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鼎食记[美食] > 章节目录 67.拒绝
    此为防盗章

    酸辣土豆丝配清粥再简单不过了, 但是土豆丝炒得酸香可口,糯米熬制的白粥又恰到好处,因此夏暖丝毫不觉得简陋, 反而吃得十分满足。

    她们回来主要是为了处理父母的后世,因为父母突然离世,两人需要处理的问题还有很多, 因此夏暖决定下午就离开这里。

    还有大半天的时间,两人却没有心情玩乐,夏暖想了想,干脆和夏润之收拾起了老宅, 说不定还能找到一点父母的遗物,带回去也算是一种慰藉。

    夏润之虽然是男孩子, 但是平时在家里并不娇惯,他主动承担起了打扫卫生的工作, 夏暖则前往小阁楼, 在那里有许多封存已久的旧物。

    小阁楼就像是一个专门收藏破烂的地方,骑不了的儿童车, 老旧的木盆, 不知道放了多少年的破旧洋娃娃……

    当然, 夏暖也不是没有收获。

    她找到了一个旧箱子,里面有诸如相册木制工艺品陶瓷器具等物件, 总算是没有浪费上午的大好时光。

    夏暖费了些力气才将箱子里的东西从阁楼搬了下来, 相册里有父母爷爷等人的照片, 她肯定是要带走的。至于那些工艺品, 好像没有带走的必要,反正也值不了几个钱。倒是里面有一个小鼎,引起了她的兴趣。

    小鼎似乎是由陶土制成,模样小巧可爱,与一般简单古朴的样式不同,小鼎的双耳是兽形,样式别致,上面还有一些纹饰和彩漆,如果不是被各种污渍沾染隐藏了原先的光彩,恐怕还会更令人感到惊艳。

    陶鼎的上面是一个与之匹配的盖子,尺寸与鼎口一致,上面的彩绘看起来也差不多的样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夏暖总觉得这两样东西有些不合套。

    夏暖揭开盖子,将陶鼎拿在手里把玩了一会儿,想到家里正好缺少一个香炉,便决定将这尊陶鼎一并带回去。

    至于盖子,她随手放在一边后便忘记了这个小物件,因此也没能发现鼎盖在离开了陶鼎后,上面的花纹越来越模糊,样子也越来越破旧。

    回到市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因为夏润之第二天还有课,夏暖便让他先睡,自己则在客厅里整理这次带回来的物品。

    东西不多,夏暖很快就打理妥当,她将陶鼎拿了出来,准备等会儿就将原先的香炉替换掉。

    先前的那个香炉是丧事一条龙提供的,说是鎏金的,其实根本就是随意地涂了一层金色的油漆,最让夏暖无法忍受的是其做工十分粗糙,有些地方根本就没有打磨光滑,摸起来还有些划手。

    夏暖早就想要找个更好的香炉将这个替换掉,没想到正好在老宅找到了一个。

    香炉和陶鼎的大小差不多,夏暖小心的将原来香炉里的香灰倒了出来放进陶鼎里,然后又点燃了三支香朝着父母的遗像拜了拜,随后将香插在香灰里。

    袅袅青烟缓缓飘散,随即如同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般,渐渐凝聚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人形”。

    夏暖呆愣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轻烟渐渐凝实,五官手脚身躯渐渐成形——那是一个穿着古装的男子,样子很年轻,但是眼神深沉,一看就拥有着与外表不符的阅历。

    “这是哪儿?”烟雾形成的“人”问道。

    好听的声音带着男性嗓音特有的磁性,套用隔壁邻居家小妹的时髦说法就是“声音好听到让人耳朵怀孕”。

    夏暖从呆滞中清醒,值得庆幸的是多出来的二十多年阅历让她没有了年轻人特有的毛躁,虽然现在的情况超出了正常人的理解范畴,但是有了重生这件事打底,夏暖并不觉得有多么难以接受,反而思考起这个“人”的出现对自己可能产生的影响。

    他自然不会是一般人,从陶鼎中出现,神仙?妖怪?又或者只是一缕幽魂?

    他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又希望从自己这里获取什么?

    是想要等价交换,还是强取豪夺?

    短短一瞬间,夏暖想了很多。但是对方却先于夏暖有了进一步的动作。

    他右手抬起,做了个收回的手势,夏暖脖子上的红绳随之断裂,而红绳上的玉佩则晃晃悠悠地飘到了他的手中。

    翠绿的玉石到了他的手中突然就像是化成了水似的,沁进了他的手心,过了片刻,一个墨绿色的刺青出现在他的手腕处,夏暖没能看出那刺青的内容,只觉得整个图案给人一种飘逸灵动的感觉,恍惚间仿佛是活动的一样。

    “那是我的玉佩。”夏暖先发制人道。

    这是她的试探,对方脾气如何,想要做些什么,她现在一片茫然,既然占据不了主动,不如弱化自己,表现得傻气一点,说不定还能从中得到点什么好处。

    “它过去是属于我的东西。”对方并没有因为夏暖的话感到生气,虽然语气平淡,但是从内容上来看,倒也算是在回答夏暖刚才提出的质疑。

    夏暖的心放下了一半。

    “你也说是‘过去’,那就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它现在是我的,是我的父母留给我的遗物!”

    夏暖所言非虚,这玉佩确实是父母的遗物,更准确一点来说,应该是他们夏家的传家宝。本来按理来说这东西是留给夏润之的,但是夏润之觉得姐姐带玉佩更合适些,便将其给了夏暖。

    当然,对方说的也未必是假的。

    夏家的发家史带有一定的神话色彩,据说祖先捡到了这块玉佩,从玉佩中得到了一份食谱,这才有了现在的夏家。厨艺对于夏家人来说是一门技艺,也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根本,从爷爷的口中甚至听过夏家祖辈从一个酒楼帮厨变成御厨的故事。

    当然,这个故事是真是假根本无从考证。

    但是玉佩是夏家祖先无意中捡到的这一点,无论是夏暖还是夏润之都是知道的。只是让夏暖有些疑惑的是,对方为什么会从鼎里出现?而这个三足鼎在祖辈的叙述中却为何从未提到过?

    这边夏暖还在思索着种种可能,另一边那位由轻烟凝聚成的男子似乎也在思考某些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吸收了玉佩的缘故,男子的身形变得更加凝实,如果说刚才的他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现在看起来和一般的人类已经没什么两样了。

    “虽然对于我来说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如果说这是遗物的话,确实很难界定归属问题,但是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十分重要,况且现在已经和我融合到了一起。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用别的东西来和你交换。”对方看起来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明明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却仍旧愿意用提出补偿。

    “用什么东西交换?”夏暖表情淡然,但是略微急切的语速还是透露出了她心头的渴望。

    不管对方是妖魔鬼怪还是神仙修士,看他出现的样子就知道这个“人”的不凡,或许对方无意中漏点什么就够她和弟弟过一辈子了,这样算的话,一个玉佩确实不算什么。

    亲人的突然离世让夏暖极度没有安全感,上辈子的凄苦生活,更是让她迫切的希望抓住手头一切可以握紧的东西,虽然这种凄苦并没有维持太久,夏暖却始终记得自己连馒头都买不起的日子是如何咬牙挺过来的。

    苦痛永远比幸福更让人印象深刻。

    所以现在,如果能够让她为自己和弟弟换取足够大的利益,那么她会毫不犹豫的出卖自己的灵魂,哪怕是和魔鬼做交易,也在所不惜!

    不过对面的男子显然并不需要她的灵魂。

    “我有……”男子刚刚开口,却突然皱起了眉头,他轻轻拂过那个墨绿色的印记,改口道,“我的东西现在都拿不出来了,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只能以后再拿出来让你挑选。”

    夏暖顿时傻在那里,本以为遇到了一只大肥羊,可以好好宰一刀,却没想到这只大肥羊不过是虚有其表,连那看似蓬松的毛,都是云雾幻化成的。

    不过夏暖的愣神并没有持续多久,她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

    “既然你没有东西换,就先欠着吧。”

    对面的男子正要感谢,夏暖却突然一抬手,说道:“先不要谢我,东西可以欠着,但是债总要还吧,现在虽然还不起,利息我总可以先拿一点吧。话说你都会些什么?驱魔除妖会吗?捉鬼看风水呢?要是能够炼制点丹药法宝什么的当然就更好了。”

    对面的人楞了一下,有些尴尬地回答道:“这些我都不会。”

    夏暖:“……那你会什么?”

    如谪仙般缥缈的男子自信地微笑着回答道:“我会做菜!”

    夏暖:咱能退货吗?

    蜿蜒曲折的鹅卵石小道,两旁栽种着精心修剪过的灌木,小道一旁还有一处假山,假山的下方是一个清澈的小池子,池里喂养了一些锦鲤,见有人过来毫不惊惧,反而习以为常般游了过来,不断将嘴伸出水面,似乎是在等待投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