飞扬体内的黑煞心火突然爆发,引动其元婴产生自爆。如今通过玄光镜看到上穹道人等人脸若焦炭一般漆黑的惨象,当下捧着肚子在玉瓦空间中狂笑了起来。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啊,哈哈”

    金修早已具备灵智,同样看到这一幕的他,更是直接倒在了煞云上,浑身神经痉挛一般抽个不停,一副金色的架子骨头嘎啦嘎啦的响个不停,看样子他比陆尘笑的还要疯狂。

    “嘎嘎,主人,这招太阴了。”

    “哈哈”显然,陆尘短时间内无法从这种开怀的情绪中跳脱出来,那笑叫一个开怀,一个舒畅啊。脸都笑成了紫茄子的颜色。

    “哈哈,上穹、鲁彦、华天,哈哈,终于知道道爷的厉害了吧,哈哈,不行了,金修,扶着我点,肚子都笑抽筋了。哈哈”

    旷野上,上穹道人花白的头发变成了深红色,盖是那元婴自爆的威力所致。他涨红的老脸带着几块污泥般的焦黑,整个人的气势顿时沸腾到了顶点。

    “陆尘”

    “轰轰轰”

    怒极的上穹不顾前后两次被自爆伤到的肉身痛楚,枯瘦的双手连连挥动打出一道道强劲的法力劲气,山间、旷野,碎石激射、怒焰滔天,一道道惨白的辉光冲天而起,剑影、法宝更是频频飞出。不消片刻,整个旷野被其璀璨的不成了样子。大地更是深深塌陷了足有数米之深。

    这时,华天也从远处飞了回来,不过他没敢靠近,是个人都能看出眼下的上穹道人已经达到了愤怒的边缘,而伤重的鲁彦更是被扔到很远的地方许久都没有爬起来。

    元婴后期高手的自爆,的确无法给华天、上穹这样的高手带来太深的伤害。然而鲁彦只跟越飞扬有一个层级的差距,受到重伤是在乎难免的事。

    上千修士偷偷抹着冷汗,看着旷野上突然多出来的数十具元婴修士的尸体,一个个忍不住全身发抖。

    “这你妹的究竟是什么人啊?居然能控制修士的元婴自爆?”

    “陆尘?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实力超强不说,一肚子坏水,连上穹都被耍的团团转。”

    “两大宗门的脸,今天算是丢尽了。”

    “不止吧,穹天宗和天水宗可是代表蓝渊星和龙潜星的颜面呢。”

    “还有剑潭峰。”一众修士瞄了瞄依然躺在远处不知生死的鲁彦,再次打了个机灵:“太坏了,太损了,太阴了。”

    “嗡轰隆”

    正当这时,一道惊天雷鸣在景城方向响彻而起,暴怒中的上穹道人、天水宗华天、爬地不远处连连吐血三升的鲁彦,甚至是坐在玉瓦空间捧腹不已的陆尘皆听到这声轰鸣,同时朝着景家方向望去。

    一道人影疾速掠过,所穿道袍俨然来自于穹天宗。

    此人掠至的瞬间,马上拜倒在上穹道人的面前,急不可待道:“大事不好了,宗主。”

    “发生什么事了?”

    “回宗主,衍星罗象大殿坍塌,景城上空出现异象,正是碎星河的影象。如今所有身在景家附近的修士全部赶往景城景家府邸。那异象所指正是景家宝藏的落处。”

    “什么?”

    此言一出,群修皆惊。

    景家宝藏,虽然算不上是什么惊天秘闻,但一直被上穹道人的穹天顶掌握在手中。尽管曾经有人意图想要探究宝藏的秘密,但苦于无人能够破解衍星罗象阵的机关,渐渐被人忽视。

    可如今不同,任谁也没有想到,衍星罗象大殿居然会坍塌,而那指向景家宝藏的碎星河图会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

    “碎星河。居然是碎星河。”上穹道人老眼泛着激动的寒光,刚刚的怒火顿时被这道消息取代,上穹突然下令道:“所有人,跟我回景城。”

    “是。”

    修士大军,来的快去的也快,此时再也没有去管陆尘会在哪里,一个个化为流光迅速回返景城。

    华天怔怔的呆立半晌,暴喝一声道:“天水宗弟子听令,迅速前往最近修真星,将此事通知宗主。”

    爬在远处的鲁彦,终于恢复了些许法力从地上站了起来,打坐片刻,喃喃道:“景家宝藏居然在碎星河?看来有必要通知宗主了。”

    说话的功夫,上千修士全数退去,只留下满地的尸骸暴露在晨光之下。

    待到众人离去,陆尘和金修方才从玉瓦空间走了出来,眉头紧锁的他沉思一番,喃喃道:“不对呀,景虹既然在景家放置了宝藏的地图,为什么又让大阵自行崩溃,将消息泄露出去?那锦帛又是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陆尘赶紧把从景家府邸得到的锦帛取了出来。刚才一直被上穹道人等追杀,根本没有时间理会锦帛,现在抽出一丝神识进入之后,陆尘的脸色顿时变的极为精彩。

    “吾游历碎星河一万八千余载,终领悟碎星河之成因,又用七千余年领悟碎星流石阵,堪成大道。留此锦帛交由后人,能领悟碎星流石阵法者,自当随意出入碎星河。”

    “随意出入碎星河?”陆尘心下不由狂喜。之后仔细研读,发现锦帛上还有另一则秘辛。

    “景家后人,老夫景虹,于一千三百年前在域外星空得到此锦帛,内藏碎星流石阵法秘典,遂决定将老夫所修一生积累之法宝秘藏安放于碎星河之中,景家后人若能领悟碎星流石阵法,方可入碎星河取我秘藏,光大景家。”

    显然,这前后的两段话一个是景虹留下的,另一个不知道是哪个修为精深的高手率先留下。里面记载了碎星河的成因,以此参悟道法大阵,可以安然出入碎星河内外。

    “想不到景虹所留之物居然藏有这样的惊天秘闻,怪不得他如此谨慎,连景家人也不敢告之。”陆尘揣揣着响道:“这么说,只要我领悟了碎星流石阵法,就能知道碎星河的运转方式,遇险则避,随意出入碎星河了?”

    一想到景家宝藏,陆尘便兴奋起来,以景虹如此谨慎的留下景家宝藏的行为来看,景家宝藏中的宝物定然是他前所未见的庞大啊。

    “金修,看来我们下一步要去碎星河了。”

    第433章轰动外仙域

    更新时间:2012-1-143:57:12本章字数:3233

    “喂,听说了吗?景家宝藏的藏宝地点被公之于众了。”

    “你是说蓝渊星景家的宝藏?”

    “没错。”

    “怎么可能?穹天宗一直把守着这个消息,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外漏吧。”

    “你不知道,有一个叫做陆尘的奴星修真者破解了景家暗藏了数百年的衍星罗象大阵,还得到了景家藏在大阵中唯一的宝物。不过最后,景家宝藏还是以衍星罗象阵的方式显出了影像。现在几乎整个外仙域的黄级星宗门都在着手准备前往碎星河呢。”

    “啊?这个陆尘是什么人啊?”

    “这个倒是不清楚,只知道他是一个刚从奴星出来的修真者,实力只有元婴初期。不过你可别小瞧他哦,听说那天陆尘以元婴初期如此低下的修为,躲过了穹天宗和来自龙潜星天水宗整整上千修士的合力追杀。最后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

    “嘿嘿,不得不说,陆尘此人聪明到了极点,而且有一手能够控制修士元婴的秘法。隔着很远就控制了鲁彦宗师的弟子的元婴自爆,差点连上穹道人都炸成了重伤呢。”

    “嘶这么厉害?上穹道人岂不是欲杀之而后快。”

    “那是当然,不过现在上穹道人也没有功夫理会陆尘了,现在整个穹天宗仅有的三艘星云舟全部出动,前往碎星河。还听说,没有元婴中期的修为,连上星云舟的资格都没有。”

    “哇,厉害,陆尘,陆尘,你说他会不会去碎星河啊。”

    “八成会吧。不过一个奴星的小子又没有势力,恐怕很难做到。”

    “管那些做什么,嘿嘿,外仙域恐怕要乱套了。”

    ……

    三天,仅仅三天的时间,景家宝藏的秘密传遍了几乎整个外仙域黄级修真星群,无数宗门、势力、家族同时收到了景家宝藏落处的消息。而原本并不起眼的一个黄级星宗门的宝藏,突然牵涉到碎星河这种五大秘地之一的消息传出之后。几乎所有黄级星都沸腾了。

    能够出入碎星河的人绝非泛泛之辈,实力不臻达出窍后期,连生存的可能性都没有。而景家先祖能够把修炼多年的藏宝全数放在碎星河当中,其实力无可厚非的强大,自然而然的是,那宝藏也绝非一般黄级星宗门能够拥有。

    于是乎,整个外仙域的修真星宗门修士倾巢出动,元婴中期、后期,出窍期高手如狂峰浪蝶般杀往碎星河,修士数量足达数百万。

    让人出乎意料的是,远在外仙域各方修真星的某处,魔宗、妖宗、佛宗、鬼宗四大修真人士也同时得到了这个惊天的秘闻,纷纷出动。由此,域外星空多了无数上品空间灵器星云舟。

    而身为此事的始作俑者上穹道人和最关键的人物陆尘,就在衍星罗象大殿坍塌的三日后,名扬整个外仙域,甚至连外仙域的某些玄级星都在传俑着陆尘的大名。

    想当然的是,我们的主角,悲催的陆某人又一次的被推向了风口浪尖上,唯一不同之处,此次的风口是外仙域的风口;这次的浪尖明显暗藏着整个外仙域修士的杀机。

    没有人知道陆尘拿到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陆尘去了哪里?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陆尘在景家府邸得到的东西一定不会简单。

    继而,在外仙域这个无边无限的广阔仙域里,人们的目光除了转向碎星河之外,更是在暗中调查着陆尘的下落。

    ……

    龙潜星,天水宗。

    宗主涂雄坐镇在殿内,大殿当中近数十出窍高手会聚一堂,人人神情肃然的看着涂雄。

    身高马大的涂雄,仿佛一具人形法器,犹如古铜般静坐在宗主宝座之上,在其面前的玉盘上,一只光华四射的玉简散发着浓郁的灵气。

    涂雄沉默许久,终于站起身来。殿内众人见状,纷纷起身,无比恭敬与兴奋的看向涂雄……

    “传令下去,三日内选出两万修士弟子、五艘星云舟,即日启程前往碎星河。寻找仙灵大陆一事交给华天。”

    ……

    托罗星,杨至城。

    西城北大街的一处府宅当中,庄文元火急为燎的走进后院正房,回身将房门关严,走到八仙桌前倒了杯茶水猛灌了进去。跟着又倒了一杯灌下……如此反复着……

    八仙桌旁,徐进、沐缘清、南星辰死死的盯着庄文元,焦急不已。

    半晌,沐缘清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低声道:“庄文元,你到是说话呀,这都什么时候了,回来这么久一直在喝水,快说,事情到底查的怎么样了?”

    庄文元摆了摆手,打断了沐缘清,喘了口气,方才说道:“打听到了,老大又惹事了。”

    “果然。”

    徐进、沐缘清、南星辰三人闻言,露出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

    “喂喂你们三个这是什么表情?”庄文元不由气苦的看着三人。

    “还能什么表情?”沐缘清白了庄文元一眼,问道:“这次又是什么事?”

    庄文元眼中闪过一丝J笑,说道:“嘿嘿,大事。老大去了蓝渊星,去找什么景家宝藏,结果被人围堵,当中天水宗的人也发现了他的形踪,老大不但跑了,还让天水宗和蓝渊星本土第一大宗门穹天宗碰了一鼻子灰,听说连出窍后期的穹天宗门都差点被老大控制的修士元婴自爆炸的身负重伤呢,啧啧,不得不说,老大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耻加无敌。”

    一边说着,庄文元又倒了杯茶水灌了下去,顿了一顿,说道:“后来景家宝藏的消息泄露了出去,将地点指向五大秘地之一的碎星河,这消息传出去后,整个外仙域的黄级星宗门乱成了一锅粥,都整备人马前往碎星河了。”

    “碎星河啊。那可是五大秘地之一,没有出窍后期实力根本无法在那里生存,看来陆兄此次的确是捅了大篓子。不过陆兄真是个中人杰呀,两大黄级星宗门,上千修士都没有堵到他。啧啧,佩服,佩服。”南星辰先是讶异了一句,随后马上笑盈盈的评论道。

    庄文元嘿嘿一笑,凑到南星辰面前道:“南兄,这点我同意,这才是老大嘛,不闹出点事来,怎么对得起他的威名。你们说对吧。”

    沐缘清听到此处,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瞪了一眼庄文元道:“你们都是疯子。跟你们在一起,终于一天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一直没有作声的徐进并不觉得如何好笑,沉默了许久,他突然说道:“庄文元,天水宗既然找到这里,说明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对老五的追踪,依我看,恐怕天水宗暗地里还会寻找仙灵大陆。虽然我们才出来两年,但事情好像有些不等人了。我们必须要尽快提升实力,最起码总要拉拢一些高手,或者积累一些底蕴。日后才能保护仙缘星。”

    “我也是这么想的。”庄文元不再开玩笑,而是郑重道:“老大一定会去碎星河,我们实力低微帮不上忙,但外仙域并非只有碎星河那种地方可以让我修炼,我已经打探到了,域外秘境有几处被开发出来,现在在某些黄级星上,比如能够让人很快提升境界的域境星浮屠塔、北山星的血心池、雌伏星的瑶星洞……等等,只要交付足够的灵石、灵晶都可以进去修炼。虽然消费很昂贵,但却是最快的提升途径,而且速度是我们寻常修炼时的十倍甚至更多。”

    提到正事,沐缘清扭过头来道:“澹台啸虎已经去了血心池,他能够被血心老祖收为弟子,日后我们也多了个靠山和帮手,但总不能只靠他一个人,前些天樊云姐传来消息,他和计宝大哥、老四铁山去了一重星修炼,也有了落脚的地方。现在就差我们四个人了。”

    庄文元道:“我提议,我们就去域境星的浮屠塔,听说道宗一脉在那里提升实力最快,虽然贵了一些,可我和南兄都会炼丹,这两年来咱们也在托罗星赚了不少,大不了直接把丹坊开在域境星,还是从渡劫丹作起,出售低级灵丹给那些修为低下的修士。”

    “此计可行。”徐进闻言,马上接道:“灵材方面就由我和清儿负责,不管用多长时间,只要我们肯同心协力,想追上老五不难。”

    “追他?”三人听着,同时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

    沐缘清柳裙一摆,起身走向堂屋道:“我可不跟那个变态的家伙比。”

    “清儿,不会这么没有信心吧。”徐进一脸正经道。

    庄文元干咳了两声,拍了拍徐进的肩膀道:“这事别算上我,你要比自己比去吧。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你这辈子是不可能赶上老大了。”庄文元说话,独自走向房门。

    南星辰虽然没有说话,但却冲着徐进凝重的点了点头,道:“陆兄的天赋,空前绝后,跟他比,你死定了。”

    徐进暴汗不已,低着头憋着一股劲儿道:“那个臭小子,什么事都赶超人前,现在跟他比,的确很难。”

    第434章参悟阵道

    更新时间:2012-1-143:57:13本章字数:3743

    正当外仙域各大宗门整备人马,准备到碎星河探宝的时候,一艘不起眼的星云舟早就飘荡在虚无的域外星空当中。

    碎星河,距离蓝渊星并不如何遥远,依靠星图的指引,大约只有一千亿里的路程,足够陆尘驾驭星云舟前往碎星河。至于回来的时候星云舟所需要的灵力,陆尘也无从担心,毕竟自己的手里还有仙遗玉瓦这样众仙域都很难见到的空间法宝。

    众仙域五大秘地:域外秘境、碎星河、虚无乱流海、太辰风暴群、上古神魔战场遗址。

    这五大秘境只有域外秘境最为安全,乃是一处处由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阵法秘境,比如血心池、浮屠塔的修炼宝地正是从各处挪移而来。

    而碎星河,显然是外仙域里久负盛名的危险之地。碎星河实际上是由上古时期一颗颗修真星毁灭之后形成的星空地带,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这些无数大陆碎块久而久之形成了暗含天地至理的星群,于域外星空慢慢的产生了其特有的形态。这种地方正是星空凶兽最喜爱聚集的奇异地带。时间一长,自然成了危险的领地。

    沉坐在星云舟上,陆尘远望星空,时而沉思、时而豁然。在他面前的地板上,方方正正的摆着一块琉璃四射的锦帛。

    经过长时间的深思和揣摩,陆尘发觉那位前辈高人留下的碎星流石阵法可以用“博大精深”四个字来形容。

    此阵暗合天道至理,分为三千六百余种演化方式,每一种变化都能洞悉生死、病老、枯荣……,仿佛蕴含着无上大道。

    而定修真人士实力强弱不仅仅只有境界,除此之外,功、符、宝、器、阵皆是品评一个高手有多强大的基本要素。

    功,既是修真仙法,包括道法、妖法等等;

    符,就是灵符,符咒之法陆尘此前也有涉猎,不过从珍珑秘境之后并没有高明的法术可以修习,再加上本身的百炼千锤与邪风血剑足够强大,陆尘一直没有专注这项法门。

    宝,说的是符宝,炼器中人使用频繁,但造价昂贵、消耗极大的一种法宝。

    器,最是常用,有本命法器、认主法器一说,两种差别最大在于,本命法器得精血认主之后就要伴随修士一生,器在人在,器亡人亡。

    至于阵,陆尘虽然在炼器的时候有过使用,但一直并没有深入了解。可如今得到碎星流石阵的法诀,陆尘却是发现阵法的重要性在某种程度要还要强大于其余四种要素。

    尤其是碎星流石阵,这基本上就属于一种专门为土灵根修士专设的法阵,一人便可布设、控制,杀敌于无形。

    碎星流石阵记载,此阵乃是参悟碎星河的运行法则所得,其中三千六百余种变化正是碎星河在数万万载岁月中的变化,修此阵法者只需达到小成境界,便能发现碎星河内哪里安全、哪里危险,从而做到避重就轻的程度,从容往返于碎星河,即便是修为不到出窍后期,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至于修炼到大成境界,更加可以以土系法术模拟碎星河的运转形成可以为修士所用的阵法,杀敌于困阵之中,取人性命如同探囊取物。

    锦帛法诀当中已有前辈高人模拟出来的碎星河运行法则,陆尘沉思闭目,脑海中正浮现出一团巨大的碎星群。

    “碎星河呈漩涡状,内里由一块块体积庞大的巨石汇聚而成,小的几乎肉眼不可见,而大的却是远比一颗奴星还要巨大。”

    陆尘静心观察着碎星河的变化,这是修炼碎星流石阵的第一步……

    观察碎星河!

    “三千六百余种变化也许并非是碎星河变化的全部,老夫在碎星河入定一万八千余载,神识之力从未有过停歇……”

    研读到此处,陆尘无比震惊起来。

    须知,修真人士的神识乃是以境界定论,跟法力真元一样,每个境界都有固定的存量,绝不可能一直使用而不进行补充和吸纳。神识也是一样,好比人的精神力,总不能一直用个没完,导致精神溃散而亡。

    “此人居然能够在一万八千余年的时间里,一直关注碎星河的变化,从来不曾停止,可见其神识的力量有多变态了。”陆尘暗暗赞叹,心道:“也不知道这位前辈高人姓甚名谁,到底是何等境界的高手?”

    接着研读下去……

    “碎星河变化可以视其为周天星辰之阵。与天象同样法理、道则,容天地万象于其中,星辰变化便是岁月更迭,时长时消、万万载轮回,小成境界的变化共达一千二百种,碎星河外群边际,星河变化速度快慢有致,其中变化之繁复用肉眼无法察觉,只可用神识感悟……单一土灵根,又天赋超绝者最少六年……”

    “大成境界,便是要领悟到两千四百种变化,可依靠灵晶、灵石、法宝布置大阵……领悟时间居然达到了六百年至多。”

    “而圆满境界,既完全领悟三千六百种变化,就要看运气和机缘,前辈高人预计时间最少六千年,甚至机缘不到的话,六万、六十万年也未必能够领悟到。可一旦完全领悟碎星流石阵,就能做到不依靠任何宝物,挥手间布置大阵*”

    一道道精妙绝伦的术语、天道至理被陆尘印入脑海当中,看的陆尘血脉贲张、兴奋不已。慢慢的,陆尘几乎忘记了此行的目的,任由星云舟在域外星空漂流着。眨眼间便是一年已过。

    睁开双眼,陆尘整个人的气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仿佛沉沦在修真世界的大苦海,自己变成了苦海中的一叶扁舟。神清气爽不所,精华也在不断的内敛当中,而神识更是在前不久得到飞跃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

    “一年,我感悟碎星流石阵只感悟到一千二百种变化,看似领悟的很快,但实际上碎星流石阵前一千二百种变化很容易领悟,不过锦帛上的法诀提到,单一土灵根还需要天赋超绝人的最少也要六年能够领悟到一千二种变化。为什么我只用了一年?一年,就已经到了小成的境界?”

    陆尘想了想,片刻后恍然大悟:“难道是地煞逆天境的缘故?六年?六倍速度行功仙诀,这么说来,日后我再学什么仙法都可以用地煞逆天境来控制思维和神识,来达到快速领悟的地步?”

    想通了这一点,陆尘兀自高兴了起来,这一兴奋运转起仙诀,发现自己的体内的法力几乎挥霍一空了。

    陆尘赶忙坐好,进入到玉瓦空间当中,不由分说,招来六朵煞云,全力吸收起来。在域外星空旅行可不能大意。

    一年的时间,陆尘一直保持着地煞逆天境的运转,法力消耗极大。如今的他像是一个没有了水的水囊,极需新鲜的水源注入。

    吸收……

    疯狂的吸收……

    随着时间的推移,陆尘发现六朵煞云根本无法满足自己紫府的需要,无奈之下又召来六朵煞云,只用了不足三天,全数吸收了进去。比以前,自己吸收的煞云速度、容量足足提升了一倍。

    “这是怎么回事?”陆尘骇然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此刻他的全身上下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以现在的法力真元来看,陆尘相信就算是出窍初期高手来了,也绝非自己一合之敌。

    “难道……”陆尘冥思苦想了数日,终于得到一个,也只有这一个才算合理的解释。

    “难道是之前与上穹道人等人交手,没命的逃跑,激发了潜在的能力?”

    陆尘回忆着自己修炼至今的种种,赫然发现,自己每次提升实力之前,都会有一场大战。而在之后,身体会出现亏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