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六章 推销
    日本为东海之国,妞妞曾在《异国志》及一些佛教读物中看到关于它的介绍。

    民间多称它为东瀛和倭国,因为隔着一片海,两国不像与鞑靼一样来往甚密,东南沿海地区的倭寇不算在其中,毕竟对方政府不承认就只能算是民间行为。

    妞妞兴致勃勃的看着站在面前的俩人,把他们从头打量到脚,见他们大冷的天也穿着木屐,不由一愣。

    日本的使臣身后还带着一名女子,察觉到妞妞的视线,她抬起头来对她微微一笑。

    妞妞回以一笑,小手却忍不住抓紧了顾景云的衣袖,哎呀,那白白的脸蛋上两团红,还有那红艳艳的樱桃唇,那不是魏晋时期流行的妆容吗?

    顾景云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妞妞的手,然后抬头看向日本使臣,微微颔首道:“在下确是姓顾,使臣客气了。”

    说罢顿了一下才举起酒杯抿了一口。

    安安不喜欢他身上带着酒味呢。

    日本使臣敬完酒并没有走,而是侧身让出身后的女子,笑哈哈的道:“顾太傅,即使是隔着一片海,我们也久仰您的才名,我们日本对有才华的人一向欣赏喜爱,这是我们日本的公主,她就很喜欢您。”

    顾景云顺着他的手势看了那和服女孩一眼,女孩羞怯的低下头,微微弯腰行礼。

    他淡漠的移开目光,等着日本使臣的下一句话。

    “她希望能够留在您身边照顾您,如果能从您这里学得一些诗词便是大幸了。”

    妞妞瞪大了双眼,直接跪起来道:“我哥哥已经有妻子了!”

    日本使臣好奇的看了她一眼,没听说顾景云有妹妹啊,但他依然好脾气的笑道:“我们大和民族的女孩都很贤惠善良,并不会介意与人共侍一夫。”

    妞妞战意勃发,浑身长满了刺一样的瞪着他,开口就要怼回去,脑袋就被一双大手轻轻地拍了拍,她浑身的刺一收,重新跪坐好,低着头看着桌上的糕点。

    顾景云收回手,对日本使臣道:“但我介意。”

    顾景云淡然的道:“我不喜欢家里有陌生人,更不喜欢我与内子间插进来第三个人。”

    妞妞扬起了唇角,眼角上扬,示威一样的看着那日本女孩。

    女孩微微一愣,然后对她温柔的一笑,继续低头站着。

    日本使臣同样一愣,心中却不由生恼,不过他脸上依然笑得爽朗,问道:“顾太傅是不喜欢她吗,其实这次我们来此还带了另一位公主……”

    顾景云微微摇头,打断他的话道:“不是不喜欢她,而是不论任何人都不喜欢。”他顿了顿后道:“在下有洁癖。”

    日本使臣不信,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不喜欢美女的男人?如果有,那一定是因为喜欢美男。

    可他不是有妻子吗,那再多一个妻子有什么不可以?

    顾景云见日本使臣还不走,面色不由变得冰冷。使臣见了这才笑了一声带着他的公主告辞离开。

    妞妞嘟嘴道:“表兄,东瀛的公主这么不值钱,竟然可以随你挑选?”

    顾景云闻言不由一笑,拍着她的脑袋道:“真是傻子,你还真信那是他们的公主吗?民间之女,甚至是姿色出众的宫女丫头,给一个公主郡主的封号便是,都不用记在玉牒之中。隔着一片海,难道我们还能到他们国家去求证这是真公主还是假公主吗?”

    妞妞张大了嘴巴。

    “不过是个封号罢了,甚至那个封号还是上船,或是登陆上大楚后才给的呢。”

    妞妞气得握紧拳头,“真是太无耻了!难道他们就不怕我们大楚算账?”

    顾景云不由一笑,“他们并不是拿公主来和亲,不过是送给像我这样得宠的朝臣,若能得到妻子或平妻的位置自然好,得不到也是贵妾,这对他们东瀛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而于大楚来说,这不是官方行为,朝廷自然不会插手。”

    “那要是真的公主,你会纳吗?”妞妞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顾景云一笑,摇头道:“不会。”

    妞妞立时放心的一笑,“这就好,不然嫂子要是跟你吵架了我该站在谁那边呢?”

    顾景云闻言失笑。

    而一直暗暗关注这边的贵女们则失望的收回目光,不知道她们的良婿现在何方,他以后会不会也像顾景云一样独守一人呢?

    日本使臣走后,朝鲜使臣也带着他们的贵女到顾景云面前晃了一圈,他们的贵女可是真的贵女,可不是假的,虽没有公主的封号,却是真正的大家闺秀。

    不过貌似顾景云也不稀罕就是了。

    几国使臣走马灯一样带着本国的贵女到顾景云面前晃一圈,当然,有此殊荣的不止是顾景云,刚被封为直亲王还未出宫建府的先二皇子才是大家的重点关注对象。

    除此外,其他才俊也被各国使臣盯梢,当然,最美,最优秀的那一个是为了陛下准备的。

    于是到各国献艺时间时便是各色美女齐发,才下去一个又上来一个,不是这国的公主,便是那国的郡主或贵女。

    作为军事力量和大楚差不多,且和大楚接壤,利益牵涉甚多的鞑靼自然也有献艺,出场的却不是公主贵女,而是勇士。

    勇士献艺,而后比试,这已经是两国几十年来的常态了。

    皇帝也习以为常,看完对方的武艺,便随意的抬手问道:“哪位爱卿愿意上前与鞑靼勇士一试?”

    韦英杰和陶悟放下酒杯,想也不想就起身出列,和五个一起出列的武将对视一眼,上前请命道:“臣愿一试。”

    皇帝正想点陶悟的名字,鞑靼的勇士便上前一步道:“陛下,几年前,我国的黑罕将军被贵国的一位勇士所擒,我想找他比试一下,不知那位大人可否出场。”

    皇帝静默,大楚朝臣们静默,然后默默的转头看向顾景云。

    温敦脸上的笑容微冷,捏着手中的酒杯不说话。其木格提起一颗心,身子前倾的注视着场中的人。

    勇士见大楚君臣都安静下来,不由蹙眉,“怎么,那位大人是看不上在下吗?”

    皇帝就轻咳一声笑道:“勇士误会了,是你要找的人并不在宫宴上。”

    他顿了顿笑道:“其实陶将军的功夫也不错,你不如先与他比试。”

    勇士蹙眉,还要再说,就察觉到一道凌厉的视线,武人五感灵敏,他顺着视线看去,便对上温敦警告的眼神,心中一凛,只能低头应下。

    他在去年的达慕大会上向黑罕挑战,但黑罕拒绝了,他只是想和打败黑罕的人比试看看,要是他赢了,那就说明他比黑罕还厉害。

    那他就能去向娜仁郡主求亲了。

    可温敦大人为什么不许他去挑战?

    勇士郁闷的和陶悟交手,在过了近百招后终于将陶悟打败,他很想顺势再提一次,但想到温敦大人的警告,他还是老实的对上座的皇帝拱手退下,当自己没提过那件事。

    皇帝也只当自己想不起来了。

    至于输了会丢脸?

    胜败乃常事,来日方长,和鞑靼的比试并不止今天而已。不然他不服气再打一场,赢了鞑靼,鞑靼再不服气又打一场,打来打去何时是个头?

    今天晚上是除夕,他们还要不要过年了?

    李安没他祖父那么爱面子,大手一挥表示下一个国家继续,看完了献艺再喝一轮酒,看几场歌舞表演就该退场了。

    顾景云见妞妞坐立不安,便知道她小腿麻了。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侧身看向舅母。

    何子佩便对他微微点头,然后继续转头去看场中的表演。

    顾景云便伸手招来一个宫女,低声吩咐道:“带她去更衣。”

    妞妞听到他的话,面上一喜,连忙起身跟着宫女离开。

    说是更衣,但其实是到外面去放风,总是跪坐着都快麻死了,还是到外面走走比较好。

    宫女知道妞妞的身份不一般,因此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带着她更衣出来后见她磨磨蹭蹭的不愿意走,便苦笑一声带着她在附近的小花园里转了转,然后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低声道:“秦小姐,时辰不早了,外面还是快回去吧。宫宴也没多长时间了。”

    妞妞小大人般叹了一口气,低落的道:“好吧。”

    俩人转身回去,结果快要走到殿门口时突然发现左边的树丛后簌簌作响,俩人俱吓了一跳。

    宫女耳尖,听到几声似有似无的声音便脸色发白,知道自己可能撞破不得了的事了,一时怕得手脚发冷。

    妞妞从小便听母亲和嫂子说过,遇上见不得光的事时一定要有多远躲多远,好奇心不仅会害死猫,还会害死人。

    所以妞妞伸手拉住宫女的手就要离开,触手发现她的手冷如冰雪,微微一愣。扭头一看,见她脸都发白了。不由心下愧疚,这个宫女姐姐还是挺好的,为了让她多逛一会儿还特意带她来小花园。

    她眼珠子一转,拽着宫女就悄悄躲到另一棵大树后,捡起一块石子便射出去。

    在宫女惊恐的注视下,石子“咻”的一声越过树丛,砰的一下击在斜对面的假山上。

    树丛后的动静一静,半响后一名男子低着头左张右望的出现,发现没人后飞快的往殿中走去,片刻后树丛再次一动,一个女孩低着头从后面出来,小碎步的快步离开。

    妞妞:……那不是刚才想要勾引她表哥的东瀛公主吗?别以为她小就不知道他们在干嘛,简直是太有伤风化了。

    看来她表哥有洁癖还是很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