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九章 寓意
    东西自有苏总管安排人给他送回去,顾景云还要去翰林院报道呢。

    苏总管见顾状元脸色薄红,皇帝努力板着脸,眼中却满是嘘唏,不由主动让人把东西抬下去,把空间留给俩人。

    皇帝沉吟半响,最后还是问道:“景云,你想过以后要做什么吗?侍讲虽也要参与修书编书,但你年纪还小,只怕掌院不会给你安排太难的工作……”

    皇帝表达得委婉,顾景云却明白他的意思,翰林侍讲的工作便是组织下属完成朝廷下达的修书,编书任务,除此外便是轮流给皇子讲课。

    这才是设置翰林侍讲的主要原因,诸皇子年幼时,除了太子,其余皇子皆是翰林院里的侍讲以上的大人到宫中教学讲课。

    但现在皇帝的儿子,上至太子,下至六皇子皆已成年,一旬才听一次课,轮到顾景云入宫讲学的次数更少,可能一个月都轮不到一次。

    所以他这个侍讲在没有大的编书工程的情况下是不忙的,难道他要这样混着过日子?

    当然不,顾景云挑着嘴唇道:“陛下,臣说过臣的志向与外祖一样,在您面前我也不瞒您,我并不想当什么侍讲,但做太孙的先生不可能不当官。而且有官职在身,别人要是想欺负我也得先掂量掂量。”

    “而臣以后可能要去清溪书院,松山书院或国子监中任教。”他挑起嘴角道:“臣已经和清溪书院的山长谈好了,过几日便开始在清溪书院中教书。”

    皇帝瞪目,“那你不来我翰林院报道了?”

    “自然是来的,陛下放心,臣会把臣的本职工作做好了再去。”

    皇帝鼓了鼓脸颊,想起顾景云的理想,他要桃李满天下可不就是要教书?

    他的皇子年纪都大了,除了太孙是他正儿八经拜师的学生外,谁还会拿他当老师?

    因此他跑到书院里当老师也情有可原。

    皇帝情绪微平,“苏伯庸动作倒快,你这才考中状元他就请你去做先生了。”

    顾景云淡笑道:“陛下误会苏山长了,臣还未会试时就与他说好了。”

    “哦?那时候他就愿意聘你当先生了?”

    “臣与他说定,若臣能考中进士则臣去书院任教,若臣考不中,那便去清溪书院上学。”顾景云微笑,“苏山长欣然,臣也高兴。”

    皇帝轻哼一声道:“他当然欣然,你可是秦家人。”

    秦家人会读书,这是公认的!

    “不过清溪书院和松山书院一直是死对头,你去了清溪书院还能去松山书院教书?”

    顾景云意味深长的道:“那要看他们的诚意。”

    皇帝就想到当年的秦闻天,同样意味深长的一笑。

    顾景云从皇宫里出来便去翰林院报道,皇帝则把李安同学找来,一脸同情的通知他他多了个大师兄。

    李安:“……”

    黎宝璐亲自来翰林院接顾景云,妻子来衙门接丈夫下班,这可算是大楚都一份了。

    路过这里的大人们忍不住用眼角去偷看站在车旁的小两口。

    黎宝璐正在和顾景云说玉山,“那么大一块玉雕,可真漂亮,就好像真的山水放在眼前一样。”

    顾景云见她双眼发亮,显然是很喜爱的,他便拉了她的手道:“我们先回家。”

    “好,你肯定没好好看过,我还在玉山上发现了两个山洞呢,洞口有绿藤掩映,不仔细看还看不出呢,设计这座玉山的人一定是个天才……”

    黎宝璐一路叽叽喳喳的不停,顾景云却不烦躁,撑着脸颊侧脸听她说话,嘴角愉悦的挑着笑容看她。

    玉山就摆在客厅里,显然宫里送来后她一直没收起来,一定是看了一整天。

    黎宝璐拉着他去摸,“你摸,是不是很凉快?要是夏天也这么凉,摸着不定怎么舒服呢。”

    “喜欢吗?”

    黎宝璐狠狠地点头,“我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玉石。”

    “送给你的。”

    “只怕大楚也没几个……”黎宝璐一呆,微微扭头问,“你说啥?”

    顾景云见她说话都简略了,就失笑道:“我说这座玉山是送给你的。”

    “可,可内侍不是说是你从皇帝私库中挑来送徒弟的吗?”

    “是啊,可我一进私库我就看到这座玉山了,我无功禄,自然不好和陛下求赏,因此我决定用别的东西送太孙,这座玉山就留给你。”

    黎宝璐虽然心中不舍,却果断的放手,摇头道:“还是算了,我们哪有好东西?李安知道会伤心的?”

    “谁说我们没有好东西?”顾景云转身回房,片刻后就拿出一个盒子来,打开给黎宝璐看。

    盒子里放着一块玉璧,通体透澈碧绿,莹润细腻,“这不是,不是我们小时候……”

    “对,”顾景云点头笑道:“就是我们小时候买的那块玉璧。”

    顾景云拿起盒子里的玉璧,摸着它不舍道:“我本想传给我们的儿子,毕竟当初我们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才买到它的,但李安是我主动要收的弟子,我都能为赵宁拿到一份保障,没道理厚此薄彼。师同父,这玉璧给他也好,就当是给儿子了。”

    黎宝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却明白了他的心意。

    李安是太孙,他啥都不缺,因此送他见面礼就应该送心意。这块玉璧对顾景云和黎宝璐来说寓意要大过他的价值。

    而赵宁出身寒门,有这一套皇家标识的文房四宝在,足够他们在惠州不被人欺负了。

    “那你还在皇帝的内库里选了两样。”

    顾景云得意的道:“陛下让我去内库便是为了李安,我要是为别人选了却没为他孙子选,谁知道他会不会小心眼的记恨赵宁?而我又第一眼看到了这座玉山,当时我便想,你一定会喜欢的。”

    “是,我很喜欢。”黎宝璐半抱着玉山道:“喜欢到恨不得晚上抱着它睡算了。”

    顾景云脸上的笑容就落了下来,微抬着下巴倨傲的道:“你也不怕它压死你。”

    他挥手道:“行了别摸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把玩,让人搬走吧,放在厅堂里太容易碰坏。”

    黎宝璐不舍的又摸了一把,道:“放在书房吧,既应景又赏心悦目。”

    二林,红桃和厨娘都来帮忙,五人小心翼翼地把玉山抬到书房放好,这才拍了拍手心满意足地关上房门。

    “子归怎么还不回来?二林,去门口看看有马车吗?”

    赵宁字子归,以前黎宝璐年纪小,只能称人家赵公子或赵大哥,现在可以直呼其字了,谁让她现在是长辈了呢!

    黎宝璐觉得当师娘的感觉还不错。

    “收子归为徒时只喝了一杯茶,到底不够郑重,明日是几大书院休沐的日子,让厨娘多买些酒菜回来,我们请师兄和郑旭他们来庆贺一番,算是将礼全了。”

    黎宝璐感叹,“这是要赶在李安拜师前完成一切步骤啊,你就这么想让李安当二师弟?”

    顾景云嘴角微挑,“他是太孙,不好当大师兄,而赵宁性敦厚,且知恩,再没有比他当大师兄更合适的了。”

    “那你何不把郑旭他们也收了?”

    “不,”顾景云笑容微淡,“他们不适合当我的弟子,我心中不愿,他们心中也不会乐。”

    黎宝璐点头,“我明白了。”

    明白了该以何种态度对待他们。

    俩人闲话时赵宁和顺心回到家,顺心把马车驶进门,赵宁则已经来拜见老师和师娘了。

    顾景云挥挥手,道:“走吧,去吃饭。”

    吃完饭顾景云便把那套文房四宝给他了,笑道:“这样的东西你以后有可能会得到很多,但为师希望这一套你能一直留着。”

    赵宁看着东西上的皇室印记,眼圈微红的点头道:“先生的苦心弟子知道,您放心,我会一直收着这东西传给后世子弟的。”

    顾景云满意,点头道:“你再准备一样礼物,后日你二师弟拜师,到时候你得给他见面礼。明日我请你师伯和郑兄等前来饮宴,算是把礼全了。”

    赵宁一呆,捧着文房四宝傻傻的道:“我,我是大师兄?”

    顾景云斜睇了他一眼道:“你以为呢?”

    可,可不是太孙先说定好拜师的吗?

    好像他才是后来的。

    赵宁有些心虚。

    一旁的顺心却苦恼起来,那可是太孙呀,他家公子送的东西他能看上眼吗?

    四月初八如期而至,顾景云一早便照常进宫上朝,朝后又照常被皇帝叫住留下。

    朝臣们都偷偷打量着顾景云。

    顾景云今天要收了太孙这个徒弟呢。

    一直生病的太子也上朝了,面色还有些苍白,显然身体还没好全,这样郑重,让朝臣们对顾景云的认识又上了一个高度。

    御书房里,皇帝,内阁四位阁老及定国公,平国公等勋贵都在座,几位皇子也跑来凑热闹。

    皇帝让人给顾景云搬来一张椅子,他谢过皇帝后坐下,等着太孙给他敬茶。

    除了太子,其余人等尽皆瞪大了眼睛,他们没想到太孙的拜师礼竟如此郑重,这是拜亲传师父的节奏啊。

    定国公和平国公眼睛都微眯,这样的拜师礼他们曾见过一次,当时他们还是皇帝的伴读,才七八岁的年纪,记忆已有些模糊,却清楚的记得当时的皇帝便是这样拜秦太傅为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