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坐忘长生 > 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 登上轩辕台
    听了化身的回答,柳清欢只淡淡一笑,像“击杀当场”这样的狠话,他听过已不只一次,心绪间毫无波动。

    不过,他过往上轩辕台时,一般都会手下留情,不会赶尽杀绝,但今日这个架势,怕是容不得他再继续留手了。

    有的人就像毒蛇,即使被砍了脑袋后也要呲一嘴毒,万不可轻忽。

    眼见时辰快到,柳清欢敛了目中情绪,踏上那条被特地留出来的笔直大道,伴随着围观人群突然爆发的哗然议论,踏上轩辕台。

    “你终于出现了!”

    已然先到的霸图看到他,脸上的笑容兴奋难言,就像即将出行狩猎的猎人,志得意满而又泄露出压抑不住嗜血的欲望。

    柳清欢淡淡瞥他一眼:“今日你准备怎么比?”

    “自然是生死之战!”

    霸图抢声答道,立刻获得台下一片轰然叫好声。

    “好!上了轩辕台,就别整那些虚的,不死你死就是我亡!”

    “打打打,快开打,让我们看看谁能活到最后!”

    “我押一万上品灵石,赌霸图赢!”

    “我押十万!”

    一时群情激昂,整个山谷几乎被巨大的声浪掀翻。

    柳清欢仿佛没听到下面那些声音,看向一旁的督战修士淡淡道:“那么,我二人目前的胜率分别为多少?”

    “三七开……你三他七。”

    有意思。

    柳清欢不由笑了笑,看来霸图的确是打出了些名声,不然不会有这么悬殊的比例。当然,这也代表着他若是赢了,得到的分成也同样很高。

    霸图已等得不耐烦,跑去不已地抡着臂膀活动身体:“其他事还有没有,没有我们这就开始吧?不知青霖道友的炼体如今到了何等的层次,今日一战我可是期待了很久!”

    事情自然是还有的,不过都能交给跟随的人去做。

    柳清欢吩咐化身去处理杂事,便不紧不慢地踏入平台正中,那里有一个小型传送法阵。

    空阶以上修士的斗法并不是一个小小山谷中的小台子能容得下的,他们会传送到一个特定的空间内,然后将战斗的画面通过法器投影到谷中众人面前。

    白光亮起,下一刻,柳清欢已身处在一片一望无际的沙漠之中,天空之上烈阳高照,炽热得仿佛空气都燃烧了起来。

    回头看去,隔着数十里,霸图也出现在了沙丘之上,不过他身形一晃,转眼便消失不见。

    柳清欢神识刚刚放开,便感觉到一股庞大的气息从右前方传来,地面开始震动,细密的黄沙无风而起,飞舞翻滚间形成数个沙尘卷,遮天漫日般将阳光都挡在外面。

    天地间变得一片迷蒙,那股气息仿佛也如黄沙一般,散得无处不在。

    柳清欢心中升起强烈的战意,身姿屹立如松,只缓缓抬起手掌,无形的力量散逸而成,结成无形的力场笼罩了数丈方圆。

    体修在修仙界中并不是主流,特别是在空阶以上修士中,更是少之又少。概因体修想要突破到高阶,对外力的依赖极为严重,除了顶级的功法,光是粹体的各种灵丹妙药就极为昂贵且稀有。

    人之肉身有上限,需要不断以珍稀的药物或灵物提高这个上限,或是得到某些神秘的传承,不然体修的前景便极为有限。

    这也是柳清欢在有源源不断的石櫰木晶可供汲取的前题下,才会开始炼体的根本原因。当然,浊渊那地方出来的人不算在此列,他们是另外一个极端。

    因此,大多数人,除非在修炼道法的天赋上奇差,不然不会选择放弃走道修的路子而去炼体。

    此时他心中便满是期待,想要看看那霸图到底有何本事,竟会走上炼体一道。

    数十里的距离,对于空阶修士来说跟面对面也没有太大区别,就见漫天的黄沙突然刷刷震落,头顶传来雷鸣山崩般的轰隆巨响,又有破空之音如尖锐的啸声一般,撕开了天幕。

    柳清欢瞳孔微缩,不久前还人模人样的霸图此时却已不像个人,魁伟高大的身躯上覆盖着一层黝黑的玄骨鳞甲,肩、肘、背、膝,各种骨节、关节处都有骨刺森长,仿佛一具浑身插满了刀剑的巨大的骷髅。

    “嗷~”

    不似人声的嚎叫从其口中传出,冒着滚滚黑焰的骨掌急砍而下,恐怖的威力空气变得更加燥热,让沙丘瞬间深陷下去。

    除了柳清欢脚下那一块沙地,在他所布的力场保护下只剧烈跳动了几次,沙粒滚动,安然无恙。

    而他的身上,青金之芒涌现而出,每一寸皮肤、肌里都仿佛饱经风霜磨砺与洗礼之后的玉石,暗光流转,不动声色之下却蕴藏着难以想象的力量。

    柳清欢猛地一跺脚,整个人冲天而起,右臂如劲弓长挽,青金光华大放,仿若曜日横空,气冲云霄,力贯山河!

    “砰!!!”

    拳头与骨掌在半空中相遇,一道震荡波纹扩散开来,两种不同的力量如惊涛骇浪一般翻腾而出,下方的地面转眼间已荡然无存,一个范围足有数十里的巨坑轰然出现。

    霸图眼中闪过一丝错愕,如果说之前他还有些轻视之意,在与柳清欢接了这一拳后就全部收了起来,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许多。

    在邀战之前,霸图也是下了些功夫调查对手的实力和来着的,据他所知,面前之人虽有个不败的名头,也曾打败过排名前列的一些好手,但着实没打过多少场斗台,在场上的表现也只能说简单粗暴,没有多少章法可言。

    要不是他急需闯出名气,且越大越好,也不会四处找人挑战,这人也不过是他计划中一个小小的踏板,为他的名气添砖加瓦而已。

    但现在,他突然发现对方的力量竟不在他之下,且后劲十足,源源如江海之水般不断倾泻而出,护体黑焰渐有被青金之芒压制的迹象。

    “咔嚓……”

    霸图脸上一黑,对方一双肉掌没受半点损伤,倒是他尾指上的突出骨刺承受不住如此庞然之力,从根上生出了一道裂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