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诡门十三针 > 正文 第542章:纸人烧纸
    我本来还以为,灵叔那家伙会做点什么,或者再跟我们说点什么呢!没想到,在说完了这最后一句之后,他居然立马就转身进屋里去了。

    “灵叔这是几个意思啊?”我一脸懵逼地看着薛姐,问。

    “不知道。”那娘们摇了摇头,说“不管他。”

    “汪汪!”

    小馋馋那家伙,仰着它的狗脖子,对着前面嚎了两嗓子。从小馋馋这嚎声来看,似乎它已经闻到谭飞那家伙的气味儿了。

    “走吗?”我看了薛姐一眼,问。

    “都到这里来了,不走还能怎么着?”那娘们回了我一个白眼,说。

    在听完薛姐说的这话之后,小馋馋立马就“汪汪”的叫了两声,然后蹦蹦跳跳的,朝着前面跑去了。

    我们跟在小馋馋的屁股后面,走了十来分钟的样子,前面出现了一片小平房。这片小平房看上去破破烂烂的,给人的感觉,还有那么一点儿阴森。反正,在那些平房出现在我眼前之后,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不踏实,十分的不踏实。

    “之前咱们来这里的时候,好像没看到这些小平房啊?”我问薛姐。

    那娘们点了点头,说“确实没有看到,但这些小平房如此破,还这么旧,看上去也不像是新修的啊!”

    “嗯!”我点了点头,说“就算是做旧,谁都不可能做成这个样子。所以,这些平房,肯定不是新修的,而是早就存在的。”

    “夺命坡这地方,姐姐我来过不只一次两次了。之前来这里的时候,从没见过这些小平房。”薛姐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些担心之色。

    有火光,中间的那间小平房里,有火光窜了出来。我们在刚到这里的时候,都没有看到那火光,现在蹿这么一些火光出来,是个什么情况啊?

    “要不要过去看看?”我指了指那间燃出火光的小平房,对着薛姐问道。

    那娘们点了点头,然后从兜里摸了一道符出来,递给了我,说“这地方看上去很不正常,咱们得小心一些。”

    薛姐给我的这符,对厉鬼什么的,应该还是能起那么一点儿作用的。所以,在她递过来之后,我赶紧就接过来揣进了兜里。

    那火光一闪一闪的,走近了一看,发现居然是有人在那里烧纸钱。而且,烧纸钱的那位,居然还是一个纸人。

    纸人烧纸?这玩意儿,多多少少的,还是让人有那么一些稀罕。同时,也让我有那么一点儿懵逼。

    因为,我实在是没有看懂,这玩意儿,到底是个什么套路?

    就在我正懵逼着的时候,那纸人居然“哗啦啦”的,把脑袋扭了过来,还用那翻白的眼珠子,瞪了我那么一眼。

    “看我干什么?难道是因为我长得太帅了吗?”我笑呵呵地对着那纸人来了这么一句。

    笑了,那纸人居然咧开嘴,对着我笑了笑。它这笑,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啊?不管它这笑是个什么笑,看上去都让我有那么一些毛骨悚然的。

    “哗啦啦!哗啦啦!”

    光是笑还不够,那纸人居然站了起来。一看到它站起来了,我这心里,顿时就“咯噔”了那么一声。

    这情况看上去,好像略微有那么一些不妙啊!那纸人这意思,是想要过来袭击我吗?

    在这种时刻,薛姐那娘们的反应,从来都是很快的。这不,就在那纸人迈着步子,向着我们这边走了两步之后,那娘们直接从兜里把符摸了出来,快步朝着那纸人跑了过去,然后“啪”的一巴掌,将手中之符,贴在了那纸人身上。

    符一贴上纸人的身,立马就冒起了青烟。在青烟之后,那道符一下子就燃了起来。

    纸人什么的,那可是纸做的。因此,要想把它引燃,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这不,那道符在纸人的身上烧了一会儿,便“噼里啪啦”的,把纸人给引燃了。

    “啊!啊!啊!”

    身子都被烧着了,那纸人再怎么都是会痛一下的啊!所以,在烧了那么一小会儿之后,那纸人便一边在地上打滚儿,一边在那里“啊啊”的惨叫了起来。

    还在瞪我,那纸人还在瞪我。这不,它还睁着那对白眼睛,死死地瞪着我。看样子,它就像是想把我吃掉一样。

    不过,纸人的身上,现在是燃着熊熊烈火的。所以,它就算是瞪着我,那也没用,因为此时的它,站都已经站不起来了。

    “呀呀”

    这是什么声音?为什么我听上去,有些像是乌鸦在叫啊?

    我转过头,往门外的天空一看,发现有一只黑黢黢的大乌鸦,在那里盘旋。一边飞,它还一边在那里叫。

    这该死的乌鸦,可是给过我和薛姐不少苦头吃的。所以,在看到它之后,我这心里,顿时就变得更加的不安了。

    我悄悄地把银针拿了出来,然后冷不丁的,朝着那乌鸦射了过去。

    自从学了诡门十三针之后,我在进行远程攻击的时候,针法什么的,准心那还是提高了不少的。所以,我这一针射出去,直接就射到了那乌鸦的肚子上。

    也不知道那乌鸦是因为准备不足,还是怎么的?反正,在被我射了这么一下之后,它居然“咚”的一声,便摔落到了地上。

    “呀呀”

    乌鸦扑腾着翅膀,挣扎了两下。不过,在挣扎完了之后,它便一动不动了。看那样子,就像是死了一样。

    这乌鸦是死了吗?我就只出了这么一针,居然就把它给搞死了。这乌鸦,是不是有些太不经事了啊?

    “他的乌鸦都敢杀,你们当真是不想活了。”有这么一个声音,冷冷地从门口那里传了过来。

    杨昌盛,说这话的是杨昌盛,他出现在了门口那里,脸上还挂着那冷飕飕的笑容。

    “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我笑呵呵地跟杨昌盛打了声招呼。

    “我倒是无恙,不过你们,马上就会有恙了。”杨昌盛说。

    “如此说来,你跑到这里来,是来找我们麻烦的?”我冷冷地扫了杨昌盛一眼,问。

    “你们的麻烦,用不着我来找。因为,你们今日出现在这里,那便等于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不管是谁,只要惹了不该惹的人,都是得付出代价的。而且,那代价会很惨重。”杨昌盛此时的语气里,似乎透着那么一股子幸灾乐祸啊!

    “就不能换句台词吗?你刚才说的这话,我都已经听过无数遍了。每次我要付出的代价都是很惨重的,但每次到最后,我都是好好的,不仅不会付出代价,有的时候还能占点儿便宜。”我笑呵呵地对着杨昌盛回道。

    “这一是因为你们以前的运气好,二是因为你们之前碰到的那些人,本事都太有限了。这一次,你们惹到的这位,就是你刚才杀死的那乌鸦的主人,别说是你,就算是你爷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从杨昌盛说的这话来看,似乎他心目中的那个我,还是之前的我啊!其实,说句实在的,治病救人这块就不说了,我确实没有我爷爷有经验。但是,在收拾鬼怪这方面,我可是学了诡门十三针的。因此,我这本事,就算不能说比爷爷还好,但跟他比起来,至少是差不了太多的。

    “你就在这里说他有多厉害多厉害的,说了这么半天,怎么还不见他出来啊!既然那么有本事,就出来跟我练练啊!躲在暗处说大话,算个什么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