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冠绝新汉朝 > 正文 第五章 江山如画在侧,日月拱卫其身
    强烈的光芒,让王侃的眼睛并不好受,好在他过去曾经专门练过目击,也就是在强光下保持视觉。

    所以这一扑,凶猛异常,一下子就到了老头子的身边,一手探出,眼看着就要抓住外国老头手上的玉佩。

    但就在这一瞬间,地面猛然晃动,令王侃一下子下盘不稳,却也不至于扑偏了,偏偏随后脚下地面崩裂,王侃倒是下盘稳固,虽然周围地面歪斜,依旧稳稳的踩在地上,倒是那老头,一下子就陷入裂缝,滑落下去!

    “怎么回事?”

    王侃倒是不慌,只是吃惊,看着周围景象,两腿用力一蹬,就要踩着寸寸崩裂的地面,朝洞外扑过去,但就在这一刻,一股诡异的吸扯力,从碎裂的地面中迸射出来,宛如无形的绳索一般,缠绕在王侃的身上,居然连他爆发出来的劲力都无法抵御,被生生拉住。

    下一秒,这座山东,连同周围的地面、小半个山体同时崩裂,碎石滚落之中,王侃随同其他人一起,也朝着下面跌落!

    “真是晦气,我这怎么看都是都市环境,结果又是玉佩发光,又是地面崩裂,还有诡异的吸力,这是要朝着传奇话本的方向发展?”

    无论心中怎么嘀咕,但这丝毫不会影响王侃的警惕性,他虽然向下跌落的时候,两脚无法蹬地发力,不过却始终竖着腰杆、背脊,在维持平衡的同时,还能在关键时刻爆发出劲力——比如有较大的石块朝头上砸下来的时候,他就是一拳捣出,拳面直接裂石开壁。

    好在这个过程其实不长,三四十秒后,他的脚尖感觉到受力,马上顺势侧身一滚,就落到了一处斜坡上,然后顶着纷乱的石块,直接朝着下面滑了下去。

    或许是因为角度改变的关系,周围的碎石数目和大小,都在迅速减少、减小。

    “奇怪,大概下落了有十多米吧,可能有二十米,这么高的距离,就算有卸力的技巧,也不敢这么轻松就承受住,而且这不断砸落下来的石块,虽然也有力度,但杀伤力好像很小,这本不应该,和我当初练躲闪功的时候,感觉完全不同,难道有什么古怪?嗯?有光?这么深的山体里面,居然有光?”

    王侃目前可以确定的,就是自己确实进入了睡龙山的山体内部,而且是很深的地方,因为他原来所在的山洞,可不是在山脚,而是在山腰一处隐蔽之处。

    “这么深的地方,还能有光?”

    疑惑之中,他的身子停止滑动,在脚踏实地的瞬间,王侃就直接翻身站起来,朝着前面散发出光芒的洞口看了过去——

    光芒从十米外的一个洞口发出来,洞口呈拱形,有斧凿痕迹,一看就知道不是天然形成的,甚至连他游目四望,周围处处碎石之下,还能看到一块一块的石板,两边的墙壁上,更有许多开凿痕迹。

    “这座山的里面,居然另有乾坤?看这样子,难道是古代的矿洞?难道是真的是陵墓?对了,听老爸说过,解放之后,山里面建了防空洞,我小时候还经常那一处裂缝口乘凉,难道这里是防空洞的部分?”

    疑惑中,他没有着急过去,而是小心的吸了一口气,确定这里的空气并不稀少后,微微放心,跟着又检查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无奈的摇摇头,将磨损的厉害的上衣脱掉,露出了精壮的上身。

    刚才那么激烈的运动,以及长时间的滑行,只在他的皮肤表面留下来小部分擦伤。

    随后,他转身朝落下来的地方看了上去,入眼的是黑漆漆的一片,以及不断落下来的碎石,偶尔还有几块比较大的。

    “这条路不能用了,危险度太大,随时有可能进一步崩塌,那么我也就没有选择了。”有了决定,他果断转身,迈开步子就朝着拱形洞口走了过去。

    越是靠近,他越发感觉到那些光线,并不显得刺眼,反而十分柔和,不像是什么灯具发出来的,同时,另外一个疑问浮上心头。

    “其他几人呢?”

    他估算了一下下落的位置,其他几个人距离他不远,尤其是外国老头子和女记者,更是近在咫尺,理应一起落下来,但现在却不见人影。

    就连最开始被他抓住的两个可疑男子,这时也不见踪影。

    “算了,先找到出路,把问题一件一件,我的天,好大的珠子!”

    等王侃走进那个洞口,终于看清楚了光源——赫然是几颗排成一排的圆珠子,晶莹剔透,圆转如意。

    “传说中的夜明珠?这玩意该多值钱啊,居然被放在防空洞……不!”

    到了现在,就算王侃再迟钝,也该意识到,这根本就不可能是防空洞的配置。

    “难道……真的是陵墓?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如果真是陵墓的话,当初建设防空洞的时候、前阵子开凿山体隧道的时候,政府还能发现不了?”

    但随即他摇了摇头,决定先不想这些,这不是他该操心的。

    “还是先找到路再说,到时候是在这个地方探索,是不是真是崇圣墓,还是安全离开,继续寻找赵莹,都得先搞清楚能不能前进才行。”

    所以他将目光从几颗夜明珠上收了回来,往前面看了过去,不由倒吸了一口气。

    前面明显是一处甬道,但每隔几步,就有一颗夜明珠镶嵌在墙壁上,让王侃连连咋舌,心里对崇圣墓的说法,居然相信了几分。

    “这么财大气粗,不是皇帝,也得是宰相。”

    这么想着,他前进几步,忽然神色微变,凝神朝着身旁的一颗夜明珠看过去,却见上面刻着一句话——

    “复始十年,遣杨谦北上,受降表,乃并柔然、高车、坚昆之地,其诸王尽数去位,或徒之,或贬庶。”

    低声念了一句,王侃不由愣住了。

    这句话是用繁体字写的,其中有几个字,还显得颇为怪异,但靠着文字本能,联系上下文,他还是能猜出意思的,而且刻字的问题,乃是正楷,算是比较容易分辨的。

    只是这行字所传达的内容,着实让王侃意外。

    “这说的是复始北伐吧?当初大燕建立之后,平定南北,塞外的几个大族纷纷臣服,但后来因为废除部族,该用丁口之制,他们反抗作乱,于是崇圣皇帝下令三将北伐,一直打到极北,收服大小部族无数!”

    小心的看着这行字,王侃不由心头狂跳。

    “这是崇圣十功之一啊,按照现在很多专家的说法,是彻底奠定了对北方草原和外贝加尔地区的法理权……”

    难道这里还真是陵墓?

    他不由又信了几分。

    只是,看着这行字边上的夜明珠,他忽然回过神来,又朝着刚刚走过来的地方看过去。

    果然,在那几颗夜明珠的边上,也有一行。

    因为碎石崩落,王侃并不打算靠太近,但他的视力,在这个距离却足以看得清楚那行子。

    最开始的几个字已经模糊不清了,但余下的依旧清晰可见——

    “……百济侵土,岁末亡马韩,末子奔燕,求天兵以救其国,帝准之,百济灭。”

    王侃深吸一口气,试图平息心头激动。

    “这是当年半岛那边百济作乱,结果被一鼓作气荡平了的事,因为地方本来就不大,甚至没有被列入十大功之中!”

    一连两个都是和那位传奇皇帝有关的事迹,配合着闪烁着光辉的宝珠,越发让王侃的心神难以镇定下来了。

    于是他急急前行几步,走在漫长的甬道上,目光扫过一颗颗夜明珠,看着宝珠旁边的文字,越发情难自禁。

    “复始十二年,桓温破乌孙,伊利王、呼揭王闻风献表;”

    ……

    “复始十五年,乃定大宛、康居,大小昆弥、悦般俱称臣;”

    ……

    “复始十七年,重立龟兹﹑焉耆﹑于阗﹑疏勒,复建西域都护;”

    ……

    “复始十九年,粟弋归化,遭贵霜联军所阻,西域镇将乃破三贵霜联军,次年,灭贵霜沙、下贵霜;”

    ……

    “崇圣元年,赛人之国遣使求盟,次年,与笈多战,胜而占十郡;”

    ……

    “崇圣五年,破波斯联军,附驩潜、图兰;”

    ……

    “崇圣七年,定西侯刘裕破阿兰人、乌提欧伊人、希瑞兹人,乃知罗姆国,时年其国四分方归于二帝未久……”

    ……

    看着这一桩桩一件件的文字记载,其中有些是王侃早就知晓的,因为某些和谐问题,被放置于教科书小字部分的,有些则干脆未曾听闻的。

    但崇圣十大文治武功中,五件武功皆在其中,就不由得他心潮澎湃了,身上血气亦越发激荡,隐隐感到思维清明,刚才滑落下来的一点不适尽数退去。

    而后,甬道亦走到尽头,前方大放光芒。

    王侃并不停步,迈步而出,眼前豁然开朗。

    便见一宽旷大室之中,立柱擎顶,雕梁横穹,有水银如江环绕四周,有金石起伏,如龙脉山支蜿蜒,再往前看去,却是一个个泥塑,一排一排,却整整齐齐,跪地而面一方。

    王侃观众塑背影,皆栩栩如生,但衣着各不相同,虽有岁月痕迹,亦可见精致华贵气度,却有万国风情。

    再往看,众人跪朝之终,立一高台,有画缠绕,为江山社稷、五湖四海之景,高台两边,乃百家万民壁画,高台之上,悬刻日月星辰。

    有两龙盘旋而聚,为龙椅之形,一人坐其上,穿玄袍,带冕冠,一手支脸侧,发如雪,遮其面,人无声,万籁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