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中国阴阳师 > 章节目录 463-九世奇人的陨落
    “小六子……”

    冥冥之中,忽然就听杨死虚弱的声音从满眼的黑暗内传出≈dash;≈dash;

    “我阳魂在鬼门关前鬼兵打散,怕是回不去了……你替我……替我照顾小茹,还有我那长不大的笨弟弟,不许欺负他们……若有机会……替我……送他们回龙虎山去……好好……修行……”

    “杨死……杨死你在哪里?杨死……杨死你别吓我……”

    杨死的声音渐行渐远,而我眼前的黑暗却仍未消除分毫,渐渐的,周围再无任何动静……

    ……

    “小六子!小六子!快。ziyou快拿点水来!”

    伴随着一阵喧哗,我幽幽地睁开眼来,已身在之前的厢屋之中,很快,李秀秀焦急地端着碗水跑了过来,给我灌了两口之后,我的精神好转了不少。

    “杨死呢……”

    一恢复精神,我第一个就问起了杨死来,问话时抬头往不远处一扫,就见地上铺着一床被褥,杨死正一动不动平躺在被褥上,仍如死了一般……

    “对呀。师兄怎么还没醒过来?”

    听我一说,张小茹不由地朝我惊声问道:“小六子,你们在下面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刚刚我师兄的身体竟开始猛烈地抽搐挣扎,竟如同是发了疯一般。可之后没过多久,就又一动不动了……他难道没跟你一起回来?”

    “不,他是跟我一起回来的……”

    我撑着仍在发软的身子下了床,跑到杨死身旁轻轻摇了他两下,惊呼道:“杨死,杨死!你快醒醒!醒醒啊!”

    见我神情慌张,张老先生也着了急,就问我在下面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而我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于是简单将杨死为取‘药引’强闯鬼门关之事跟大家说了一遍,话没说完,就见满屋子人都已惊得脸色苍白,连同张老先生在内,已全都说不出话来了……

    “糟了,这孩子怎么这么鲁莽,连阴曹地府都敢闯,连鬼王都敢杀,这下可惹了大祸了!”

    张小茹杨左生两人听完,赶紧连声追问,张老先生又道:“就算他是九世奇人,但终究是人。强闯鬼门关,弑杀关前守将,这可是滔天大罪!下边的人怎么可能饶得了他呢!”

    “那,那可怎么办!”

    张小茹急得眼圈都红了。张老先生一声长叹,沉思片刻之后又道:“小六子说他俩是一起还阳的,可至今杨死的阳魂还没回来,无疑是在鬼门关前伤得太重。魂魄虚弱已无力重新归还肉身,先别管别的,救他要紧!快!快起道家招魂坛法,我要亲自为这混小子叫魂!”

    张老先生话一出口。大家赶忙争先恐后地往外冲,很快就将起坛作法所用的桌子、黄布以及形形色色的法器和应用之物准备了过来。

    张老先生穿好道袍,抄起桃木剑,不禁皱起眉来一声轻叹:“杨死阳魂竟难自己回归,必然伤势过重,如今又是白天,叫魂法事难免威力消减,能不能成功,全看造化了……”

    这话说完,张老先生赫然舞动手中桃木剑,踏罡步斗念咒掐诀,就做起了法来,更亲笔书写符咒帖子于杨死额头、心口、四肢脉门,一共六张,随后开始叫魂。

    然而这法事一做就做了十来分钟,杨死却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看不出一点儿要还阳的模样来,这一下大家更着急了。

    张老先生仍不放弃,又继续做第二遍、第三遍法事,情况仍是如此。一旁的张小茹、杨左生两人见状也都抄起桃木剑来,协助张老先生继续做法,一刻不歇地又是两遍法事做完,杨死还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终于张小茹最先撑不住了,万分悲痛之际,‘噗通’一声就瘫坐在地哭嚎了起来,陈国生也扔下桃木剑不禁泪目,而我。更是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杨死,你快醒醒!你可是九世奇人啊!”

    大家疯狂地在杨死耳边呐喊,五爷更激动地狠狠甩了杨死两个耳光,然而,依然没有分毫的效果……

    “哥!你不能死!你忘了自己刚出生就死过一次了吗!你是活死人,你不怕死的!你快给我活过来!”

    杨左生跪在杨死身旁拼命地哀嚎,而趴在杨死胸口上的张小茹,更是早已哭嚎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情绪几度崩溃……

    其实这也难怪,记得早在我们一起住在黄家沟子时,白薇我们就早已看出,这张小茹对自己的师兄杨死。可不单单只有师兄妹的感情,甚至连杨左生也在一次被白薇故意灌醉之后吐露心声,说自己一直挺喜欢这位蛮横的师姐的,可师姐却只把自己当成个长不大的小兄弟。一直对自己的哥哥杨死痴心一片。

    奈何明月照沟渠,杨死这人却偏偏不解风情,尤其一遇到自己最感兴趣的驱魔除妖之事,什么弟弟师妹的。说仍就仍,一个人说跑就跑,结果偏偏又是个不记路的路痴,鲁莽起来就跟个活李逵似的。要不然后来三人也不会走散了……

    “师兄……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你老是把我和左生丢下跑掉,只把我们当做是累赘,这样真的好吗……你别不管我们。你快起来,你再不起来,我又要去找师傅告状了……还罚你把全山的水缸都挑满……你快起来呀,我求你了……我和左生以后都乖乖的,我们再不气你了,你快起来呀……”

    “哥……哥你听到师姐在跟你说话没?起来!你是九世奇人!还有天降大任等着你去完成!你怎么能死在这种地方啊!”

    五爷冲了过去,不顾其他人的阻拦,瞪着眼狠狠就往杨死的尸体上踹了一脚。小茹一见,顿时狠狠推搡着五爷一声嘶吼≈dash;≈dash;

    “你干嘛!你别碰我师兄!”

    五爷一把推开小茹,抬手指着那面无表情的杨死再度怒吼道:“臭小子,是个男人你就给我起来!你还记不记得咱在黄家沟子第一次见面时。你他妈的是怎么揍我和小六子的!你不是很狂吗!有种你现在起来!你当初抓走白薇,那笔账我们还没找你算呢!”

    “对!你给我起来!快起来!”

    我有些失控,冲上去拽着杨死衣襟一通摇晃,他仍不理我们。

    “你这臭小子!以前在黄家沟子时。数你最懒!天天炕上躺着混吃等死!你到底还想躺多久!差不多就起来啊!快起来!”

    听着我们的一阵阵呼喊声,张老先生微闭双眼,终还是放下了手中攥了半天的桃木剑,瘫软地坐回了椅子上……

    “难道。这就是命数吗……”

    老人一声长叹,那苍老的脸颊不禁更沧桑了许多……

    “近代以来道门没落,尤其这数十年间,我道家之中鲜有高手。老天终降下九世奇人入我门户,世传此子背负我道门兴衰,可谓是天师道复兴重振唯一的希望……可如今,你却倒在了这里,杨死啊杨死,我师侄张碧清倾尽毕生心血将你培养为一代奇人,你怎能就这么撒手而去……你让我……让我这黄土已经埋到脖子的老东西,怎么回龙虎山去面对他呀……”

    终于,张老先生情绪失控,颤抖地话语最终化为一声哭嚎,密布皱纹的脸颊上已是老泪纵横……

    杨死走了,走的轰轰动动,却又悄无声息,简直就像是一场梦。

    毕竟我们所有人都认为,在场的人中,无论谁死,终都不会先轮到他,因为他是与生俱来的‘九世奇人’,是天诛府最年轻的‘天尊’,是整个天师道符箓三山复兴的最终希望……

    可现在,他就这么倒下了,脆弱得如万物生灵无异……

    本站访问地址ziyou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