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坐忘长生 >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三章 西泠拍卖会
    第一件拍品的出场方式如此吸人眼球,把所有人的好奇心都勾了出来,都等着陈一揭开黑布。??八一中文网w=w=w≤.≤81.

    只见他左手轻抬,那黑布便跟着慢慢往上抬,露出圆柱型的底部。

    “咦,是个笼子。”

    “这么大的笼子,难道装的是某种体型巨大的猛兽?”

    陈一稍稍吊了下大家的胃口,但也知道过犹不及,手一挥便将黑布全部掀了去。

    震耳欲聋的兽吼声在黑布掀开的一瞬间便传了出来,大厅内仿佛刮起了一股黑色旋风,柳清欢的头都飞扬了起来。

    他定睛一看,笼内却是一只足有一丈多长的黑色巨虎,它弓着背,对着外面不断出威胁的吼声。

    有人失望不已,不满地叫道:“二阶棘齿黑虎而已嘛,搞这么大个噱头!”

    陈一站在旁边,脸上的表情意味深长。

    柳清欢目光一转,再看那头黑虎,才现此虎身上微微着黄色灵光。他将灵力注入双眼,不由一愣!

    也有其他人现了,惊呼道:“觅宝鼠!”

    此声一出,一时没说话的陈一微微一笑:“这位道友说对了,这可不是棘齿黑虎,而是……”

    他手一挥,便见那黑虎如影子般退去,一只前肢短小、长得古灵精怪的黄皮胖鼠站在巨大的笼子中间,吱吱叫个不停。

    “而是觅宝鼠!”陈一打出一道法诀,笼子度缩小,被他抓到手中放到面前红木长桌上。

    他扫视全场,见很多人都露出惊讶又心喜的表情,满意地道:“觅宝鼠,天生便有寻灵觅宝的神奇能力,对灵力的变化也极为敏感,是外出探险寻宝时最好的帮手。这一只还是变异灵兽,而且极为难得的升到了二阶,要知道大多觅宝鼠都只有一阶修为。除了会寻常觅宝鼠的天赋技能‘狐假虎威’外,其寻宝能力又要高上近乎一倍!”

    柳清欢摸着下巴,难怪会被放到第一个,此鼠也算是奇兽的一种了,又还是变异过的,寻宝的能力也极适用。

    在场很多修士果然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陈一立刻报价道:“五千下品灵石起拍,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灵石,现在开始竞拍!”

    话音刚落,就有人喊道:“五千五。”

    “六千。”

    “六千五。”

    竞拍十分激烈,一时不少人喊价,很多人的声音都叠在了一起,价格很快就到了一万五。陈一只微笑站着,偶尔重复一声。

    柳清欢也颇有些心动。他前两天将储物袋中所有积压的妖兽材料都处理一空,又有几个打劫不成反被他杀掉的修士留下的储物袋里没用的东西全部卖出后,总算凑得十万下品灵石。

    场中的喊价很快就飙升到三万下品灵石,叫价的人才慢慢少了起来,只有几个人还在喊价。

    柳清欢心内苦笑。他还以为自己带十万灵石已经够了,现在才现只够买三只灵兽而已,便熄了叫价的心。

    他并不急需灵兽,还是再看看后面有什么好东西再说吧。

    这只觅宝鼠最后被一位脸上如笼了一层薄雾而看不清面貌的修士,以三万五千五百灵石收入囊中。

    拍卖会继续进行,下一件拍品为一支五百年的黄岑精。

    黄岑精只是一种练气期很多丹药中会用到的灵草,但因为年份摆在那儿,在一些不限药草只限年份的离奇丹药中能用上,因此其竞价的场面比觅宝鼠还要激烈,最后以五万灵石被头顶上一间雅室拍走。

    之后出现的拍品一件接一件地摆出来,都是极为珍稀的各种材料或灵器,引得所有人争相抢拍。但也有一些比较冷门的,叫价者寥寥。

    柳清欢也拍到一只储物戒。他现在还用着当年大衍太尊随手丢给他的储物袋,如今已经显得不够用。这只储物戒空间是他所用储物袋的十倍,他花两万灵石才拍到了手。

    筑基期的拍卖会最后以一颗能提升结丹机率的降尘丹,拍出了十五万灵石的惊人价格而圆满结束。

    有人开始意犹未尽地退场,但也有不少人留了下来。

    柳清欢闭目养神,他今天没什么收获,所以准备留下来见识一下后面的拍卖会。金丹期与元婴期拍卖会上的物品,想来又要比筑基期的更加惊人。

    半个时辰后,金丹期的拍卖会正式开始。

    主持的人还是陈一,一件件奇珍异宝通过传送法阵出现在所有人眼前,看得柳清欢大呼过瘾。

    不过这些东西全都是金丹期才能用得上的,自然价格也是成倍增加。

    拍卖会一般都会把重头戏安排在开场和结尾,所以金丹期拍卖会进行到中段,便开始出现一些比较不那么引起所有人兴趣的东西。

    陈一从短距离传送阵中取出一只木盒,从中拿出一枚墨色玉简,只听他苍老却中气十足的声音道:

    “虚灵丹丹方,主灵药为虚实双生果。炼成的虚灵丹可帮助结双丹的修士练成一虚一实双生丹,双丹可在虚实之中自由转换,在遇到致命危机时,体内金丹化为虚丹可避免大部分伤害。只要金丹不灭,便性命无忧。此丹方出自上古化神大能真元道尊。”

    柳清欢听到这里全身一震!他立起身来,目光专注地看着老者手中的玉简。

    真元道尊,是炼虚子的徒弟!而虚灵丹,怎么听都像是结合《坐忘长生经》的双丹所创造的一种丹方!

    不过虚实双生果是什么?

    在场大多数人也有同样的疑惑,便有人道:“双丹?双丹岂是那么好结的,恐怕一万个金丹修士中也不会有一个能结出。再说虚实双生果又是何种灵果?”

    陈一极有耐心地道:“虚实双生果结于凌霄古藤之上。当凌霄藤攀附于紫髓梧桐上时,受凤凰之气,吸日月之精,历经千年、在极苛刻的条件下才会结出此果。有时为金色,便是日实果,有时为黑色,称为月虚果。这两种灵果遇金而落,遇木而枯,遇水而化,遇火而焦,遇土而入,所以世间难寻,只有在紫髓梧桐的紫髓星沙中才能保存。”

    “嗬,这么苛刻!”

    “是呀,就算有这丹方,我又哪里去寻虚实双生果?再说我也没有双丹。”

    “鸡肋!大大的鸡肋!快说这丹方起拍价多少吧,若便宜,我就买回去收藏哈哈。”

    陈一心内苦笑,他也觉得这丹方鸡肋,鸡肋到从得到之日起,便一直放在西泠商行没卖出去。

    不过这些他自不会表现出来,而是如常微笑道:“此丹方可是出自上古大能炼虚子的亲传弟子真元道尊,炼出的虚灵丹不可谓不逆天,所以底价五万灵石。”

    “五万灵石?这么个没用的丹方要五万灵石?”有人立刻不满地叫道。

    “还不知道上面的灵药是不是都灭绝了呢,你们真喊得出口!”

    “这个本商行能够保证,丹方上的灵药如今都是还存世的。”陈一道,终于掩不住苦笑:“本商行得到此丹方的经过可谓历经波折,差点折损了三位金丹修士,五万灵石已经是连本都收不回来了。”

    “呵,你唬谁?肯定是你们不知从谁手中得来,或是在某个秘境中得到的添头而已,谁还猜不出来么?”

    “还真不是添头。那秘境到最后,就只得了这一张有价值的丹方!”

    “少来!我出五千灵石,你爱卖不卖!”

    陈一脸色变得严肃:“道友,本商行没这规矩。便是此丹方流拍,也是不可能降价的。”

    “哼,那你就等着流拍吧!”

    就在这时,一个淡然的声音响起:“五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