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八章 期末
    但顾景云再想给黎宝璐准备田产也不会要太后送来的,何况还是出自于她的嫁妆的田产。

    不过顾景云并没有进宫还回去,而是直接找了个盒子装上地契让人送到了太子府,让太子转交给二皇子。

    二皇子年方十二,与太子同母,太后的嫁妆最后多半会留给他,还有一些则会留给庶出的三皇子。

    二皇子收到这份礼物,一脑门的问号,只能问给他送盒子来的太子,“太子哥哥,先生怎么想起给我送庄子?不是说先生很穷吗?”

    “谁跟你说的先生很穷?”太子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拿起盒子里的地契道:“以后听话别总自己乱总结,这地契上名字是皇祖母的……”

    太子略一想就明白了,他把地契放进盒子里,拍了拍弟弟的肩膀道:“你拿去给皇祖母看看吧。”

    二皇子嘟了嘟嘴,虽有些糊涂,但还是听话的去找太后了。

    太后一看被送回来的地契便微微一叹,“算了,既是顾先生送你的,那你就收下吧。”

    二皇子又捧了个盒子走了,一脸的莫名其妙,不过想到他平白的多了一个庄子,每年都有进益,零花钱又多了一些便开心起来。

    别以为皇子就很富裕,在未成年时他也是很穷的,每个月的月例是固定的,他还好,时不时的有母后和太子哥哥支援一下,隔一段时间还能偷溜出宫买些自己喜欢的东西。

    老三就惨了,他母妃只是一个嫔,母族并没有多少钱,除了月例也就太子哥哥偶尔支援一下,手头比他还不阔绰。

    不过老三太小了,现在也没多少东西可以买。

    这个庄子那么大,每年至少有千两的收益,他省着一些用,那一个月就能用八十两到一百两,再加上他的月例和母妃及太子哥哥的支援……

    二皇子瞬间激动起来,喜滋滋的抱着盒子跑回自己的宫殿,有了这笔钱,他能买的东西就多很多了。

    而此时太后正有些恹恹的倚靠在榻上,心情有些不好。严公公轻手轻脚的走进来,低声道:“娘娘,二殿下很高兴,正哼着歌回去呢。”

    太后失笑,心情微悦,“这孩子也太容易满足了。”

    “算了,”太后想了想道:“他既不愿收我们就不送了,以后你就挑些金银珠宝送去吧,权当给黎氏添妆了。”

    “是。”

    因为快要过年,大楚上至皇帝,下至黎民百姓都很忙,时间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咻”的一声就跑走了,连道影子都没留下。

    黎宝璐每日要准备家里送出去的年礼,还要去书院上课,还要出题,在她还没意识到的时候距离过年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了。

    而期末考试的时间也到了。

    这一次清溪书院和松山书院是联合考试。

    女院与女院一起,男院与男院一起,所用的试卷是一样的,将试卷糊名打乱后一起批改,然后再拆卷分开排名。

    没错,虽然试卷一样,一起考试和一起批改,但名次是分开排的。

    但因为试卷一样,只看分数便知道谁优谁劣,是否一起排名并不重要。

    这是十八年来两大书院又一次合并考试,倒是难得。

    其实两大书院一开始凑一起只是为了让男院女院更融洽的交往发展,但定规定到一半的时候,黄山长不知出自何种心理,突发奇想的提议今年女院一起出题考试。

    苏山长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反过来提议,既然女院都一块儿考试了,干脆男院也一起吧,就当我们两大书院切磋切磋。

    黄山长不顾赵副山长的阻止也笑眯眯的应了,于是两大书院的老师们开始使尽浑身解数出题,再将他们出的题目按照一定比例糅合成四张试卷,封存放入箱中,然后由请来的国子监祭酒抽试卷,抽到哪一份就用哪一份试卷。

    公平,公正。

    而今,明天就开始考试,黎宝璐这三天的任务就是监考,忙碌的工作一下就轻松下来了。

    考试完后才是忙碌的阅卷。

    好在学生少,老师多,只两天功夫就能把试卷阅完,然后拆糊纸记录分数排名,这个只需半天就能完成,剩下的半天时间则用来做分析报告了。

    这一次合并考试,最紧张的并不是女院的学生,而是男院的学生们。

    清溪书院的男院一直稍逊于松山书院的男院,彼此的竞争非常激烈,几乎到了王不见王的状态。

    而女院因为新开,小姑娘们彼此都很自信,只要不是跟男学生们比,她们都雄赳赳气昂昂的大踏步向前。

    所以来领期末成绩时,她们虽忐忑,但脸上都带着自信的笑容。

    笑话,比不上那些要考科举的男生,难道还比不上和她们一样刚进书院的女生吗?

    黎宝璐沉着一张小脸进入咏梅班,本来还自信满满的小姑娘们笑容一顿,都有些忐忑的坐回位置。

    黎宝璐放下手中的试卷和成绩单,抬头扫视了一眼教室里的学生,沉声道:“这一次考试的成绩出来了,我们咏梅班在三学级十个班里排名第二,在两大书院的同学级中排名第三,而总成绩第一名在我们班,各科分数最高者我们班占了三位,为人数最多的班级……”

    小姑娘们发出低低的惊呼声,眼中尽是喜悦,这个成绩她们已经很满足了。

    黎宝璐也很满足,前提是她们班的后腿不要拖得太严重,不过她没说这点儿,而是话锋一转道:“大家的进步都很大,各位老师也都说了,只要你们能保持这样的学习进度和态度,假以时日,赶超男院的同窗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你们准备好了在明年的期中考试中一雪前耻了吗?”

    全班一静,大家都想到了期中考试时的惨败。

    黎宝璐微微一笑道:“怎么,你们只有胆气与松山书院的女院较量,就没胆子与男院的同窗们比一比吗?”

    欧阳晴目光一凝,与郑丹相视一眼,率先起身行礼道:“学生等愿再战。”

    其余人也忙站起来一揖到底,“学生等必全力以赴!”

    黎宝璐看着她们身上的洋洋得意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熊熊战意,微微点头道:“很好,那我们来发试卷和成绩单吧。”

    黎宝璐将试卷及成绩单发下,给了她们一刻钟交流各自的成绩才敲了敲桌子道:“我便不给你们讲解试卷了,你们各自回去自己再解一遍,不懂的可以先问同学,再不懂的可以问长辈,再不能解答的可写信于我,我一一为尔等解答。现在距离下课还有两刻钟的时间,那么我们来做什么呢?”

    万芷荷笑,“先生想要我们做什么?”

    黎宝璐笑盈盈的道:“我想问一问你们这个年打算怎么过?”

    “每年过年不都一样吗,吃年夜饭,守夜,拜年拿红包,走访亲戚,等过了初七或许会有人办花宴,到时或可一聚。”

    “还可去护国寺上香赏梅,每年正月护国寺的头香可受欢迎得很,我们抢不到头香,抢到一炷香也行啊。”

    欧阳晴见黎宝璐笑吟吟的看着她们,便出声问道:“先生是有什么活动吗?”

    朱芳华眼珠子一转,叫道:“我知道了,听说先生家里的庭院今年刚修缮过,莫非你家也要办花宴?”

    黎宝璐摇头笑道:“我那园子入秋时方修好,光秃秃的,可没花给大家赏,不过我倒是有一个主意,但不知你们是否有意。”

    黎宝璐顿了顿道:“过年书院要关闭,刚才我经过春晖院时见校工们正往外腾东西,似乎都是你们从前废弃的课业,比如作废的画,木工,剪纸等物,其中以画纸最多,垒了一卷又一卷,我看过你们的那些画,虽偶有瑕疵,技艺稍显稚嫩,却都有了长处。那些画是画艺社的同学画的?”

    大家纷纷看向万芷荷,因为她正是三学级画艺社的社长。

    万芷荷起身回道:“是,因都有瑕疵所以我们就弃之不要了,我们本想自己处理的,可负责春晖院的校工说他们可以处理,所以我们从来都是交给他们的,没想到他们还堆积在院里。”

    她以为黎宝璐是在怪她们。

    黎宝璐却微微一笑道:“你们有瑕疵的画尚且技艺尚可,那没有瑕疵的又该多好呢?所以我想给你们办一次画展,让你们将自己的得意之作展出来,只是不知你们可愿意。”

    万芷荷眼睛大亮,她没想到是这等好事,激动的点头,而后迟疑的道:“我们的画真能展出?不,不会贻笑大方吗?”

    黎宝璐淡然且肯定的道:“不会。但此事有许多细节,你们若真的愿意,一会儿你就去串联其他班级画艺社的成员,选出几个代表来,下学后来找我,我们好好的谈一谈。”

    黎宝璐看过她们的画,虽然画笔稚嫩,但并不比书画铺里一般的画差不多,最要紧的是里面有不少具有灵气之作。

    而黎宝璐此举不在于给她们搏名,而是为了让她们继续重视她们感兴趣的东西,没必要为了书本上的知识便放弃自己的爱好。

    教画艺的老师与她抱怨,因为期末考试临近,学生们的画技没进步反而退步了,她还发现好几个孩子偷偷的在她的课堂上复习其他的课,可把她气得够呛。

    画艺课的分数占的比重较小,甚至上了四学级后这门课会由必修课换成选修课。

    但黎宝璐看得出能参加画艺社的都是真正爱画或擅长画画的,她不愿意她们为了一次考试便放弃这个。

    她会慢慢的告诉她们,即便这些技艺在考试分数中占比较小,它们也很有用,它们同样会给她们带来荣耀和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